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蓮揚】Silver Day

文筆糟透了×墨荼玄楓 | 2021-07-11 23:07:17 | 巴幣 0 | 人氣 42

食篇
資料夾簡介
食物語CP相關 潔癖黨 【】←即是我吃的

ooc
7.14銀色情人節
小蓮大揚師生組
學生蓮(18)×老師揚(27)
年齡差有(9)
私設雙方雙親健在。
20.29

If equal affection cannot be, let themore loving be me.
如果愛是不相等的,那就讓我愛多一些吧!



我為你而生,你因我而存在。I was born for you, youwere there for me.



得知蓮華要帶自己去見他母親,楊舟這幾天都很忐忑,儘管蓮華對他保證過。
看著蓮華,楊舟還是習慣性把不好的事情埋壓心底。

「那你約伯母什麼時候啊?」

蓮華上前把楊舟圈懷「這個月14號。放心,我媽看了你之後一定會同意的。」
「你說的呢,這麼有把握?」
蓮華將下顎靠在楊舟肩膀上,交叉手指扣住收緊楊舟後腰讓自己跟楊舟更加貼近「當然有把握,你啊,是我看上的!」
楊舟不滿著用手指戳蓮華臉頰,低聲飽含不滿發出的音調。
「我說真的。」任由楊舟戳自己臉頰,蓮華眼眸看著楊舟;楊舟從蓮華眼中讀到那溫柔帶點執著,那是屬於自己獨有的。

……萬一呢。」

蓮華放開楊舟,手掌覆蓋上楊舟的手背,捏握「反正我跟你早就登記了,況且婚戒你也戴了。見我母親不過走一場而已。」
「哪有人這樣說的。」被蓮華這樣一說,有那麼瞬間不安被攪亂。楊舟突然閃了念頭,也許事情沒有想像的糟。
看著楊舟臉上淺笑,蓮華也跟著笑。


燈火通明的別墅裡,蓮母看著自家孩子傳來的訊息以及楊舟的那側顏照片,手指觸碰楊舟側顏照片上「真的是好好白菜被不成器蓮華給拱掉了,嘖。」
姣好的唇上揚,與蓮華同樣眸色看著自己小孩字行間的得意,「或許那天我扮個惡婆婆應該不過分吧。」
就是不想給蓮華過的舒心。


很快的來到日子。

依約前來的楊舟跟蓮華,前者還是有點惶恐不安,後者則是牽著手,很緊。

然而,蓮母比他們更早早到來,坐在位子上無聊滑著手機打發,直到服務生帶領蓮華他們,蓮母才放下手機,待蓮華跟楊舟入座後,不等蓮母開口,楊舟先對著蓮母點頭說:「很抱歉,我……
一旁的蓮華則是在桌底下牢牢抓緊楊舟的手,從蓮華緊握自己的手,楊舟撇頭過去看蓮華後,再轉回抬頭看著蓮母「抱歉,隔這麼久才見你。我跟華是──」
蓮母抬手斷了楊舟接下來的說「你都別說了,關於你跟我家崽子事情,阿華他已經跟我說過了!」
楊舟吃驚地轉看著蓮華,蓮母看了楊舟舉動,內心吐槽自家崽,同時看著楊舟是越發喜歡。
「真的是好好的白菜被不像樣摘去,浪費了。」
蓮母的話讓楊舟誤以為指自己,立刻低頭,臉上的瞬間紅了起。
可蓮華卻知道自家母親說什麼,略帶不悅口吻「胡說什麼!明明是兩情相悅。」
被蓮華語氣給弄到,蓮母臉上隱約有個『怒』,帶笑回應「我看,起出是強迫,後來你伴侶才慢慢接受的,無非是想趁這次機會讓我接受你早早出櫃對象。」
楊舟猛然抬頭著急想替蓮華解脫,被蓮華阻止下來,看著母親,蓮華突然把楊舟帶有婚戒的手舉放在桌上給母親看。
「我不是很早跟妳預支過金錢嗎──」蓮華看著母親,邪邪一笑「早在我滿18前後時間裡,就只是找適合給阿舟戴的婚戒款式,雖然舟好幾次想要去拜訪妳,但被我阻攔著!」
蓮母看著蓮華發出哦的長音,「是怕我對你家舟下手?」
「那倒不是。」
「我怕妳把舟給嚇跑,到時我要去哪裡找回我家的阿舟。」
楊舟聽了,臉上的羞赧未退「胡說什麼!」
看著兩人雖然沒有什麼互動,但是屬於他們之間氛圍僅憑一個眼神、動作還是能猜出大概。
蓮母端起桌前的水杯掩蓋著那唇角間的放心。
最後,楊舟還是把一開始想問的問題,問著蓮母,也讓蓮華看著母親,多少還是生怕母親不同意。
放下水杯,蓮母看著楊舟,反問著楊舟「蓮華這孩子有對你說過『I was born for you, you were there for me.
』?」
蓮華一聽到母親對楊舟說這句話,最後的擔憂害怕也瞬間消散。
楊舟回想一下後,對著蓮母點頭;蓮母看向蓮華,帶著和藹笑說:「那句話,我想你身為英文老師也知道這話意思。跟你說這句,就只是孩子他爸當初向我求婚時說這句,才有了蓮華這孩子!」

楊舟跟蓮華安靜聽著蓮母的叨絮,邊吃邊聊。




牽著手,楊舟抬頭看著星空「沒想到媽是這樣好,好到讓我覺得是作夢。」
「瞎想什麼,就算最後媽不同意也不行!畢竟你是我的,任何人都搶不走。」與楊舟一同抬頭仰望著。
「對了,媽說你學爸爸說那句話!讓我很生氣,把那時候感動還我!」佯裝生氣,楊舟故作撇頭過去,餘光看著蓮華。
蓮華一手攬過楊舟肩膀靠自己,一手則是捏著楊舟鼻尖「那我換一個,只屬於你的。」


If equal affection cannot be, let the more loving beme.


乘著夜風,扣緊了帶有婚戒的手。
像是許下一如當年那既可笑卻又無比認真的承諾。


小劇場
等楊舟跟蓮華吃得差不多,蓮母揮手唸著「吃飽了,趕緊走!我還約了姊妹繼續在這邊續攤呢。」
楊舟很順手拿起帳單打算拿去結帳,被蓮母一手壓住帳單,與同蓮華一樣紅眼看過去「阿舟啊!這個你就不用管了!媽我來就行。」
蓮華倒是不客氣地握著楊舟手腕,對著蓮母說:「那媽我跟舟先離開了。」
「快走、快走。」一手繼續揮趕著。
楊舟放下手上帳單跟蓮華一同離開,看著他們離開之後,蓮母則是掏出手機按下了熟嫻於心的號碼。
另一頭接通後,蓮母開門說:「孩子爸,蓮華帶來的伴侶,我很喜歡。雖然我們家香火斷了,但是阿華那孩子是真的很愛很愛對方,就跟你一樣……
另一頭傳出嘶啞聲對著蓮母說著,蓮母笑著回。

許久,切斷通話。蓮母點開相簿裡,一張照片。
細細婆娑畫面中的人。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