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四十話(四)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7-09 12:00:04 | 巴幣 102 | 人氣 41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四十話(四)
人 VS 人


看著市內風景不斷往後退,耳邊只有車輪和馬蹄在石板路發出的咯咯聲響。平日話匣子打開了就能聊個不停的兩人,今天在馬車上都沉默不語。

莉絲一度閉上眼睛之後再次睜開,原本以為帶梓承出來走動一下能一掃過去幾天的鬱悶氣氛,但隨著羅杰所給予的限期不斷逼近,營救卡特和守住【爆炎箭】這兩難局面的壓力顯然已經將梓承徹底壓垮。

她還記得那晚在歐利伽米,梓承以眼神堅定的答應蕾恩不會見死不救。為了履行當時的承諾,梓承弄得心力交瘁一臉憔悴。莉絲看在眼裡,臉上浮現出一個悲傷的笑容,心裡感到陣陣痛楚。

「不管你最後做的是什麼決定,我都會無條件支持你。」

一句簡單的說話,可是來到莉絲的嘴邊卻又吞了回去。

那是因為她跟所有人一樣,在歐利伽米目睹了梓承摟住了艾莉娜的一幕。

如今的莉絲,只能為沒早一點發現自己的心意而懊悔,但她瞬即又想到自己根本無法像艾莉娜那樣跟梓承相處。即使早一步察覺,她也沒有勇氣改變兩人之間的關係。

莉絲仰望着天空,幽幽的嘆了一口氣。

原來愛一個人真的很難啊。

然而梓承對莉絲的想法毫無自覺,還一臉懵懂的問道:

「咦?你怎麼突然嘆氣?」

「都怪你這傢伙不好啦!」

梓承對莉絲突然發脾氣感到莫名其妙,唯有硬生生的轉換話題改變氣氛。

「啊,對啦……不知道丹尼先生和維比解讀手札的事情進行得怎樣?已經幾天沒有跟維克托他們聯絡,手札也應該差不多解讀完了吧?」

莉絲別過頭,好一會才回話道:「丹尼在這個城市的陰暗面生活多年,解碼方面由他和維比負責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倒是維克托這幾天不知道怎麼搞的,突然說如果要刀不血刃化解今次新法案的危機,唯一方法就是尋求其他城市的聲援和協助。」

梓承聞言愣了一下,維克托突然強調「刀不血刃」,根本就是針對梓承對他打算以外道殺人魔的身份刺殺異見人士一事上感到反感,堅決拒絕加入歐利伽米的緣故所致。

「明明之前的遊行都因為衛兵隊的鎮壓而失敗了,這次他竟然還打算親自到鋼鐵城雅斐利安(Athirean)和水都盧薩以科(Louzoviel)尋找支持和聲援,說什麼要聯合三個城市聯合發起抗議,逼身處王都愛莎尼奇(Izanich)的貴族們正視領主拉姆贊的所作所為。先不說領主拉贊姆會採取什麼行動,王都那些擁有宗師和大師鬥級的傢伙也肯定不會讓他為所欲為啦!」

也就是說,因為梓承的一個決定,導致了維克托決定以身犯險。

「你覺得維克托這樣做是不是太天真了?」梓承苦笑道。

「那不是天真,是貪心。」莉絲微笑道:「不過這種貪心很值得敬佩。」

「莉絲,如果……我只是說如果……城裡的情況繼續惡化下去的話,你會不會願意跟我一起離開赫澤爾頓?」

一起離開?

莉絲突然感到心跳加速,臉頰發燙。

「那時候你和馬庫斯說,如果遊行請願失敗的話,剩下的路就只有屈服抑或開戰兩條路。我知道這樣說很自私,但我還是認為離開赫澤爾頓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梓承這番話,猶如一盤冷水倒在莉絲頭上,原本心頭小鹿亂撞的心情頃刻間變成了莫名的憤怒。

「你打算放棄卡特和蕾恩,自己一個人逃跑嗎?」

「不不不,你誤會了。」梓承急忙解釋道:「其實這次就算能成功救回卡特,羅杰對【爆炎箭】志在必得,一定不會放過我。我繼續留在赫澤爾頓,只會讓身邊人陷入危險之中。我現在總算明白,波爾前輩究竟抱着怎樣的心情離開卡特和蕾恩,一個人跑到加納瑪爾山上。」

理解到梓承的用意後,莉絲的怒火馬上就平息了。她想起一代鍛治大師波爾 · 埃文斯最終落得獨自死在加納瑪爾山上的下場,然後眼前這個她心儀的男人亦可能會走上同樣的道路……

「走就走吧!反正初代會長經常說,作為商人不能一直停在一個城市。更何況你是我們商會最重要的鍛治師,如果你要離開赫澤爾頓的話,我也跟你一起走吧!」

「可是我離開這裡之後,應該不會再回來了……」

莉絲笑着勒住梓承的脖子,打斷他的說話並將他拉到靠近自己懷裡道:「我認識的菲恩可不是這麼婆媽的傢伙。安排離開赫澤爾頓的事情就交給我辦,你就專心想辦法對付羅杰,你還要說服你的艾莉娜,讓她跟着一起離開呢!」

這次輪到梓承臉上一紅,但就在他開聲說什麼之前,在前面拉著馬車的兩匹馬突然受到驚嚇,雙雙人立起來!

嘶——————!!

莉絲拉住韁繩翻身一躍跳到馬背上,竭盡全力控制和安撫馬匹。

此時,梓承看到雪露從前方的石橋出現,她一邊發足狂奔,一邊大叫道:

「大家快往這邊逃啊——!」

梓承趕緊下車,只見幾十名普通民眾從石橋對面慌忙跑至,所有人身上都染有血跡!

梓承在橋上截住雪露:「雪露!發生什麼事啦?」

「菲恩,快跑!那邊有一群穿着灰色衣服的人拿着武器見人就打呀!」

武器?

可是法律規定,除了衛兵隊之外,任何人在競技場外使用武器都會被視作外道者,衛兵隊有權格殺勿論的啊!那會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做出如此有違常理的事情來?

面對這種緊急狀況,正常人的反應當然是找衛兵隊幫忙。然而梓承卻馬上察覺到,在附近巡邏的衛兵都很有默契地同時背對着石橋這方向。

「喂!等一下!」梓承向着衛兵大叫,可是對方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便跟其他同僚有說有笑地轉身離開。

雪露和坎迪絲這時來到梓承身邊道:「沒用的,我們跑了好幾條街,所有衛兵都不見了。就連衛兵局的大門都全部被鎖上,我們被徹底孤立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