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04叛變(下)

藍飛璃 | 2021-07-14 19:30:02 | 巴幣 28 | 人氣 66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


直視著那落下的劍鋒,身體因害怕而幾乎無法動彈,但雖如此,心底卻仍清楚他根本無法傷自己半分,因為保護屏障已在跌倒的瞬間再次施展,只是能擋下的攻擊只有五次,如果不在有效的時間內閃開,就真的會亂劍被砍死。
強逼自己起身躲開他的攻擊,但他的劍卻已落下,砍在魔法屏障上。
「呵!不愧是魔法師!」他嘲諷道,手舉起,劍刃再次揮砍了過來,我趕緊站直身子,轉換防禦魔法類型,以雙手擋住他襲來的劍刃。
「殿下,拜託您聽我說!」他就算受傷,力量依舊很大,看著他,內心忍不住地害怕了起來……然而,我怕的不是他要砍掉我的腦袋,而是他身上的傷,如果再不治療,他真的會死。
瞪著那不斷滲血的傷口,已不知何時由紅轉黑,這表示劍上肯定有毒,那些傢伙明確的要取他性命。
「叛徒的話,我聽夠了!」他怒吼,想置我於死地開始不間斷的朝我揮劍,而我也以防禦的魔法一一阻擋。
可惡!這傢伙竟然完全失去理智了啊!
我忍不住內心咒罵,同時思索著該如何讓他冷靜下來,思緒轉動,想到王駕崩後被昭告於世的遺囑,說指定托馬殿下為繼承人,而帝國的皇帝將是監督者,然而此次的討罰是因大王子與王女不滿此種結果,想要起義反抗為,才會使王都出兵攻打。
但這些都不過是一堆藉口罷了!
想到這裡,發現事情可能的緣由,我趕緊大喊:「托馬殿下是絕對不會被判您的!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大臣──薩夫利托!」
「什麼?」他忽地愣住,揮落的劍在我眼前停止,神情錯愕的瞪著我。
見他終於停止攻擊,我暗暗鬆口氣,看樣子,他是真的不清楚整件事情的始末,若要解決他的憤怒,首要的就是先把事情的過程告訴他……可是,老實說我知道的其實也並不多……
緊盯著他的動作,因為他雖停止攻擊,但只是眼帶著困惑瞪著,那繃緊的肌肉與明顯的怒容,明顯的告訴我千萬不要解除防禦魔法,以免他又突然朝我憤怒揮劍。
保持著防禦的魔力流動,我戰戰兢兢地看著他,暗中不斷推敲著他可能的下一步動作。
「再說一次,妳說薩夫利托是始作俑者?」他沉聲質問,鼻翼怒張,牙冠緊咬,雙眸冰冷的狠瞪著,一副想將我撕碎一般。
盯著他,我不安的飄了眼旁邊被我冰凍的騎士們,那逐漸融化的冰柱,已開始倒數著我們能離開的時間。
視線再度緩緩落到葛爾路克身上,他墨黑色的眼瞳緊鎖著我,好似怕我逃跑,但我卻發現,他此時已開始呼吸急促,那不是憤怒導致,而是明顯的因為失血才開始出現的生理代償現象。
腦海迅速想過眼前的情況,他的狀態以及冰溶解的速度,如果再不快點離開,等到冰柱消失,甚或是後面有其他追兵,到時候我們就真的想跑都跑不掉了。
深怕他真的就在我眼前倒下,我鼓足勇氣,困難的吞了口沫潤了發乾的喉,顫著聲,緩緩開口:「對,他是始作俑者,但是拜託您,在聽我說明之前,麻煩讓我先處理您的傷口好嗎?」
您已經失血了不少血啊……
「妳……到底是哪一邊的人?」他沒有正面回應,反而再度質問起了我。
「不論您怎麼猜想,但請相信我,不管發生什麼事,我永遠是與殿下您同一陣線的。」為求他的狀況穩定,我直言對他說,同時小心翼翼的移動細小步伐,逐步朝他靠近,視線不停的來回在他的傷口與他死盯著我的黑瞳上飄移。
拜託,別再盯了,請允許我治療您,不然我真的就只能直接來硬的了……
我在內心吶喊,擔憂他的傷勢,卻更擔心他就這麼突然休克,倒地不起,若發展成那樣,我和他就真的插翅也難飛了。
他始終沉默沒有回應我,只是抿著那幾乎沒什麼血色的唇,緊盯著我,好似想用視線將我看穿,看我說得到底是真是假。
就在我思考要不要直接凍結他來硬的時,忽然間,他抽了身,轉過面向大門,只見大門口傳來大量的腳步聲,數十名的騎士,瞬間湧入了大殿堂。
見到增援出現,霎時我感覺到自己的心咚的一下,沉到谷底,寒冷與不安頓時從我的體內傳至四肢,害怕失敗的可能性開始盤據在腦海。
乾瞪著眼前的騎士們,暗自在心底咒罵,要死,真的有援軍,而且還不知是敵是友,因為我對什麼徽章之類的東西,或是他們所用的分類方法根本不熟啊……
悄悄瞥了眼身旁的葛爾路克,想知道他的想法,但他的冰冷神情依舊,完全看不出什麼情緒,只見他的手是緊緊握著那已染了血的劍,從這細小的動作來看,恐怕……來者真的是敵人的士兵,而不是我方軍……
「真沒想到竟然有人介入,而且還疑似是魔法師。」人群中的一名騎士,冷眼掃過眼前被我冰凍的騎士之後,神態自然的跨步朝我們走來,而後方的騎士們也跟隨著走進了大殿堂。
「那穿斗篷看不見臉的傢伙,是個女魔法師!」被我冰凍的一名騎士,憤恨地大聲咆哮。
我狠瞪了那大喊的傢伙一眼,可惡,要不是怕他們死掉而不把頭凍住,不然他們根本沒機會喊話。
視線移回眼前的敵軍,瞪著眼前的數量,真是要死了,這些人數,要是一次同時上,我真的沒辦法阻擋,因為剛才已經把所有玻璃魔珠全用掉了。
悄悄的,我不著痕跡地朝一旁的葛爾路克靠近,以兩人聽得到的音量說。
「殿下……您還有體力可以跑嗎……?」我問得很輕,生怕等一下要做的事被聽見,最後導致逃跑失敗。
問了之後,我稍微抬頭看向他,想確定他是否聽到我說的話,只見他收回了與那群人的對視,轉而直視著我,並不著痕跡的輕點頭。
得到回應,我忍不住放寬了心,雙眼再度落到眼前的騎士們,見他們一臉認定我們已是甕中鱉的神情,那明顯是輕敵的表現啊……
我無奈一嘆,藏在斗篷下的手,緩慢地伸入背包側邊的袋子,小心翼翼的拿出早已準備的試管,那是內裝透明液體且有一些黑色沉澱物的魔藥瓶。
我伸起另一隻手,拉下斗篷的帽子蓋住視線,隨即大喊。
「殿下,閉上眼!摀住口鼻!」同時,我將手中的試管朝前方的騎士們丟出,發動小型的爆破魔法,啪的一聲,試管破裂,瞬間,強光乍現,充斥整個房間,一陣濃煙伴隨著刺鼻的味道於四周散了開來。
「該死!是光照!」騎士們因閃光而暫時失明,我趕緊握住葛爾路克的手,怕在這陣混亂中會分散,拉著斗篷冒的手,緊緊的沒有鬆開,內心開始推算著魔閃光消失的時間,同時專心凝聚起魔力。
「可惡!他們要跑了!咳咳!」
「哈啾!這是啥!胡椒?」
聽著煙霧中的聲音此起彼落,簡略的判斷了方位,鬆開拉住斗篷的手,恢復視線,清楚自己準確的抓到閃光消失的時間,掃視著只剩煙霧掩蓋的一切,清楚那混在其中的胡椒粉也在這之中發揮了最大作用,大約理出了出路的位置,我施展風咒術,替自己掃出一條通道。
釋出凝聚在手的魔力,一陣狂風在我的前方衝過,劃開煙霧,開啟了直往長廊的通道,伸出的手往旁揮動,強大的風壓把擋在前方去路的殘餘騎士們全往旁帶過,拉著葛爾路克的手收緊,邁步奔出,衝過他們,奮力地跑出了大殿堂。
我們一路沒有停止的不斷奔跑,希望藉由這拖延的時間拉開追兵的距離,然而擔心已受重傷的他,身體會不堪負荷,我趕緊找了個安全的地方停下來,張望過四周,確認無人之後,轉看向他,同時一邊伸手從背包拿出精力藥,一邊說。
「殿下,不好意思,麻煩您先將這瓶藥水喝下,然後我現在要替您進行簡單的傷口處置。」
我打開軟木塞,不等他回應,直接將試管塞入他那粗大的手中,同步的,另一手直接不顧他意願的拉開了他的衣服,檢視起他的傷勢。
「該死……」見到呈現在眼前的傷口,我無法控制的咒罵出聲,因為那被劍貫穿的傷口早已成黑紫色,抬頭看向他,只見他的唇也早已無了血色。
「該死的!你趕快把藥水喝了!」發現他只是拿著藥水,沒有動作的盯著我看,我忍不住怒罵出聲,但仍伸手開始對他那傷口進行簡單的治療。
「我不清楚這是什麼毒,必須經過檢驗才會知道,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替您緩解毒的擴散,只要能拖延時間,就一定有辦法救您。」我一邊說,同時再次抬頭看向他,想確認他是否有乖乖喝藥水,然而,看見的卻是他依舊沒有動作的樣子,只是以墨黑色的瞳,似是在思考的盯著我看。
要死!這傢伙是腦袋哪裡有問題?藥水是不會喝嗎!
見他仍是沉默注視,無法克制的,我提高了音量,但仍不忘用敬語:「喝藥水很難嗎?難道還要我親自餵您喝?」
似乎在我一次次的怒罵下,他終於有了反應,那深沉的眼眸凝視了我一秒,下一瞬,拿著精力藥水的手動了起來,仰頭,把那藥水一次飲盡。
在確認他喝下後,我繼續專注於治療上,直到一定時間後,我才緩緩停止運用魔力,收回手,瞪著腹部的穿刺傷口開始苦思,血雖只住了,但中毒仍在,而且為了要清除毒素,傷口不能完全密合,否則後面的處理將會很困難。
可是以他現在的情況,我很怕在經過地道時,傷口會因為閃躲剩下的魔物而又再次裂開,到時我可沒空去替他止血。
煩躁的從斗篷帽子外抓住頭髮,迅速的想過所有可能性,但不論如何,這些超出我美好想像的事,早在我決定進來就他的那一刻就已經定了。
略退了一步,我視線掃過他的全身,確認除了腹部傷口比較深,急需緊急處理外,其他都算小傷。
安心的呼出一口氣,雙眼緩慢的在他身上游移,看著高出我超過一個頭的他,此刻我也才遲鈍的意識到,從他身上的傷勢來推斷,他的武藝其實比我想像的還要好,當時在面對那麼多人的情況下,竟然還可以把對自己的傷害壓到最低。
只是最後被傷到腹部的那一下,大概是因為寡不敵眾,加上體力已經耗盡的關係……
想到他被刺穿的畫面,心一陣酸澀,忍不住皺起了臉,想辦法拋開那腦然的感受,那種看他受傷的感覺,我一點都不想再見到第二次。
然而,想到他此刻就在眼前的狀態,思緒一頓,我馬上停止思考,緩緩地,抬頭看向他,只見他竟然又是以沉默的方式盯著我看,只不過這次的眼神多了一絲情緒,探究。
心慌突地滑過心頭,慘,他在疑惑我是誰……
不安緩緩浮現,為了打破這沉默的尷尬氣氛,腦海靈光閃過精力藥的事,伸手,趕緊把最後一瓶拿出來交給他。
「殿下,這是最後一瓶精力藥。一瓶的時效大概是一個小時,等一下應該又會有體力的消耗,所以如果真的體力低下的時候,請記得補充一下,以便後面我們能順利逃出去。」我解釋,並伸手遞出。
他沉默接過,墨黑色的眼瞳仍是直視著我,彷彿要將我看透。
唔……壓力好大……一直這樣被盯著看,好有壓迫感……
我不安的低下頭,為躲過他很明顯地緊盯視線,轉身背對他,掩去心底的慌,平靜道:「傷口已經緊急處理過了,現在我們必須想辦法安全的逃出去,由於您的傷勢很重,且會經過地道,所以請您跟緊我,我會盡其所能的避免您受到魔物傷害。」
我跨出步伐,卻突然感覺到斗篷的帽子被拉住,伸手,我慌忙地壓住差點被扯掉的帽子,驚聲喊:「殿下!」
「妳是誰?為什麼要救我?」他低沉的嗓音帶著疑惑問道。
「痾……」我一愣,緊抓著帽子的手不放,慌忙開口:「殿下,拜託您,如果想知道,我會邊走邊把一切告訴您,想知道我的樣貌,請等到安全無人的地方,我一定會脫掉這身遮掩的。」
「為什麼?現在不行嗎?」他問,語氣有著強硬。
「不行!拜託──!」我緊抓著帽子,哀聲乞求,抵死不肯鬆手,因為我可不想在這裡就被看到樣子,要是真的被記住長相,以後我就真的沒好日子過了。
「有什麼理由嗎?」似乎熬不過我的堅持,感覺到他終於鬆了手,但雖如此,他仍繼續追問著原因,只是語調軟了些。
「我們先想辦法逃出去,路上我會慢慢向您解釋清楚的。」拉好帽子,我說道,同時跨步開始朝地道的方向走去。
他似是默認了我的話,便不再追問,我聽見他跟上的腳步,而我也因此鬆了口氣,但一路上,他雖沉默不語,可那緊迫盯人的視線,卻明顯的直射在我身上。
嗚……好難熬啊……
為避免被暗縫插針,也為轉移被盯住的壓迫感,我全成專心地警戒四周,生怕如有什麼意外,但卻也因為我的全神貫注,原本想對他說的事情,也一直沒開口,只因我整路都戰戰兢兢的注視周遭。
腦海時不時的想著他的傷勢,那狀態真的非常糟,內心也不斷盤算著他若走過地道時,如果因為過度活動而使傷口裂開的話,那我該怎麼辦?
因為眼下的狀況,只要一個不慎,就有可能使我們兩人都困在這裡,到那時,我沒那本事讓我們瞬間離開這座巨大城堡……
在我們終於走到通往地下通道的轉角處,他沉穩的嗓音突然傳了過來,沒有任何情緒起伏,但這句話卻很直接地命中核心。
「就算妳什麼都不想說,好歹也讓我知道妳的名字。」
我那句平凡的話語,卻同冷箭一樣的刺穿了我的心,只因他的一舉一動就是個王者,無形中就已對我造成了壓力,無法控制的,不安再次於我心底竄出,我緊張的回身望向他,想到剛才答應他要說些什麼的,但因為太緊張,我完全忘了要主動說話的事,心有些愧疚,但更多的是忐忑。
凝視著他始終板著一張臉,雖大概了解他的心性,可是只要想起剛才被他拿劍揮砍的過程,到現在我仍是心有餘悸……
暗暗做了個深呼吸,撫平心中的慌亂,仔細想想,確實,從頭到尾我都沒告訴他我的名字,卻還一再要他相信我,雖然我真的沒有傷害過他,只是要相信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這真的是很困難的事。
不安的看了他一眼,真虧他還能如此冷靜地跟著我走,一句話都不吭。
困難的嚥了一口,既然後面都要讓他知道自己是誰了,那麼先報上名字也是應該的吧……
可是,這裡感覺危機四伏,處處都不安全……
我緊張地四處張望了下,緩步來到他眼前,刻意以兩人聽得到的音量道:「蕾伊娜芙,我的名字。」
我簡短地說完,抬眼瞅著他,等他反應,只見他卻挑了眉,似乎對於我的行為感到怪異,忽地,他突然開口。
「妳的眼睛是紫色的。」
這突如其來的發言使我愣住,傻眼望著他,這……他到底在說什麼……
「妳不是我們王國的子民。」他肯定的語句,毫無任何語調起伏。
我錯愕,那墨黑色的眼,明顯的神色轉變,一陣麻從背脊竄上,清楚那句話看似肯定,其實是對我起了質疑,因為他身上明顯散發出那令人難以忽視的怒氣,一陣惡寒清楚地從四肢傳入,我咬緊牙,不敢多話,只因我清楚,他雖表情依舊,但那潛藏的情緒,明顯得準備要殺了我。
那感覺令我心生恐懼,然而,他的情緒我多少是能理解的,因為王國的動盪,眼前的叛變與紊亂,整體來說我們都還在危險之中,他有一定的警覺與不信任是很正常的事。
只是這不被信任的感覺,讓我這冒著生命危險來救他的自己顯得特別難堪,難過的情緒湧現,使眼眶一濕,下意識,我逃避的別過臉,怕會因此哭出來,轉過身,我筆直朝地道的樓梯走去。
「殿下,我很抱歉自己的行為表現,沒有說明,只是一味的要你相信我,在這情況下被當作敵人看待也情有可原。但請您相信我,在您的危機解除以前,我都不會捨棄您,或讓您再次受到傷害,我以我的性命保證。」我深深吸氣,努力調整思緒,想將內心的複雜思緒排除,然而喜歡他的心,卻因他的表現而刺痛著。
事與願違啊……
為能讓他順利脫困,我強迫自己,忍著心底的酸楚,轉過身面對他,繼續說道。
「我清楚不管怎麼說都令人難以信服,但在離開這裡前,不論您有何疑慮,都請您先暫且放在心底,只要您一安全了,到那時,您若還是不信任我的話……」我跨步,走近他,伸出顫抖的雙手,扶住他握著劍的臂膀,將染了血的劍刃放到自己的頸部,顫聲道:「您……隨時可以取下我的首級……」



復活邪神小教室
本小說資訊都是來自於別人翻譯的劇情,有興趣可以去看看唷!來源如下:
發展到現在,這次就來說說坎伯蘭王國的三名子女吧!!
就先說本作品的男主角,也就是坎伯蘭的大王子-葛爾路克。
於坎伯蘭王國,他是負責管理南方的內拉克城(ネラック),專門抵禦斯泰布(ステップ)棲息地的魔物。
在設定的介紹上並沒有很多資訊,只知道這三名子女的設定,是在影射日本常用的智仁勇」三德(此段句子引用翻譯來源)。
而身為坎伯蘭的大王子的葛爾路克,則是勇的代表,是說,抵禦七英雄(主線劇情中的故事人物,共有七位)派出的魔物,也真要一定的軍是頭腦才行啊~~
否則肯定早就被滅惹~~~
由於有他的鎮守,南方的魔物才因此沒有侵擾這個王國,使得土地安穩祥和,真是可喜可賀~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