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瞞著師姐娶妻】第29話 她的心魔

里散 | 2021-07-15 20:57:08 | 巴幣 358 | 人氣 334


  葉永辰默默地站在原地,沒有言語。簡靜璃主動抱住他,讓葉永辰的心裡好受了一些。
  
  簡靜璃看得出他的難受,因此有些心疼。可讓她毫不介意他和朱碧萱的關係,也是不可能的,因此她無法出口安慰,最多說些別的事情,轉移他的注意力。
  
  簡靜璃的下巴搭在他的肩上,說道:「永辰,別想這個了,我們現在還很危險。你覺得都好幾日過去了,你想我師父會放棄找我們了嗎?」
  
  葉永辰仍處於失神的狀況。要不是水兒在腦海裡吵:「喂喂,人渣主人,玩弄女人感情的主人,回神囉?」
  
  葉永辰心裡回了句「閉嘴」後,回答簡靜璃的話。
  
  「他不大可能放過我們。」葉永辰說道:「畢竟我壞了他的好事。阻人求道,無異於殺人父母。」
  
  簡靜璃聽他這麼一說,也起了幾分擔憂。
  
  只是為了讓葉永辰的心情好轉,她講了個玩笑話:
  
  「說得也是,更何況你還攫走他的美女徒弟。」
  
  為了不讓她過份擔心,葉永辰也回了句玩笑話:「我看那女徒弟自己也挺享受的呀。」
  
  「呸!誰享受了,還不是被你弄的。」
  
  「話說回來,那傢伙可是妳的師父,妳下得了手吧?」
  
  簡靜璃咬了咬唇,隨後嘆了口氣道:「我沒那麼蠢。假如由於心軟,而讓自己送命,甚至連累到你,後悔都來不及。當交手的時候,我會全力以赴。」
  
  「那就好。」葉永辰語氣平淡,話中的內容卻暗藏殺機:「就如同他不會放過我們,同樣地,我也不會放過他。」
  
  梁學算那傢伙,不只是他的殺父仇人,還曾派人暗殺他。當下葉永辰實力不足,才只能暫時逃竄;等他成長起來的那天,絕對要他以命償命。
  
  
  ※ ※ ※
  
  朱碧萱自從離開後,就不斷告誡自己,別再回想葉永辰的事情。但感情這種事,不是說想忘就能遺忘。心疼如刀絞,卻無處宣洩。
  
  她打算直接回去宗門,緊緊將自己關在洞府,直到遺忘葉永辰為止,再也不想出去了。否則聽到那對狗男女的消息,她怕自己忍不住衝去殺了他們。
  
  花了一天一夜的時日,她眼睛都沒闔上過,都在趕路。最後累得不行,只好到一處客棧暫時歇息。
  
  她闔上眼睛,入睡以後沒多久,便有人敲門。
  
  朱碧萱揉著眼睛醒來,語氣不耐:「誰啊?」
  
  她走過去將門打開,一見到對方的臉,心情便愉快起來。
  
  朱碧萱唇角微微翹起:「葉永辰,你想通了?」
  
  果然,他還是抵擋不了她的魅力。
  
  葉永辰的語氣低沉:「我覺得,還是得和妳講清楚。」
  
  永辰的語氣,不像是要和解的樣子,察覺這件事,朱碧萱的心裡沉了下去。與此同時,她的態度也變差了。
  
  「有什麼好講的?你要和她恩愛便滾一邊去,到我面前礙眼,真不怕我殺你嗎?」
  
  「我當然怕。」葉永辰低下頭:「但我更怕妳殺了她。」
  
  「呵……我明白了,你是來替她求情的。」
  
  「對。」葉永辰咬了咬牙:「妳能不能和我保證,絕對不傷害他?有什麼事衝我來就行。」
  
  「閉嘴,你要羞辱我到何種地步才滿意!」
  
  朱碧萱的手臂猛然一甩,房內捲起狂風,掀翻了桌椅,桌上的茶杯也摔到地上、碎裂開來,葉永辰也被擊退,撞到牆上。
  
  朱碧萱五指的指甲伸長,化作銳利的凶器。
  
  她舉高右手,慢慢地走近葉永辰。
  
  「你一定不曾為我流過淚吧?那麼我想,你的眼睛並不需要吧?」
  
  葉永辰靜靜地看著他,一副任其施為的模樣。
  
  朱碧萱說道:「怎麼了?想求饒現在還來得及。」
  
  「不,這是我應得的。」
  
  「閉嘴!」
  
  她想看見的,是他落荒而逃的模樣。他現在所展現的平靜,令她感到惱火。她的心疼,她要讓對方也明白。朱碧萱露出扭曲的笑容。啊……是的,就從挖出他的心臟開始。
  
  她的手刺向葉永辰的左胸,在觸及的前一刻,頓了一下,最後仍刺穿了他的胸膛。
  
  「你,並不是本人吧?」
  
  被她刺穿胸膛的屍體抽搐了一下,隨後發出尖叫。
  
  聲音刺耳難聽,但朱碧萱面不改色。
  
  那具屍體燃燒起來,很快化作灰燼。但這場火焰並不沒有就此停下,而是持續延燒周遭的家具、門窗,附近陷入一片火海。
  
  但朱碧萱沒有感受到任何高溫。
  
  被燃燒過的地方,變成一塊白色的區域。最終,朱碧萱置身在一片純白的世界。
  
  一朵和人一樣大的黑色蓮花,出現在她的面前。
  
  蓮花綻放開來,從中出現一個女人。渾身赤裸,妖嬈的身姿,微微上翹的嘴角,眼神似是輕蔑,又似是挑逗,引起男人侵犯的慾望。
  
  ──那是她自己。
  
  正確來說,是她意識裡的心魔。
  
  朱碧萱總覺得,這個心魔化身的面貌有著彆扭感。一開始,她以為只是不習慣有一個人和自己長得一樣,後來,她才發現不對勁。
  
  那女人有著和朱碧萱完全鏡像的容貌。一個人的左半身和右半身,總會有些差異。而她的心魔化身,左半張臉和右半張臉與朱碧萱的恰巧調換。
  
  至此,朱碧萱也算是明白了。
  
  是夢。從一開始就是夢。葉永辰並未趕來找她,只不過是她的心魔作祟,出現了幻覺。她必須突破這場心魔關,否則再也無法清醒。
  
  朱碧萱說道:「妳要我做什麼?」
  
  那女人走過來,嘴湊近朱碧萱的耳邊,低語:「殺了他。」
  
  朱碧萱一陣毛骨悚然。
  
  那是命令,是源自於靈魂最深處的渴望。她必須這麼做,修為才能更進一步。只有足夠強大,她才能保護葉永辰……咦?
  
  不對。
  
  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朱碧萱摀住頭。頭好痛。有什麼遮住了自己的視線,有什麼混亂了自己的思考。那是什麼?腦海裡重要的,或是不重要的,全部都混雜在一起。
  
  「我竟然……現在才發現。」
  
  人總要失去了重要的東西,才能夠真正看清自己。
  
  她的所求是矛盾的,但受到功法的影響,至今都被迷障掩蓋。每當有一絲懷疑,功法內所藏的魔性,就會強迫她轉移焦點。直到她現在失去了葉永辰以後,才真正地能了解,什麼是最重要的。
  
  轉眼間,周遭的世界陷入大火之中。一片純白的空間,如今充斥著熾熱的高溫。朱碧萱的皮膚受到灼燒,疼痛不已,但她一聲不吭,因為她知道這是考驗。
  
  終於,世界回歸了平靜。
  
  她睜開雙眼。
  
  她回來了。
  
  

補充:重新發布的文章只有改贅字、刪減不必要的對話調整節奏,「完全不影響閱讀後續」、「完全不影響閱讀後續」、「完全不影響閱讀後續」。
除非忘記前面,想要重新再看一次,不然可以不用重看。(對不起我拖好久)

創作回應

Reineke
幹的好,朱師姊。話說火燒那一段讓我想到杜子春了
2021-07-15 21:06:57
里散
唐傳奇的那個嗎?
2021-07-15 21:19:48
Reineke
對的
2021-07-15 21:20:40
小馬
面對心魔的她,但願能改頭換面,也許戀情就能重新開始。
2021-07-23 09:21:32
里散
就是說R
2021-07-23 15:43:4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