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畜】重性憂鬱疾患19

阿曦 | 2021-07-10 17:33:49 | 巴幣 0 | 人氣 40

連載中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找出綁架自己的「蜘蛛」,李晴煬加入了名為「神與畜」的組織。這裡的每個人都有病,每個人的心都在流血。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一群想活下去的人。

「回來了。」
「爺爺回來了。」
「失敗了嗎?」
「看起來失敗了。」


時間倒回幾天前,被NAGI重傷的李仲翔,回到了李晴煬的意識空間。正如NAGI所料,李仲翔早就對李晴煬出手,但出於某些原因,李仲翔無法立刻吞噬他,造就了此時此刻,他快被自己孫子煩死的窘境。


「哪,爺爺。」
「你打不贏我哥嗎?」
「哥明明那麼弱。」
「爺爺不是很強嗎?」


李晴煬的意識空間很奇怪,是一片一望無際的花田、一分為二,分別是白玫瑰與紅玫瑰,兩種玫瑰園各有一個李晴煬。因為都是小孩子的模樣,他們在胸前別了各自代表的玫瑰,區分彼此。

「啊,難不成,」

紅玫瑰的李晴煬說:「是因為MIO?」

白玫瑰的李晴煬疑惑,「MIO?」

紅玫瑰的李晴煬解釋:「她和哥有過交換,問題應該出在這。」

一樣的長相、聲音,兩個李晴煬此起彼落地交談。李仲翔坐在一張木椅上,快被他們吵死。

為什麼無法立刻吞噬?很簡單,李仲翔無法主動殺死他們,只能透過誘導他們自殺或自然死亡,這也是他另外找上李博洋的原因。李晴煬是主目標,但這兩朵玫瑰太棘手,李博洋相較之下容易些,可惜最後被NAGI阻撓。

「你們兩個,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知為何,李仲翔回趟仙境後,竟然換了衣服,變成一套暗紅色的西裝,前面的頭髮也梳了上去,依舊散發不切實際的氣質,不像這個世界的人類。

「我記得我剛來時,」李仲翔指著白玫瑰,「沒有他。」

「不是『沒有他』,是他在『沉睡著』。」紅玫瑰糾正,可愛的笑容問李仲翔:「爺爺好像拿我們沒轍。怎麼樣?要告訴你嗎?關於我們的秘密。」

「……。」

李仲翔沒有回話。和驚慌失措的李博洋不同,李晴煬仗著李仲翔無法殺他這點,根本不怕他,還敢用挑釁的口氣說話,這讓李仲翔很生氣。

「說來聽聽。」

李仲翔問他們:「為什麼有兩個?李晴煬是雙重人格?」

「不,跟那不一樣。」紅玫瑰說:「我們只是李晴煬的兩個面向。」

「哪兩個?」

紅玫瑰指著白玫瑰,「他,從李晴煬出生就在了。他來自體內的『紅心傑克』,所以他跟爺爺有直接關係,是『缺愛』、是李晴煬渴望被愛的面向。」

紅玫瑰再指自己,「我,是因為小叔的愛而誕生的。我要將小叔給我的愛獻給他人、讓那個人變幸福,所以我是『泛愛』、是李晴煬渴望愛人的面向。」

言下之意,紅玫瑰是李晴煬與李央的畸形關係、誕生出的扭曲性格,但李仲翔看向白玫瑰,這小鬼沒比較正常,笑起來跟紅玫瑰一樣邪惡。

「我們照著時間順序說吧。爺爺,你有讀過我的記憶嗎?」換白玫瑰開口。

李仲翔點頭。白玫瑰繼續說:

「因為被蜘蛛襲擊,李晴煬失去記憶,忘記小叔對自己做過的事,也就是說──紅玫瑰被遺忘,當時由我負責主導;之後為了自保,我讓紅玫瑰回來,李晴煬的記憶恢復,並把小叔殺死;解除當前威脅後,紅玫瑰歸還主導權,所以剛加入神與畜的李晴煬,是白玫瑰。」

他們一搭一唱,紅玫瑰接著說:

「但是,李晴煬選擇和MIO交換──用自己的『善良』交換成人的外表。我們之中擁有『善良』的人是白玫瑰,所以在交換後,白玫瑰就陷入沉睡;這也是爺爺當初到來時,只有我在的原因。」
李仲翔聽懂了,怪不得李晴煬獲得成人外表後,行為舉止整個劣化,原來都是紅玫瑰在主導。

「但問題來了:為什麼一開始的紅玫瑰不快樂?為什麼一提到小叔就跳腳?答案很簡單。」

白玫瑰甜蜜一笑,「因為李晴煬對小叔不是只有恨,『恨李央』不符合紅玫瑰『愛人』的本質。這點我們要感謝尼可拉斯和宇維少爺,一個幫李晴煬點出問題,一個帶李晴煬去小叔的墓前認清事實,這才解開了矛盾,李晴煬也不再糾結小叔的事。」

紅玫瑰誕生於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提到李央,他的表情就很幸福,李仲翔覺得很病態。

「另外補充:在謝氏誕生的分身『惡魔煬』,是白玫瑰用『紅心傑克』分裂出的。雖然那時候白玫瑰在沉睡,但獅鷲不愧是獅鷲,點破了李晴煬『缺愛』的事實,把白玫瑰的水果塔潛能激發出來,真的很厲害。」紅玫瑰說。

「那麼,」李仲翔問他們:「為什麼我到來後,白玫瑰就醒了?」

「因為他來自『紅心傑克』。」紅玫瑰解答:「多虧與爺爺的共鳴,白玫瑰終於甦醒,但是,善良的那一部分已不復存在,所以現在的白玫瑰,跟我一樣都是惡魔,李晴煬也變成徹頭徹尾的人渣。」

李仲翔恍然大悟,這就是兩朵玫瑰半斤八兩的原因。連意識體都評價自己是人渣,李晴煬真的沒救了。

「我明白了,也就是說──」

李仲翔發出那聲很像呻吟的嘆息,壓低聲音:


「我如果要得到這副身體,得同時讓你們去死。」


「或者,」白玫瑰壞笑,「讓我們同時滿足、合而為一。」

紅玫瑰也笑,「讓我們同時滿足愛人的慾望,與被愛的渴望。」

白玫瑰說:「因為小叔不在了──」

紅玫瑰也說:「因為我們都不滿足──」

兩雙手牽在一起,兩個聲音重疊在一起。


「才不會聽爺爺的話,乖乖去死喔。」


「……。」

遇到對手了。李仲翔摀著臉,覺得頭好痛。該說不愧是自己的繼承人嗎?棘手程度真不是蓋的。

「我知道了。」

他把手放下來,紅色的眼睛看著兩個小鬼。

「現況來看,我殺不死你們,你們也無法趕我走。我們還得相處一段時間。」

「沒錯。」白玫瑰燦爛一笑。

「就是這樣。」紅玫瑰表示認同。

「那,在你們同時找到愛與被愛的對象前,我會把力量借給你們,但是──」

李仲翔睜大血紅色的眼睛,下重話:


「滿足後,都給我立刻去死,聽懂了沒?」


「聽懂了。」
「知道了。」
「我們會聽爺爺的話。」
「爺爺,這段日子還請多指教。」

說完,兩朵玫瑰走上前,同時牽住李仲翔的手,歡迎爺爺加入美麗的玫瑰花田,成為李晴煬的一部份。


◇◆       ◆◇


2157年12月2日,凌晨兩點,商業中心B區,仙境大樓,二層,醫務室


時間倒回高宇維與李博洋談話的隔天凌晨。因為MIO不想一個人睡,李博洋陪她在榻榻米打地鋪,但因為白天的談話,李博洋根本睡不著,只好趁MIO熟睡時離開房間,走去二樓的醫務室。

「……。」

因為沒開燈,黑漆漆的醫務室裡,只有李晴煬一個人躺在病床。明明心電圖、其它有的沒的都正常,李晴煬就是醒不來,已經昏迷了兩個月。

「弟弟……」

李博洋坐在病床邊,看著李晴煬安詳的睡臉,腦中又想起白天和高宇維的談話。

「對不起,要不是哥哥,你根本不會加入神與畜,也不會遇到這些事。」

李博洋開口,告訴沉睡中的李晴煬:

「我知道,我最多只能帶MIO走,你絕對不會想離開。依你的個性,一定會為了宇維少爺死吧?因為你是優秀的神與畜,相較之下,哥哥我竟然會陷入這種難題……枉費我還是你的嚮導,真諷刺。」

李博洋起身走到窗戶邊、兩手放在窗台,一邊看著外面的夜景,繼續說:

「我知道我沒有選擇,就算離開神與畜,爺爺還是會找上你;我不管選什麼都無法保護你,就像當年你被李央那樣對待一樣,所以我會選擇留下。宇維少爺曾救我一命,而且,MIO這樣的存在和個性,無法融入外面的世界。我不能為了一件百分之百會失敗的事,拋棄MIO和宇維少爺的救命之恩。」

說著說著,李博洋的拳頭越握越緊,眼淚無聲無息掉下來,落在窗台上。

「什麼是稱職的神與畜──無論天秤的另一端是誰,都會選擇宇維少爺,而我也確實要這麼做;但為了『正確』而捨棄你,光憑這點,我就極度厭惡我自己。為什麼犧牲的是你的幸福?為什麼我這麼優柔寡斷?換成別人會淪落至此嗎?為什麼我和你要面對這種事……為什麼……」

人無法選擇出生,無法選擇命運;怎麼努力都改變不了現狀,才是真正的絕望。

李晴煬生來就是紅心傑克的繼承者,李博洋無法改變它,只能心痛地接受事實,然後,絕望地目睹它發生。

他在窗台哭了很久。為了以神與畜的身分存活,李博洋必須拋棄其它情感,所以他這一哭,哭掉了自己對弟弟的所有感情。他已經長大,不需要與MIO交換,也不用仰賴遺忘,此刻的他學會自我切割──將心臟多餘的部分切除。當不必要的情緒不再左右自己,李博洋也完成了蛻變,停住了眼淚。

「呼……」

他深吸一口氣、吐出來,再慢慢睜開眼睛。他不知道自己此刻規律的心跳,該歸類為平靜或是死寂;但總歸來說,李博洋冷靜下來了,理性正主導著腦袋。清晰的思緒叫他趕快回去,萬一MIO發現自己不在,一定會大哭大鬧。

他轉身、看著醫務室的門。正打算邁開步伐,李博洋的眼角餘光瞄到什麼,於是他移動視線──肩膀猛然一陣、後退三步,睜大的眼睛瞪著前方,好不容易規律的心跳又開始狂奏。


李晴煬醒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
他坐在床上,面無表情。
血紅色的眼睛看著,無聲無息。


「弟、弟弟……?」

你看我,我看你,兩雙紅色的眼睛看著對方,過了好久。

「不……不對,你是誰?」

假海龜的鐵扇出現在右手。李博洋拉起警戒,質問:

「你是李仲翔,還是,我弟弟?」

「……。」

李晴煬沒有回答,而是笑了。


像被鮮血污染的紅玫瑰。
像被精液褻瀆的白玫瑰。
像從撲克牌裡誕生的惡魔──代號為J。

全名:紅心傑克。






重性憂鬱疾患   End
The next psychosis: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

阿曦:

「第七章結束。等了這麼久,他們終於都變成我心中的樣子。」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