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49 『殘刃』的真面目?

空想能手 | 2021-07-15 21:50:25 | 巴幣 26 | 人氣 70


  「那麼…你可以獸化了嗎?」『殘刃』帶著一絲期待的問到。

  「我不會獸化,所以不能獸化。」副團長用沉穩的語氣說到。

  「喔,那你就沒有價值了呢,殺了你吧。」『殘刃』這麼說著,卻是把刀刃揮向阿朗索的方向,並說到:「還有別以為我沒發現你,別想用那種彆腳的法術搶走我的獵物。」

  劍氣噴發,然而在他面前的卻是兩個人影的扭曲,原本的地方變得空無一物。

  「嘻嘻~是啊~真的是蠻彆腳的呢~看破幻術的手法~。」帶著嘲笑的歡愉口吻,莉奧娜燦笑著說到。

  『殘刃』依循聲音看向了副團長身後本該空無一物的地方時,原本什麼都沒有的地方就像壞掉的影像一樣劇烈的扭曲著,此時『殘刃』所看到的是莉奧娜早已把阿朗索帶到副團長身後,阿朗索也因為喝下了藥水而重新長出了四肢,恢復了原本樣貌的景象。

  「啊—難怪要先讓蠕蟲挖洞出來啊,我就在想如果這隻假熊可以開洞,它幹嘛還要挖洞出來呢,一開始我還以為蠕蟲是為了讓我分心,看來應該是反過來才對啊,是為了掩飾妳的行蹤才讓假熊先出現的。」『殘刃』把左手食指按在自己額頭上,接著說到:「真麻煩,我最討厭要動很多頭腦的戰鬥了,我只想當個佔有優勢的獵人,可不想成為獵物呢—。」

  『殘刃』說著話的時候突然感覺頸部一癢,當他伸手去撫摸脖子再攤開手掌後,他看到的是自己沾滿血的左手掌。

  「啊?這是怎—。」『殘刃』才剛這麼想著半截手掌就突然向是被利器劃過一樣,紅色的血液從傷口滲出,讓手掌上形成了一條『紅線』,然後那個上半截的手掌就這樣帶著四根手指『啪噠』一聲掉在了地面。

  「啊!是幻術啊!」『殘刃』恍然大悟的說到,同時讓全身噴發出大量的鬥氣,之後也如他所想的,強大能量的溢出干擾了對方的術式,接著脖子和左手手掌的傷都恢復如初—之類的並沒有發生,傷口是真實的,他甚至能感受到幻術解除後傳遞到自己身上的痛覺。

  這時『殘刃』的眼角餘光看到了沾染血液的有缺口的武士刀,於是大概猜測出發生了什麼事情:「看來是用幻術讓我的身體自己攻擊了我的身體吧,我居然還毫無知覺,看來確實是個厲害的幻術師呢。」

  話剛說完,他就發現了再自己的面前全身和巨劍都纏繞著濃烈的黑色鬥氣,並用與體型不符的相當恐怖的速度逼近自己的副團長。

  「啊…這可能有點擋不下來欸,嗯…換人?」『殘刃』看起來毫無緊張感的說著,然後在副團長的巨劍快要砸到他時,『殘刃』的眼神和表情突然變得像是機器一般冰冷,無論是脖子上的割傷,還是左手斷掌,都像是喝了治癒藥水一樣的重新生長出來。

  剛生長出的手臂纖細到血管清晰可見,脖子也在瞬間變成了有些許鬆弛而遍布皺紋的皮膚,原本明亮的金髮也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由髮根蔓延到髮尾的變成一頭白髮,臉部也開始絞動、變形著,各處的骨頭都傳出了像是被強硬扳動一樣的恐怖聲響。

  同時,就在這種十分詭異的狀態下,他就這樣用自己也開始變小變細的右手把刀握得更短些後,便把有許多缺口的武士刀揮了過去,與副團長手中的巨劍相撞,兩者接觸的瞬間,本該一鼓作氣向對方噴發的黑色鬥氣卻像是碰上了什麼阻礙一樣,完全不能前進半步,就這樣維持著向前衝撞卻被阻攔下來的滯空狀態。

  至於副團長手中的巨劍呢?也同樣的被對方用一隻看起來瘦弱衰老的纖細手臂和一把滿是缺口的武士刀給擋下。

  「換人…是吧…。」『殘刃』…不,本該是『殘刃』的年輕男子已經完全的變成了一位身材矮小的白髮老人,不但身高比原本的金髮青年還矮上半顆頭,連整張臉都變成了一張滿臉皺紋、神情空洞且嚴肅的老人面孔,幾乎完全閉合著的雙眼讓人完全不知道他是否有在看著周圍。

  「你…強嗎?」白髮老人用不大不小的音量淡淡的說到,同時巨量的殺氣排山倒海的向副團長撲面而來,那股久經歷鍊的古老、深邃且強勁的壓力,讓副團長差點不由自主的向後退。

  不過越是這樣的狀況,就越要反其道而行—副團長這樣想著,手中的力道和聚集在武器上的鬥氣不減反增,花了五秒左右的時間持續增加力量,才終於讓老人微微的彎曲膝蓋。

  「看來…確實足夠強。」老人緩緩說著,腰部和腿部突然猛力使勁,這瞬間的力道也壓過了副團長,而輕易的把副團長向後推了四、五十公分。

  「那麼讓老身重新介紹自己—此身即為兵器,歷經無數沙場,斬斷兵器十數萬、砍殺人命百來萬,最終因為過去的經歷和歲月的侵蝕,而變得殘缺不全的古老刀刃,『殘刃』說的便是老身本人。」自稱『殘刃』的老人把刀刃打橫,用平淡的語調說到。

  「呵呵~這算是在炫耀自己戰鬥經驗豐富嗎~。」莉奧娜微笑著說到。

  「是警告,警告你們不要小瞧了老身這個垂暮的老人…那麼開始吧。」老人才剛說完,就再次向前跨步,向副團長揮出了一記平砍。

  或許是感覺到對方非同一般的氣場,副團長直接喊到:「『漆黑猛擊』!」

  「『鐵皮鋼骨』。」老人淡然說著,瞬間周遭的空氣好像被凝固了一樣,少量的灰塵、砂粒就這樣被固定在老人的周圍,而老人則是維持剛才的動作,不帶絲毫停頓的揮刀,兩人的武器再次發生了碰撞。

  視覺上,副團長占優,濃烈的黑色鬥氣瞬間把老人淹沒,但是那也只是外圍的黑色鬥氣造成的錯覺,實際上中間的鬥氣已經被老人抵銷大半,老人本人則雙手持刀,向副團長反向再揮出了一刀。

  「『千刃一刀』。」老人說完,副團長就感覺到自己周邊的空氣也像是被凝結了一樣,讓自己行動變得遲緩,連移動腳步都像是能感受到強大的阻力。

  不,不是自己變得遲緩了,是對方雖然動作看起來毫無變化,實際的速度卻加快了好幾倍,因為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在對方身上,所以才會產生這樣的錯覺—副團長咬住下唇驅散自己的錯覺。

  舉劍、揮劍,不要管其他事情,只要這麼做,就來得及!—這樣的想法在副團長腦中一閃而過,副團長於是拉動了肌肉,瞄準前方的地面,把巨劍砸了下去,正好和老人手中的武士刀刀刃相碰—

  「嘣!」一聲巨響後,兩人的武器都停了下來,黑色鬥氣被沖散,彷彿周遭凝固了一樣的感覺也一起煙消雲散,就像是剛才確實存在著什麼卻被抵銷了一般。

  不過並不是完全的消失,這兩股能量碰撞產生的餘波,向四面八方噴發出了不小的能量,把探出一部份腦袋和身體的蠕蟲吹拂的不停搖頭晃腦,莉奧娜則被阿朗索拉著,一起抱住蠕蟲的巨大身體,才沒被強風吹走。

  「力量方面和老身勢均力敵啊,速度則是勉強能趕得上嗎?」老人平靜的說著,把武士刀以傾斜三十度角的角度舉著,並接著說到:「你們現在不是老身的目標,老身不想浪費僅存的時間來對付你們,可以的話就當作我們從未見面,就這樣去各做各的事情吧。」

  「哼哼~這樣的話當然是最好了呢~不過難道不是因為你發現自己狀況不太好才故意這麼說的嗎~。」莉奧娜微笑著說到。

  「那麼妳可以來試試老身的能耐,幻術師。」老人向前一個踏步重新奪回了自己那隻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離開劍柄,不由自主伸向自己脖子的左手的控制權,然後再次說到:「別以為老身和那個小子一樣。」

  「的確是不太一樣呢~明明加大了魔力的放出,結果卻還是被壓下來了呢~看來魔法抗性很高呢~。」莉奧娜看似一派輕鬆的微笑著,臉色卻難看了一些,冷汗也順著側臉滑落,看來光是剛才的操控就花掉了不少的魔力。

  「幻術就是這麼雞肋的東西,如果是人數很少的精銳間的對戰,根本就派不上用場,因為對方要是有魔法抗性,耗費的魔力就是成倍計算的,這麼看來,老身…『殘刃』並不需要妳。」老人面無表情的說著。

  「這是什麼意思啊~?」莉奧娜燦笑著回答到。

  「就是妳並不存在任何需要老身在任務之外殺死妳的價值。」老人接著說到:「委託中並沒有要老身在這次戰鬥中殺死掠奪團成員,只是讓老身適當的參加守城的戰鬥而已,畢竟實際上城內布置的不是陷阱,只不過是老身上頭的指揮官為了用來擊退可能來犯的敵人,預先準備的防禦布置而已,他壓根就沒想過你們居然這麼輕易的陷入被全滅的危機吧,所以也沒有交代老身做什麼事情。」

  「擊退~!?這種程度居然只是為了擊退~!?這未免也把我們—。」莉奧娜看起來有些哭笑不得的說到。

  「是,的確可能是有些把你們的程度想高了,不過你們也都還活著,那不就也證明了確實只是擊退而已嗎?」老人用平淡的語氣接著說到:「要打就來吧,但是老身可不保證這段時間內老身上頭的那個指揮官到底會不會帶著空艇回來。」

  思考片刻後,副團長放下了手中的巨劍,說到:「那就當作我們沒看見過彼此吧。」

  「這樣是最好的。」老人平靜的點點頭,接著說到:「那麼,已經可以換人了—。」

  老人說完的瞬間,全身便開始發生扭曲,手腳被掰到了正常情況下不可能彎到的角度,臉部的骨骼也開始發出受到擠壓兵臨斷裂的聲音,指示在此同時老人的表情都是如此的雲淡風輕,就像是這樣子的過程完全不會痛一樣。

  身高沒有變化,但是他的頭髮卻快速的變黑、變長,胸部也微微的隆起—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