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四十一話(二)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7-14 12:00:08 | 巴幣 4 | 人氣 93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四十一話(二)
不見人

梓承雙手一攤,耀眼的藍光便從他的雙手綻放開來。雪露一看便知道這小子又要使用【建造】技能,但此刻梓承人在岸邊而灰衣人還在對岸,難道這無用技還可以遙距操作?

「區區無用技還想逞威風,趕快逃啦!」

一名競技學園學生想要一手拉着梓承逃跑,但卻被雪露阻止了。

「你先別慌,菲恩圖斯這傢伙不是輕易放棄的人。」

兩人只見梓承雙手平方地上,雙眼盯着石橋,靜候灰衣人登上橋面。

此時石橋對岸的灰衣人見民眾捨棄橋頭堡,自覺小勝一仗之下更是氣勢如虹。較為勇武的灰衣人蜂擁衝上橋面,亂棒將橋上障礙物打個稀巴爛,並大聲吆呼着「教訓蛆蟲」和「守衛赫澤爾頓」等說話。

面對士氣高昂的灰衣人,站在岸邊的民眾無不心驚膽跳。雖然已經有不少人往附近的街道爭相躲避,但河堤這時候依舊積壓着大批民眾,恐怕一時三刻還無法完全撤離。

「菲恩,現在不是玩遊戲的時候,趕快在石橋上弄個牆壁把那些傢伙堵住啦!」雪露焦急的道。

「沒用的。河道夠寬的話,使用【建造】這招倒是不錯。可是如果灰衣人跳河游到岸邊,我們還是無路可逃。」

雪露一愣,沒想到梓承在這麼危急的情況下還能冷靜地觀察形勢。只見梓承神態自若的輕鬆一笑,手中催動的竟然不是【中級建造】而是【中級解拆】!

「拆掉石橋這招不錯哦!」坎迪絲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梓承身後,輕輕拍一下他的肩膀笑道。

只見【中級解拆】的光芒猶如蔓藤般伸展到石橋之上,並迅即將橋面的磚塊分拆掉。橋上的灰衣人不虞橫生變化,來不及煞住腳步的一腳踏空,整個人噗通一聲跌進河裡。

「喂喂喂,灰衣人還是掉進河裡啦!」雪露急道,卻換來梓承報以一個充滿自信的微笑。

只見他大喝一聲,就在灰衣人準備登陸之際,一道巨牆在河堤上拔地而起。慘成落湯雞的灰衣人頓時去路受阻,只能泡在水裡望牆輕嘆。

「嗤,這就是你說的遊戲嗎?」坎迪絲忍俊不禁的問道。

「我家鄉有個遊戲叫『模擬市民』,玩家最喜歡把攀上岸邊的梯子拿掉,讓掉在水裡的傢伙力歇溺斃。」梓承聳一聳肩笑著續道:「不過這裡離對岸很近,只要他們乖乖回去對岸,應該不會溺斃的。」

梓承嘴巴上雖然說得調皮胡鬧,但雪露聽在耳中卻是膽戰心驚。她心忖之前在競技場跟這小子對戰的時候,就是被這些古靈精怪的戰鬥方式弄得焦頭爛額。沒想到這次在競技場外,梓承竟能瞬間看破在石橋建牆的缺憾,然後就地取材以【建造】和【解拆】創作出如此巧妙的戰法。即便她擁有稀有技能【神速】和【瞬詠】恐怕亦做不到將技能運用得如此得心應手。

果然,鬥級並不能代表一切嗎?

就在雪露沉思之際,那邊廂坎迪絲卻因為看到形勢大好,就連剛才被追趕的緊張感都丟到九霄雲外,乾脆蹲在梓承身邊,興致勃勃的問道:「喂喂,菲恩。這個遊戲我們也能玩嗎?」

「作為遊戲設計師,弄出來的遊戲當然是給大家一起玩啦!」梓承咧嘴笑道。

儘管梓承曾經在加納瑪爾山上,以「塔防遊戲」擊退魔獸,但那只不過是他一個人的「自娛」而已。相比之下,這次的「拆橋遊戲」,卻是來到異世界之後,首次真正公開的遊戲作品。難得坎迪絲這位玩家想要試玩,梓承自然是來者不拒,詳盡地替對方解釋玩法。

「遊戲玩法很簡單,我們要利用石橋的磚塊在河堤上建造牆壁,擋住灰衣人前進。你們看準掉到水裡的灰衣人游到哪裡,我就在他們面前建造石牆。能成功擋住灰衣人就是我們勝利囉!」

梓承語調輕鬆,跟眼前局勢相映成趣。之前被灰衣人追打的民眾和學生滿腹怨氣,這時聽到遊戲解說紛紛加入,眾人落足眼力盯緊河堤。在幾十雙眼睛的協助下,梓承完美地在河堤各處豎立磚牆,讓部份力歇的灰衣人退回對岸。眼見灰衣人狼狽不堪的模樣,在場所有人不禁大笑起來,場面一片歡樂。

原本被困在橋上的灰衣人猶如瓮中之鱉,豈料有人突然發起號召,所有橋上的灰衣人紛紛跟隨一起跳到河裡去。

「大夥別怕!我們一起游到對岸,那個使用無用技的傢伙沒辦法同時豎立大量牆壁堵死我們去路,只要登上河堤,他們就死定了!」

「哦?看來還是有懂得動腦筋的傢伙嘛。」梓承笑道。

既然橋上已經沒人,梓承更是無所顧慮,【中級建造】和【中級解拆】用得爐火純青,一道道磚牆猶如壁壘般連接起來,把整個河堤一帶徹底堵住。另一邊廂灰衣人卻因為河裡水流阻礙,不便於行,眼白白看着牆壁完成卻苦無對策。最終帶頭的灰衣人見策略失敗,只好灰頭土臉的退回對岸。

民眾看到灰衣人已退,在岸邊爆發出轟動的歡呼聲。

莉絲這時從人潮中步出。笑靨如花的她擺動着腦袋後面的馬尾頭髮,走到梓承身邊自豪的道:「以後應該沒人敢說你這招【建造】和【解拆】是無用技了吧?」

「還無用技?這根本就是犯規的神技了,好不好!」坎迪絲大笑道。自從男友米克爾在競技場受傷以來,她首次笑得這麼痛快。

「還不能掉以輕心。」雪露說著走到三人之間並指着對岸,原本退到對岸的灰衣人,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全數消失不見了。

「大概是因為沒法過河所以撤退了吧。」梓承笑道。

正當三名女生正想叫梓承閉上烏鴉嘴之際,原本已經離開了河堤的民眾竟然突然再次折返,部份人身上還沾滿鮮血,一臉恐慌的往梓承等人奔跑過來。

雪露橫了梓承一眼,果然開心得太早了。

「包抄呀!灰衣人從其他街道包抄過來啦!」一名青年以單手掩蓋着額角上正在淌血的傷口,一邊狂奔一邊呼喊道。

眾人好不容易才脫離剛才的險境,萬料不到竟然又再遭逢突變。而這次,徬徨無助的民眾都紛紛將目光投向了梓承。

而這時,梓承想起了維克托的說話。

「我們這些想不起那個世界的穿越者需要你從那邊帶來的知識和經驗!」

他嘆了一口氣道:「結果還是變成維克托預計的情況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