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48 各個擊破的危機

空想能手 | 2021-07-11 21:19:48 | 巴幣 22 | 人氣 90


  「可惡,曝屍人被流星戰斧偷襲成功,生死不明…為什麼阿朗索那傢伙沒及時把流星戰斧就在曝屍人周邊的訊息告訴曝屍人,這樣我們不就只剩下撤退的選項了嗎…而且現在也不回報曝屍人是生是死!不如說幾分鐘前就沒收到過他的回應了!他到底去幹什麼了!?」團長緊握拳頭露出不甘心的表情。

  「那個…阿朗索…會不會已經被對方的其他部隊殺了啊…所以才會完全沒聯絡…。」浣熊獸人支支吾吾的說到。

  聽到這句話的團長這才恍然大悟,然後馬上又露出了嚴峻的表情說到:「阿朗索可是A級的暗殺者,如果他連回報自己處境的機會都沒有的話…那對方一定是A+級的人物…現在流星戰斧在追擊曝屍人,那麼就一定還有一個A+級在這裡…該死的,他們是早就設下埋伏等著我們上門嘛!」

  團長握拳敲向旁邊的建築物,把建築物的牆壁轟出了一個大洞,然後說到:「現在先去跟曝屍人會合,我們不能讓她被對方擊潰,會合之後立刻和魔物們一起往城外移動。」

  「「「喔!」」」



  於此同時,畫面轉到城牆的上方—

  「喂~也差不多可以告訴我了吧~蠕蟲現在在哪個位置,你這個聯絡員不可能不知道吧?」帶著狂傲的笑容的金髮青年手上拿著一把有著不規則缺口的刀,用刀背在自己的肩上敲了敲。

  而他的面前則是缺少了左邊臂膀,而讓草綠色的斗篷垂到地面的阿朗索,阿朗索肩膀切口的血液也順著斗篷滴落,在已經匯聚成血泊的表面留下一圈一圈的漣漪。

  握在左手上的通訊石被和左手一起斬落,看得出來對方在對付通訊人員的經驗相當豐富,雖然不是沒有備用的通訊石,但是一旦把右手的匕首換成通訊石,恐怕對方就會立刻衝過來,要嘛了結自己的生命,要嘛就是把右手也砍了,繼續進行拷問來獲得情報。

  「老子不是說了老子我啥也不知道嘛!別在那機機歪歪的,要打就快來打啊!」阿朗索裝出嘲諷的笑容說到。

  「這可未必,每個人在我的『循循善誘』下,最後總會說出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的,我有預感,我也同樣的能從你這裡知道一些事情。」金髮青年笑了笑,沒有任何預告的直接殺上前,把刀刃瞄準了阿朗索另一邊的肩膀。

  對方的攻擊力實在太高,阿朗索也只能避其鋒芒,將匕首的角度傾斜,試圖用這種方式來招架對方的攻勢。

  然而任何的角度修正都沒有絲毫的意義,阿朗索手上的匕首在接收衝擊的時候就立刻斷裂,除了把對方的武器的刀鋒稍微改變方向來避開致命傷外,完全沒起到作用。

  不過已經被金髮青年砍斷十多把匕首的阿朗索也早有預料,所以立刻向後跳開,讓這次的攻擊只在他胸口留下了輕傷,在這個因為之前的那十幾次攻擊而早已布滿各種嚴重傷痕的身體上,這條不到十公分長的小劃傷看起來根本微不足道。

  「真是的,你真的很糾纏不休欸,我對獸人的肉又沒什麼興趣,差不多該讓我去狩獵蠕蟲啦。」金髮青年嘆了口氣,並再次把刀背在自己的肩膀上敲了敲。

  「…到底是誰糾纏誰啊…不爽的話就趕快殺了老子去找下一個人問啊,雖然你根本就殺不掉老子。」阿朗索露出不屑的笑容說到。

  「想要激怒我嗎?真是的,我怎麼可能因為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生氣呢,不合理嘛。」金髮青年似乎有些無奈的說著,把刀刃舉到了自己的胸前,接著說到:「所以我要做的不會變,我會把你的右手也切掉,之後再來問你就好了。」

  該死…既然如此!那就—阿朗索二話不說,一個箭步奔向城牆的內緣,跳了下去。

  只要到城牆被火光照耀的陰影處!我再用『潛影』,就能化解城牆落下的傷害了!之後再潛入住宅區,應該就能甩開他了—阿朗索想著,眼睛死盯著城牆的陰影,做好了立刻發動技能的準備。

  「啊,這是要『潛影』啦,我之前對那些會潛影的暗殺者是怎麼做來著?嗯……好像是把火光全滅來著?不過砍成半死不活、不能發動技能的狀態應該也可以吧。」金髮青年自顧自的點了點頭,對下墜中的阿朗索揮出了斬擊。

  那到斬擊貫穿了阿朗索肚臍下方幾公分的位置,把他的雙腿和下腹部的一部份都和身體分割開來。

  「咕唔—。」阿朗索吐出一大口鮮血,但是兩眼還是死命地盯著陰影的邊界,終於撐到了他接觸到影子,正要發動技能的瞬間,他就感覺自己的頭部被什麼抓住,整個身體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帶離了城牆。

  阿朗索吃力地回頭一看,才發現那個金髮青年正用他左手的五根手指扣著自己的頭,他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視野就突然猛力一晃並模糊了起來—

  原來是金髮青年就這樣抓著他,加上下墜的力道,把阿朗索直接砸到了城裡的地磚上,或許因為是胸部著地的關係,阿朗索感覺自己不管怎麼吸氣都不足夠,他聽到了自己的胸腔裡傳出了漏風一般的咻咻聲,看來或許是肋骨刺穿了肺部。

  阿朗索此時已經連轉動頭部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緩緩挪動眼珠,觀察著周遭,也很快就絕望的發現,這是周圍完全都沒有任何高大建物和任何雜物的空地,唯一有影子的大概就只剩下自己眼前的這個金髮青年。

  到了這一步,金髮青年也沒廢話,把刀插進了阿朗索右手附近的地面,在把刀刃用力一扯,用像是黑道切小指一樣的方法從阿朗索的肘關節切入,斬斷了整個右前臂。

  「好,完工,接下來就是讓他喝下精靈藥避免立刻死亡,然後…然後呢?已經能砍的地方都砍了呢,嗯……接下來還能怎麼『詢問』他呢?拿刀朝他的腹部跟胸口亂刺一通?還是把他剩下的手臂肉一片一片的削掉呢?」雖然金髮青年所說的跟平常莉奧娜的說法很像,不過阿朗索還是明顯感覺得出來不同。

  莉奧娜是把折磨本身當作樂趣,而眼前的這名金髮青年則是把折磨當成了手段,出發點一開始就不同。

  「嗯,這麼說來你身上的體毛跟我見過的皮草也差不多呢—啊!這樣吧!」金髮青年一邊把白色的精靈藥強灌進阿朗索的嘴巴,兩眼放光、興奮的說到:「既然跟皮草沒兩樣,那就直接剝製成皮草吧!這點子真是太棒了,明明是殺人,卻像在狩獵野獸,這種感覺真不錯,看來今後或許該把獸人也列入打獵名單中呢—。」

  趁著他專心的自言自語時,阿朗索偷偷的從空間袋裡召喚出了通訊用的石頭,用剩下的半截手臂壓在石頭上,向團長、莉奧娜和曝屍人發出了訊息—

  內容大概就是—我這邊有一個A+級,很危險,我已經沒救了,請自己多注意這邊這個敵人的動向。

  「欸,你真的是很難纏耶。」發現了阿朗索這個舉動的金髮青年一腳踢開了阿朗索的通訊石,露出略為不快的表情說到:「一定要我讓你斷氣才會安分嗎?」

  說完後用腳踢了阿朗索下腹部的斷口一腳後,才恢復成原本的笑容,用那把有很多缺口的刀,相當不可思議的一刀就輕鬆割開了阿朗索全身的衣物,完全感受不出來那是一把鈍刀。

  「好,不必要的地方都去掉了,現在就開始小心的分割皮膚跟血肉囉。」金髮青年的開心的就像是孩子一樣,同時他也看了一下自己手中滿是缺口的刀,喃喃說到:「嗯,再怎麼說用這把刀來割也太不合適了,要是沒有控制好鬥氣可是會割壞毛皮的,還是拿專用的剝皮小刀吧。」

  金髮青年這樣說著,把有缺刃的武士刀收回了空間袋,改拿出了比阿朗索的匕首還短小一些的剝皮刀,就吹著口哨一臉愉快的把刀尖刺進了阿朗索的背部中間。

  「這麼說來,這張皮該放哪裡呢?嗯……算了,不用多想,不知道該怎麼擺的就先放在空間袋裡就好~空間袋可真是好東西呢~真的該讚嘆這位偉大的空間魔法師呢~。」金髮青年壓著阿朗索已經被割開的背部左半邊皮膚,然後幫阿朗索翻了個身,把刀刃接著劃過了鎖骨附近的位置。

  「啊,對了,就直接掛在我的標本室的門口吧,A級通緝犯的毛皮一定比大多數普通的獸皮有魄力多了—。」金髮青年的話才說到一半,一個龐然巨物便從他的身後冒了出來。

  「啊?」本來因為樂趣被打擾而感到不快的金髮青年在看清楚來的是什麼之後,臉上的表情立刻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他兩眼冒光的開心笑著說到:「天啊,這不就是流星戰斧說過的其中一隻蠕蟲的外貌嗎?粗糙堅硬的表皮、數層遍布像是犬齒的尖牙、還有這宛如蛇類一般的柔軟身姿—快讓我剝製成蠕蟲皮吧!不知道肉的味道是不是也像是蛇肉一樣美味呢—。」

  話說到一半,地面突然發生了龜裂,黑色的鬥氣也從隙縫中噴湧而出,逼得金髮青年只能立刻躲避。

  一隻粗壯的手也在這之後抓住了裂縫的邊緣,用低沉的嗓音說到:「或許是我們該把你的皮掛在城牆上會更好呢,噁心的傢伙。」

  然後這個低沉嗓音的主人就這樣跳出了裂縫口,現出了自己高大壯碩的身軀,同上的熊耳也不合時宜的動了動,和臉上帶著慍怒的神情非常不搭—

  來人正是熊族半獸人,單手手持巨劍的掠奪團副團長。

  「哈…你這傢伙,要來的話就給我多像野獸一點啊,只有耳朵是獸耳有個毛用?我可沒有剝製人皮的興趣。」金髮青年不快的抱怨著擺了擺手,接著說到:「回去回去,獸化了之後再出來。」

  「我可不認為我有需要按照你說的來做—報上你的名字吧,這樣在我們把你掛在城牆上的時候還能標註你的名字,免得沒人來幫你收屍。」副團長神情嚴肅的把巨劍舉到自己面前,並且另一隻手也伸向前緊握住了劍柄,看起來相當的認真。

  「嘿~報上姓名嗎?簡直就像是騎士對決一樣啊,明明我們兩邊都不是騎士,這樣不可笑嗎?」金髮青年露出狂傲的笑容說到:「不過也行,我尊重你們的想法,畢竟獵人總是尊敬大自然的嘛—。」

  金髮青年從空間袋裡重新拿出有缺口的武士刀,說到:「庫雷格斯侯爵家雇用的自由傭兵,實力有A+級左右的『殘刃』。」

  「白鳥掠奪團副團長,A+級,外號『狂暴黑風』。」副團長也報上了自己的名號。

  之後兩人都擺好了架式,氣氛變得劍拔弩張,結果最先出手的居然是看起來相當沉穩的副團長。

  只見他高抬手中的巨劍,一個箭步衝向了『殘刃』—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