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不存在的月光(HP同人 穿成德思禮家的小女巫) 九、衝突否定與遺忘

冰瑤 | 2021-07-09 22:59:00 | 巴幣 0 | 人氣 51

連載中哈利波特
資料夾簡介
一句話簡介 哈利波特圓夢作品 穿越主角與HP主角們都有自己的故事 主角在與劇情人物的互動中阻止了命定的悲劇亦得到了治癒與成長 刻在靈魂上的傷終得撫癒

九、衝突否定與遺忘
 
轟隆!隨著一聲霹靂巨響,窗外白光乍現,門板應聲倒地,門外出現了一個比門框大的魁武巨人。
 
哇!現場版果然震撼,就像鬼片拍攝現場一樣!
 
威農顯然不這麼想,或是顯然就是這麼想卻有著與達安娜南轅北轍的反應。
「我…我警告你——我有槍!」威農再次強調了他的警告,這次聲音裡明顯帶著顫音。
 
「能給我來杯熱茶嗎?走這麼一趟可真不容易……」
巨人勉強把自己塞進屋子裡,把門板裝回去,而後一派悠閒的說道。
「喂,讓一點兒地方吧,你這個傻胖子。」
 
達安娜抿了抿唇,他其實已經不太記得海格接哈利時是如何和徳思禮打交道了,可是達安娜記得過去的自己很喜歡海格。雖然他有時教人無奈、又好氣又好笑,但是他的忠誠、善良、單純卻叫達安娜嚮往。然而一見面就叫達力傻胖子理所當然要對方讓位的海格,卻令達安娜感到一種漫不經心的蔑視而陌生得令人心驚。
 
海格環顧四周,在看到哈利時,那雙濃密鬚髮下黑甲蟲似的眼睛頓時閃閃發亮。
「上次見到你,你還是個小毛毛。你和詹姆幾乎一模一樣,除了你的眼睛,你的眼睛像莉莉。」
聽到對方是先父母的故人,哈利的碧眼立刻閃耀了起來,威農則是發出刺耳的吼叫。
「我要你馬上離開,先生!」他說,「你這是私闖民宅!」
「喔,閉嘴!你這愚蠢的徳思禮!」
幾乎同時,海格如此說道,搶過威農的獵槍打了一個結扔到了角落,彷彿那只是不值一提的劣質橡膠玩具。
 
喔,獵槍很貴欸!怎麼可以這麼浪費!達安娜可惜著報廢的獵槍,卻沒有將其拾回。因為就算達安娜學會了恢復如初,能夠確保百分之百修復獵槍而能安全使用,威農也絕對寧可買新的而不願意使用荒謬的修復了的獵槍。
 
海格接著轉過身子祝賀著哈利生日快樂,並且從黑外衣內袋裡取出一隻稍稍有些壓扁的盒子,從頭到尾都當徳思禮一家不存在。
「魯伯·海格,霍格沃茨的鑰匙管理員和獵場看守。」海格如此回答著哈利的疑問,在一番和故人之子歡喜相認之後,海格搓著雙手,暴風雨的低溫令他想起了暖身的茶。
「哦,茶怎麼樣了?如果有茶,在遇到比你強的人面前就不要說沒有,記住。」
 
達安娜瞇起雙眼,聽到了自己吵雜的心跳聲。現在他可以百分之百確定,海格就是蔑視著身為麻瓜的徳思禮。威農感到受威脅後的逃生威嚇行動,在對方看來就宛如囚籠中亂竄的老鼠,只是徒勞而又增加麻煩的行為。可以理所當然的辱罵對方的家名,不需要時當對方不存在,又在需要時理所當然的要對方服從自己的武力,這一切一點都不失禮,因為對方就只是害蟲一樣的存在。
 
達安娜想起自己家裡那封還壓在書下的通知書,心臟像要跳出胸腔般,耳膜快速鼓動著。海格這趟應該不只是為了接哈利,就算是順道,自己應該也是他要接引的對象。現在海格和爸爸媽媽矛盾衝突這麼大,他該不會是想直接用搶的吧?如果是,自己是跟還不跟?不跟,就等於是自己放棄了學習魔法的機會;跟,跟著威脅蔑視雙親的敵人走的自己又有何顏面見父母?
 
在達安娜糾結難堪時,海格自顧自的烹茶烤香腸。一室靜謐,火光柔和了兇猛的臉龐,滋滋作響的香腸在寒夜中散發著肉香。
「咕嚕嚕嚕。」達安娜聽著自己的飢腸轆轆強調著需求,看著海格拉下臉來輕蔑一笑的對威農說,「你這個呆兒子用不著再長膘了,德思禮,你放心吧。」
 
接著是海格怒吼著責備徳思禮沒有告知哈利他的身世,佩妮爆發出對妹妹和魔法界的怨懟。海格的怒吼、威農的咆哮和佩妮的尖叫吵得達安娜腦子嗡嗡作響,一下一下的抽疼著。雙方想法觀點幾乎沒有交集,空氣刺痛著皮膚,噼哩的火堆相較之下是多麼的不灼人。
 
在哈利急不可待想知道過往真相的催促下,海格終於開始陳述往事。達安娜幾乎沒有任何一刻如此痛恨著佛地魔的作為,又如此感激著佛地魔的名諱----如果不是佛地魔,哈利有疼愛自己的有能的雙親,佩妮不必強忍著怨懟與辛苦撫養哈利,哈利也不必寄人籬下在冷暴力中成長;然而一切悲劇源頭,卻因為他所作所為令海格忌口,而成為現在自己耳朵唯一的救贖。
 
安靜並沒有持續多久,隨著話題觸及此次的衝突根源----哈利的入學問題,雙方爆發猛烈的口角。當海格終於忍不住使出魔法時,達安娜知道自己不能再坐視下去了----
 
一陣劇烈的疼痛,自尾椎蔓延上脊柱,達安娜蒼白的臉蛋上佈滿細汗。威農一邊發火一邊把被推開的達力脫到另一間房間,佩妮摟著達安娜著急的查看。
 
「我不該動手的,不過反正也沒成功……你可以幫我保密嗎……」
耳邊傳來海格略顯不安的聲音,達安娜看著海格用熱切而崇敬的目光注視著哈利,完全不關心自己的狀況,終於明白了----
 
魔法界只要他們的救世主。
 
誰會關心卑微的徳思禮是如何養大他們的救世主呢?看看海格望向哈利這位倖存者的眼光,甚至連關心著救世主的人都沒有真正看著哈利!
 
可笑的是自己竟然真的期望霍格華茲能不放棄他的學生,像個灰姑娘般期待著對方能只憑著一隻玻璃鞋便尋來,期待著如神仙教母變出美麗的奇蹟般,能說服父母讓自己入學的教授前來接引自己。
我什麼時候竟變得如此天真了?渴望之物即使竭盡全力伸手也不見得能到手,我竟然在期望果實自動掉落?
 
「書。我要書。魔法界的書。盡可能多的書。你不可能永遠留在學校。」
被佩妮帶走前,皮膚白皙的達安娜臉上隱隱透著青筋,緊握著哈利的前臂說道,前所未有的猙獰神情令哈利頻頻點頭。
 
隔天當威農佩妮領著達力和達安娜出門時,海格和哈利早已與唯一的一艘船一起不見蹤影,威農打電話尋求救援才終於回到家。
 
 
之後的一個月,達安娜幾乎都待在房裡看書。哈利將所有課外讀物全部給了達安娜,甚至為了達安娜多買了一套課本。達安娜讀書以外的時間幾乎都是恍惚的,所有事物似乎都隔了一層膜般接觸不到他。
 
真是奇怪呀。當有選擇時輾轉難安,可一旦沒了選擇餘地時,卻又那麼痛苦。
 
達安娜摸著自孤島回來後,想丟棄卻最終沒能放棄的,六歲時刻意用外語書寫的,關於原著的情節。心頭沉沉的,卻又空空的,每一次脈搏的跳動、每一次的呼吸,都伴隨著綿長的疼痛,最後當心口與尾椎的疼痛因習慣而不再明顯時,便只餘下無由來的噁心感。
 
某部分的自己正逐漸死去,達安娜卻連在乎的能力都漸漸喪失。
 
才藝班已經都畢業的達安娜,只有在晚間和海徳薇一起散步時才會出門。在路上看到費格太太重新迎回踢踢、雪兒、爪子先生和毛毛,本來應該為費格太太高興的達安娜卻找不到高興的方法,反而無端的感到一陣羨慕。
 
 
無論達安娜如何難過、哈利如何期待,時間都不因人的期望而加快或停留,九月一日最終如期而至。因為當天倫敦有達力最愛的電玩發售活動,威農最後還是答應載哈利到國王十字車站。
 
現在他們應該已經到了吧。獨自一人在家的達安娜眼神空洞的看著分針滴答滴答的走向整點,時針慢慢的指向11。這時,達安娜感到心口將要炸裂,劇痛蔓延至全身,有什麼實質的東西就要衝口而出,渾身細胞在悲鳴著,爭先恐後的想從質量轉為能量。
 
控制!再這樣下去我會炸了這裡的!努力抑制魔力的達安娜看向梳妝檯,鏡子中,縞白的臉上七竅流血。
 
國王十字車站!隨著腦中最後的念頭消逝,達安娜意識陷入一片黑暗。
 

海格與徳思禮夫妻為各自相應的理由而憤怒無禮
彼此否定彼此的人生與價值
遺忘了女兒魔法天賦的徳思禮與遺忘了接引教授職責的海格
達安娜是時空扭曲下的多餘者
下回 遺失的新生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