小說

《Code:/Another》--File/:Earl 28:孤星

十三屋 | 2021-07-16 16:00:02 | 巴幣 0 | 人氣 30




>>繼續播放...;

>>Time:E2020/04/22,11:20 a.m,,地點:某大樓屋頂 ,鏡頭擷取:屋頂攝影機,標號:30;


「你們快走!這裡由我來擋著」

確保兩名英雄先行逃脫時,殘傷才稍微放下心,現在他要面對的是眼前這隻怪物,無論她怎麼一直攻擊,都只能像打空氣般的被對方躲過,對方對此還做了打哈欠的動作加以諷刺

「真是的至少給我打中一拳阿」


聽完倉商講完,那隻綿羊很配合的就讓殘傷打中一拳,殘傷藏剛慶幸終於打中一拳時,下一秒便深感到不妙,因為她的手陷進毛皮之中拔不出來...

而且,綿羊正打開嘴進行零距離的炮擊


一砲下去,殘傷連滾帶爬的飛向後方,雖然全身冒著熱煙與蒸氣,但在自身的能力下沒有受到任何重傷,他望著周圍整理現況,目前奧普被打飛下落不明,諾姆和新星處於昏迷狀態中,高貴王與山靈也身處於重傷無法戰鬥,那麼現在就只剩下...

「孤星!你在哪裡?」


「我在這裡....」


微微的聲音從殘傷附近的廢墟裏傳來,聽到聲音殘傷趁著野獸還沒過來時趕緊搬開廢墟,露出在底下的孤星,見他緩緩爬起眼角附近還留著血看來他也被打得不好受

「你從頭到尾跑去哪了?」

「我沒跑啊....被怪物突然攻擊後我就昏了過去被壓在底下.....,直到你和野獸的聲音把我吵醒」

「你趕快過來搭把手,白手套漢子火去請求支援了,現在就只剩我和你了,尤其是那隻綿羊怎麼打都打不中」

「你有對牠使用你的能力嗎?」孤星問道

「有打算,但面對三芝那麼強的敵人,要我使用能力還需要一個人在旁邊」

「這樣啊....我知道了,有我在你就用吧」

「我就打算這麼做!」

戰局不知道算不算扭轉,雖然多一個人戰鬥,但相對的綿羊見狀也鳴叫了起來,同時從大洞中跳出之前另外兩隻野獸

「牠們是認為2對一不公平才這樣子?」孤星面對眼前的情況自行分析

「應該是吧?」

「那現在該怎麼辦?玲外兩頭也不好惹阿」

「聽我指令就行了,我會立即使出殺手鐧」

「了解」


與孤星討論完戰術,殘傷便打頭陣向前衝,見此狀,綿羊似乎也以求公平也是自己陷上前,雙方都已嘶吼的較生面對面,直到靠近時才漸緩速度

殘傷又再一次的揮拳攻擊,不過結果依舊依樣,隨然綿羊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現在就只是看著眼前這名人類坐著最後的掙扎,配合他的演出

綿羊用著鬼已的扭曲閃過攻擊,雖然這樣做毫無意義,但綿羊注意到對方絕對有著什麼計謀,因為再怎麼說應該不會有人有那麼蠢做著無用的事吧

在不斷的連擊下,突然之間馬跟狗同時嘶吼了起來,那聲音並不是什麼內鬨的聲音,而是另外一種意思, 意思是:「給我注意一下!」

在同伴的提醒下,綿羊這才知道自己哪裡錯了,他竟然躲著躲著就來到同伴的附近了,原來他意圖是這個!

見機會已到,殘傷突然停止連擊,雙臂展開——


身上的傷疤全數都冒著紅光,瞬間包覆著三頭野獸....


接著三頭野獸身上也突然暴露出同樣位置的傷口,一瞬間內從傷口內噴出大量的血液,牠們大聲地嘶吼著,其音量甚至要撕破耳膜,牠們憤怒著看著眼前這名人類,竟敢把牠們傷至於此,絕對不可饒恕

殘傷無力的跪下,自己深知依但使用殺手鐧的話,自己必定會處於此下場,所以才需要另一名同伴幫助

不過,他沒算到的是,在牠們受重傷後,竟然選擇立即準備發射能量炮,能量迅速的在他們口中聚集,且這個距離與威力,看來自己難逃一死了....

正當殘傷準備回憶自己的過往時,醫道聲音打斷他的回憶:

「別那麼快就放棄!」


不知何時,孤星跑到他的眼前,在野獸們準備開砲時,只見孤星舉起雙手一彈指,用著比牠們還要快的速度張開立場...

以為自己要死的殘傷看著眼前,發現自己還有活下去的希望,因為孤星使用能力所張開的立場竟然讓野獸們的速度變慢了,甚至可以說是接近停止

「做得好!」殘傷稱讚道:「現在快撤退吧!」

「你先去救他們五個」

「那你呢?」

「我.....暫時不能離開這裡」

「什麼?你不是說你可以在力場內行動嗎?」

「對,是那樣沒錯,但所有能力都有他的弱點,要一直拖住牠們我得一直釋放能量,而且牠們異常的強壯,我不繼續釋放能量的話他們很快就能掙脫」孤星解釋道

「好,我救完他們你馬上跟過來」

「很抱歉,那大概我也做不到,一旦我跟你走不繼續輸出能量,也就等於牠們會慢慢脫離立場,而且從剛才的威力來看,即使我跟著你們離開不論我們能在數分鍾內走多遠,一定會被牠們的威力給波及,致死的那種」

「喂!你難道說」殘傷意識到孤星的決意,他判斷沒有錯,可是這時卻希望他的判斷是錯的

「你趕緊先帶他們走,走的越遠越好,至於牠們我也可併需要使用我的『殺手鐧』了」

「你也有?」

「但一生只能用一次,所以快走!」孤星滿身大汗的回答


面對孤星的決心,殘傷救不問下去了,他知道雙方的時間都不多了,他趕緊抱起諾姆、新星,以及重傷的高貴王與山靈,不久也發現在大樓廢墟裡的奧普

找齊全員後,殘傷一刻也不回頭的跑,使勁地跑,用著他最快的速度圓梨這個市區,數分鐘後,殘傷離開了這個市區但腳步依舊沒有停下,不知道是不是心聲了恐懼還是跟孤星相比自己至今以來的所作所為又算什麼,中他只能一直跑下去....

不知道跑了多遠,只知道自己已經看不到那個市區,俺邊的通訊器部段的傳來通話聲,另一頭則是傳來孤星的聲音,內容大多是叫他跑得再遠一點,以及收到殘傷的位置後,安心放下重擔的敢看聲,還有.......


「你...剛剛說了甚麼?」

「不要......忘記我喔...」


語畢,通訊斷掉的那一刻,遠處傳來激烈的閃光,一瞬間內始得眾人睜不開眼,同時一股巨大的藍色立場包覆整個白光的所在地,隨後迅速地向中心收縮直至白光消失


那一天.....美國多了一塊什麼都沒有的完整平地,什麼都沒有剩下

而在蔚藍的天空中,孤星的斗篷在上面飛舞著,化為群星之一


>>資料撥放結束..;

*********************************************************************************************************

>>繼續播放...;

>>Time:E2020/04/22,11:30 a.m,,地點:某廢棄圖書館內 ,鏡頭擷取:「審判者」隨身攝影攝影機;


「嗯......味道真不錯,我也想再吃一份」

「那個.....先生,您是哪位阿?」


氣氛一度陷入沉寂與尷尬,與其這麼說不如想想這位先生到底是如何進來的?完全沒注意到他,而且看他使用過的餐具,這位已經在我們旁邊吃飯一段時間了,而我們完完全全沒注意到....

其餘兩人看見我的回應時,猛然回頭一看,確實有個男人坐在他們後方,兩人連忙跳起退後,能把起息隱藏的那麼好絕對不是什麼等閒之輩


「你誰啊!」

薇兒大聲的質問道,部過眼前這名男人依舊不為所動,只是維持著跟我要犯的姿勢,在眾人傻眼之際,燈田突然向著我問:

「喂!敏特,你知道他是誰嗎?我記得你不是說過你以前喜還英雄有暨一些他們的資料嗎?」

「是那樣沒錯,可是這位先生我完全沒有印象阿!即使是最新的英雄或是壞蛋我都記得,但眼前這名我毫無印象,除非....」

「除非什麼?」

「曾經有謠言流傳,政府會隱藏一些英雄的存在,讓他們去處理一些機密任務之類的,一般那些不願透露能力的英雄起碼也會公布長相跟英雄名,但眼前這一位連基本資料都沒有的話,那他絕對屬於前者」

一邊說著我的推理,一邊撈起剩餘的料理盛進他的碗裡給他,而那位先生有開始吃了起來,吃到一半的時候突然回話:

「嗯.....差不多就是那樣,你算是說對一半,我是『冥王星』是一名隱藏的英雄...」

「等一下,如果他是英雄,那來找我們幹嘛?而且他是怎麼找到的?」燈田小心翼翼的問道,話語間他慢慢地往後方退去
「所以這名英雄先生找我們有何貴幹?」薇兒提起語調質問,部過在旁人眼裡情況應該是反過來的,這麼大方地出現還晶晶有喂的吃著料理,這不是吹牛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只見他吃完後慢慢放下餐具,禮貌地餐完嘴後,把手軸吂在桌上說道:


「各位不要緊張,我只是在找人,而我要找的人就是你,少年」

「我?為什麼?」

「別裝了,現在全英雄都知道你是能量爆炸的兇手了」

「這麼說你是來抓我們的?」

薇兒面對著冥王星慢慢地走到我的身前,警戒著對方的一舉一動,然而冥王星記趣說道:

「雖然說確定了誰引發的,但還沒確定你的生死,有些人認為那是自爆攻擊」

「你現在不就確定了嗎?」

「是這樣沒錯,不過說到底我的任務只是找到你而已,並沒有說找到你之後下一步要做什麼,畢竟我可是非常聽從命令的人」


聽完他的說詞讓我們都傻了眼,從沒遇過像這樣的人,不過就算如此薇兒小姐依舊沒有放下警惕,燈田也迅速地躲在一旁,話有說回來他這種個性還真像潘那個傢伙...

以這一點,我不自覺提問了一個問題


「請問是誰要你找我的?」

當我問出這個問題時,┼阿遲疑了一會,隨後說到:

「嗯......問得好,你絕對認識他的」


語畢,冥王星慢慢的把他的面具拿了下來....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