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05脫逃

藍飛璃 | 2021-07-15 19:30:02 | 巴幣 38 | 人氣 261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



凝視著他,我壓抑著心底的不安,顫著身子,深怕他會真的下手,因為我從不下賭注,可是為了帶他安然脫困,我不得不孤注一擲。
他無語的注視著我半晌,緩緩的,他抽了拿劍的手,鋒利的劍刃就這麼從我的頸項消失。
「如果妳真的有何舉動,我會毫不猶豫的殺了妳。」他說,同時越過我,朝地下道的入口走過去。
這樣的結果,我忍不住鬆口氣,深吸氣,沉沉呼出,想著自己剛才的瘋狂舉動,如果不是努力克制自己,當下真的會直接雙腳無力的跪落在地。
轉身望向他的背影,忍不住苦笑,不愧是王的繼承人,那氣勢,明顯的壓迫感,讓我無法自主的感到敬畏。
邁步跟上他的步伐,我跟在他身後,一步步的朝地下道走去。
凝視著前方的他,我緩緩開口:「對於這場叛變,其實我知道的並不多,唯一了解的只有薩夫利托想要得到這個國家,至於原因我不清楚……」
想想,我的行動只是因為預知的關係,對於這整個國家的運作我真的完全不清楚,甚至連叛亂者反叛的原因是什麼我都不知道……
他沒有說話,依舊向前走著,我不安的垂下眼,嘆了聲後繼續道:「至於為什麼會救您……」
我停頓,想著該如何說出原因,因為我會出現在這裡,只是很單純的我喜歡他,不希望他死掉,如此而已,然而,他卻在此時停下腳步,轉身面對我。
因他的動作,我同樣停止步伐,愣愣看著他,在他沉默的直視下,心底的羞澀感頓時湧現,我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臉是一陣熱燙,對此,我暗自慶幸,還好我戴了遮布,這樣我的表情就不會讓他看見了。
不敢與他對視的眼,悄悄落在一旁的石牆上,吞嚥著,潤了潤乾澀的喉,低聲地緩緩開口:「您是位很好的君主,更是這國家不可或缺的能者,如果讓您死去,我相信很多人都會很難過的……」
想著從外城趕過來的景象,魔物大肆破壞,許多人死亡,騎士們不停反抗,雖然我是為了尋找地道沿著外城繞道進入,但不代表我沒有注意城內的人們,為了守護這裡有多麼努力。
他沉默的凝望著我,片刻後,渾厚的嗓音輕啟:「……謝謝……」
道謝的聲音依舊無任何波動,卻足以令我的對他更加傾心,驚愕望向他,心口因那簡短的字句而發熱著,但他卻像沒事般的轉過身,繼續朝階梯走了下去。
凝望著他的眼,在那兩個字的催化下,悄悄地濕潤,伸手,我趕緊擦掉那集聚在眼的濕意,露出苦笑,果然,即使眼前的這一切令他憤怒,但原本的他,依舊是個溫柔且願意理解他人的人。
看著他逐漸遠去的寬厚背影,我趕緊追了上去。
跟隨他一直走到地道的門口,他才停下腳步,警戒的貼靠牆,盯著眼前的魔物,等著伺機而動。
「殿下,您儘管跟隨我就好,魔物群由我處理。」我說,同時凝聚了魔力,踏出腳,朝魔物們衝了過去。
「等……」
我雖聽到他的聲音,但我仍衝了出去,顧不了那麼多,面對已經發現到我行蹤的魔物,我對牠們釋出水藍色的魔法。
光點隨著我的動作,瞬間飛向眼前的魔物,啪地一聲,全數凍成了冰柱,一個也不留,當一切解決之後,他平靜的語調突然從我身後傳來。
「妳也太魯莽了……」
心一縮,深怕他會出口訓我,但,就在我如此擔憂之際,一道觸碰突然按在我的頭上,沉穩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次,卻多了激賞。
「但,做的好。」他說。
像是摸孩子般的摸了我的頭後便收回,然後我看見他踏著穩健的步伐,朝著下一個房間的入口走去。
凝望著他,我能清楚地感覺到,全身上下正如火在燒一般的發熱著,伸手,拉下斗篷的帽子蓋住臉,被他觸碰的地方彷彿還殘留著他的溫度,那感覺令我羞澀到全身微顫。
他……他出手得好自然……
想著他剛才的觸摸,抓著斗篷帽子的手忍不住收緊。
討厭……明知他的動作不過是鼓舞孩子的一種方式,但我還是忍不住的暗自感到竊喜,無法言喻的,我竟期盼他能再這麼對我……
這樣的思緒讓我的全身更是感到燥熱,可惡,喜歡他的心不斷膨脹,感覺真的快要失控了……
「妳還停在那做什麼?」他渾厚的聲音突然響起,迴盪在這空間中,語調中難掩催促。
瞬間,身上的熱氣,在那話語下冷卻了下來,尷尬頓時充斥著我。
「痾……痾,好,馬上來!」我趕緊鬆開抓著斗篷帽子的手,小跑步的朝他奔了過去。
一靠近,他便轉身,開始朝外頭的方向走,而我也趕忙跟著他,不敢怠慢,深怕一個閃失,可能因此害了彼此。
一路上,每到一個魔物的聚集處,我便想盡辦法替他解決會碰到的問題,以減少他體力的消耗,而他也很配合的,會盡量閃躲在魔物無法攻擊的地方,等到我清除牠們,他才再次出現。
我們盡其所能的趕路,深怕追兵追上來,為了他,我努力擋下所有可能的傷害,直到最後的出口前,於該房間中的魔物讓我睜大眼,不安的思緒再次出現。
「那……那是……」一改剛才進來的魔物型態,那些是暗屬性的高階魔物群,死神鐮刀。
那是擁有學習能力且與人類相似的魔物,當然其中也混雜著不同的魔物種類在裡頭,只是最麻煩的就是那個手拿著鐮刀的魔物,他……可是非常難纏的……
瞪著牠們,我的心跳因不安而加快,怎麼辦,這類型的魔物與數量,如果不釋出高階的光屬性魔法根本無法對抗,可是我現在的魔力量,如果發動那種魔法,我將會無法動彈,而且還無法一網打盡,因為魔力早已所剩無幾……
咬住唇,瞥了眼身旁的葛爾路克,看來,我是真的別無選擇了……
輕輕做了深呼吸,張口,我輕聲對他說:「殿下,麻煩您,等我釋出魔法後,請您一定要盡其所能的往外面跑,千萬不要管我。」
聽到我的話,他轉看向我,但我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再次說道:「我相信只要您還活著,您一定能再次和蘇菲亞殿下,以及托馬殿下重逢,並一起復甦內拉克與坎伯蘭王國。」
我看向他,堅定的直視他那深黑色的眼瞳,露出一抹微笑,但我知道他只能看到我的眼,並不能看不見我的表情。
不等他的回應,我轉面對眼前的魔物,我將最後的魔力全部轉化成高階的光之魔法上,當魔力凝聚穩定,我堅毅道:「殿下!跑!」
語畢,我衝了出去,只見魔物們見到我的出現,紛紛朝我攻了過來,我往旁閃躲、跑開,逃到遠離出口的地方,再度面向準備攻擊我的魔物。
舉起凝聚光之力的雙手,奮力將兩手合擊,瞬間強光發出,周圍同時形成數把光之劍,隨著我的動作,控制著魔力流動,那些光影在我的意志之下,朝眼前的魔物擊去,逐一將他們撕碎。
最後的力量釋出後,我大口喘著氣,全身力氣宛如完全被抽乾的,控制不住雙腳的無力,跪坐在地,魔力全數耗盡的關係,縱使我想動也沒辦法了。
內心期望他能順利逃走,可是抬頭,卻沒看見他跑離此處的身影,而眼前沒有被殺盡的魔物,也同時重整並朝我攻過來。
「怎麼會……」他人呢?
我震驚的開始尋找他的位置,完全無心將眼前的魔物看在眼裡。
下一秒,黑影完全壟罩我,找尋的視線被魔物們擋住,清楚自己將死在這裡,但心底卻仍擔憂著他的蹤跡。
忽然間,一股突如其來的拉扯,使我視線晃動,我感覺到自己整個人被抱起並扛上肩頭,還來不及反應,便眼睜睜看著剛才跪坐的地方,被一齊進攻的魔物打穿一個洞,而我整個人則快速的被帶離了那危險區域。
緩慢的意識到扛著我跑的人是誰,我錯愕的喊:「殿下!」
他沒有回答,只是將我扛在肩上,往外急速奔走。
沒想到自己最後竟會被他所救,在這樣的發現下,開始擔憂起他的體力透支,以及他傷口裂開的問題,於是我慌忙喊:「殿下!快放我下來!兩人一起跑太危險了!」而且您的傷口會裂開的啊……
可是他完全不予理會,只是拔腿狂奔,直衝那條往外的通道,這樣的情況讓我再度心慌意亂,抬頭看向他的後方,魔物們正朝我們追趕而來。
就在我要開口再次勸他時,玻璃落地破碎的聲音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看見那是一個試管落在地上。
那是……難道是剛才給他的精力藥?
驚訝之餘,我才遲鈍的發現,他竟然此時才把那最後的一瓶藥水用掉,而剛剛行走了那麼長的時間,照理說他受傷的身體,體力的消耗一定很大,但他卻完全沒有喝,反而等到了現在。
他跑著,直到奔出地道,進入森林,他依舊沒有停下,只是不停奔走。
始終擔心他的傷口會再次出血,我趕忙低頭看向他的腰側,只見鮮紅的血已再度染紅了他那染上血的衣服。
見到傷口又裂開,我愣住,倒抽口氣,擔憂思緒湧現,趕緊慌忙喊道:「殿下!別再跑了!您的傷口又裂開了!」
但他沒有反應,只因彼此都清楚,若我們不盡快遠離這危險區域,不要說傷口問題,我們肯定都會直接死在追趕過來的魔物手中。
想著所有可能的危險性,他才剛喝下了最後的精力藥,這表示他的體能目前都還能撐下去,只是重點就是在於他的失血量,我不知道他到底流了多少,但正常來說應該已經一般人會昏厥的程度才對……
可是不管怎麼說,我們都必須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藏才行,思緒轉動,以目前的地理位置,那個地下通道,其實正對北方的森林,而那也是我居住的地方,想著一切的安全可能,基本上只要進入了濃霧迷宮,所有生命都會失去方向,除了施術者。
清楚這固執的傢伙,肯定不會放我下來,我只好對他下指示:「殿下!往西北方前進,一路直走,看到濃霧的時候走進去,千萬不要猶豫,只要進入那裡我們就安全了!」
當我說完,果然,這樣的指引奏效,他忽地停下,並開始四處張望,似是在確認方位,隨即,他再次跑了起來,這次,他換了方向,且依照我的說詞行動,而我也趕緊施展小型急救術,試圖治療他那開始出血的傷口。
跑了一段時間,不知經過多久,我清楚的感受到精力藥的藥效消退,因為我明顯的聽見他的喘息,以及他健壯的身體所傳來的顫抖,幸運的是,此刻周圍也逐漸被濃霧覆蓋,遮掩了視線。
「殿、殿下,我的狀況已經好很多了,可以麻煩您放我下來嗎?」看著他從跑到走,清楚藥的效力已經消失,我終於忍不住開口請求,但他卻沒有馬上照做,反而沉默地繼續走著。
「拜託您,我真的沒事了,而且現在的濃霧是安全的,請您先放我下來,拜託……」我對著他再次低聲哀求,期望他能照我的話執行。
然而他依舊沒有馬上反應,而是再多走了幾步後,才停下步乏,動作緩慢地將我放了下來。
當雙腳一落地,我馬上開始檢查他的狀況,由於濃霧的關係,我所能見的幾乎不多,在確認傷口已於剛才的緊急治療下止血後,慶幸的覺得,還好這傷口避開了要害,否則一路下來,這些過程早不知道留多少血,最後進而取走他的性命了。
由於這裡是我的住所範圍,為避免他因為濃霧而失了去方位,伸手握住他有著粗繭的大掌,抬眼看向他,終於安全此刻,我與他才能如此貼近,而他高壯的身材,在我抬頭的此時才發現到,他其實很高,難怪剛才與他對視時會一直抬頭。
想來,我也有一百六的身高,卻還要抬頭,那他的身高至少有一八五以上了吧……
這樣的發現讓我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此刻的環境,讓這喜歡著他的思緒,產生了想抱向他的衝動。
努努嘴,想辦法拋開這些想法,因為目前這不是重點啊!現在真正重要的是必須先帶他回屋中解毒才行,雖說已延緩了毒素的擴散,可是不代表那些毒不會侵蝕他的身體。
輕輕拉起他的手,我說:「殿下,這裡是我居住的範圍,很安全,而這濃霧是一種保護屏障,所以請您放心跟我走就好,無需擔心。」
他沉默無語,且在這寧靜的只有蟲鳴鳥叫的環境中,我能清楚聽到他粗喘的呼吸聲,大概能猜到他的疲勞已到了極限,於是我趕忙牽著他,緩步穿越迷霧,而他也順著我的牽引走。
原本簡短的路程,在發生過那些風雨之後的此時,這條路竟顯得如此漫長,當眼前印入房子的影子,我才真正鬆了口氣,並再次說道。
「這就是我住的地方,殿下,我等等會先……」想告訴他我接下來的打算,但話還沒說完,他那高大的身型卻突然搖搖欲墜,碰的一聲,整個人前傾,趴倒在地。
「殿下!」見到此景,我驚慌大喊,沒想到他的身體負荷已到達極限。
彎下身,我趕緊檢查他的整體狀況,伸手觸碰他的身體,原本應是溫熱的皮膚竟透出一絲冰涼,他的呼吸逐漸變淺,脈搏變得微弱,身上流著冷汗,經過初步檢查,這樣的結果讓我是幾乎震驚到發不出聲音……
這、這傢伙在體能上到底是多會忍……他究竟是有過什麼樣的經驗,可以從一般人早就昏厥的失血量,一路忍著撐到現在……
針對眼前的發展,我的腦海開始不停翻找著解決辦法,想著如何將他搬回屋內,看著生命氣息逐漸流逝的他,以我的力量根本無法搬動他這壯碩的身形……
抬眼看了不遠處的屋影,估算著來回距離,既然魔法無法直接移動人,那用那方是總可以了吧?
伸手,我趕緊施展了用來確認方位的小型魔法,手抓了一把草,將如火源一般的魔法源放在上面。
由於沒有帶能維持火光的魔道具,所以我必須在這魔力燒光之前,趕緊將他移開這裡才行,否則這濃霧中的魔法會刺激他的大腦,使他已神智不清的狀態走出這個安全區域。
我站起身,趕忙跑往屋內,依稀記得有一塊大板子,那是平常進行研究時,用來增加更多擺放瓶罐空間而做的。
經過一陣搬移,找到了木板,凝聚魔力,施展移動咒術,帶著板子,在火光消失前,再次趕回了他的身邊。
把木板移放到他的身邊,彎下身,推著他的身體,使盡力氣,奮力地將他翻過身,順利的躺到木板上。
呼……不愧是有在鍛鍊的人……那肌肉的重量真的超乎想像……
在確認他已躺在上頭後,再次施展移動咒術,我趕緊將他移往屋內。
進入屋中,揮動手,將木板移動到桌子上,讓他平躺在上頭,跨步上前,毫不遲疑地拉開他的衣物,開始檢視傷口,同時測量脈搏,確認脈動是否穩定。
傷口的部分,除了腹部的地方因為整個是被劍刃刺穿,加上毒素影響而呈現黑紫色,且肌肉組織明顯有被侵蝕的跡象,需要進行清創,然而呼吸與脈搏的徵狀表現,則是因為失血的關係而變淺且急促,但血已經止住了,就算這本該是最先處理的首要項目,可是只要穩定,優先順序就要更改。
確認了一切訊息後,我趕忙跑到藥櫃找出試劑水,與一把小刀,然後返回他的身邊,伸手將他腹部傷口處的血塊刮起,丟入透明的試劑水中,手輕搖了搖,緩慢的,試劑水從血染的紅色變成了粉紅色,是酸性毒。
這表示此種毒應該是人類專門會使用的毒物,若是魔物的毒素,絕對會呈現紅與藍以外的顏色。
瞥了眼他有些蒼白的臉龐,視線緩慢往下,試著尋找出其他可能的毒性徵狀以做判別,視線緩緩移至他的雙腳,放下試劑瓶,直覺的伸手就要脫了那條染了血的褲子進行檢查,然而,手一伸出,意識閃過某些想法,雙手停在半空,尷尬與羞澀的熱潮瞬間染滿了臉。
唔……可惡,雖明白這是緊急事件,可是還是令我感到害羞啊……但……這一切都是為了診斷……是為了診斷──!
停頓一下,努力做了深呼吸冷靜自己,且為了先轉移注意力,我伸手拉掉穿戴的斗篷帽子、解開遮掩面容的布,不停地在心底告訴自己靜心。
拖下的斗篷與布被我緊握在手,再次嘗試了幾次深呼吸後,隨手將東西丟到一旁的椅子上,同時開始對著內心做心理建設。
他是病人……他是病人……
於心底不斷的自我催眠,拼命說服自己,在做了最後一次深呼吸,我才動手將他的外褲脫掉,僅留下內襯褲,準備進行更進一步的檢查。




復活邪神小教室
本小說資訊都是來自於別人翻譯的劇情,有興趣可以去看看唷!來源如下:

R.SaGa2-坎柏蘭動亂 (カンバーランド)


本篇的小教室,就來說說我知道的王女,蘇菲亞,也就是葛爾路克的妹妹,於智仁勇當中代表的是"智"。

或許是因為她是一名聰明的女性,所以才會被分派到掌管坎伯蘭王國經濟命脈的城市,弗菲爾城。

於遊戲中,她是初期非常好的躺地板補血師(?),顧名思義就是,她會打又會補,但因為不是純補職業,所以補得不多,可是被動技能就是死的時候,躺地板了,能幫全員補血。

算是新手時期很棒的一個角色,但是在劇情中,她也因為叛變,而被迫追殺到某處躲藏,當然,此線是選到滅國的那一條道路,才有被追殺的部分,因為該線後續就是,只有王女存活,而兩個王子都死了。(葛爾路克!!)

反正,於小的寫作劇情中,有稍稍提到,但畢竟她不是我要追的(咦?),所以就沒什麼出場戲份就是了。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NightFly翔
求女主的臉紅面積(咦
2021-07-15 21:26:09
藍飛璃
哈哈~~XDDDD 已無法估計~~
2021-07-15 21:29:54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07-16 11:45:2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