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畜】重性憂鬱疾患18

阿曦 | 2021-07-10 17:07:24 | 巴幣 0 | 人氣 35

連載中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找出綁架自己的「蜘蛛」,李晴煬加入了名為「神與畜」的組織。這裡的每個人都有病,每個人的心都在流血。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一群想活下去的人。

2157年12月5日,Platinum標準時間14點,陪審團(Jury),司令部


Platinum旗下的研發中心在科技研究技術F區(南亞),但白與金的領導人、核心人物,平時的生活起居都在空中、位於一座名為「陪審團」的超大艦艇上。由於艦艇面積兩千平方公里,又有人造的自然景觀及住宅,在外界有「夢幻島(Neverland)」之稱,是Platinum科技實力的象徵。

「……。」

結束和神與畜的打鬥,羅笙在兩位外甥子的協助下,將負傷的白絃帶回陪審團。由於第一代水果塔的身體異於常人,白絃的傷勢沒幾天就痊癒,但她不知為何沒有醒來,蜘蛛糖的分析系統也得出奇怪的結果:白絃「睡著」了。


「母親大人應該去了仙境。」


醫務室的機械電子門自動打開,白絃的次子、Platinum的領導人之一──白石墨走進來,告訴羅笙:「母親大人說過:如果一直沒醒,表示她人在仙境忙,不要吵她。」

「仙境……」

能自由進出仙境的人,只有創立仙境的白絃和身為意義的艾莉絲,其它人只有被邀請才能進入。羅笙手上沒有仙境的數據,無法應用到蜘蛛糖,也無從得知白絃在做什麼。

「她為什麼要去仙境?」羅笙問。

「不知道,找人吧。」白石墨聳肩,也不清楚。

羅笙看著白石墨。這孩子(跟羅笙的年紀相比確實是孩子)很好懂,個性跟運動型的外表一樣,大咧咧的、不拘小節,不喜歡想太多,但不失成年人的禮貌和沉穩,是很受歡迎的大男孩類型,而且他竟然穿著亮紅色的襯衫,氣質恰好能駕馭這個顏色。

「怎麼了?」發現羅笙在看自己,白石墨問。

「你們平常都穿這樣?」

「嗯。」

「那,」羅笙指著窗外,「外面那些飛來飛去的人是?」

「噢,那個啊。」

這時,一群穿著黑色緊身衣、上面還有螢光色條紋的人從窗外飛過。白石墨解釋:「穿搭式飛行裝置,中階人員用的機動設備,要體驗看看嗎?」

「心領了,我沒興趣。」

羅笙聽說Platinum的戰鬥服都很浮誇,不知道白石墨這種位階的人,也有沒有類似的東西?

「舅舅大人,」

白絃的兩個兒子都這麼稱呼羅笙。白石墨開口:「我想和您聊聊,可以換個地方嗎?」

於是他們轉移陣地,羅笙被白石墨帶到類似觀景台的地方,地板、天花板、牆壁全是透明的,能由上往下俯瞰整艘艦艇──廣闊的草原、山脈、河流、天空,和煦的太陽及飛在空中的老鷹。雖然一切都是人造,但羅笙不得不說,景色真的很壯觀,卻又覺得很熟悉,好像在哪看過。

「這些來自Platinum的技術,景色是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設計的。」白石墨突然想到:「但設計理念我一直不懂。舅舅大人,您知道什麼是『哈庫那馬他他』嗎?」

「……!」

聽到那六個字的羅笙差點吐血,怪不得他覺得景色很熟悉,原來是參考某知名卡通的場景。

「一種古老的語言。」羅笙解答:「意思是『不用擔心』、『沒有問題』。」

「原來如此!哈庫那馬他他!真不錯!」

看著白石墨豁然開朗的表情,不知道怎麼吐槽的羅笙為了轉移話題,直接問:「你要跟我說什麼?」

「舅舅大人先坐吧,站著很難講話。」

說完,白石墨不知按了哪裡的開關,白色的桌椅瞬間出現,桌上還附有茶點。白石墨替羅笙倒茶,同時開口:


「我就直說了──我需要舅舅大人給我注射蜘蛛糖,把我變成蜘蛛。」


「……。」

羅笙的反應意外平淡,只是問:「目的?」

「Platinum需要蜘蛛糖的力量、打爆高宇維,否則只會被高宇維打爆。」

「為什麼?」

「維持《羅琳娜條約》。」白石墨說:「謝賢那娘炮接手謝氏後,反高派只剩Platinum與賴家;這兩個再淪陷,《羅琳娜條約》的十大家族條款等同作廢,條約效力也會損失一半。」

「為什麼不跟賴家合作?」羅笙又問。

「誰要跟只會夾著(嗶──)唱聖歌、滿腦子神明的果蠅合作?一群迂腐的爛芭樂,不用高宇維,他們遲早會把自己搞死。」

白絃說過,她不會插手十大家族,包括自己兒子的Platinum;為了自救,會想要蜘蛛糖的力量並不奇怪。

「蜘蛛糖的副作用,你不會不知道吧?」

羅笙不排斥這個提議,應該說,要付出代價的人不是他。羅笙提醒白石墨:「蜘蛛糖會侵蝕你的理智,我也是最近才克服。」

白石墨點頭,「我和允道商量過。接下來幾年,Platinum不會有大動作。等我體內的蜘蛛糖穩定下來,Platinum才會向高宇維宣戰。」

蜘蛛糖是科技,如果配合Platinum的技術,兩者相互結合,產生的結果肯定不同凡響;同樣地,Platinum的技術或許能緩和蜘蛛糖的副作用。整體聽起來很吸引人,但接收蜘蛛糖的白石墨,未來的日子不會好過。

「你和你哥哥的感情,似乎很好。」

羅笙沒來由地說。白石墨愣三秒,疑惑的表情反問:「兄弟不都是這樣?」

「感情好的手足在十大家族不多見。」羅笙喝茶,「而且,你們都是Platinum的領導人,不會想除掉對方、獨攬大權嗎?」

親情在十大家族是很尷尬的話題,尤其手足更加微妙。不說其他家,光謝氏九子就能寫成兄弟鬩牆的教科書,還要分上下兩冊。

「從來沒有。」

然而,貴為領導人的白石墨想都沒想,一秒否定羅笙的話。

「我不知道別人家是怎樣,我也討厭打聽這種八卦,但我和允道很普通。感情好嗎?我覺得一般般,年紀沒有差很多的兄弟,相處模式都是這樣吧?」

羅笙越聽越覺得神奇,再問:「不會吵架嗎?」

白石墨閉起眼睛,露出絞盡腦汁的表情。

「很少。」他搔了搔黑色的頭髮,「他講什麼我都聽。」

「為什麼?你都沒有意見?」

「我們倆站在一起,誰負責動腦、誰負責打架,看體型就知道,沒什麼好吵的。」

白石墨咬一口餅乾,覺得很甜,正想看是哪台白痴機器做的,發現是金允道喜歡的草莓口味,摸摸鼻子就算了,繼續吃。

「當然,意見不合的時候也有,畢竟我們個性差太多。」白石墨舉例:「總是忍耐、壓抑的金允道,和總是咆哮、馬上發洩的白石墨;房間全白的金允道,和房間全紅的白石墨;開口閉口『我們以前啊……』的金允道,和一天到晚『我們以後要……』的白石墨。」

說著說著,白石墨突然聳肩,用一種無可奈何的口氣說:「沒辦法,我的腦袋沒他好,吵也吵不贏,乾脆全部聽他的,這樣我也輕鬆。」

「所以,」羅笙又問:「Platinum的事,都是金允道說了算?」

白石墨點頭,「他身體不好,適合躺在床上想,我負責做。」

「聽起來你們都很重視Platinum。」羅笙說。

「當然,Platinum是《羅琳娜條約》的一部分。」

說到這,白石墨的眼神變得格外認真。他告訴羅笙:「母親大人一百年前經歷過什麼、才有今天的《羅琳娜條約》,我們比誰都清楚,所以我們不允許想撕毀《羅琳娜條約》的人;有那個本事,先來擊毀Platinum的陪審團!」

白石墨冷笑,「連Platinum都贏不了的芭樂,別以為能過母親大人那一關。她不用水果塔,光拳頭就能把你全身的骨頭打碎!」

此話不假,羅笙在很久以前,曾目睹姊姊把一個男人的脖子扭斷,白絃的赤手空拳真不是開玩笑。

「奇怪,為什麼會聊到這裡?」白石墨終於意會過來:「我們不是在討論蜘蛛糖嗎?」

「抱歉,畢竟你們是姊姊的兒子,我各方面都很好奇。」

羅笙不再多問,直接告訴白石墨:「要蜘蛛糖可以,我只有一個條件──幫我找出一個人,讓我和他見面。」

「誰?」

「羅俊。」

「俊?竟然是俊嗎?」

白石墨瞪大眼睛,羅笙說出他心裡所想:「那孩子和你們有關係,是嗎?」

「沒錯,是母親大人爸爸那一邊的親戚……等等。」白石墨意識到:「跟你一樣姓羅,是你那邊的?」

「是我父親某位兄弟的後代,詳細情形雖然不清楚,但以血緣來說,確實和我有關。」羅笙問:「你認識羅俊嗎?」

「當然,他出生時我還抱過。俊是很聰明的孩子,天生就有機械天賦,我們都很看好他。」白石墨說。

「他的父母是Platinum的高級幹部,一家人住在這艘陪審團上。我如果憑自己的力量去找他,會觸動陪審團的警報系統,那會非常麻煩,需要你們協助。」羅笙微笑,歪頭問:「可以嗎?」

白石墨嚇一跳,羅笙笑起來也太好看,差點忘記對方是大自己一輩的舅舅。

「只有這個條件?」

「別小看這件事,如果順利,我可以拖住高宇維好幾年,你也能專心適應蜘蛛糖,對我們都有好處。」羅笙說。

「那就這樣吧。謝謝舅舅大人,成交!」

語畢,白石墨與羅笙握手,羅笙再一次表示:「蜘蛛糖的副作用,你真的打算承受?」

「沒問題,我相信允道,也相信Platinum。這時候就要說那個吧?」

白石墨突然大笑,對空大喊:

「哈庫那馬他他!!!」


◇◆       ◆◇


2157年12月5日,Platinum標準時間15點,陪審團(Jury),司令部


結束與白石墨的談話,羅笙沒回醫務室,而是前往某人的房間。房間的主人不在客廳、不在寢室,其中一扇門確認羅笙的身分後開啟,竟然是一間小小的室內溫室。


「如何?」


白絃的長子、Platinum的另一位領導人──金允道坐在溫室正中央的桌子旁,手裡翻閱著一本黑色書皮的書。他穿著一件寬鬆的白色襯衫,不知為何,襯衫最上面的四顆扣子都不見了,鎖骨和胸肌若隱若現,搭配那露出額頭、瀏海中分的淡褐色短髮,看起來就像童話故事的精靈王子,和弟弟白石墨的氣質非常不同。

「和你預料的一樣,」

羅笙慢慢走著,欣賞溫室裡的植物,「你弟來問我蜘蛛糖的事。」

「不是預料,我和他前幾天就討論過。」金允道闔上書本,「我只是提前告訴你有這件事。」

金允道總是在笑,而且他笑時,臉頰會有兩個明顯的酒窩,眼睛也會瞇成好看的弧度。雖然溫柔,但羅笙知道那不是真的笑,因為白絃也會這樣。

「你答應我的事,辦得到吧?」羅笙突然問。

「當然。」

「因為你先答應我,我才只跟白石墨提到羅俊。」羅笙表示:「否則,給別人蜘蛛糖這種事,我平常可不做。」

「舅舅大人放心,沒有把握的事,允道不會隨便提。」金允道又說:「而且,如果沒有事先準備,我不會讓石墨注射蜘蛛糖。」

金允道說到這份上,羅笙也不用多問,轉而將注意力放到這間溫室。他覺得很奇怪,這裡的植物不走美觀路線,而是香茅、芳香萬壽菊、迷迭香、檸檬桉、天竺葵、薄荷,這些香味濃郁的植物,整個室內瀰漫清香,好像是故意的。

「舅舅大人,怎麼了嗎?」發現羅笙好像想說什麼,金允道主動開口。

「上次你說,我們只能在這裡見面。」羅笙問他:「為什麼一定要在這間溫室?」

「……。」

金允道沉默。他想了很久,久到羅笙以為他不打算說,才終於回答:「因為我討厭蟲子。」

「蟲子?」

「這裡的植物香味濃郁,有驅蟲效果,我很喜歡。」

說完,金允道起身,笑著問羅笙:「舅舅大人,石墨還沒介紹小女給您認識,對嗎?」

聽到「小女」兩字,羅笙又震驚了。原來自己不只是舅舅,還是舅公。這一百年也發生太多事。

「我帶您去吧。」金允道說:「兩位都是可愛的孩子,她們一定會喜歡您。」

語畢,自動門開啟,金允道讓羅笙先走。看著那張永遠微笑的臉,羅笙再回想幾分鐘前、白石墨那雙清澈的眼神,內心忍不住感慨。金允道這種摸不透的氣質,和白絃簡直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有人說你像媽媽嗎?」

羅笙一問,金允道的腳步立刻停下。他依然笑著,但這次的眼睛不只沒有笑意,還夾帶了由憤怒凝結成的殺氣。

「那還真是──榮幸啊。」

說完,金允道邁開步伐,走在屬於他的正確道路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