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季節與記憶

茶碗 | 2021-07-15 19:46:08 | 巴幣 3222 | 人氣 149

那日夏季,黃瓣與你
  隨著風飛遠的夏日記憶,化作秋季的落葉飄落於地。林晴只是站在阿勃勒的枝條下,望著顫顫然欲跌落於枝下的黃花,久久不語。
  校園對街的那棵大阿勃勒是學生們等公車時乘蔭的聖地,穿越花隙灑落的片片陽光與阿勃勒本身的花色融和一塊,變成曖昧不清、虛實朦朧的點點金黃,落在學生制服的白色襯衫上,更顯青春的璀璨與耀眼。
  每當公車進站時,學生們身上的澄黃小瓣便會被吹散,映照在制服上的金光這才得以與它們分辨明白。林晴淡棕色的短髮在進站時,被揚起的風沙絲絲吹散,懸掛在樹枝上的串串花兒便也在這時紛紛飄落,就是在這個時刻,這個眼前被髮絲、被落花遮擋視線的這一刻,林晴彷彿回到了七年前,第一次到這個地方時的那個場景。
  那時已是下午五點半左右,林晴從遠在別區的青山女中來到了這所正興高中的正對面,放學時段的蜂擁人潮已然散去,零星幾個身著白色襯衫制服的學生或是等待、或是嬉鬧著,穿著一襲淡藍制服襯衫的林晴在這個同齡人的集散地竟難免顯得有些格格不入,於是她也只是站在阿勃勒樹下,隱在層層黃陰之中。
  在曾經的某一次,她聽過言儒提起他今天會在大約這個時間才會離開學校,而這個無心的約定他究竟會不會實現,卻也是個未知數。
  畢竟他與自己是同類人呀……,今天他最終到底有沒有來上學其實也很難定論。
  林晴想著,但心情卻幾乎沒有任何起伏,仍然安靜、默然地站在原地,至少她是這麼認為的,絲毫不察心底的那一絲落寞。
  今天她是來歸還筆的,上次與言儒見面時不慎收進了自己的鉛筆盒裡,雖然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更不是值得她特地大老遠來到此地返還的筆,只是尋常的一支藍筆罷了,或許下次遇到他時再還、或許可能不還對方也不太會介意,但他們見面的契機與時間從來都不是約定好的,只是恰巧、剛好,就又在同一個地方碰到了,他們連聯絡方式都沒有——可能連朋友都稱不上,而這個微不足道地、如同藉口一般的理由,林晴居然忍不住地想抓住它,儘管她似乎並沒有自覺。
  又一班公車進站了,僅剩的幾位學生都搭上準備離去,其中大多數是比林晴還要更晚才至此地等待的學生,現在是下午六點,離放學時間已過了一個小時,夜幕悄悄侵染了昏黃的橙藍天空。路燈不知在何時被點上了,正對面的正興高中則只有穿堂與警衛室的燈還亮著,其餘部分兀是黑漆漆地模糊一片。
  大概是下班時分的關係吧,這輛公車上人潮擁擠,不過五、六人的一小群學生愣是還沒上車,只得一位位地慢慢擠上車廂,花了不少時間。林晴在樹下看著,此時的她腦袋一片空白,將自己徒留在漫長的等待狀態之中。
  約莫過了三分鐘,這群人總算是搭上了公車,噗唰一聲,公車門關上,排氣管吃力地發出聲響,公車搖搖晃晃地起步,終於加快速度平穩地駛去,開過林晴身前時,引起的風打散了她的棕髮,掛在頭髮上的黃色小花也不禁被吹動著隨之飛舞,這股衝擊使得她閉上了眼睛。
  「妳怎麼會在這裡?」
  待她重新睜開雙眼,將視線放回眼前時,便是在這個時候,風息的這個瞬間,頭髮垂回肩上、黃瓣散落於地,彷彿一切都靜下來的這一刻,對上的那雙眼眸徹底地映入了她的心中。
  「言儒……。」似是沒意識到他的疑問,還正從茫然中轉回思緒的林晴輕輕地喚了一聲。
  她的嗓音似乎在發抖,如同顫然欲跌落枝幹的小瓣,卻又像瓣兒的亮黃色一般欣喜,她一雙明澈的雙眼直瞧著對方,惹得言儒怔在原地,愣是不知該說些甚麼。
  又一陣風吹將過來,漫天飛舞的黃瓣與輕細的髮絲相依交錯,似要將心中的思緒與欲出口的言語全都吹散飛遠。
  「我是來……將這個歸還給你。」她靜默地掀開側背書包的紅色布蓋,將插置在包側筆袋的筆小心翼翼地拿出來,雙手遞上。
  言儒幾乎是呆滯了,過了半晌才不可思議地開口說道:「……就為了這個?」
  「嗯。」林晴卻只是同往常一般,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謝、謝謝妳噢。」言儒默默地收下她手中的筆,抓了抓頭,一臉彆扭,似是有千萬般所思,卻不知該從何開口。
  另一班公車進站了,兩人都被這陣風惹得一身狼狽、滿身落花,林晴輕輕攏了攏,滿夏金黃掉了一地,言儒這才發覺,這一串串的明橙黃花,竟與林晴是那麼地般配,無論是那頭棕色的髮絲、嬌小的身軀、琥珀般的雙眸,抑或是那如夏如陽的名字,都是如此地相適。
  林晴走上公車,扶著門桿回頭一望,「那再見了。」她說,帶著淡淡的、卻無數詞語不足形容的笑意。
  隨著公車前進,自身與言儒的距離越拉越遠,林晴的思緒也拉回到了現在,林晴往旁一看,方才那些看似與七年前無異、身著白襯衫的學生們都不在了,公車早已揚長而去,徒留一地亂黃的夏花,仍靜靜地翻而動著,直至風息了為止。

那個春天,再見與櫻
  於眼前突然吹散的片片櫻花,隨著風撫在偉佳的臉上,然而她卻未因衝擊而下意識地閉上雙眼,則是呆望著馬路對面的那個人。
  ——那個人也看著這裡,或許我的表情比他還要錯愕。
  偉佳這樣想著。
  已經快想起不起來究竟多久沒見過面了,從高中畢業後就未曾見過了吧?可能還要更久?那傢伙畢業典禮當天有去學校嗎?
  其實什麼時候早已不重要,知道久到連現在巧遇都得猶豫是否要相認的程度就夠了。
  偉佳不禁感到一絲感傷,至少高中的時候我們可說是感情良好吧。
  現在卻連上前打招呼都有種不協調感。
  風停了,吹到自己身上的花瓣紛紛落下,斑馬線旁的紅綠燈也正巧轉綠。
  瞬間閃過要走過去的念頭,隨著轉身消失無蹤,垂著眸,偉佳向人行道末端邁進。
  躂躂躂躂躂……。
  下個路口的紅綠燈轉紅了,這樣也好,就假裝沒看到吧。
  躂躂躂躂躂……。
  偉佳加快了腳步,想逃離這個思緒,「喂——」,然而從背後傳來的叫喚聲,和肩被別人拍上的觸感,令偉佳不得不回頭。
  一抬頭,那對熟悉的雙眼接觸視線。
  「許偉佳,妳裝什麼不認識啊?」與記憶裡有些出入的聲音,但那個平淡中帶著不悅的語調還是一樣。
  ——不過似乎更沉穩了些。
  偉佳不禁一笑,惹得眼前人愣著看向她,一臉無措。
  「你這什麼癡呆表情呀!沈言儒。」
  她輕輕地笑著,瞋怪的話語裡,語氣滿是笑意。
  「妳才是吧,幹嘛轉身就走,該不會是老年癡呆忘了我吧?」
  「切,人家才20幾歲而已,哪那麼快!」
  「那就是青年癡呆?」
  「……」
  「……」
  「妳幹嘛突然不說話……。」
  「沈言儒。」
  未及言儒尷尬地接完話,偉佳打斷了他。
  「……幹嘛?」
  依舊是平淡中帶著不悅的嗓音,但眼神裡滿是疑問的他,讓人明白他並無惡意,反而有點可愛。
  「謝謝你叫住了我。」
  「蛤?」他睜大了雙眼,疑惑感滿溢而出。
  真的很可愛。
  「差點就要錯過了呢!」
  偉佳微微一笑,手輕輕推了推他的胸膛,滿眼的柔情像是她背後盛開的櫻。
  「妳……。」言儒一時語塞,他本來想說,妳幹嘛這樣,但當下就意會的他,知道現在可不是岔開話題的時候。
  明明是柔和的色彩,但是卻那樣地奪人目光。
  言儒看著她的雙眸,嘴邊不禁露出微笑,眼神也跟著溫柔了起來。
  「是啊……好久不見。」
  平淡的語氣裡,原先的不悅化作一股暖意,隨著空氣傳入心底。
  兩人一前一後地走在紅磚鋪成的人行道上,大概在好幾年前,他們也是這樣笑著鬧著走過校門前的人行道吧。


大家好,這是我初次發表達人作品,內容是關於兩個女孩與一位少年的高中回憶,未來我也想寫更多有關他們三人的故事,希望大家能夠喜歡。

創作回應

ovouowo
巴幣奉上
2021-07-15 20:00:56
茶碗
耶,謝謝你!!!
2021-07-15 20:03:32
沫兮
期待他們的故事~
2021-08-04 20:15:07
茶碗
謝謝喜歡(´;ω;`)
2021-08-04 20:53:5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