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札克11】暴風雨已經來臨

Oldchild | 2021-07-08 16:45:01 | 巴幣 4 | 人氣 61


「札克,快點醒醒……」

啪、啪、啪!

什麼東西?到底發生什麼……

夢境突然被雪瀑衝擊的前刻帶來的震撼打斷。

我嚇得連忙坐起,身體有一半埋在雪中。

「哇哇啊啊!」

一起來就看到修雷特紅潤的臉頰上寫滿了擔心。而他意外的沒受什麼傷。

「太好了,你沒有事真的太好了。」

「你也是,嘶……臉好痛。」

摸了一下臉頰,紅腫發痛,還熱熱的,是凍傷了嗎?

修雷特撇過頭,將發紅的手掌藏於身後。

「其他人呢?」

他指向遠方,許多人跪在地上徒手挖掘深雪,手指因為急凍而發赤,心急地呼喊著他們的名字,似乎有許多人被埋在下面。

回頭看了一圈自己周遭,好在它粗壯的樹幹攔住了大部分的雪,兩人才能這麼輕易脫身,躲在岩松後面真是太對了……沒有,這同時也可能是個壞選項。堅如岩松也因為被砍伐超過四方之三,在被雪崩沖刷時倒了下來,只差幾度就會壓到底下兩人。

我捂著胸口深深感嘆,自己實在是太幸運了,隨後加入搜救的行列。

*

營火啪嗒啪嗒作響,倖存的村民圍繞著它席地而作。

這次的災難很慶幸的,"沒有任何一個人身亡"。

唉——我深深嘆息:「今天只能在外面度過了吶……肚子好餓。」

「別嫌了,能活著已經是神明的眷顧了。」修雷特一樣摸著咕嚕咕嚕叫的肚子道。

「五十人的隊伍,只找到二十幾人而已……」

「別說了……」

我們兩人垂下臉龐。不止我們兩人,所有圍繞營火的眾人都死氣沉沉,他們從沒遇過這麼重大的意外,這場意外導致多人失蹤,名義上的無人傷亡;等到春暖花開,雪冰全部消融之際前大概都還是這樣的結果。

早上作為領頭的貓人大叔也消失了,如果這時有他能鼓舞士氣就好了……

「主要幹道被雪沖毀了,如果要趕快回去,只能經過禁區。你不願意的對吧?那麼只能繞一大圈回去了。」

「唉~~希望索菲不要擔心我們到哭出來啊。」


這個一大圈還真的是滿大一圈,途中越過無數那些深藏於雪底下盤根錯節的樹根,足足花了五天才突破崎嶇的森林。

村子就在眼前,不過有點怪怪的。

太安靜了。

雖然平常這裡也非常靜謐,但今天明顯有詭。

安靜地過於可怕,街道上沒有戲耍的小孩們、沒有來往的村民。空氣中傳來相當複雜的味道,陌生人、血腥味,以及一種不知來由的壓迫感,令人感到窒息難以呼吸。

靠近一看,街道上交錯的車轍,左右建築物的大門都有被惡意破壞的痕跡。

馬上聯想到在媒體上常出現的中世紀強盜侵擾村莊的橋段。

想到強盜就想到財物,可這貧脊的村莊哪來的錢財阿?我們的村莊只會以物易物而已啊!

但那些都不重要——

「索菲!!!!」「姐姐!!!!」

明明已經飢餓到跑不起來才對,但對於索菲亞的擔心超越了體力的限制讓他們大步奔跑起來。

抵達了家門,不好的事情還是發生,門受到了嚴重的毀壞,從門框上掉落,住所內擺設凌亂。

「索菲!索菲!索菲亞!!!」

「姐姐,你在哪!?」

無論怎麼喊叫,家中除了兩人的聲響別無他人回應。

他的耳朵垂了下來,蹲縮在角落,「姐姐聽到的話……就回答我們啊……」

修雷特無助到幾乎都快哭出來。

這時我剛好從正門走了進來。

剛剛再次出外繞了一圈,當然除了跟我們一同回來的倖存者外誰都沒發現。

我學索菲亞一樣輕撫修雷特的頭,靜靜的安慰他。

氣氛絕望至極。

但更絕望的事情即將來臨,一名貓人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靠在門框說著:

「你們過來一下。」

我跟他們來到一座農倉,裡面本來堆放著穀梁,可是今天這裡堆放的是一具又一具的貓人屍體。

他們身上多處開放性外傷,流出的血成了一片紅色湖泊,而他們似乎在死後被拖行,地板上有好幾道血痕,從門口匯入這裡。

令人不適的畫面逼緊了我的神經。

不自覺已經退到門口,撞上隨和趕來的修雷特,嚇得我發出懦弱的尖叫「嗚啊啊!」

意識到是自己人才安下心,將修雷特擋在門外,保護他不讓他看見裡面的慘況。並訓斥他:

「不要進來!」

心臟跳得好快。

很害怕……很害怕看見屍體裡,有熟悉的身影;那亮麗的棕色長髮,那個直到上次見面都在燦笑的那個女人。

將一具具堆疊的屍體一一放下,途中屏氣凝神,就算雙手沾上血汙也毫不在意。

好險,裡面沒有索菲亞,我因此鬆了口氣。

「太好了……」

她還有活著的可能。

一瞬間,我懸著的心放下了,在這個放眼所有人都在為逝去的親人痛苦的沉重環境下,也只有我一人微笑著。

但心情隨即又被另一件事情綁架。

「索菲到底被帶去哪了?」


終於,其他人找到了線索。

在一棟民宅內,他們找到倖存的小孩,他躲在家中廚房的一個空桶內。

當蓋子被打開的當下,他不分青紅皂白地舉起菜刀朝人刺擊,刺傷了發現他的村民的肩膀。

意識到是同胞,小孩連忙收回刀刃,不知所措。

這些都是我們到場後,那個壓著肩膀傷口的村民所述的狀況。

小孩已經被安頓好,村民們為他準備了食物與水,但他卻一口也沒辦法吃下去;儘管從他消瘦的臉頰與憔悴的神情看得出來,他十分飢餓。

問他到底發生什麼事。

呆滯的面孔再也無法壓抑情緒,他抱著頭痛哭著:

「反抗的……都被殺掉……其他人……被帶走……」

「帶走,被誰帶走!?」

他搖了搖頭。

「我躲在……桶子……看到……黑色的龍……旗子。」

「意思是印有黑色的龍的旗子嗎?」

小孩點了點頭。

我皺起眉頭,這明明是相當重要的線索,卻因對這個世界所知甚少,根本不知道小孩所指之物。

修雷特淡淡地說出那個名詞:

「黑岩龍旗……克羅斯帝國。」

——那是什麼?

「嘖……我們好像被捲入奇怪的事情裡了。」

正如修雷特所言,這個村莊好像捲入什麼不得了的事件中。

具我自己所想——

強盜攻擊村莊一般都是為了錢財,拿了錢財就會走了,很奇怪的是他們破壞建築入內並非在尋找錢財,就像是為了侵略這裡而攻擊這裡。

而且會攻擊這個偏遠的村子本身就夠弔詭了。

加上小孩的證詞,事情的背後似乎有國家的陰謀。

那個陰謀牽涉到貓人,不得不帶走他們,不能帶走的就通通殺掉。

(我這樣的人真的能做到從一個國家手裡,奪回大家的事嗎……)

我忽然從自我懷疑中找到自信,握緊拳頭:

(不,現在的我好像什麼都能做到。)

「走吧。」我突然開口。

不只修雷特、所有人都以異樣的眼光都看了過來。

「去從那個什麼克羅斯手中把索菲奪回來!!!」

「笨蛋,憑我們貓人能做到什麼?」

「哼——別擔心,不是還有我嗎?」

我豎起大拇指指向自己,嘴角上揚露出自信的笑容。

「對啊,我們還有札克」、「那個『天才』弗萊特的孩子」、「拜託你,一定要把被帶走的人都帶回來」、「喔喔——」

他們歡呼著,好像只要我在,問題就會迎刃而解。

我極力讓表面上看起來平靜如水,我感受著自己被捧上天的感覺,獲得了足夠的自信。

我盤算著——

(這不剛好是個機會嗎?一來可以成為眾人擁戴的英雄,二來上次從魔獸手中救回修雷特的時候應該已經刷爆索菲好感了——)

「咿嘻嘻嘻嘻……如果把她救出來的時順勢向她告白的話,她一定會接受的對吧。」


噠、噠、噠、噠……

我摟著修雷特的後腰,騎著馬在森林的小徑沿著他們留下的行車痕奔馳,一路向西。

風吹進雙眼,眼睛只能瞇著,無法完全睜開。

要是有防風鏡就好了。

座下這匹馬是村莊重要的勞動牲口,翻田拉犁都一定得靠牠,要說跟地球上的馬長得也非常神似,只是頭頂多了兩隻類似水牛頭上的角。好像這裡的動物都喜歡在頭上長著角,不管有沒有用,至少能讓自己看起來像兇猛的魔獸就好。

「要進到禁區囉。」

我探出頭看向前方,之前修築好的拒馬護欄被破壞了,那些人就是從這裡進出,行車痕清晰可見。

馬匹快速地越過那條線,脫離了花的保護。

周圍的氣場逐漸壓抑。

要是突然有魔獸跳出來,那就不用救人了,先自救吧。

好在,一路上奇蹟的沒有半隻魔獸從樹海中來個低俗的突然驚嚇。

這明明是值得慶幸的事,修雷特卻納悶道:「不對勁,魔獸的數量怎麼變少了。」

地上的行車痕也越來越清晰,混雜的氣味也越來越濃烈。

好像真的可以在途中追上。

記起那個孩子說過『四天前他們來了三輛馬車,有很多人都被他們抓進了籠子裡被帶走了……』

森林十分崎嶇,要一次載運大量的人員,機動性肯定會下降,算上晚上休憩的時間的話——

一輛囚車就停在路旁,裡面人影清晰可見。

「修雷特,在這裡停下來。你就在這把馬栓好,接下來我要一個人慢慢的走到那邊。」

「你一個人不行啦。」

「我要你相信我。」

我拉上兜帽,彎下腰,藉著樹林的掩護小心翼翼地靠近囚車。

囚車旁,有六名人員戒護。

是耳朵長在臉頰後方的「人類」。

頭髮五顏六色的他們每人身上都有武器,有人用布擦拭著手中的匕首、有人靠著囚車吹著口哨,最多的還是圍成一圈,大啖午餐、有說有笑。

「只要把這些貓人送到布爾登,克羅斯真的會赦免我們的罪刑,還會給我們大量的錢幣對嗎?」

「雖然不知道克羅斯在想什麼,但還真是個好交易。」

「不止如此……貓人的女人在黑市奴隸市場特別搶手,能賣個好價錢。不過怎麼會有人對這種小孩身材的人產生性慾啊,這個世道怎麼囉?」

一個人起身抓住柵欄,盯著籠子裡的貓人,吐著舌頭說著,「可是,仔細一看,她們還滿可愛的嘛……要不就抓一個出來玩玩?」

籠子裡的貓人嚇得退縮到另一邊,發出恐懼的尖叫。

另一個男人謹慎的問:

「這麼做沒問題嗎?」

「沒問題,反正協議上只說要將貓人全部帶到布爾登,不服者通通殺光而已……並沒有說過不能玩他們啊。」

「喔……」

隨即這些亡命之徒全都發出屬於各自的邪笑。

提案者拿出腰間的鑰匙準備實行計畫。

咚……一陣沈默的敲擊打斷了正要脫褲子的強盜們的動作。

我的斧背狠狠砸在那人後腦勺上,當場翻白眼昏厥過去。

然後我就與他們大眼瞪著小眼。

——啊啊,不小心發出太大的聲響。

另一邊肯定在想「這小子誰啊?」

他們才回過神來發現這是敵襲,將半脫的褲子提上,拿好武器圍住我。

他們已經倒了兩人,一個是剛剛被打倒的,另一個是在擦拭武器中,被我悄悄從後面打昏的。

場上是四對一的局面。

斧頭與刀劍發生碰撞,很快我就從自己被壓得後仰的腰發現自己的力量完全比不上人類,斧頭漸漸的被推了回來。

只好略施小技,在對抗的途中突然放手,讓他在重心向前衝的瞬間請他的右腹部吃了一記重拳。

他很快倒了下去,抱著腹部哀嚎著。

「肝臟攻擊,沒想到這麼有效,哈哈哈哈。」

又有一人帶著匕首跑向我。

靠著直覺閃掉這個攻擊的瞬間,我抬起了腳,不偏不倚朝男人蛋蛋的位置踹了下去。效果十分顯著,男人跟他的小伙伴再起不能。

「不要動,把手舉高,你這臭小子!」

後面傳來聲音。

我微微回頭,第三個男人將漆黑的槍口指著我這裡。

槍?

沒想到這裡的科技樹既然已經突破中世紀了……

不是感嘆的時候!

那是槍,是個只要扣動扳機就能殺人的武器。

怎麼辦,要用火球炸在他的腳邊嗎,可是現在唸咒文會被他發現……啊!!!為什麼不能靠想像就能放出魔法呢!

可能是看我遲遲不投降,那人的忍耐不下去,扣下扳機。

一秒、兩秒……他還沒有射出來。

不,是「還」沒有完全扣下扳機。

又是這個感覺,這個能洞察世界一舉一動的感覺。

他方才才將扳機扣到底,火光從槍口緩慢擴散,中心的子彈才衝出膛口的火海,直直朝這裡飛來。

「好慢吶……」

只是輕輕撇頭,就極限閃開了他的子彈。

我抱緊拳頭,朝他不敢置信的臉上灌了下去。那人隨即跪倒在地,躺了下來。

時間再次回歸正常,也沒有像之前那麼疲累。

可能過程不到三秒。

正想說為自己第一次打架就上手歡呼的,只是一個聲音打斷了我。

「小心!」

回頭一看,第四人的槍口正指著自己的後腦勺,準備扣下扳機。

是修雷特在千鈞一髮之際操控著馬匹撞飛最後一名敵人,救下了我。

瞬間意識到自己與死亡擦肩而過,呆滯的一聲「哎呀」。

「哎呀個頭啦,你差點就死了。」

「啊?啊!謝謝你了。」

「你有沒有反省啊。算了……先看一下姐姐有沒有在裡面。」

囚車內約莫坐著二十幾人,可是就是沒有那一抹在追尋的身影。

「可惡!!!!」盛怒的一拳槌打在囚車的牢籠上,「索菲不在這裡,嘖。」

「姐姐……」

裡面的村民開口了,「比楊德小姐的話,在第一輛馬車上。」

「第一輛,她出發的很早嗎?」

「很早,在前天凌晨。大概……早就已經到了克羅斯東境了。」

「啊!!!最糟糕的事態阿!!!!」修雷特懊惱地抓著頭。

「不要緊的修雷特,英雄是時候要登場了……」

釋放了被困的村民,我順手拿走一名強盜手中的匕首,匕首的握柄上意外有朵白色小花的裝飾圖騰。

「可能用得到吧?」

然後與修雷特跨上馬匹再次啟程。

「你剛剛是在耍帥嗎?」

「你很吵欸……」

我臉瞬間紅的跟番茄一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