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無間教父 01-03:避難

古今變 | 2021-07-15 19:59:45 | 巴幣 276 | 人氣 138


03 避難


  在暗巷中,洛薩因虔誠的為倒臥在地的老者祝念禱文,然後轉頭對著瑟縮在角落一名追隨者說:「雖然你已經不再做收錢取命的勾當了,但是讓屍體消失的功夫應該沒忘吧?」
  那人眼見唯一的靠山,也就是倒臥在地的那名老者喪命,心中正倉皇焦急,萬沒想到祭司居然會突然對他說話,加上他長期以藥物和酒精麻痺自己,腦子已經有點不太靈光,過了好一會兒才回答:「……什?……是…沒忘、沒忘……」
  洛薩因慢慢踱步到他面前,緊盯著他的雙眼說:「那他的屍體,就麻煩你處理了。切記,絕對不可讓仼何人發現他的屍體。」
  他說話的對象只與他對了一眼,就撇開目光……似乎也察覺到洛薩因雙瞳深處的火苗,咽了一下口水才說:「知…知道了……」
  洛薩因轉頭對另一名追隨者說:「你去幫他,事情辦完到那邊的民家找我們。」說著伸手指向暗巷外的一處平房。
  這人名叫拉特 (Ratte),混號「鑽地鼠」。他遲疑了一下,洛薩因的處置不難理解,老者惡名昭彰而且樹敵無數,如果屍體被人發現,不知道死後還要受到怎樣的污辱。可是被派去幫忙還是讓鑽地鼠心存疑慮:「該不會想要支開我,或是讓我們倆當誘餌,然後趁機開溜吧?」
  要知道他們在這個區域可是人生地不熟,而那些所謂的「普通百姓」一發現有人打鬥,立刻熟練的緊閉門戶、熄燈噤聲。那戶人家跟他們既不相識,為了害怕惹禍上身更不可能搭理他們。洛薩因叫他們辦完事過去那邊找他,打的是什麼算盤?
  洛薩因知道鑽地鼠心中的疑慮,卻不再多說什麼,等他自己想通。
  終於鑽地鼠不情願的點了點頭,然後聽見洛薩因說了聲:「走吧!」大多數人遲疑了一下,都跟著他步出暗巷、往那戶民宅走去。
  道理其實不難想通,老者一死,祭司就是一艘將沉的船,他只不過是先一步落入水中。就算這艘終究要沉的船捨他而去,對他而言也算不上損失。
  鑽地鼠跟著另一人在暗巷中找尋散落各處的敵人屍體,然後東撿一隻袖子、西拆一條褲管,拼湊出「將近」一套敵人的裝束,然後換穿在老者身上。接著那人用顫抖的手不知道在老者臉上做了什麼,只聽到細微的「喀喇」聲響,似乎是骨骼脫臼移位的聲音,老者的臉形就變得大不相同,再塗上血污泥土,當真是洛薩因突然回頭也認不出來。那人又在老者的胸、脊、肩、肘、掌、指、胯、膝、踝、足一陣拿捏,讓體型都完全改變。最後他撿起老者的兵器,刻意損毀了幾具屍體、讓他們的容貌難以辨識。
  鑽地鼠心想:「聽說過去死在他手上的人都找不到屍體,原來就算把屍體擺在親人的面前,他們也認不出來。」
  這番功夫如果用在活人身上,當然是劇痛難當,但是死人既不會疼、也不會抵抗,只能任人擺佈。這名綽號叫「整骨師」的殺手,過去就是靠這項本領「變」屍滅跡。
  鑽地鼠一邊配合整骨師的行動,一邊偷眼注意洛薩因等人,只見他果然帶著七零八落的難民到民宅敲門。不出鑽地鼠的預料,門裡連點回應都沒有,就好像屋裡根本沒人一樣。可是洛薩因張嘴不知道說了些什麼,門居然打開一縫,洛薩因伸手推門,讓所有難民魚貫而入。
  不只是鑽地鼠,連整骨師都停下手,二人對望了一眼,不約而同的想:「難道這神棍真的能創造奇蹟?」
  也許是溺水之人連根稻草也會拼命捉住,二人精神一振,快手快腳的將工作完成,還仔細檢視過一遍,才趕往那處民宅。
  進去之後更是吃驚,民宅的主人居然擺出一桌飯菜招待他們……雖然只是冷硬的麵包和水,但是在這個「地獄」裡面,有人對落難者提供住所和食物,簡直比水變成酒還不可思議。
  洛薩因的說辭其實很簡單:「我那位朋友被人砍了一刀之後有點不太開心,所以……現在不在這裡,您不會希望他看到我們站在外面等吧?」
  門裡雖然沒有回應,不過聽到這話,屋子的主人已經把手握到了門閂上。他聽說那名老者曾經因為有人口頭上得罪了他,就去滅人滿門。如果被砍中一刀,那當然要去把對手上上下下殺個雞犬不留。倘若老者殺光敵人歸來,發現同伴被人拒於門外,那他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然而老者這回的對手是勢力極強的黑幫,誰死誰活實在很難講。
  洛薩因接著又說:「請試著想想,如果我們的對手贏了,找到這裡來卻找不到我們,倒楣的會是誰呢?」
  屋主聞言立刻將門拉開一線。如果是黑幫贏了,必定回頭來追討老者的同夥。從剛才的殺伐聲歸於平靜來看,黑幫派來的人必定已經被老者殺光。以黑幫的作風,找不到這幫人必定會在這邊掀起腥風血雨,說不定會一把火將附近燒個乾淨。
  所以他才會忍不住打開門,心想:「一定要把他們留住,黑幫找來的時候再把他們交出去。」
  等到他想到:「萬一黑幫認為我幫助他們,甚至跟他們是一掛的呢!?」的時候,洛薩因早已將門推開、讓所有人進來。
  洛薩因微笑著對他說:「再麻煩您準備些食物和水,讓我們可以稍事休息、等待同伴歸來。」
  面對他從容不迫的態度,屋主「頭都洗了,不剃也不行」,只好咬著牙端出殘羹剩飯。過不久鑽地鼠和整骨師推門進來,屋主還以為是老者,嚇得心想:「還好有招呼他們,不然後果不堪設想。」也不敢多看,任由這群人喧賓奪主,自己躲到被窩裡去。
  鑽地鼠跟其他人打聽之後,暗想:「神棍這個『唬』字訣使得不錯,只不過……」
  他難以按捺心中的憂慮,坐到洛薩因身邊、小聲對他說:「如果有人走漏風聲,那……」
  洛薩因打斷他的話:「心中有信仰的人,不會隨便懷疑別人。有道是『謹守口的,得保生命;大張嘴的,必致敗亡』。你認為有誰會走漏風聲呢?他?她?……還是你?」
  洛薩因的目光從整骨師、中年婦女……一個個掃視過去,最後落回鑽地鼠身上。他嘴裏雖然依舊說著大義,但鑽地鼠第一次聽懂了他的話。
  他的理解不是來自頓悟,而是來自洛薩因眼中閃爍的火光:「老者是你們生存的唯一憑仗,他的死訊一且揭露,你們大概很快就會去陪他吧。在這個當口,真的有人敢多嘴嗎?」
  鑽地鼠心中一凜,雖然得以稍微放心,但是眼前的「神棍」與過去似乎有所不同;他嘴裏咕囔了二聲,就別開目光、順手抓了塊硬麵包、窩到角落去。這麼多人擠在一間斗室,其他人其實也都聽到他們的低聲對話,所以也都跟著放下疑慮、稍事休息。
  當然眼前並不是能夠安眠的情況,大部份的人輾轉反側了一陣之後就起身。那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望向閉目養神的洛蕯因,只聽他突然開口說:「如果擔心的話,就去看看吧,萬事小心。」
  那幾人又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接著一齊望向木門,其中二人緩緩坐下,剩下的深吸了一口氣,拉開門走了出去。
  屋主收容了這些瘟神在家,當然是徹夜難眠。聽到他們的動靜,終於也躡手躡腳的從「逃生路徑」……也就是廁所裏的破洞鑽了出去。
  過了一會兒,外出的人陸續回來,把他們探聽到的情報說了一遍,大夥兒聽了總算愁眉稍展。原來老者所言不差,昨夜雖然走脫了幾人,但是都沒走遠便身亡,雙眼圓睜突出、全身僵直、死狀可怖。黑幫這一役派出將近六成的戰力,還想方設法找了幾名殺手能人助拳,才在老者迴護少女的情況下給了他致命一擊,付出的代價是全軍覆沒。
  屋主也偷偷溜了回來,他也得到差不多的情報,只是不曉得老者已然亡故的消息,因此心想:「黑幫這次損失慘重,那個鬼神般的老怪物現在不知道躲在哪裡,大概不把他們屠個乾淨不肯罷手,看來黑幫這次要玩完了。」
  他一邊幸災樂禍,一邊暗喜自己昨晚總算沒有壓錯寶,要是那怪物殺紅了眼、停不了手,這群人說不定是自己的保命符。
  想到這裡,他咬了咬牙,翻出他珍藏的火腿和乳酪,還有半瓶摻了水的淡酒,撐出假笑扮演起殷勤的主人,招呼屋內眾人過來享用。
  眾人折騰了一晚,一直到這時才鬆了口氣,當下高興的吃喝了起來。這個慘淡的地帶久違的出現宴樂的景象。
  洛薩因卻在這個時候起身,對屋主說了聲:「感謝您的款待,您的善心必有回報。」然後對眾人說:「慢用。」就向外走去。
  鑽地鼠這時塞了滿口的硬麵包和一小片火腿,手裡拿著裝滿淡酒的木杯、正不知道該怎麼把它灌進嘴裡。趕忙衝過去、口齒不清的說:「筍滾…噗嗚嗚……歷蘇大人,淋也夠來一取出齁嘛……趕著去啊喔?」
  洛薩因居然聽出來他所說的是:「神棍……不不不……祭司大人,您也過來一起吃喝嘛……趕著去哪呢?」微笑著回答:「我去找黑幫的老大聊聊。」
  這話差點讓鑽地鼠把火腿從鼻孔裏噴了出來,周圍也傳來不少人被酒水嗆到的聲音,連屋主都差點鬆手把抱在懷裏的酒瓶摔下。鑽地鼠艱難的使勁咀嚼,左手把掛在唇邊的半片火腿哽塞回嘴裡,然後才問:「聊……聊什麼?」
  洛薩因不改從容的說:「我想跟他談談神的道理,然後商量在此地建立教會的事。」
  鑽地鼠瞪大了眼,表情好像在說:「你是腦子又進水了嗎?昨晚我才覺得你稍微像個正常人,結果現在又搞這齣,你是不作死皮會癢嗎?」
  洛薩因本來也沒期望他們的支持,在他們還來不及從驚詫恢復過來就閃身而出。
  鄰近的居民因為昨夜的凶殺仍舊戒慎恐懼,從門窗的縫隙向外張望、不敢外出。有幾個怎麼看都不像是善男信女的人在暗巷中檢查屍體,注意到洛薩因出現,其中二人就尾隨在他身後……那身神職人員的穿著雖然看起來像是被人用刀劃得七零八落再細心縫補回來,不過依舊非常顯眼。
  跟蹤他的那二人本來也想上前攔阻盤問,但是看到他行進的方向之後,互望一眼後很有默契的決定由一人繼續尾行、看他到底搞什麼鬼;另一人則趕緊傳訊。
  於是二條人影一前一後來到黑幫老大的宅邸前,守門的壯漢表面上不動聲色,但是心裡既驚訝又有幾分佩服洛薩因的膽色。因為事先得訊,老大已經下令見到人就帶他入內。當然,他還是盡責搜身,確認洛薩因除了手上那本搞笑用的書之外,非但沒有暗藏兵器,根本就身無長物。
  然後洛薩因就被帶到老大的「辦公室」,也就是他「處理事情」的地方。一路上金碧輝煌,跟外頭的衰蔽窮困當真是天壤之別。而「辦公室」的門一拉開,裡頭除了更高檔的寶物之外,還有穿著惹火、賣弄風騷的美女,但是也有手持凶器的壯漢和不少讓人怵目驚心的玩意兒……有幾樣甚至鮮血未乾。
  這種複雜的室內裝潢並不單純反映出黑道暴發戶的品味。當來客通過乾淨的走廊,打開門突然看到這樣的畫面,老大就能透過觀察他們的反應、決定「待客之道」。
  如果客人瞳孔收縮、倒抽一口涼氣,身上衣物開始無風自動,那接下來就很好處理了。老大說一,對方不敢說二。
  如果客人並沒有被那血腥的擺設震懾,目光卻忍不住在閃亮亮的東西或修長的玉腿上流連打轉,那事情也很好辦,談妥價錢就搞定了。
  老大也會根據他所掌握來客的情報,在房裏預先添置些特別的東西,就像依據想要釣的魚來選用特定的餌一樣。每個人都會有在意的人、事、物,這房間裡的一切,就是為了讓老大一眼看出讓客人「關心則亂」的弱點。
  洛薩因並沒有被震懾到。老大並不意外,在這種情況下還敢孤身闖龍潭、踏虎穴的人,不是幾個屍塊內臟就能嚇倒的。
  洛薩因也沒往美女財寶瞧上一眼。老大並不意外,這人放著外頭舒舒服服的日子不過,來到這邊也是一味刻苦,想來這些誘惑對他也沒多大的吸引力。
  老大刻意讓人帶了幾個鼻青臉腫、衣衫襤縷的男女孩童,威嚇他們縮在角落瑟瑟發抖,還把跟這樁恩怨有關的人也找來。但是洛薩因依舊不為所動。房開打開的時候,他就像是從平淡的走廊拐個彎、進入另一個平淡的走廊一般,神色沒有絲毫的變化。他客客氣氣的向老大行禮問安,如同跟鄰居寒暄一般。
  老大雖然背朝門口、好像沒注意,其實已經透過面前金杯上的倒影仔細觀察……這豪宅裡充滿了被擦拭到金光閃閃的寶物,並不只是為了炫示財富,它們就像無數面小鏡子,讓老大能將每個角落盡收眼底。這一招不知道讓他識破多少次對手的小動作,躲過多少次的背叛暗殺,為他贏得「千目」的綽號,這種明察秋毫的能力,也讓人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像洛薩因這樣紋風不動的人物,「千目」老大生平只見過幾個……個個都是難纏的角色,要不是定力極強,就是世上已經沒有他們關心的事物。前一種人通常有驚人藝業,後一種人則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所以千目決定持重以對,在手下來到他身邊報告之後,他才彷彿突然驚覺屋裡來了客人一樣,轉過身來皺著眉頭問洛薩因:「喔,祭司大駕光臨,真是蓬蓽生輝,那位老先生呢?」
  洛薩因平淡的回應:「我也不知道他在哪。」
  這倒不是謊話,他請整骨師處理老者的遺體,事後並沒有問他到底做了什麼。如果黑幫派去的人找不到屍首、不知道老者已死的話,那他還真的不知道「他」現今在哪裏。
  千目揚了揚眉,說了聲:「哦?」
  洛薩因補充說:「昨晚他被人刺傷,曾說過那些人一定看不到今天的陽光,後來我就不知道他的下落了。」
  房裡諸人聞言色變,連千目的眼角都抽動了一下,顯然眾人跟昨晚收容他們的屋主一樣,都猜想得到以老者的手段,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出去打探消息的人回報,昨晚派出去的人無一生還,檢查屍體發現戰況慘烈,由暗巷一路延伸到外邊共找到七十多具屍體,大多是一招致命。另有十餘人則散落各處、全是死不瞑目的慘狀。
  從洛薩因方才所說的內容來判斷,不難想像那煞星受傷之後勃然大怒,追出去把臨陣脫逃的敵人一個個找出來殺掉。
  千目神色不變,但心中也是又驚又怒。他安排這番殺陣當然有必勝的把握,顧慮的只有犧牲的程度。黑幫勢力雖然不小,但是跟多數的大型組織一樣,真正有戰力的打手大概只占二、三成,為了維持基本的控制和自保能力,昨晚派出去那麼多人員已經是極限。沒想到居然會全軍覆沒,而且還沒有達成目的。
  他目光往二名手下一掃,隨即回視洛薩因,那二名手下就快步離開,接著便隱約聽到屋裡鬧騰了起來。千目隨即提出重中之重的問題:「那名少女……」
  洛薩因早知他會有此問,立刻接話:「……還算平安。」
  旁邊有個人聽了之後立刻大叫:「那好辦,老大,你叫他把那小妞給交出來!」

  前一篇    後一篇

創作回應

Reineke
時間線回到現在了
2021-07-15 20:26:33
古今變
這一部會多線推進,逐漸合流。加上我是想到哪就先寫哪,可能會有點混亂。
2021-07-17 00:35:34
水墨靜
讓所有難民的魚貫而入(…疑多字)
攬阻盤問(攔?)
老大的宅阺(邸)
像洛薩因像這樣(多字…)
2021-07-17 00:28:03
古今變
感謝指正,已修改。
2021-07-17 00:34:56
水墨靜
鄰居寒喧(寒暄)
2021-07-17 14:34:30
古今變
感謝指正,已修改。
2021-07-17 20:50:1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