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眠紀》093-無因的詰問-002

九方思想貓 | 2021-07-08 18:58:52 | 巴幣 176 | 人氣 120

連載中《神眠紀》(完本後編修中)
資料夾簡介
九方豫與莫英是投身冷凍睡眠,準備跨越戰亂年代逃往和平未來的逃避者,然而,醒來以後的九方豫卻發現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夜界在尚未受到莫英的凝望之前,是一個虛幻的混沌之境。概念的靈力太陽,以及概念的意念世界,沒有時間流動的夜界,只是靈力與意念的集合體。

  一旦進入了意識的洪流,靈魂便化為永恆。

  但在莫英的凝望之下,夜界成了現在的模樣。靈力太陽高掛遠天,沒有我和莫英這般強大的靈力,也許永遠沒有一個夜界之人,能像我一樣就近凝望靈力太陽。

  虛幻世界的能量之源。

  能源這樣的東西,有了我們光界人的介入,便從此不再單純。因為能源危機而發生的「七日島鏈戰爭」,摧毀了我的光界祖國——島之國萬塔伊,也摧毀了世界秩序。為了反抗強大的陸之國納契,暗地裡投入的生體能源計畫帶動了我和莫英的命運。

  「如果我的存在也消滅了,是不是祖神與真神的凝望也就結束了?」

  我不禁萌生了這樣的想法。

  神道眾的讚詞說道:願祖神與真神的凝望永在。

  今天祖神已經不在了,那麼將這個夜界持續定型的凝望,是否就只剩下我的視線了?如果我不再繼續觀測這個次元的話,能不能夠讓夜界回到最早的樣貌呢?

  沒有白晝與黑夜,沒有大地與海洋,只有混沌的一切與靈力太陽,永恆地在時間維度之外的地方存在,純粹的夜界。

  好想讓一切歸於虛無。

  想到這裡,我解開了剛體的靈術力場,飛近靈力太陽的表面。

  由於飛得實在太高,在不尋常的平行四邊形地平線視野裡,屬於天空的部分看起來既深而遠,猶如不見底的深淵。靈力太陽的表面有著熾烈的波紋,越是靠近,越能感受到靈力渦流的驚濤。

  如果我就這樣融入靈力的歸處,是否就可以就此消失?

  如果靈力太陽確實就是靈力的歸墟,當我將自己回歸靈力之源,是不是還能再和莫英融為一體?

  帶著無數的想法,靈力太陽擾動的表面一再地靠近。雖然感受不到熱度,但解除各種防禦術的我,仍然可以明顯感受到過強的靈力波一再穿透靈容的痛楚。

  這些痛楚,沒有一次比得上失去莫英的疼痛。

  「已經沒有需要再努力了吧。」面對著撕裂一切的劇痛,我的眼淚只是簌簌地落。

  風吹散我的意志與願望,現在的我,當真只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了。

  然而穿越了靈力太陽的表面之後,過於明亮的視野,忽然像是謝幕的歌劇院一般暗了下來。撼動靈容所帶來的疼痛消失無蹤,簡直就像是穿過瀑布之後,背後有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似的。

  死亡是這種感覺嗎?

  我低頭望了望自己的身軀,莫英給我套上的紅色戰術特勤服依然存在,而我鐵灰色的戰術額甲也依然完好地附著在我的腦袋。但無論是觸覺、聽覺還是視覺,各種感受都非常稀薄,一定要形容的話,有種睜著眼作夢的錯覺。

  「睡了嗎?」

  耳邊忽然有聲音響起,那並不是屬於人類或者其他生物該有的奇妙聲音。

  「睡了的話,就來給我看看吧。」

  有光在我的面前升起,朦朧的光體像似人形,又說不上是,而這種視覺觀感不久之前我曾經驗過。

  「是妳嗎?幽夢引?」

  那光團飄忽了一下,閃爍著曖昧的形貌與光芒。

  「你是誰?」那光團所發出的聲音,轉為細小的女聲,和幽夢引有些相似,又確實不同。

  「以前的我,會說我是九方豫,是夜界裡不受邀請的真神。」我緩緩地靠近那團光,能感受到溫柔的凝視,「現在,我會說我不知道我是誰,我也不知道我在這裡做什麼。」

  「在意念與靈力的世界裡喪失了意志,那麼你和死了也沒有兩樣,求死之人。」

  光團飄忽地晃動著,時而化為好像認識的人影,但她們的顏色與輪廓晦澀難辨,和我紛亂的心境相互映照著。

  「也許是吧,也許我已是求死之人。」我苦笑著,任由淚水滴落臉龐,「當我在這個世界醒來時,支撐著我走下去的,只是對不知去向的摯愛之人不捨的追求,當時,我還不確定她的生死。」

  「現在你知道她死了嗎?」

  「靈容潰滅,靈力消逝於永夜之國,那可是與夜界不完全相同的次元,是不存在歸墟——靈力太陽的場所!」我禁不住再次確認真相的反詰,大著嗓門怒吼著:「靈力幻滅在杳無歸處的位面,那和死了有什麼不同?」

  光團在我的全力嘶吼之下動盪著,隨即又像是蠟燭的火光般,既搖曳,卻又安定。

  「所以說,你想睡了,因此不遠千里,來到這裡求死。」

  光團的模樣開始變得更為朦朧與虛幻,但看得出來中心的部位逐漸變化為容易辨認的人形。小巧的身板與袖珍的身高,看來只有四、五歲的小女孩,正帶著深不可測的表情凝視著我,嘴角帶著憐憫又饒富興致的弧度。

  她渾身只有黑與白兩種顏色,看不見反射的混沌瞳孔,與四周的黑暗融合為一,身體的輪廓有著藍色的微光將她的存在彰顯著,就像是靈力太陽的藍色。

  我不自覺跪倒,眼淚更加不聽使喚地奪眶而出。

  這種振動著靈魂的感覺,與其說是恐懼,不如說是崇敬。

  「妳、妳是?」

  從靈魂與靈容的深處,我能感覺到所有的一切,都正對眼前的存在發出順從的聲音。

  「嗯?在夜界自詡為真神的人,面對我這樣的存在時,也會知道臣服嗎?」

  黑白色的女孩微笑著,震懾的靈力裡,竟有著關愛的暖流。

  「我是『原點』,來自異界的孩子。謝謝你們關照著我的姊妹『幽夢引』,就這個觀點而言,或許我們也算是舊識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