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歧路》──莉婭 第一章 那名怪盜,得手〈偷錢〉

懵夢 | 2021-07-15 08:00:09 | 巴幣 50 | 人氣 70





  • 偷錢
 
  雖然小偷並非莉婭的本業,但並不代表她不厲害,本領還是有的只是那種偷偷摸摸的小伎倆過於黑暗,非到必要不會隨意施展──雖然有原則,但無奈屈服於現實,怪盜的工作成了偶爾才能做的大案件。

  瞄準街上行人的錢包,篩選著獵物。與獅子不同,莉婭的眼睛無法準確看出哪個人身上有錢,只能憑著經驗作為判斷。

  並非外表穿著昂貴的人就有錢,偶爾也會有「表裡不一」的人。沒有絕對的標準,一切都只能像是賭運。

  莉婭下手的機會不多,她獨有的天賦沒有使用限制,但隨著得手的次數越多,天賦的效果便會打折,若一個不小心恐怕會引起騷動──這是過去血淋淋的教訓,以前就有毫無節制結果被注意到然後落難而逃的情景,是莉婭大人自認最驚險的經歷。

  不過就因為每次都能從上一次當中學習,莉婭才沒有任何失敗的經歷──對於小偷而言,只要沒被抓住就算沒有失敗。

  離開了公園,將錢包收起。然後很隨興的走到了剛剛老爺爺所說,有甜點屋所在的那條街上,如她所料的是這個城市最繁華的一條街。

  各式各樣的店都有,不只看到那間名為「昭雪屋」的甜點屋,就連今晚投宿的旅館都在這條街上。

  人來人往的街道,稱不上車水馬龍但要在這裡快跑奔馳不撞到人還是有些許難度。約莫十來個人,其中有不少人是在朝雪屋的前面排成一個長龍,排隊等候著。

  粗略計算人數然後趁著誰還沒注意到她的美麗,一個靈活動作先暫時退了回去躲在轉角的牆邊,發動專屬於她的天賦。

  「哼哼,該選誰呢,誰能榮幸被莉婭大人選上呢?」

  天賦的效果運行下,即使是像她這樣如此可愛的小姑娘,在他人眼中就如同透明般幾乎不可視。

  並非消失而是變得宛如透明,如路邊的石頭讓人幾乎難以察覺。此時即使碰觸、接觸到他人也不會解除,幾乎做出任何動作皆不會被發現。

  但如果本身做的事情過於顯眼,莉婭的天賦就會失效。當有人發現自己錢包被偷時發生了騷動,其他人都會下意識地去找自己的錢包有沒有被盜走,此時「錢包」會因為人的注意力放在上頭,這時候伸出第三隻手就會被發現。

  簡單來說,天賦能將莉婭大人的可愛與美麗給掩蓋住,變成一顆不起眼的小石子,但那並不代表她的可愛與美麗消失了只是變得不顯眼,但若此時發生了甚麼會注意那顆石頭的事情,像是不小心被石頭絆倒之類的,就會失效。

  所以若能越晚發現錢包被偷越好,挑選下手的對象不能是正在排隊或者準備付錢的人。剛買完東西付錢走人的人是最穩的選擇,但缺點也很明顯,因為剛買過東西錢包的重量或多或少會有所減少。

  保守可不是莉婭大人的作風,即使有風險她也要做大事。畢竟她可是莉婭,若沒有這點自信怎麼還想要在大舞台上發光發熱?

  瞄準在昭雪屋前排隊的民眾,約莫五六人排隊。可能甜點是現做的緣故,還未到出爐時間,不少人都是結拜同行,彼此相互聊天著。

  不能貿然靠近,對於排隊人來說會下意識警覺「插隊」這件事情,隨意靠近會引來注目,此時下手必須講究快、狠、準,但得手後要如何離開又是一個難題。

  因為所有人的注意力是分散不集中的,所以沒辦法準確知道甚麼時候會被發現,她的小動作雖然有天賦隱藏但也不是萬能,太過招搖也是會失效的。

  而且偷偷摸摸幹下這等骯髒事,也不符合亞森‧莉婭所追求的華麗。

  於是她換了個思路,既然大家的注意力都不集中,那就聚集到自己身上吧。

  她確認自己身上帶的東西,然後挑好能夠展現的舞台,開始她的表演。
 

  扔出的煙霧筒炸裂開來,裏頭白色的煙霧隨著筒身的炸裂噴發出來。聲音不大但足以吸引人注目,突然冒出的白色煙霧瞬間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不局限於排隊的人潮連路人都忍不住想停下腳步想看看發生什麼事情。

  當白色的煙霧散去,莉婭也撤下了自己的天賦,擺好了姿勢迎接面前所有的觀眾,而群眾也很配合的發出一連串的驚呼聲,她非常享受的沐浴在眾人的目光之中。

  果然相比被人忽略,像這樣成為眾人的焦點更令她感到開心。

  她勾起自信的笑顏,向觀眾展示空無一物的雙手。右手一個握拳再度撐開時已經如孔雀開屏似的將色彩鮮艷的花牌給展開。

  驚艷目光的開場,表演才剛拉開帷幕。只見莉婭瀟灑地將手中的花牌全數扔往空中,在眾人驚呼之中全數的花牌化作數十隻的雀鳥,在空中盤旋飛舞。

  雀鳥嬉戲帶著開朗與春天氣息,引發群眾的驚呼連連。

  抬起左手,一隻雀鳥駐足在指尖,仔細一瞧原來是一隻經過彩繪的木雕製品,鮮豔的色彩搭配著兩者轉換的震驚,給人種栩栩如生的錯覺。

  雀鳥逐漸歸巢,停在莉婭的手上或者肩膀上讓這名開朗少女多了些許野性,但卻沒有粗魯,反而像是在森林中高雅純淨,就如童話故事裡會出現的公主殿下。

  在眾人還未從這幅美的能流傳千古的畫面中回神,一個煙筒再度在腳邊炸開,煙霧直接將人給壟罩。
 

  等到煙霧散去,人早已消失不見。
 

  突然的即興表演暫時引發了熱議,任何人都不曉得是誰、為甚麼會突然開始表演,不過很快就與最近的傳聞去做連結,不少人都在猜想應該是替即將舉辦的祭典去做宣傳,畢竟魔術表演若非刻意請戲班子來表演很少能看到的。

  能夠己所以所有人都釋懷了,沒有人去注意到有甚麼問題,反而因為排隊中途的即興而有了共同的話題。

  躲在建築物屋頂上頭的莉婭看著底下熱烈討論的觀眾,非常滿意自己剛剛的表演。

  她當然不可能憑空消失,只是使用了自己作為怪盜時慣用的鉤爪攀爬到建築物的上方,這麼做的用意極為單純,相比起使用天賦逃跑這樣自我感覺上比較華麗。

  正如她憑空登場,所有人也認定她憑空消失也是安排的一部分,這情況下即使人往哪邊跑都沒有差別。
 

  不過既然目的已經達到,能飛的鳥沒必要繼續在地上苟延殘喘。
 

  小心翼翼的站起,靴子踩在建築物的屋簷上,無數之雀鳥展翅飛翔停留在她的身上,動作有些笨拙,發出的聲響清脆的有如黃鶯出谷般動聽。
 

  當雀鳥展翅高飛之時,莉婭大人沒理由不隨之翩翩起舞。

  木雕的小鳥身上,用著絲線綁著的盡是剛剛拍手叫好圍觀群眾身上的錢包。
 

  莉婭興高采烈地將道具一一收回,順帶也餵食自己扁平的錢包,雖然偷到的錢沒有想像中的多,每個人帶的零錢都給人種貧窮的感覺,都帶著只能買一樣點心、最低限度的金額。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還是先去尋找今晚能好好休息的旅館比較重要。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