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音之魂.八度》〈第五章〉第一個技能

元風真烈 | 2021-07-11 21:16:56 | 巴幣 2 | 人氣 81


翡翠色的眼瞳充斥著殺氣,彷彿一瞬間就能將對方撕成碎片。巧蕊一瞬間愣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應對。

       「原本只是想說到處巡視一下打發時間,結果就讓我找到了佈滿濃霧,搞得這麼神秘的廢墟。這種地方多麼適合噪音族的殘黨藏身啊!」播戶 比花莉緩緩走近巧蕊,「沒想到,我的預測完全正確啊!莫名奇妙在這裡聽見噪音,還遇見我那可憐的小表弟,和他的同學⋯⋯對吧!」播戶 比花莉望向池畑 知齊並說道。池畑 知齊緩緩地點了點頭。接著,播戶 比花莉將視線移回巧蕊身上,並瞬間消失了。

       在那一瞬間,巧蕊依稀見到,播戶 比花莉的嘴角,揚起了一抹微笑。

       「消失了?」不僅是巧蕊,連塩本 康忠池畑 知齊都驚呆了。剎那間,巧蕊身後響起一陣優美的琴聲,回頭一看,她發現播戶 比花莉就在自己身後,且自己的背部不時傳來痛楚。輕輕地摸了一下,她才發現自己的背部已被劃出一道血痕。

       「Vivacissimo,這是音樂最快的速度,最急板中的最急板,原義為『甚活躍的』。這種速度,你應該沒見過吧!」播戶 比花莉解釋道,臉上巧蕊血液的鮮紅,使她的笑容顯得狂熱。

       最快的速度⋯⋯,是嗎?這次輪到巧蕊笑了:「不講倒還好,講了妳的弱點便暴露無遺了!」巧蕊聚集花屬性力量至雙手,大聲說著:「為什麼剛剛那一擊殺不死我?因為音使的速度,是透過強度換來的!最高速度,相當於最弱強度!」接著打出五連音,「讓我告訴妳,強
度不高,再快速都沒用!月簷天華六殺・五桃夭!」粉色光球再現,但這次體積特別小。

       「所有力量,都集中在這一小點上,再見了!」原來,由於巧蕊當時距離播戶 比花莉很近,因此儘可能縮小光球的體積,但同樣的招式放出的力量相同,因此這小型的光球等於是將範圍轉換成了力量,輕而易舉就能使人的器官破裂,甚至直接被貫穿。

       元素凝聚、發射,沒想到,卻揮了個空。播戶 比花莉巧蕊上方出現,用蘆葦琴弓迅速摩擦琴弦。下一秒,巧蕊的雙肩也被劃開,鮮血四處噴濺。「你說太多話啦!真的傷得到我再說吧!」身為一位速度站在世界巔峰的正音使,要避開攻擊根本不能算是一項挑戰。

       「可惡,知道她的位置變換方式是透過極快速度而不是瞬移的真相後太興奮,把想講的話都說出口啦!如果剛剛少講一點話,用心隱藏技能的使用,就能讓她無法及時做出反應,成功被擊中了!沒關係,接下來先不要使出技能,單純敲奏鈴就好,慢慢地重新積累力量!」巧蕊心裡想著。

       「但是我真的沒想到,區區噪音使竟然知道速度跟強度是互補的,一個變強另一個會變弱啊!」播戶 比花莉說道,又用力拉了一次琴。「哈!你把我們當成什麼了!」巧蕊笑道。「我只知道你們是一群叛徒!」「還不是你們埋下的火種!」兩人一邊戰鬥,一邊激烈爭辯,噪音與優美旋律夾雜,不時還摻入口舌之劍。

       池畑 知齊塩本 康忠在旁邊看著,一方面害怕被極高速攻擊波及,一方面又害怕被巧蕊打得面目全非,當然也想盡量避免爭執的口水噴濺全身,因此遲遲不敢加入戰鬥。

       「怎麼打得這麼吃力呢?剛剛我可是一下子便化解了她的技能,迅速救下塩本 康忠他們的啊!可是現在,我感覺得到,她的每一次攻擊,都比剛剛強上了好幾倍,難道剛剛只是看他們弱,因此沒有用盡全力嗎?好吧,看來也只能這樣了!」播戶 比花莉思索著,並向池畑 知齊塩本 康忠大喊:「喂!別在那裡閒著!你們不來幫忙我就跟你們父母說你們背著他們自己偷偷跑出去玩!」

       兩人聽後,頓時一愣,糟糕了,自己偷偷出門的事要暴露了,想到回家後,自己會被父母怎樣叫罵,兩人不禁打了一陣寒顫。但是,被家人教訓雖然令人驚懼,如果因為巧蕊的攻擊而死亡,那可是會直接為自己的人生劃下句點啊!想想還是不要參與好了⋯⋯。

       「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們死的!」兩人掙扎之時,播戶 比花莉以非常堅定的語氣說道。這句話使兩人的意志再度動搖,「也對,播戶小姐到頭來還是個強者,只要保持距離,不距離火線太近,基本上應該不會有問題。」兩人下定了決心,各自召喚出了家人傳授給他們的樂器。

       箏・厄特瑞登(そう・ウトレドン)!」「鋼琴・雷夫拉特(Pianoforte・Reflat)!」塩本 康忠的樂器,是個由青玉精美雕刻成的十三弦日本箏;而池畑 知齊是鋼琴使用者,由於一般鋼琴體積巨大難以攜帶,因此歷代鋼琴使用者將一般鋼琴改良成了召喚後能環繞身旁的環形琴鍵,隨著本身屬性會發出不同顏色的光,例如池畑 知齊的鋼琴會發出由暗風水三屬組成的紫丁香色。

       「你確定要讓他們加入我們的戰鬥嗎?他們可能會成為你的拖油瓶喔!」巧蕊播戶 比花莉說道,言語中帶著嘲諷。「可別小看他們啊!他們認真起來也是很恐怖的呢!」播戶 比花莉回道,「能用的技能全部用出來,別省任何力氣!讓我看到你們想打敗她的覺悟!」

       雖然兩人渾身都在顫抖,但現在自己會不會被家人教訓,全都取決於播戶 比花莉的心情。所以,還是認真一點好了。「我知道一定打不中,但現在只能試試看了!」塩本 康忠顫抖的右手撫上日本箏的第五條弦和第七條弦,並注入晶屬性魔力,「雙、雙音和弦・亂晶璽捲(らんしょうじまく)!」


       雖然聲音聽上去斷斷續續,似乎有點畏懼,但他放出的力量卻沒有半點畏縮,或許是因為不想被家人教訓的決心,使得他努力向表姐展現自己用盡全力的一面吧!只見一個不小的龍捲風向巧蕊襲來,裡面似乎參雜著不少鋒利的結晶,感覺只要碰到就會被剜下一塊肉。巧蕊感覺到濃厚的氣息,立刻敲鈴發動菊連七輿阻擋,成功攔截攻擊。

       「你分心了啊!噪音使!」此時,播戶 比花莉的聲音從上方傳來,「為我爭取了時機呢!不錯啊!表弟!中弓・芳草碧連天・葬送!」播戶 比花莉熟練地舉起琴弓,注入草屬性力量後用上四分之一到下四分之一的弓段演奏手中的琴。

       「唰!」的一聲,周圍土地突然冒出許多翠青的巨草,直衝天際,隨著比花莉奏出的音律改變姿態。旋律先是高亢,讓巨草伸展到最直的狀態,隨後婉轉收音,又旋轉琴弓,巨草便迅速擊打巧蕊。「沒有強度,那就以最高速度的連擊代替,積弱成強!」旋律收尾,巨草也消失,彷彿從沒存在過。

       巧蕊渾身是傷,倒在了地上。比花莉嗤笑一聲,說道:「也沒什麼嘛!本來想說讓康忠的同學也來小試身手一下的呢!看來是沒辦法了呢!我們走吧!」播戶 比花莉塩本 康忠剛剛全力出招,備感疲憊,而池畑 知齊雖然力量耗得少,但卻因使不出技能而感到相當失落。

       「知齊啊,別難過啦!總有一天你一定把技能使出來的!」塩本康忠安慰道。「你講這什麼話,我照著家人,照著同學的說法,集束力量到樂器上了好幾次,可是我、我完全沒有成功過任何一次,我就是個廢物,每次都靠筆試拿到好成績,實戰卻屢次落敗,有什麼用?」池畑 知齊大聲說道,似乎已經對自己失望到了極點。他講完後,渾身感到十分乾渴。

       「我渴了。」他說道。「「我也是。」」塩本 康忠播戶 比花莉同時說道。三人決定出發去找些喝的,但是越想越不對。「咳啊!」塩本 康忠突然吐出一大口鮮血,跪倒在地上。「怎麼了?」池畑 知齊緊張地問道。「那傢伙……,難道還沒死?」播戶 比花莉捂著自己的胸口,站得不太穩,隨後也倒下。池畑 知齊也同樣全身難受,手腳都撐在地上,每一寸肌肉都敵不過灼燒般的痛楚。

       「哈!愚蠢至極,得意忘形的傢伙。」巧蕊緩緩走來,臉上浮現一抹壞笑,但三人都痛苦到抬不起頭,因此沒看到那令人憎惡的表情。「別以為我只有那幾招啊!之前儲存的魔力,剛剛終於累積到足夠的量了!六連音・梅岳零桄仙火・續,會讓指定範圍內標記過的所有人承受永遠的灼燒,同一個人身上最多只能發動一次,但一次就足夠殺死人了!」巧蕊看著三人脖子後方閃著白色光芒的梅花印記,心裡很是滿足。

       睜開雙眼,池畑 知齊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全白的空間。「這⋯這就是死後世界嗎?」他這麼想著。「不對,你還沒死喔,只是暫時昏迷了而已。」突然,不知從何處傳來了一個女聲。「我還沒死?開什麼玩笑?一個無法掌握體內力量的人,怎麼可能扛得住那個攻擊啊?還有,為什麼你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

       「釋放吧!」那女聲說道。「釋放什麼?」池畑 知齊問道。「釋放吧釋放吧釋放吧!」那女聲自顧自地說話,完全不去理會他的問題。池畑 知齊感到有些煩躁。「吵死了。」他說道。那聲音不予理會,說了更多次的「釋放吧!」

       現世,巧蕊臉上滿溢著喜悅,自言自語說道:「好了,該回去了!今天遇到了還不錯的對手,就讓他們趴在地上死去吧!」巧蕊一步一步打算走離現場,突然,她聽到了一個聲音:「吵死了。」巧蕊回頭一看,發現池畑 知齊緩緩地站了起來,而那聲音也逐漸變大:「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池畑 知齊大吼著,用力按下鋼琴上的中央C,一股藍色衝擊波從鋼琴上釋出,雖然不構成傷害,但仍令巧蕊嚇了一大跳。

       池畑 知齊回過神來,也為自己安然出現在現世的大地上感到驚訝。他看了看比花莉康忠,發現他們正緩緩地站了起來。「發、發生什麼事了?」他不解地問道。「我一開始也不太曉得,剛剛突然感覺到有像是水的東西流過,灼痛感瞬間全消失了。但一醒來就看到你瞪著前方,手中還有一些水屬性魔力,看來原因也很明顯了。」塩本 康忠說道。

       池畑 知齊望著自己的雙手,還真的有些水粒子。「我⋯⋯,學會了第一個技能?」他吃驚地說道。「嗯!看來是這樣沒錯呢!」塩本 康忠說道。「哈!希望這招之後能再使出一次!」池畑 知齊說道,「『有水流過』,還能『解除負面效果』是嗎?就暫時叫它『洋灰洗落(Lavaggio con cemento)』吧!」

       「好了,該說的話都說完了,我們該扳回一城了!」播戶 比花莉以憤怒的眼神望向一旁驚嚇到遲遲不敢動作的巧蕊,「該挽回我『最強正音使』的名號了!」播戶 比花莉身上湧現大量能量。巧蕊知道現在的她,絕對打不過戰力大幅提升的三人,因此,她敲擊手中的鈴二十下,四個為一組,瞬移逃離了現場。「唉!怎麼讓她逃了呢?沒關係,下次我再見到她,一定把它磨成齏粉!」播戶 比花莉不甘心地說道。隨後,三人便各自返回自家。

       直到現在,除了這三人以外,都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曾經發生過。

=========作者的話=========
嗚哇!終於把這一篇更新出來了,莫名其妙寫得有點長呢!廢墟回憶篇,就此完結,接下來就是擂臺篇了,敬請期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