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異世界冒險者傳 165.2幕間 某天的下午

破破內褲老師 | 2021-07-13 21:40:38 | 巴幣 156 | 人氣 195



       冬季充滿了寒冷,海邊之城海洛德遍佈著白雪與殘骸。

       人們互相依偎、互相取暖,目睹到【神】的經過以後,深刻理解到了生命的價值與珍貴,比以往更能感受到陽光些微的穿過雲層,在地上沐浴享受這一切的幸福時刻。

        不過,也不是每個人都能感受到幸福。

        「嗚哇啊啊--」

        「唉……」

        有著褐色皮膚與黑色捲髮,身高一百七十多公分、在奴隸商人底下工作的黑貓獸人--塔爾莎撐著手中的鏟子,看向路上穿過街道的行葬禮隊。

       因為【神】的經過,也有人失去親人、愛人、友人,注定在一生中失去一小段的幸福,眼前哭喪的小孩也不幸成了孤兒。

        看著在棺材旁大聲痛哭的人們,塔爾莎卻是用一副死魚眼的樣子注視著他們。

        這是她今天第三次看到行葬禮隊,加上這幾天後至少超過二十次,在視覺與精神上她都看到厭煩了。

       「喂,不要偷懶。」

        熟悉的聲音從後方的店面傳來,塔爾莎無奈的輕嘆後,轉過頭看向身後。

        自己的主人、長著一副奸商樣的胖子,同時也是奴隸販賣店的老闆,靠在店裡的門口旁,嘴裡叼著一根牙籤,監督著塔爾莎的進度。

        「老闆不行啦……積雪太深了,弄不完啦。」

        皺起眉頭,垂下眼角的塔爾莎,以極其慵懶的聲音抱怨著。

       「說什麼呢?妳不是才剛挖十分鐘而已嗎?」

       「十分鐘就夠久了……我的工作明明是看店的護衛,挖掘交給拉妮就好啦……」

        拉妮是塔爾莎的犬人族同事,負責工作是招待與保持店門附近基本的乾淨。

       「如果可以早就來了,那傢伙八成是又給我睡到自然醒。」

       「誒……不公平,那傢伙怎麼有辦法可以睡到下午啊……」

       面對塔爾莎的抱怨,老闆的太陽穴上冒出了一根青筋。

       「說到底,聽說住在同一間房的妳們出門時不叫醒她,還搞惡作劇?」

       「惡作劇?不知道耶?我跟梅蘭就以為她晚點就會醒了,誰知道那傢伙這麼能睡啊……而且偏偏還是由我幫她代班。」

       「吼喔?"單純以為晚點就會醒了啊"?琳跟我說她要叫醒拉妮時,妳們可是一邊帶著笑容阻止,一邊在拉妮臉上畫圈圈呢?」

       「嗚?!那、那是琳在說謊……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我說啊……妳們倆的話,覺得我會相信誰?妳的信用額度早就沒了,完全沒有可信度喔?」

       「什……老闆太過份了!枉費我跟隨你這麼多年,居然不相信我!」

       「說啥?正是因為如此,才更明白你們貓人二人組的德性啊?」

       兩人之間的對話就像一如往常的那樣,已經成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

       黑貓獸人塔爾莎。

       棕貓獸人梅蘭。

       獵犬獸人拉妮。

       灰鼠獸人碧翡雅。

       綿羊獸人琳。

       她們所跟隨的老闆,以海洛德公國為根據地,在世界各處旅行,順手抓幾個可憐的傢伙變成奴隸來販售,是專門從事黑心事業的惡德老闆。

        這是在這世界上屬於他們的一段故事。--而今天,將會有一位不請自來的訪客參與這本故事。

        塔爾莎的黑貓耳朵抖動了幾下,她察覺到附近有人朝著這裡走了過來。

        一般是不會在意的,但現在這個感覺,她對此有所印象。

        回頭望向街道的一邊,曾經見過的黑髮少年,正朝著這裡走了過來。

        那是,幾個月前曾來訪過這裡的黑髮少年,之所以記得,是因為少年的姿勢看似與普通人無異,但又有一種說不出的穩定感。塔爾莎的直覺告訴自己,隨意出手就會立刻遭到反擊,少年就是有這樣的實力。

       然後,少年也是這一次競技場的冠軍,與公國的英雄《劍姬》夏薇丹妮 · 絲綠蒂抗衡的男人。

       塔爾莎曾見過劍姬兩次,第一次是在劍姬還是14歲的時候,那時的劍姬就有著讓旁人難以接近的壓迫感,以及讓任何人都深刻明白的強大實力。

       第二次是去年的時候,以副團長的身份討伐某強大魔物,凱旋歸來並經過大道的劍姬,塔爾莎在一旁的人群中望去,馬上就了解到彼此之間望塵莫及的實力差距。

       所以塔爾莎明白,眼前的少年能與那個劍姬抗衡,是一件多麼恐怖的事情。

       再加上,塔爾莎從琳那裡聽說過,白色小女孩拿去拍賣會上販賣後,換來的是一萬枚左右的金幣。而現在那個小女孩,就在少年的手上。

       明明聽說當初得標的是公國的王子,但是商品卻給了眼前的少年,不知背後真相的塔爾莎,她想著就會覺得這名少年令人發毛。

       不過,不知為何少年的左手不見了,這毫無疑問對少年的戰鬥會產生影響。而且少年所散發的強者氣場也變弱了,而且是明顯差異的那種。

       在短短時間變化如此之大的少年,塔爾莎不禁略微感到了困惑。但長年以來的傭兵直覺仍告訴她,少年是危險的這件事情。

       「哎呀?這不是沃坦先生……啊不對,您現在是貴族了,應該稱呼您為沃坦士爵大人嗎?」

       「這種稱呼就免了,就叫貝爾即可。」

       「既然如此,就貝爾先生吧?這裡我要先感謝您……」

        看著老闆搓揉著雙手,卑微的恭敬彎腰面對少年,塔爾莎不禁無語了,那幅模樣真像是一名貪婪的惡德商人啊。

       接著在彼此幾句寒暄後,老闆引領了少年走進店裡,同時對仍待在外面的塔爾莎使個眼色,示意她跟過來。

       「唉……」

       塔爾莎嘆口氣,扛著鏟子一同進到了店裡。


       ……


       重新整理儀容後,塔爾莎穿著方便行動的西裝背心,跟隨在少年的身後。

       少年提出了想親眼看看店裡販售的奴隸後,在老闆的帶領下進到了專門照顧奴隸的地方。

       奴隸主要被劃分為兩大類--

       訂下契約、類似賣掉身體來換取費用的契約奴隸。

       以及犯下罪行,經過審判後確定被烙上罪犯身份並進行服刑的犯罪奴隸。

       大多數的犯罪奴隸都被國家統一集中,運往某些挖掘場進行重度勞力的活動,只有類似犯下偷竊麵包這種較輕微的罪行時,交給有機構與商會認證的奴隸商人處理。

       少年左右環視被關在鐵籠房間中的奴隸們,因為兩者有做出區隔,所以很好辨認。

       契約奴隸就像人偶商品,為了品質的保證,在健康與培養上自然不會馬虎,這類奴隸運氣好的多半都會成為某貴族的性欲玩具,或著在宅邸下進行傭人的工作。或著幫助某些店家進行工作,直至他們契約準備迎來結束的那一刻。

       雖說如此,但之中也有因欠債而被迫成為的人,這種在奴隸契約上所施加的效力會更加強大。

       至於犯罪奴隸,則只是穿著簡樸的白色衣服,褲子也是類似卡其短褲的簡單造型。雖說整體不至於到骯髒,但與作為商品的契約奴隸而言,犯罪奴隸不論是價格還是用途上都非常有限。會購買犯罪奴隸的,也往往都只是為了一時的人力使用,然後再賤價賣給其他奴隸商人。

       不斷碾轉各處,直至他們服刑結束的那一刻為止。

       「很乾淨呢。」

       少年環視各個奴隸後,說出了他的心得感想。而對此評價感到滿意的老闆,自然是驕傲的點了點頭。

       「貝爾先生如此認為最好,這裡的奴隸代表著商品,也代表其本店的經濟來源,亦是我與底下員工的命。」

        雖說是奴隸,但將人比喻成商品,簡直是惡德商人的典範,塔爾莎在後面不禁對老闆感到畏懼。

       而且對待底下的員工也是充滿著惡意,不僅薪水低廉,固定提供的員工三餐還都包含了可怕的蔬菜,員工宿舍的房間也不是一人一間,這樣還要強迫每天早起工作,而且最可怕的是每個禮拜只有兩天休假。可怕、可怕,真是太可怕了!

        聽完老闆所言的少年點點頭後,並繼續提到他的感想。

       「鐵鍊束縛的位置,犯罪奴隸是在脖子上,契約奴隸則是一隻腳踝上,活動範圍則是整個牢籠房間。採光明亮、空氣通風,沒有一絲惡臭味。雖然衣服單薄,但每處都有配置溫暖舒適的乾淨毛毯。」

        少年直視某一處牢籠裡,一個長著兔耳的10歲小女孩。

       「床鋪、椅子、桌子,甚至也有隔絕一定隱私的單間廁所,裡面我猜是用沖水式的吧?,正在吃的五穀黑麵包也是今天或昨天做的,配上簡單的蔬菜湯與肉乾,以及乾淨的飲用水。再從頭髮與皮膚來看,除了有在用生活魔法清理外,也有定期洗澡對吧?」

        少年將視線轉向老闆,帶著佩服的語氣讚賞著。

       「我在其它地方也看過奴隸商人,但不管哪裡都完全比不上這裡呢。」

       「哈哈!那當然!教育、品質,與素養都是奴隸作為商品的價值所在,超一流的奴隸商人怎麼可能會跟那種三流商人一樣呢?貝爾先生您很有眼光吶!哈哈哈--!」

       面對接連的讚賞,老闆相當開心的哈哈大笑著。

        「其實我今天不是要來買奴隸的。」

        突然,少年說出了這般話。

       塔爾莎與老闆對少年的話並沒感到訝異。事實上,來一次就會買下奴隸的人是佔少數的,奴隸也是有人權,在海洛德公國這裡也有法律保障。買下之後照顧所需的延伸費用及其它雜項都是需要考慮的點。

       不過少年的話並不是如此,他看見老闆無動於衷的樣子後,用那微笑的表情說道。

       「我今天是有事情要找老闆。」

       「找我?」

       老闆轉動一下腦筋後,便伸出手先行提醒。

       「先說,這裡不接受退貨。尤其是經過拍賣會這種第三方介入的絕對沒法退貨的。」

       「放心,不是那件事。」

       「嗯?」(塔爾莎)

       少年轉過頭看向自己,再回過頭看向老闆。

       「這裡不方便說,我們回去招待室內吧?」


        ……


        回到招待室中,不知何時遲到的拉妮出現了,用微笑的表情一本正經的站在招待室中,桌上也早已放好了茶水。

       「噗?!」

       只是,用筆畫在圍繞拉妮雙眼的兩個圈圈並沒有被擦掉,塔爾莎見狀後不禁噗嗤一聲,而老闆看見後也不禁鐵青了臉。

       「拉妮,妳的臉……」

       「嗯?」

        看見塔爾莎與老闆的樣子,察覺到不對勁的拉妮,睜大了眼睛看向手上可以充當鏡子的鐵盤。

       「塔爾莎!」

       「哈哈哈哈--!」

       拉妮紅起了臉頰,羞愧的摀住臉急忙跑出招待室。而塔爾莎也是按住肚子,哈哈大笑了起來,直到坐在沙發上的老闆,用死魚眼看向自己才強忍笑意,變回原本看似冷酷的樣子。

       「抱歉,讓您看到這種鬧劇……」

       「不會不會,有活力也是件好事呢。」

       少年提起桌上的紅茶,略微喝下幾口後,滿意的點了點頭。

       「不過,我也是相當佩服,你居然能夠這麼無違和的混入進去呢!」

       「呃……什麼?」

        突然說出不明所以的話的少年,塔爾莎與老闆都困惑了起來。

       「呵呵。」

       即使少年因笑容而瞇起眼,但塔爾莎知道,少年的眼神正一直盯著老闆。

       「因為你的演技太好了,我甚至第一時間都沒發現到。不過放心吧,我不會干擾你在這世界做的事情,倒不如說我很感謝你呢。」

        少年繼續說出令人困惑的話。

       「不好意思,貝爾先生我不太懂您的意思……」

        當然的,老闆一副無法理解的樣子,塔爾莎自然也是如此。

        「是嗎……那麼,就讓我說一段故事,可以嗎?」

        老闆猶豫了一下,便點點頭同意了。少年便緩緩道出……

       「在別處的某個世界,一位公主誕生了,她的命運註定成為該種族的女王,其握有的力量甚至能夠輕易得君臨於整個世界。
        --然後,在她還朦朧無知的時候,某位隱士發現並養育著她,在傳授人性的情感後就安詳去世了。
       親生的兄長成為守護妹妹一生的【騎士】,這讓她理解了親情。
       到訪的【王子】愛上了公主,這讓她理解了愛情。
       然後……偶遇的【商人】暢談甚歡,決定傳授她辨別力量與面對試煉的智慧,這讓她理解了友情。
       雖然這段故事的結局並不是很好……但總會有人希望故事有第二部不是嗎?
      --【商人】,你覺得呢?」

       「……」

       塔爾莎無法明白少年的故事有什麼含義。她望向老闆,只見他也是如此……

       「呵呵,魔神拜恩跟我說了他的故事了呦。」

       一聽,塔爾莎瞬間後退了一步,沒人不知道魔神的存在以及所帶來的威脅。當然也會知道迷宮都市《克諾索斯》曾出現過名為拜恩的魔神。

        而說出這般話的少年,即使是玩笑話,也會讓塔爾莎不禁疑惑少年的腦袋是否正常?於此她也把少年所散發的危險,正式視作了威脅。

        但即使塔爾莎做出如此大的反應,少年卻仍無動於衷,仍舊直視著前方的老闆。


        ……


        那是許久之前的某一天。深夜中,一台大型廂型馬車拖曳著貨車,行駛於荒郊原野之上。

        「老闆,到底為什麼要走這裡呀……?」

        獸娘們各司其職,犬人拉妮負責駕駛馬車。鼠人碧翡雅看管後方貨車裡的奴隸。羊人琳則在馬車內幫助奴隸商人處理公務。而貓人族的塔爾莎與梅蘭則是在車頂上,環視並警戒著周圍。

        原本,這個時間應該早已到達下一個城鎮,但奴隸商人卻突然想要繞個遠路。

        「因為我覺得這裡會有寶。」

       今天的老闆,也是一如往常的令人堪憂。總是會像這樣提起興致,跑去一些奇怪的地方,抓回來一些奇怪的奴隸。

       在這前不久處理掉了可疑的強盜,二話不說就衝過來想殺人什麼,真是極度危險且噁心的強盜集團。

  「老闆,這群人到底是怎麼回事?看起來也不像是要搶劫的樣子阿?」

  「誰知道呢?」

  看著老闆欲言又止的樣子,塔爾莎露出了因看似永無止盡的加班而絕望的神情。

  「嗯?老闆,荒野上好像有個小女孩耶?」

  繼續環視周圍的梅蘭,發現到一處人影。

  「喔?」

  拿起望遠鏡,看向遠處人影的老闆,露出了高興的表情。

  「過去抓起來吧。」

  「疑?!老闆!半夜荒野上走著一個小女孩,不管怎麼想都很詭異!很可怕!」

  「是的!那一定是陷阱!一定是魔物!超可怕的!」

  塔爾莎與梅蘭害怕的訴說著自己等人的見解,對於身為前資深傭兵的兩人而言,在這種時間那是幽靈系魔物的可能性是極高的。

  「不,那不是魔物。」

  「蛤?老闆你是有什麼根據嗎?!」

  「......不,沒有。不過妳也說的有理,就這麼過去可能是挺危險的,所以妳們兩個都去吧。」

  「蛤?!!!!」

  「抗議!」

  「這是命令。」

  身為老闆的奴隸商人,使出了平常相當少用的命令咒紋。

  「卑鄙!」

  「下流!」

  「無恥!」

  兩個貓耳獸人邊宣洩著自己的不滿,邊不斷的朝著遠處的人影邁進......


  ......


  「先行一步搶在《渾沌淵棺》前把羅莎救出來並放在自己身邊,等到有可以把羅莎解放出來的人出現為止。至於《渾沌淵棺》那邊,恐怕巴力察覺到你的身份後,就阻止了他們攻擊你吧?利用《奴隸商人》的身份,可以剛好接觸黑白兩邊的情報,而且微妙地避開《規則》的束縛,很聰明呢。」

  --無法理解。

  塔爾莎對少年的話完全無法理解,但是少年的話卻符合那一天發生的事情。

  不對,如果是那個白髮小女孩講的話,那麼少年會知情也是合理的。但問題是為何他要特意說出來呢?更何況,為何提到了國家之間共同通緝的危險犯罪組織《渾沌淵棺》?然後巴力?不明所以的話就像胡扯般的講出來,但卻又像有某種可信度。

  看向老闆,老闆仍是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不對,在那神情底下,眼神確實動搖了。

  接著,少年說出了最後一段話......

  「再演就不像囉?在故事中突然出現的違和,不論是《不落要塞》,還是告知魔神拜恩真相,又或著是將羅莎從壞人手中拉出來,都充滿了不合理的衝突。--與我一樣擁有《界外神的加護》的你,如果用可以理解的語言來講的話,是《深空星海之主》哈斯塔的分身靈,對吧?」

  瞬間,在寒冬季節下的招待室,原本因有著火爐而得以暖活的身體,變得麻木且無力。隨著爐中的火晃動了一下,整個室內的溫度片刻間直線下降,塔爾莎的意識中也在這時彷彿掠過了一道流星。

  無法用言語形容的錯覺,讓塔爾莎誤以為是少年使出了什麼詭計。但自己的主人、身為奴隸商人的老闆卻舉起手,阻止了塔爾莎準備要做的行為。

  他閉上眼睛,試圖消化並理解少年的話語。

  「什麼時候發現的?」

  「異常感,除了前面所講的那些以外。--在第一次來到這裡時我就感到訝異。作為一名奴隸商人而言,你底下的員工可真是戰力過剩呢?
  有《S》級冒險者實力的原傭兵《黑夜迅星》塔爾莎。以及作為搭檔,同樣有《S》級冒險者實力的原傭兵《棕葉落影》梅蘭。
  以及原《S》級冒險者《灰鼠的牧人》碧翡雅、《白羊女巫》琳。另外一個叫做拉妮的犬人,雖然貌似沒有稱號,但實力恐怕也不比其他人差吧?
  --不然也可以請你身後的護衛,以及躲在附近的小姐們出來回答,是否我講的正確呢?」

  --全部答對。塔爾莎睜大雙眼,眼神中盡是數不盡的訝異,自己等人隱藏起來的過去身份,被眼前的少年全部講對了。而且剛剛後退一步的動作,是為了觸發危機警報時的行為,夥伴們也已經躲藏在室內各處看不見的機關中,正監視著少年的一舉一動,但這些都被少年察覺到了。

  「看來你調查得很徹底了。」

  「是的,雖然隱藏得很仔細,但動用國家級別的搜查能力的話,要找也是找得到的。」

  「......唉。」

  老闆臉色上帶著麻煩與無奈,深深的嘆出了一氣。同時微微的睜開眼睛,顯露出的是連塔爾莎都未曾見過,與少年一致的金色雙眼。

  原本,老闆就長著一張平凡的路人臉,是走在路上絕對不會被關注的那種,再加上其肥胖的身材,任誰都不會想到這人的來歷。

  但是塔爾莎明白,在她們陷入困境,面臨絕望的一刻時,伸出手將其拉出來的正是老闆,所以不論他有多麼惡德;有多麼普通,塔爾莎等人都決定跟隨了老闆。--但是她們從未知曉自己的老闆......身為男爵四男的奧古斯特 · 德雷的真正過去。

  奧古斯特用那雙蘊含某種神秘力量的金色雙眼,直視眼前的少年。

  「可以的話,真希望不要浪費國家資源在尋找這種奇怪的情報上啊......」

  「哈哈,那真是抱歉讓你感到無語,請原諒並理解我的行為吧。」

  「如此為所欲為的侵犯別人隱私,你可真是如歷史上那樣的傲慢呢。」

  「我就把它當作誇獎看待吧,奧古斯特先生。」

  「所以呢?你想要我怎樣?既然你知道了,那不可能不知道我的束縛吧?」

  「是的,作為旁觀者與不重要配角的你,我沒法期望你能夠直接干涉劇本的內容。但是......在多如繁星的劇本中,我希望能夠挑選其中一本讓你幫助我完成必須做到的目標,就像你挑選了其中最能間接影響故事的劇本,並即使受到束縛,也成為了能確實幫助友人的角色。」

  看似平凡的奴隸商人--奧古斯特,一臉平靜的詢問道。

  「你想怎麼做?」

  「請幫助我指引勇者們。」

  模擬將不可見的劇本呈現在手中,少年將桌上的紅茶推向奧古斯特。

  「為什麼?按照立場來講你不必這樣做。」

  「是的,但劇本上不該有我......有坂藤桂二出場的角色。既然如此,我希望能夠用這本應不存在的角色,盡力辦到可以辦到的事情。」

  「是嗎......這就是你的答案啊。」

  「沒錯。」

  奧古斯特拿起少年推過來的紅茶,並倒入口中一飲而盡。

  「行吧,回報你幫助了維妮卡與拜恩,我就接受這個提議吧。」

  「十分感謝。」

  「--唉......」

  看著少年站起並起身告別的身姿,塔爾莎看著老闆嘆出一道意味深長的氣息。

  隨著少年毫無猶豫的離開了門口,隱藏在附近的拉妮也出現並帶領少年的離去。

  「老闆?」

  塔爾莎滿是疑問,尤其是那平凡的棕色雙眼突然變成金色之外,奧古斯特全身的氣場都明顯與平常不一樣。

  然而,隨著奧古斯特的嘆氣,那充滿全身的氣場也漸漸消散,眼中的金色也慢慢變回了原有的棕色。只是奧古斯特看著塔爾莎,一臉嫌麻煩的樣子。

  「看來我們未來有得忙了。」



創作回應

雪芽
委託了一個超級麻煩任務,感覺雙方也沒虧待誰。
2021-07-13 21:56:58
見朕騎姬の時刻
我大哥終於要退場了
2021-07-13 22:24:36
空空
我怎感覺商人比較虧
2021-07-13 22:57:41
雨音
商人應該沒比較虧吧~
畢竟是分靈說不定本尊可能也有欠人情之類的
2021-07-19 15:09:1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