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03叛變(上)

藍飛璃 | 2021-07-13 19:30:01 | 巴幣 30 | 人氣 122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



「可惡!為什麼是今天!為什麼!」我一邊拔腿狂奔,一邊憤恨咒罵。
為了方便活動,我於出門前便將平時出入村莊的裙裝換了褲裝,甚至還穿戴了蒙面和斗篷遮掩住自己,一切都是為了避免讓自己,在闖入這場王權爭奪戰後而無法脫身。
聽卡普托的說詞,他已經在那天,我告訴他叛變事件之後,就已經送信給弗菲爾城的王女蘇菲亞了,然而到了今天,不只沒有任何回音,甚至還傳出國王駕崩的消息,之後不知怎的,魔物竟也同時大舉入侵,短時間內就將內拉克城給攻陷了。
城鎮一遍狼藉,建築被魔物破壞,人民被殺,一切的發生都僅在一瞬間。
雖然不清楚卡普托寫了什麼給王女,但可以想像內容或許是求援什麼的,可是此刻眼前的景象,完全看不出那封信有何作用。
想到預知中的場景,咬牙,我忍不住咒罵:「那該死的薩夫利托!」
他到底是哪根筋不對?為什麼要針對這麼和平的國家下這種毒手?難道是國王虧待他了不成?
腦海中思緒千迴百轉,就是不知道這些住在王宮中的傢伙,腦子到底是裝了什麼,專門想些畸形的事。
突然,一道刷的聲音伴隨著嘶吼,讓我心一顫,停了格,踏出的前腳彎曲,用力一蹬,迅速往後跳了一步,啪嚓,一根粗長的線就這麼穿過剛才停頓的位置,直接刺入一旁的樹木,且硬生打穿了一個洞。
「唉唉,煩死了,我很忙啊!」瞪向一旁有著三條尖尾的四腳獸型魔物,我有些不耐,並開始專心在凝聚魔力上,雙眼仍緊盯著魔物的動作,只見尖刺尾巴在同時收回,另外兩條尖尾隨之朝我猛刺過來。
魔力凝聚穩定,伸出單手,火紅色的光點從我手中飄散,下一瞬,紅光一閃,爆炸聲響起,轟的一聲,魔物朝我攻來的尖尾在我眼前停住,鮮紅的烈火沿著那條尾巴焚燒過來,在我面前,連同主體被燒成灰燼。
瞪著地上殘餘的火焰,想著剛才一路上眾多的魔物不停四竄,而我也一路又殺又躲的,拼命趕往內拉克主城,只是魔物的數量實在多到難以估計,如果不逃跑或挑選魔物進行攻擊,好確保自己能全身而退,否則就算魔力再多,恐怕都會在到達城堡前就魔力枯竭。
瞪著近在咫尺的內拉克城,想來,那個大臣是真的很有能耐,竟能把這麼大量的魔物給引往這裡,為得就是要滅掉專門鎮守斯泰布棲息地的葛爾路克殿下。
只是,要能做到這種程度,城內肯定有內奸,不然魔物怎可能輕易闖進去?而且這種量,一定是有什麼東西吸引了魔物,否則本來就有魔法師在任的騎士團,怎可能沒有做防護措施?
想到這一連串的事情,還有自己此刻的行徑,我忍不住煩躁的抓住遮掩自己的斗篷帽,扯低了它,將自己的視線遮掩住,內心泛起嘀咕。
真的很麻煩啊……
「唉……」無力感頓時充斥的我,鬆開拉著斗篷的帽子手,視野再度恢復,看向前方,於心中堅定道。
既然要阻止,那就認真地阻止到底吧。
看了眼手套中暗藏東西的位置,翻開檢視,確認該物品依舊完好無缺後,忍不住思附。
真希望進去的時候,不會讓我用到太多道具,因為我並不想搞破壞,雖說這些東西已到達軍武程度,有一定殺傷力,但終究只是我的興趣研發物而已。
跨步,我依照記憶中卡普托畫的地圖,沿著城外的邊境,循線找到了通往城內的地底通道。
看了眼不遠處的內拉克城,再看著眼前這已被破壞的地道入口,只要通過這條路徑就能順利進入城裡了,然而眼前這被嚴重破壞的痕跡,明顯展露出魔物早已闖入的事實。
「該死……」瞪著眼前這幾乎是被開穿的大洞,可以想像裡面的魔物大小還有數量。
「卡普托,我真的會被你給弄死……」想到他竟然要我以這種形勢改變預知的結局,忍不住咒罵了他,但我仍咬牙,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憤怒的原因,是因為應對魔物時,種類、屬性以及攻擊的範圍都要算在內,於森林對抗魔物和在地下洞穴跟魔物對戰,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情境。
首先,一個可以跑,並依照不同魔物而使用不同類型的魔法進行反擊,而且範圍很廣,另一個則是範圍狹窄,且還必須為保自己安全,絕對不能過度使用力量,進而把生存空間給炸了。
但,莫可奈何,這是我所選擇的路啊……
緩緩入地道,我沿著這條筆直的路徑,小心翼翼的向前走,才剛到第一個門口,第一個空間,眼前就是十來隻的魔獸在那邊閒晃。
瞪著眼前的魔物數量,忍不住冷哼,無奈的想,如果我能不用道具的順利存活下來,那真的是天降奇蹟了,還好出門前有帶上不少。
瞥了眼地上躺著的人類屍體,從屍體穿著的鎧甲看來,肯定是內拉克騎士團的成員。
看來在被攻破之前,他們也是非常努力的堅持戰鬥著……
冷眼掃過眼前房間中的魔物群,研判著牠們的種類,有飛行系、野獸系、混獸系,甚至還有我最討厭的……昆蟲系……
咬牙,此刻,腦海中唯一的想法就是放聲尖叫。
啊──,我到底是造了什麼孽啊!那個該死的薩夫利托!
我憤恨的想,但仍努力克制那陣陣怒吼的衝動。
為度過眼前難關,伸手探入背包,拿出一罐藍色的水瓶,深吸口氣,緩緩吐出,雙眼緊盯著魔物們的動向,集中魔力,創造出防禦魔法圍繞自己,下一步,跨出步伐,我朝房間內衝了進去。
「嘿!魔物們!這邊!」利用大喊吸引了魔物們的注意,同時往下一處路線的側邊跑,將牠們引離我要前進的路徑,魔物群在聽到我的聲音後,便全數朝我衝了過來。
當我跑到牆邊,一處死角,朝我過來的魔物群是完全阻擋了我逃脫的路線,冷眼掃過,確認魔物的數量正確,飛行魔物的遠程攻擊,噴射毒液,此時直接直射向我,但在接觸到前,一道薄光閃現,那毒液化成煙消散。
一次……
內心數著魔法防禦的次數,必須盡快解決掉眼前的魔物,然後把被攻擊的次數壓在五次內。
於牠們再度攻擊時,我伸手,奮力將剛才拿出的藍色水瓶朝他們腳邊砸去,吭啷,水瓶破裂,頓時散發出強烈的寒冰氣息。
水藍色的煙向旁飄散,所經之處全結成冰霜,碰到魔物的腳邊時,如有意識般的往上爬,附蓋過牠們,瞬間,所有魔物全部凍成冰柱,停在原地不動。
「好險本姑娘的能力不差,不然早被你們給圍死了。」吐出口氣,視線掃過眼前的一切,確認無恙後,我趕緊上前,翻爬過眼前被冰凍的魔物,越過牠們,雙腳落地後,便趕緊跑往下一個區域。
一路直奔主城的路上,魔物的數量是多到我不得不連連出手。
「該死的薩夫利托!等這一切結束,老娘一定要把你碎屍萬段!」怒聲咒罵,早已於內心把薩夫利托砍了千百回,閃過影子魔的攻擊,同時釋出冰凍魔法,硬聲將軟泥怪給凍住,被我躲過的影子魔,卻趁著施咒凍住軟泥的剎那朝我攻過來。
冷眼瞥了牠,我凝聚光之魔力在手,光芒出現,影子魔物瞬間被強光閃退,下一瞬,我蹲下身,把手中的光源擊向地面,嘩一聲,光源如光波般的掃向四處,影子魔物頓時煙消雲散。
「累死了……我的天啊……」看向已近在眼前的道路,不同於地道中的灰白石牆以及裝飾,那裡肯定是主城與地下道的接口了。
轉頭看了眼被我處理的魔物群,忍不住嘆了聲,這一路來,為了不把這個地道給炸毀,全程使用的都是最低限度的魔法和魔道具,而且除了冰凍還是冰凍,首次,我竟然覺得冰系魔法竟是如此好用的魔法……
再次嘆了口氣,邁出步伐朝階梯走去,同時打開背包確認裡面的魔道具還有多少,清點了一下,背包只剩下幾罐補充體力的精力藥,還有一罐冰系瓶,還好其他屬性的魔法瓶只有帶一罐,當初的選擇果然是對的,因為全程都沒用到……
蓋起背包,視線再次瞥了一眼手套,內心期盼著最後不要用到手上的東西,因為一旦用了,這就表示,我的對手不是魔物,而是人類……
通過階梯,越過一條又一條的長廊,從地下粗糙的建設到眼前的金碧輝煌,沿路的景象令我忍不住咋舌。
嘖嘖,不愧是貴族啊,不管哪個地方的有錢人都喜歡奢華。
拼命趕往預知中所見的區域,大殿堂,沿路隨處可見魔物和人類屍體,多到不勝枚舉,其中還有許多是僕從人類的軀體,由此可以看出,這場殺戮是來的又急又快,幾乎無一倖免。
我跑了一段路,終於忍不住停下來喘口氣,伸手,擦過早已汗濕的臉。
「可惡,早知道體力就練好一點了……」想著剛才一路閃躲魔物,中途因為體力負荷不足,喝了兩瓶精力藥,現在體力低下的狀態,勢必又得再補充一劑了。
從背包中取出,打開軟塞,拉開遮掩的面罩,一仰而盡,動作一氣呵成。
「呼……這真的是我喝過最多精力藥的一天……」丟掉手中的玻璃試管,拉好面罩遮住自己,再次踏出步伐,加快腳步,盡速朝城堡的中心──大殿堂跑去。
當跑到大殿堂前,一聲聲的金屬碰撞聲響不斷從內發出,我靠近門邊,貼靠著,小心翼翼地探頭,觀察內部情形,因為我清楚,那些聲響,接下來將面對的恐怕就是人類了。
「該死的混帳!」一聲嘶吼,吭一聲,金屬用力撞擊的巨響貫穿迴響於室。
大廳裡有數十個人,一齊圍繞著一個人,而那一個人被圍繞的,正是我此次前來的目標──葛爾路克。
掃過眼前的所有情況,唯一確定的是他根本無法再戰,因為他早已疲憊的不停喘息,身上也同樣是傷痕累累,傷口有多少,根本無法計算。
「殿下,您就安心地死去吧!」一名騎士冷笑,朝他揮劍,其他成員也同時跟進。
早已受傷的葛爾路克,根本不可能逐一反擊,他吃力的擋掉幾道攻過來的劍鋒,費力閃過幾次的險攻,但仍有劍劃傷了他,甚至……
「嗚!」他悶哼,一把利刃無預警地從後方刺穿他的腹部,但有些偏向腹外側,明顯沒有刺中要害。
但那一幕仍使我倒抽口氣,心同時被狠抽一鞭,咬住牙,我趕緊集中精神,凝聚魔力,快速的聚集了數道冰系魔力,之後再施展了防禦魔法。
正常的魔法師,能夠一次凝聚並施展三道魔法,已經算很有能耐了,而我為什麼可以一次施展這麼多,且又能在不釋出的情況下保留在身邊,那是因為我的手中有魔道具,只要將凝聚好的魔力,存入預藏在手套中的魔法玻璃珠中,就能一次施展多樣咒術。
只是魔法會因為釋出後而使玻璃珠破碎,不能二次使用,因此能夠將他們一網打盡是最好的辦法,不然光在那邊閃躲,根本就無法集中精神使用魔法,甚至還不知會被那些擁有高強武藝的騎士砍死幾次。
「哈!」
眼看出手的騎士愉悅大笑了聲,下一秒,用力抽回了刺穿葛爾路克的劍,那把血刃硬生被抽出他的身體。
看著他受傷,內心的憤怒幾乎充斥了我的思緒,其中還有無盡的悲傷,我無法隱藏情緒的怒瞪著他們。
可惡,為什麼此刻面對的是人類……如果是魔物,就能毫無顧忌地出手了……然而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平常總在救人,才會導致對手是人類時而使情況變得棘手……
縱使不悅的於內心咒罵,但仍強逼自己做了深吸氣,下一步,提出勇氣,勇敢跨出。
「住手!」我對著大殿堂奮力一喊,凝視著眼前的人群,希望自己能看起來很有威脅性,然而我的聲音卻早因不安而出賣了自己。
那是明顯的顫抖啊……
「是誰!」
所有人在我的聲音下全轉看過來,而那眼神卻遠比我認為的猛獸要來得可怕,那注視,使我的背脊一陣發麻。
真的很可怕,每個視線都嗜血的令我畏懼,可是不管如何,首要任務就是救人,只能努力將他們當作是魔物看待了……
「剛才的聲音,是個女人。」他們轉過身面對我,明顯的不在乎他們的原先目標是否會再次反擊,由此可見,他們清楚葛爾路克已毫無威脅性。
瞪視他們,努力想著該如何讓他脫離險境,抿過唇,輕輕吸氣,然後吐出,強迫自己冷靜,並克制自己顫抖的聲音:「……給、給你們活命的機會離開這裡,否則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哈!只有妳,還想威脅什麼,我看要擔心的是妳自己,還是先管好妳那抖到不行的聲音吧!」一名騎士嘲笑著,並朝我衝過來,打算一人將我處決。
直視著他的動作,控制魔力的流動,在他於我幾步之遙時,將玻璃珠的魔法釋出,一道黃光閃過,雷屬性的魔法,麻痺,直接斷了他的神經傳導,使他身體忽地僵直,應聲倒地。
「那是……」
「那女的是魔法師!」
「看來太小看她了。」
「一起上!」
聲音此起彼落,最後當喝令一下,數十名騎士瞬間朝我奔來,然而,我卻看見他們身後的葛爾路克,無預警地起身,揮舞手中的劍,朝著最後方的騎士砍去,直接砍掉該名騎士的頭顱。
鮮血噴濺,頭落地的剎那,那畫面,讓我差點尖叫出聲,可是,我仍咬住牙,顫著身子將那思緒壓了下去,因為眼前是一場造成死傷無數的戰爭,可不是簡單的跟魔物對抗。
「你們……以為我已經沒能力撕碎你們了嗎!」葛爾路克低沉的聲音,飽含著令人畏懼的憤怒,冷凜著臉,怒視眼前的騎士們,無視身上的傷痕以及腹部不斷滲血的傷口,跨步朝他們靠近。
「可惡!竟然還能反抗!」一名騎士低咒,而另一名似是隊長的騎士,沉聲下令。
「你們五個去解決那個女的,剩下的直接了斷葛爾路克的性命!」
「糟糕!」這樣的號令讓我心驚,因為我清楚,那個男人就算再強,都不過是個普通人,以那樣的傷勢,根本不可能敵過剩下的騎士。
不得已,我再度逼迫自己大喊出聲:「這是你們逼我的!」瞪著眼前的騎士們,吸引了他們的注意,伸手,將魔力注入手套中預藏的魔力珠,藍色光點同時閃現,瞬間,全部的騎士,頸部以下的部分全被凍成冰。
「這……這是……」無法動彈的騎士們,頓時一團亂,臉上紛紛露出慌張之色。
而我也顧不得那麼多,趕緊跨步朝葛爾路克跑過去,只見那傢伙根本不知道什麼叫痛,也不懂自己身上的傷到底有多重,竟然還出手對一名最近的,被冰凍住的騎士揮劍,直接砍下他的頭顱,鮮紅色的血瞬間噴散。
「夠了!殿下!住手!」我趕忙衝到他身邊,以身體抱住他再次舉起的粗壯手,使盡全身力氣,制止他前進再殺下一個人。
「放開我!」
受到箝制,影響了他的動作,他凜著臉瞪向我,惡狠的模樣令我瑟縮,心臟快速的跳著,無法壓制心底的慌恐,眼前的鮮血,更使身體不停的發抖,我噙著不安,緊抓著他的手,顫聲回應。
「我不要!」與他保含憤怒的眼對上,我有些恐懼,可是我必須阻止他,強忍著抖瑟的身子,我低聲道:「拜託……放過他們……沒有生命是應該消失的,縱使他們犯了錯,那也是因為有人指使,他們只是奉命行事。」
「呵!沒想到妳的出現竟是幫他們求情?」他眼微瞇,咬牙怒恨低吼,為擺脫箝制,他揮動肌肉結實的臂膀,用力一甩,那強大的力量硬生把我甩開,使我站不穩的跌坐在地,抬頭看向他,只見他轉了過來,朝我舉劍。
「既然是同夥,那就先處理妳。」他幾乎是咬牙切齒,帶著恨,準確的朝我揮下劍刃,準備砍落我的腦袋。



復活邪神小教室
本小說資訊都是來自於別人翻譯的劇情,有興趣可以去看看唷!來源如下:
今天的小教室,就來聊聊坎伯蘭王國的三條故事線吧!!
扣除一開始皇帝(玩家)走的初期共同路線,也就是觸發事件的過程,與國王對話什麼的,有幾個分期路線,會影響到後面的對話與劇情走向。
在我看來,主要分出的大概就兩線,一個是三王儲活下,另一個則是只活下王女,王子們都死的慘劇。(我一定會救您的,殿下......別死啊~~~)
當然,如果三王儲都活的情況下,則又有著兩條線,一個是由大王子-葛爾路克當王,另一個則是由小王子-托馬立位。(所以我才會說是三條故事,三人都有當王的機會。)
根據玩過的玩家表示,他們大多都會選葛爾路克成為國王,理由是因為他是初期很好用的坦職。(不愧是我的愛~~(掩面))
如果是以小王子托馬當王的話,大王子葛爾路克以及王女蘇菲亞,都會成為聖騎士團的人(好像是組織的領導人?),以其身分輔佐成為國王的弟弟。(好感人的手足之情......羨慕啊......)
總之,這三條線,大概就是看玩家喜歡誰,就選誰了吧!!(葛爾路克,小的一定選您啊~~)



作者心得:

發到這裡,我很努力地克制自己不要回頭,不要看,不要想去修改,等人來幫我看......

因為如果我又回頭看,肯定又開始覺得不好,不滿,我要砍掉!!!這種思考滿腦子轉。

為安全,不要又把文給砍了,要克制住,不能閱讀,不能思考,貼了就貼了,丟著吧!

禱告我不要又突然腦洞崩塌,然後又把文給砍了。

雖說上次運氣好被巴哈小管家列到精選,我還是因為不滿意自己的作品,手動砍了它,好運沒那麼多次,不可能一直上精選,我也不打算申請小說達人,畢竟我不常發小說文,那種每半年一次的血尿創作方式,俺無法適應......

就努力放過這些可憐的文章吧......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NightFly翔
女主平常的氣質(也許是我腦補?)突然變成一直咒罵大臣也太有趣XD 殺紅眼的王子也描述得不錯!
2021-07-14 19:45:05
藍飛璃
哈哈~~沒辦法,其實作者也這麼覺得(咦?)

其實我覺得他有點可怕......(怕)
2021-07-14 19:55:08
NightFly翔
沒玩過遊戲這我就不知道了~ 不過期待作者筆下的葛爾路克~
2021-07-14 19:58:12
藍飛璃
沒啦,我是指寫他如此暴躁的,感覺很可怕XDDD
2021-07-14 20:00:26
NightFly翔
了解OuO
2021-07-14 20:01:55
藍飛璃
因為我也沒玩過該遊戲,哈哈哈~~
2021-07-14 20:02:5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