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02朋友

藍飛璃 | 2021-07-12 19:30:05 | 巴幣 38 | 人氣 114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

「卡普托!」一路衝到卡普托的住所,毫不遲疑的直接把門打開。
碰的一聲,門打開撞上牆的聲音,嚇得屋內的所有人錯愕地看向我。
「蕾伊,麻煩下次進來前請敲個門,病人都被妳嚇到了。」沉穩的嗓音,帶著無奈的語氣迎向我。
「痾……抱……抱歉……」看著眼前幾名等著看診的病患,我尷尬地紅了臉,轉身,趕忙乖順的將門關上,然後來到卡普托身邊。
瞄了眼因我出現而露出笑意的病人,低下頭,臉上的燥熱更是明顯。
好糗,剛才因為預知的關係,完全忘了他有病人要會診的問題了。
「不過妳也來得正好,那邊那幾個剛好只是傷口要換藥,我目前在忙,妳就去幫我檢視他們的傷口和換藥吧!」卡普托毫不拖泥帶水的直接對我指示。
「沒問題。」我一口答應,只因為這樣可以加快他的看診速度,好進一步開始討論我來找他的問題。
當把最後一個病人的傷口確認並換過藥後,卡普托的看診也剛好結束。
「記得不可以讓敷料沾水弄濕了喔!」我對著離開的病人說。
「好,謝謝妳。蕾伊娜芙,每次有妳來醫生這裡,就有更多人受到救治,你們真的是天作之合,如果有機會的話,還真會期待一下的……」
「不可能的,我們是很要好的夥伴,能有這樣的配合度,只是因為我們的思考相近而已。」卡普托語調平緩地說,寫著病歷的手並未停止,沉默了幾秒,再次補充道:「記住,明天要再來換藥,別像上次一直拖延,導致情況越來越糟糕。」
「安啦安啦!我不會再像上次一樣了,謝謝醫生的叮嚀!」他笑著回,隨即興奮地小聲對我說:「卡普托醫生也是很好的對象,別讓大魚溜了啊~」
那明顯的曖昧語句傳入耳裡,一愣,轉看向他,勉強擠出尷尬的笑容,希望他快點離開,只見該病人竟一臉祝福的對我微笑點頭,然後才跨步走出診療室。
「是發生什麼事了嗎?看妳剛才慌慌張張的。」當病人都離開後,卡普托放下筆,起身走到門邊把門關上,然後轉身看著我,明顯等著我接話下去。
「我是想來拜託你一件事情。」我說,而他只是點了頭,然後走回診療桌落坐,並繼續寫了起來。
「妳說,我聽。」他動著筆,沒有抬頭的說。
凝視著他,我沉默著,雖清楚他知道我的許多事情,而且這並不代表此事,他就一定會願意幫……
低下頭,想著那些預知的內容,盯著交握的手,忍不住施了力道,緊緊交纏,抿著唇,我猶豫了許久,才緩緩開口:「我……我想見葛爾路克大人……」
話一出口,換來的是片刻的沉默,忽地,啪一聲,筆斷裂的聲音讓我錯愕抬頭,只見卡普托整個人趴在桌上,雙肩不停的顫抖,那枝發出聲響的筆,明顯是因為他的忍耐而被握斷了。
「噗哈哈哈──」卡普托仰頭,大笑出聲,倒向椅子,且還笑到眼眶泛淚,手更是不停地拍著桌子。
「你……你笑什麼啦!」他的模樣讓我有些氣惱,是我哪裡說錯話,讓他笑成這樣?而且有那麼好笑嗎?
「我……哈哈,我只是在想,想說、呵──想說妳該不是真的喜歡到沒有他會死的地步了吧?哈哈──」他氣結的說完,然後繼續放聲大笑。
「該死!」他的理由,使我意識到自己之前對他的坦白,一股熱氣從心直衝到腦,難以言喻的尷尬讓我一時不知如何開口,瞪著他幾秒,我惱怒的喊:「才沒有!我才不是因為那個理由想去找他!如果真要因為這樣去見他,我早就跑去了!根本不用來求你!」
平常要見他的機會又不是沒有,只要跑往斯泰布棲息地,見到他的機會還不高嗎?
瞪著沒有停止笑的他,我無奈的翻了白眼,哼了聲,再次開口:「你知道我有預知的能力,會來拜託你,是因為我看到了東西,我也不希望事情發生,所以才想透過你,看能不能幫我牽線,就算不能親自晉見也好,至少……能把話轉給他……」
「呼……預知……」他終於止住笑,擦拭眼淚,順了口氣後,才正色看著我,並一改剛才的戲謔神情問:「妳看見了什麼?」
沉默望著他,那些畫面再次於腦海中閃過,心跳再次加速,不安,再度開始緩緩地吞噬著我。
困難的嚥了一口,視線落到一旁,努力克制心底的不安,才吞吐的開口,聲音有些微顫:「我……我看見……薩夫利托大臣的叛變,然後……葛爾路克王子還有托馬王子……他們……他們都會死於叛變之中……」
想到那道畫面,他與托馬王子躺在血泊中的模樣,放在裙襬上的手忍不住緊抓住,看向他,我再次說。
「我知道這樣很弔詭,可是你知道,我的預知大多都是針對我自己,然而這次卻看見這個,我當然質疑,因此也再次祈求過,那些畫面竟真的又一次呈現,所以這就代表我需要做點什麼,而既然要我做,我自然一定會盡全力去阻止!」
「妳知道,薩夫利托大臣是在王都,這裡是南方城鎮,如果真要殺死葛爾路克王子,那首先一定要先突破他的防守才行,論戰鬥能力來說,他的軍武策略是整個王國最強的,否則也不可能守住這裡並擋下斯泰布棲息地的魔物。」
「我知道,但大臣好像是聯手了魔物,至於方法我真的不清楚,因為那些畫面中,我看見了很多屍體,有人也有魔物的,然後葛爾路克王子他似乎為了等待什麼,而一直守在內拉克城的主座上,然後戰死在那裡。」
「如果沒有一定的理由和證據,這樣怎麼跟他說?」卡普托嘆了聲,無奈道:「妳也對他有一定認知,他的個性可不是隨便個理由就可以說服的。」
停頓了一下,他突然問道:「能大概推出可能發生的時間嗎?」
「我……沒辦法,預知這種東西是不會告訴你時間的,它只會告訴你有什麼事情將發生而已……」如果可以,我也就不用這麼煩惱了啊。
「除了這些,妳還看到什麼細節?」他又問。
「細節……」看了他一眼,我開始認真思索,「啊!有了,畫面中有一個場景,那裡看起來很像地道,可是卻充滿魔物。」
「地道?充滿魔物?」卡普托雙眼緊緊鎖著我,片刻後,他再次開口:「能描述一下整個場景嗎?」
「痾……我……我盡力……」整個場景,這……有點難啊……
閉上眼,我緩緩做個深呼吸,慢慢吐出,靜下心,努力回憶起當時的畫面,漸漸地,畫面一點一滴地出現,我開口描述:「有柵欄,然後周圍的石牆是用城堡的灰白色石塊砌建而成,路有點窄,好像還有房間……然後……光線很暗,很潮濕,還有一些水聲……應該是水渠道的樣子。」
睜開眼,我看向在我描述過程時,便已陷入沉思的卡普托:「那裡真的是地下城的感覺,不太像主城,因為主城應該要更華麗才對……」
「蕾伊……」他沒有回應我,反而沉著聲叫喚我。
「是?」我一愣,困惑看著他。
「這起事件,妳就當作沒這回事,繼續過妳的日子就好。」
「唉?為什麼!」我詫異:「難道就這樣放著不管嗎?我……」
「並不是,只是因為了解妳,所以才這麼告訴妳。」他看著我,神情有些無奈,但我仍不明白他的考量究竟是什麼。
似是發現到我還是一知半解,他再次說:「妳不是喜歡到處旅行嗎?如果你介入了這次事件,妳喜歡的事物都將有阻礙,因為這是有關皇族與國家存亡的大事,一旦牽扯其中,就絕對脫不了身。」
「可是……」我明白了他的顧慮,可是我……我不希望這件事情發生,更不希望他……死去……
咬唇,低下頭,緊抓著裙擺的手扭成一團,想著他的建議,我想改變這場叛變的命運,可是,同時又不希望失去自由,兩者思緒的拉扯下,如同整個人陷入泥淖,不知所措。
怎麼辦……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還是,妳其實想安定下來了?」忽地,他一改剛才的嚴肅話語,語氣明顯有些曖昧,我一愣,抬頭看向他,只見他一臉玩味的看著我。
想到剛才他大笑的模樣,熱氣再次染在臉上,惱怒的思緒再度圍繞我,瞪著他,我冷哼:「就算我想,也不可能的,你明知道我只喜歡他,但他是王子,我只是個流浪魔法師,根本不可能!」
沒錯,就是因為知道不可能,所以才只會在森林中,遠遠看著他和騎士們互動,而不敢有近一步動作;何況我本來就喜歡遊走世界,怎可能永遠真正停留在一個地方,就算現在的心境發生了點變化,我也不可能一直留在這裡……
畢竟,他未來一定會跟其他貴族千金,或是王國公主結婚也說不定,因為那是王家的職責,到時候,我肯定會受不了的……
唉……雖然這是個好地方,可是看來,是不得不離開了吧……
「如果妳真放心不下,我認為有個方法可以試試。」卡普托說,同時拿起紙筆,開始寫了起來。
「方法?」我疑惑,跨步來到他的桌邊,仔細看才發現,他不是在寫字,而是在畫圖。
「我知道妳不希望他死,我當然也不希望,畢竟他可是坎伯蘭王國不可或缺的人物。」他邊說,一邊畫,一段時間後,他放下了筆,並將那張紙交遞給我。
「這是地下隧道的地圖還有位置。」他說,我伸手接過後,他便繼續說下去。
「要避免被發現加入王權爭鬥,最好的方法就是走小路,妳可以隻身闖入斯泰布棲息地並全身而退,想必要闖進這裡,再安全出來也一定是輕而易舉,只是記住,一旦達成妳要的,就請盡速離開,若被王城的任何人看見並記住長相,妳這輩子就永遠別想逃脫被追捕的命運。」
「我……我知道了……」仔細地看著地圖,沒想到卡普托竟然知道王城的密道,這真是讓我再次開了眼界。
「我知道妳肯定在想,為什麼我會知道王城的密道。」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他直接點破。
「痾……」我尷尬看著他,你可不可以不要猜那麼準……
「不是我猜的準,而是妳的表情總是說明了一切。」他玩味笑看著我,再次說道:「雖然妳很熱衷於學習,但妳的心思太過簡單,所以我很高興妳有自知之明,無法和殿下有近一步的關係,否則,真傻到讓自己進入皇家,以妳的心性,早就被啃得屍骨無存。」
「……是……」他的坦言,真的讓我無言以對,雖說的是事實,但仍感到羞愧,況且,憶起從認識他的開始,自己就真心沒有什麼隱私過……
「至於我為什麼會知道這地圖,好歹我也在殿下底下任職過一段時間,雖退出已久,但多少還是記得內部構造,何況,偶爾還是會被找進城私下會診,自然不可能從大門進入,雖說每次去,大都是見老朋友就是了。」
「所以,你很早就知道我喜歡殿下了……」我想,這是肯定的,根本也不用問了吧……
但想著他剛才的話語,我還是忍不住想知道,為什麼他會直接聯想到我要見葛爾路克殿下,是因為我喜歡他這件事。
「嗯……應該說……」他手放到下巴,擺出沉思的動作,下一秒,隨即對我露出曖昧笑容,「在妳第一次知道我城擔任過城主魔法師,跟殿下有接觸後,妳那不斷想知道他一切的問題,以及聽過述說後而閃閃發亮的雙眼,我就肯定妳對他有意思了。」
他的言辭讓我的耳根一熱,困窘的低下頭,完全不敢迎視他的眼。
感覺……好糗啊……
一直以為自己藏得很好,可是,唉……看來,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就是因為了解妳,所以才希望妳繼續當隻自由的鳥兒,我可不希望妳最後因為愛情而迷失方向,失去快樂。」他一改玩味的語氣,平緩地說,語調同時有著難以忽視的溫柔。
心顫了下,我抬頭,望向他,那咖啡色的眼瞳,正以溫柔的目光注視著我,羞澀的感覺,使得心口有些怦怦跳。
悄悄移開視線,我能清楚感覺到,我的臉又熱了起來,「謝……謝謝你……」
雖然知道彼此以好友自居,但我一直都知道,他與我之間,早就悄悄形成了一種無形的關係,家人。
和他在一起,沒有怦然心動的感覺,但卻覺得很舒適,就好像回家了一樣,我們可以談天說地,可以聊著各式各樣不同的學術研究,或是分享著彼此走訪過他處的經驗,哪些去過,哪些沒去過,也許有一天,彼此都能造訪那些不曾走過或留意過的地方。
「不客氣。」他微笑,緩緩道:「能遇到妳這樣的朋友,老實說,是真的求之不得,而且──」
他停頓,且語氣拉長,此種表現,讓我不解地看著他。
「有時候逗妳也滿好玩的。」卡普托說完,便笑了起來。
愣住,下一秒,我懊惱的對他抗議:「什麼啊!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更溫馨的話!結果竟然是調侃我!」
他在我的抗議聲下,笑得更開懷,但我也只能無奈的瞪著他,嘆了聲,半晌後,我也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
只能說,很高興有他在,因為認識了曾經身為城主魔法師的卡普托,我才了解到,原來在王公貴族的世界是那麼的難以想像,他們所要做的,所背負的,都非一般人所能理解的。
他對我述說的故事,讓我曾想過是否也該找個職位做一下,嘗試點不一樣的生活,但,以他對我的了解與建議,也確實如他所想的,那樣的生活真的不適合我。
低頭看向手中的地圖,這眼前將面對的事情,雖不知道將會如何發展,但我知道,若要改變這場叛變的結局,勢必……我是得走這一趟了……





復活邪神小教室
本小說資訊都是來自於別人翻譯的劇情,有興趣可以去看看唷!來源如下:
上次說了此遊戲的主軸大綱,這回就來說我所選的遊戲背景是哪些吧~(我只簡略說明,更多的可以去翻閱上面的連結唷~)
本作品是以SaGa 2為藍本,當然,我不會全部寫進去,畢竟我沒有玩過,我也不想刻意深入去玩,因為我日文不好(重點,因為我只會簡單的50音和基本句型架構)
若真要玩起來,大概會要了我的小命(因為目前在拚英文啊~~QAQ,一次雙語太坑了......)。
SaGa 2的架構是由玩家選擇遊戲基礎設定的主角,擔任最大帝國-瓦倫娜的皇帝為主軸,透過玩該角色來遊走世界,跑故事線,解任務,看劇情。
而我所引用的部分就是於該世界的某小國-坎伯蘭王國。
該國家雖小,但卻是個穩定發展的美麗王國。
於故事中,擔任皇帝的玩家,可以依照不同的選擇來觸發故事劇情,該王國就被分了好像是三條線可以看(下回再說,如果真想知道,可以透過上面的連結過去看看),而依照劇情的不同,則能夠看到不一樣的故事發展與對話。
裡面當然不外乎有殺怪這檔事,算是個很適合我個人口味的遊戲,記得它好像還有迷宮之類的,算是我的死穴,不過仍是值得收藏的好Game啊。
整體來說,由於我是個愛看故事的人,只要有魔法、中世紀等題材,基本都一定對到我的味蕾,尤其是有騎士的話(小聲,掩面),所以,因為愛,這部作品我完成了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NightFly翔
情感展現刻畫得很好!
2021-07-13 09:44:17
藍飛璃
謝謝你。

是說,昨天我又重新再看,因為看別人的文章,發現了我詞彙使用錯誤,所以我又開始修改了⋯⋯一度又開始覺得,寫好糟,想撤⋯⋯囧
2021-07-13 12:08:39
NightFly翔
決定權當然在於你。不過我真心喜歡這篇創作
2021-07-13 12:27:38
藍飛璃
我在努力告訴自己要克制⋯⋯因為我是很常真的一覺得不行,就直接砍了⋯⋯昨天還有朋友說,要我把帳密給她,她會改密碼,我就進不來,砍不掉文章XDDD
2021-07-13 12:30:23
藍飛璃
這部是我第二次貼,上次貼到第五章,覺得不好,二章上精選,但我還是因為覺得不好,就砍了。哈哈哈⋯⋯
2021-07-13 12:31:1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