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眠紀》094-思念緣起

九方思想貓 | 2021-07-13 17:37:05 | 巴幣 142 | 人氣 114

連載中《神眠紀》(完本後編修中)
資料夾簡介
九方豫與莫英是投身冷凍睡眠,準備跨越戰亂年代逃往和平未來的逃避者,然而,醒來以後的九方豫卻發現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您說……幽夢引是您的姊妹?」在不可遏制的激烈順從感驅使之下,我很自然地使用了敬語。

  「廣義上是。」黑與白的女孩溫婉地笑著,她的指尖凝聚了一叢黑色的團塊,塞進了我瞠目結舌的嘴裡。

  「唔嗚?」

  沒等我反應過來,那東西倏忽間進入了我的體內。隨即在下腹部有一陣既麻而暖的靈力流,充盈在我的全身全靈。從後腦杓的深處,能感受到微涼中又帶一點酥麻的抽離感,隨著靈力流的脈動逐漸隱沒,身體與靈魂的悸動隨之逐漸消退。

  「謝、謝謝妳。」突然間來這麼一下,我的心底本應萬分驚恐,但不知何故,反而輕鬆了不少。

  注意到我的態度變得較為舒緩,黑白的女孩笑得既甜美又柔和。

  「這麼一來,就變得不那麼敬畏了吧?」

  「確實如此。」

  這個儀式彷彿似曾相識,和我祝福神道眾的手法非常類似。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也是就此接受了這個世界的「原點」所給予的祝福。

  「你可以喊我的『別名』,那是擅長命名與建構的女孩給我起的名字。她說我是夜界之理型、靈力與意念次元的原點,給我起了『理典』這樣的名字。」

  「理典……理型與典範嗎?」我難為情地搔了搔頭,「和『幽夢引』一樣,同為概念中的存在。」

  「正是。」理典點了點頭,她混沌的瞳孔中浮現出少許的星光,「那個特別的女孩,確實十分有趣。」

  「有趣……且美麗,同時也非常可愛。」我附和著,聽她如此形容著已經煙消雲散的莫英,心中再度升起一陣難以壓抑的苦楚。

  「謝謝妳給予我的祝福,我想,如果以我原本所在世界的語言來形容的話,妳的存在可能更加容易描述。」

  「喔?那擅長命名與建構的女孩,倒沒有這麼說過。如果是你,你會怎麼描述我呢?」

  黑與白的身形飄到了我的身邊,她的身高還不到我的腰際,抬起頭來饒富興致地看著我的那張小臉,像是搔弄我鼻尖的羽毛一樣,弄得我臉上發癢。

  「『初始』嗎?不妥,或者說是『真相』?好像也不太精準……」我一邊喃喃自語,一邊苦苦尋思在我腦袋裡千頭萬緒飛舞著的詞彙之海。

  終於我再度把視線對向理典的時候,她彷彿也帶著早已知道答案的表情望著我。

  「應該是——『神』吧。」

  「呵呵。」理典輕輕地笑了,在虛空裡擺出了閒坐的模樣,並拍了拍她的身邊。

  我乖巧地走近,並帶著坐在椅子上的心理準備,一屁股坐在了她所準備的空氣椅上。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夜界的『真神』又該怎麼定義自己呢?真神先生,不要妄自菲薄。就像給予你的僕人們祝福之靈力,透過這樣的儀式使得他們共享你的意志,既然接受了我的祝福,你如今也是我的眷屬,在我的意志之下,變得更為卓然。」

  「怎麼敢當……」

  「因為,你才是這個夜界的源頭。」理典眨了眨眼睛,神秘地笑了笑。

  聽了她的說法,我一臉狐疑地望著她的小臉蛋。她那黑與白的色調看不出臉色,混沌得足以與黑暗交融的瞳孔,更是難以揣摩其深意。

  「我聽不懂妳說的……」

  「不要緊,聽不懂很正常,用看的總能理解。」

  理典拍了拍手,四周的景象開始像被倒入白色水彩一般,忽然有了不屬於深淵的純白。許黏膩的擾動波紋,緩慢型塑著周遭的景色,幾分鐘之後,周遭的景象逐漸變成了一個空蕩蕩的老電影院。

  整齊的陳舊木椅,能容納大約兩百多個觀眾的觀影廳,當前全是虛席,只有我和理典坐在整個電影院的正中間。

  這可是絕佳的觀影位置。

  和我在光界裡所造訪過的二輪電影院,彷彿沒什麼不同,只是視野所及之處,色調全是黑白。我轉頭望向笑吟吟的理典,黑與白的她,如今因為光影效果的關係變成了有漸變色的灰階色調。

  看起來就像是漫畫一樣。

  機械運作的聲音「嘰呀~」地從頭頂傳來,往後方一看,一具看起來古舊的膠片放映機從缺口處伸了出來,將刺眼的強光投射在跟前的布幕上。

  「看仔細了,這可是夜界的故事呢。」

  一個小小的房子座落在猶如深空宇宙的無垠黑色當中,那由鋼筋水泥所建構而成的現代化建築物,有著非常熟悉的外型。

  「南柯人體冷凍睡眠服務公司」,是那容納我們這些志願者的建築物。

  由於無垠的黑色太寬,鏡頭又拉得太遠,建築物看來就像是被丟在一池墨水裡的小小積木。

  小積木房的門口推了開來,小小的人形從門口飄出,那發著光的光點,在混沌的墨色裡掀起了一個漣漪。

  漣漪逐漸地擴大,墨裡於是染上了白,而後渲上了藍,再來又湮出了紅,最後更映出了綠。七色斑斕的顏色,在擴大的波紋裡喧嘩著、擾攘著,但過了不久,又陷入一片純黑。

  小小的光點似乎並不氣餒,又奮力振出了一個波紋。這一次,墨黑色的池裡只有白色與藍色像是一刀切開了世界,煞時間有了天、有了地,淡藍的靈力太陽,高高掛在色調有些寂然的天空。

  那小小的光點原本像個螢火蟲似的,隨著畫面的接近,才看清那是形容格外憔悴的,瘦骨嶙峋的一個女孩。

  金棕色的、乾草般蓬亂的頭髮,在不受邀請的世界裡飛揚。身著實驗服的她無地跪倒,而她身上的光,逐漸地往靈力太陽的方向飛散而去。

  然後光華散盡,那女孩彷彿化為一具枯骨,任憑夜界的日夜交替,都沒有再站起來。

  「怎麼回事?」我狐疑地望著身邊的理典,但她只是一貫微笑著,依舊直視著電影布幕。

  而我也只能順著她的眼光看過去。

  意念凝聚、交疊,忽然間有幾條人影從靈力太陽之處閃現,緩慢降落到研究所的位置。「初始的三人」以及一個黑白色的小女孩,站在那彷如枯骨的女孩身前,將她抬進了研究所。

  當她再度現身時,身上已經穿著戰術特勤服,有全罩式頭盔的發光女孩,昂首闊步走出建築物。

  「你覺得有哪裡不一樣嗎?」

  「夜界創世的時候……妳也在?」我危顫顫地問道。

  「那女孩的靈力被靈力太陽所奪取的時候,她拼盡了全部的意念,在『我的內部』形成了自我。和我一番爭執之後,從我這裡奪走了建構之權能呢。」

  「居然有這種事情?」我嚇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可您……您是……」

  「可是什麼?」理典瞇起了眼睛,興致盎然地望著我緊張的樣子,「可是我應該是所有世界的原點,莫英是怎麼折服我的嗎?」

  「……難以想像。」我乾渴地說出評語,惹得理典一陣輕笑。

  「其實,也沒有那麼難懂的。」理典伸出一支手,戳了戳我的腰際,「就是你的緣故。」

  「我?還躺在冬眠膠囊裡面的我?」

  「正是。」理典點了點頭,笑得更是開懷。

  「在瞭解到這裡是意念與靈力的世界以後,她大聲地笑了,並且宣示了她的勝利。在那之後,我一部份的權能就被你們這些偶然降臨的光界人所獲得,也就是你們這些光神的起源。」

  「到底是怎麼個勝利法?」

  理典望著我,靜默且憐惜地笑著。

  「她說,論起意念之強大,沒有一道意念能比得過愛戀與傾慕,不信來比試比試。你們人類啊……真的是十分有意思的存在呢,在意念與靈力的次元裡,我為一切平衡與公正的權能,竟然輸給了她保護你的思念。」

  為了保護我,莫英竟然與神對抗!

  「對不起……我們真的太失禮了。」

  「哪的話。」外表只有四、五歲,顏色只有黑與白的小女孩開懷大笑起來「悠長的次元洪流裡,我從來沒有想像過會有一天,有那麼一個小如砂礫的存在,能帶給我這麼大的樂趣呢!」

  螢幕上的波紋一再隨著莫英的小光點在各處綻開,夜界的樣子逐漸成了型。

  「都是因為你的關係,你的莫英成了祖神,你能說自己不是夜界的真正起源嗎?」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