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詩賞析】李蘋芬〈抒情考古〉

安迪勞斯基 | 2021-07-09 21:05:22 | 巴幣 1118 | 人氣 88

李蘋芬〈未來考古〉

屋簷承受著雨,在夏末
今天起,走入野狗散步的沙灘
看海的人,在浪的敲擊中暈眩
鯨豚跳舞,遙遠的遊戲。
看渺小的島,孳衍未竟的故事
你關心天象
遙望山巒的軀體如何為霧氣奄息
指縫有沙,流進愛人的心
與陌生動物一起
等待雲縫間初生的熱
探測這想像之外的宇宙地形
我們懷中的嬰兒,剛剛學會了
愛撫我的眼睛,指出你髮如蓬草
身體側臥如山的蓊綠
(即便我們已從此刻老去)
他剛剛發現了,第一次潮汐
當煥發磷光的蟲子,沿石頭鑽入黑暗
月球行走的軌跡,一路往西
未來有人在此地考古
判定結果不宜生活
我們的水泥房子,冰箱,果凍般凝住的
玻璃時光。漂流為海底棄物
地表皺摺,斷裂如沒有終點的樓梯
不願移居的人類口舌乾燥
記憶著最初的露滴
懷中有嬰兒,嗚咽如幼貓
(倘若我們已遠行)
他的皮膚,流著我的海洋
在他耳際,響起你仰望山群時
有雷聲滾動

【賞析】
在〈未來考古〉我首先會注意到主詞的遞變過程。整首詩是在一個末世感極強的「未來」對往昔人事進行考古、回視,在無人世界徘徊觀察的考古者,一開始以「看海的人」的形象登場,第二段變為第二人稱的「你」,然後又回到第三人稱,在第四段發現第一次潮汐的「他」與「未來有人在此地考古」的「有人」。這既是鏡頭視角的轉換,也在「遠遠」中,揭示了抒情主體對未來考古一事,兩次的情感轉折,從一開始的客觀描述,到親近,彷彿直接面向讀者,最後又刻意拉開距離,以未來的視點,來照看由文明(以及詩中的「我們」)所留下的遺址。
詩中的意象群夾雜自然與文明的殘骸,營造出後啟示錄的背景,卻不陰冷灰暗,反倒因破敗而唯美。如在第四段集中出現的文明意象「海底棄物」、「沒有終點的樓梯」,因為緊接在「我們的水泥房子,冰箱,果凍般凝住的/玻璃時光。」之後,就和屬於詩中「我們」的情感記憶相互纏繞,有了個人抒情的質地。而「鯨豚跳舞」與「與陌生動物一起/等待雲縫間初生的熱」也都在人類所缺席的自然當中,展現出生機。
從第二段到第三段,第二人稱「你」的等待與探測之後,接上了「我們懷中的嬰兒」,以及嬰兒之於你我的親暱,使得詩中那個由「你」所考古的,人類所缺席的世界,和兩人(詩中一次次出現的我們)的情感世界相為表裏。詩中每次出現「我們」,都有意將末世空間與情感主題結合,從「我們懷中的嬰兒」到「我們的水泥房子」前是共同撫育未來,後是未來到來之前,兩人生活的空間與空間記憶。於是「未來有人在此地考古」的「此地」既可指涉人類文明的遺跡,更由於「我們」參與其中,而指向了情感與記憶的深層空間。
詩中兩次出現的()都是在提示時間,提示了在「未來」,我們從老去,至遠行因而缺席,記憶的考古工程,會在這個進程中逐漸喪失意義而變得蒼涼,記憶最終是否隨著當事人的缺席,最後淪為文明的殘骸,徒留給考古者思索而無法解密?詩人對此,是持樂觀態度的,懷中的嬰兒就作為「我們」未來的見證者。以孩子喻未來,表新生希望的寫法已多見不怪,但在全詩末五行「懷中有嬰兒,嗚咽如幼貓/(倘若我們已遠行)/他的皮膚,流著我的海洋/在他耳際,響起你仰望山群時/有雷聲滾動」島的自然與嬰兒的身體結合為一,又接在整首詩荒涼的未來考古之後,就更顯得生機盎然,既是新生,又作為生命永恆的見證。

創作回應

超熱血聖騎士酷愛巨乳
是蘋芬啊,許久不見
2021-07-09 21:50:23
安迪勞斯基
你認識蘋芬ㄇ
2021-07-10 12:47:03
超熱血聖騎士酷愛巨乳
某年同領優秀青年詩人獎,與他有數面之緣但不熟稔,畢竟我非學院體系。
2021-07-10 16:17:26
安迪勞斯基
原來如此,她算是我大學姐(?
2021-07-10 18:36:20
超熱血聖騎士酷愛巨乳
原來如此,新詩圈其實很小的,到哪都是那一撮人
2021-07-10 18:52:0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