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天使的儀式:10.詩句和直播

山容 | 2021-07-08 08:46:05 | 巴幣 2 | 人氣 83

連載中天使的儀式
資料夾簡介
機械港工生銅居然戀上一個神祕女子?一票港工好友決心拔刀相助,幫助生銅前往大都會一見夢中情人,殊不知一切竟是公司媒體部製作直播節目的計畫......

10.詩句和直播

       生銅、跛腳、安哥三人圍坐在火堆旁,兩個剛幹完架的銅鐵仔神情落寞,只有強裝一切正常的跛腳忙進忙出,不斷整理裝備和工具。七逃仔突然出事讓他們損失不少,好在先前整裝的時候跛腳便預先計算到可能會有同伴犧牲,將各種必需品都多準備了一套。慘的是電池,少了七逃仔背在背上那一份差很多。

       「好了,現在事情都安排好了,大家先好好休息。」跛腳坐下來,拍拍大腿看看生銅又看看安哥,嘆了一口氣。「你們兩個不要這樣,七逃仔這個人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和小孩子沒兩樣。你們兩個因為他吵成這樣,他要是知道會難過的。」

       生銅和安哥各自望向不同的方向,跳動的火焰橫亙在兩人之間。

       「我也不是不了解你們的心情。只是你們兩個不肯體諒對方,那你們也找不到人可以體諒了。」
       安哥和生銅垂下視線,望向跳動的火堆。
       「生銅你想看看,你腦子出問題的時候,是誰一直在幫你找方法解決?是誰冒著被送進維修站的危險,幫你安排這一趟?」跛腳暫停片刻讓生銅思索,然後轉向安哥。「安哥,我們都幾年的老兄弟了?你還有帶過比生銅聽話的新人嗎?在那些阿薩布魯、不受教的銅鐵仔裡面,我們等了多久才等到生銅一個?」

       跛腳話說得情真意切,安哥忍不住嘆了口氣。
       「我沒要七逃仔犧牲。」
       生銅說話的聲音小到幾乎聽不見。「我知道。」
       「但你知道他,他不是第一名的銅鐵仔,但一定是第一名的兄弟。」
       「我知道。」
       「我承認我有私心,但你可以做給其他人看。銅鐵仔也可變成活人,和那些活人一樣生活在大都市裡,可以選自己想做的事。」安哥說。跛腳偷偷觀察生銅的反應,年輕的銅鐵仔沒有回答,只是遙望黑暗的天空。看來要腦袋生鏽的銅鐵仔打開心房,還得花上好一點功夫。

       「你那些詩還有沒有來給你開示什麼?」跛腳問。
       「我有想到幾句。」
       「念來聽聽。」
       生銅思索半晌。「你踩著日光回來,沉浸在夢境。那時你踏著日光回來,微溫的白細細圍繞。」
       三人陷入沉默,似是而非的話語在腦子裡打轉。
       「這句是什麼意思?」安哥問道。
       生銅搖搖頭。「我不知道,我只是唸出來而已。」
       「聽起來好像是誰回家了。」跛腳話說得有些遲疑。
       「應該是這個意思沒錯。」生銅聳肩說。看他這迷惘的樣子,跛腳忍不住生出一股感嘆。
       「你也幫我們兩個想一句好不好?我覺得聽起來還不錯,哪一天我們分開了,至少還有一句話值得懷念。」他說。
       「我不想和你們分開。」
       「你這就孩子話,就算是銅鐵仔也有可能重新分組,認識新的組員。你要去找你心愛的,變成活人了,留給我這個銅鐵仔一句話有什麼不好?」跛腳撐著笑臉把話說完。
       「我會盡量試試看。」生銅回答。
       「這句才是我愛聽的。」跛腳拍拍生銅的肩膀替他打氣。
       「我們明天要往哪裡去?」安哥問。
       「我們已經到轉運站,從這邊再到東門就很近了。我查到東門有一條路不會有檢查哨,我們可以從那條路進大都市。」跛腳說:「我估計搭下一班車到東門要兩天,進去之後要找人可能要留個三天。」
       「那總共要五天。我們身上一人還有兩顆電池,一顆可以撐三天,時間會很緊。」安哥皺起眉頭。
       「多的電池都在七逃仔身上,拿不回來了。」跛腳也無可奈何。「至少工具都還在,我們可以在轉運站找找有什麼東西可以用。」
       「安哥,你的工具為什麼比我們的大包這麼多?」

       生銅問這句話的口氣怪怪的,如果不是跛腳太了解生銅,會以為他在懷疑安哥用心不單純。

       「我有自己多帶備用的。」安哥說。
       「工具多帶也好,誰知道什麼時候會派上用場。只是時間緊迫,我們得盡快幫找到那個女人。生銅仔,你要是有作夢,記得把夢裡聽到的事全部記下來。」跛腳幫忙打圓場,這兩個衝突好不容易緩和,要是再戰起來就糟了。
       「我不知道,她很少在夢裡跟我講話。」生銅說。
       「有多少算多少。要是我們任務失敗倒在路邊,會給七逃仔笑死的。」安哥凝重地說。
       「我們不會讓他失望的。今天大家累了,先休息吧。」趁著氣氛正好,跛腳亮出最後一句,為這場哀傷的會議畫下句點。生銅和安哥視線短暫交接,又各自別開,裝忙整理起自己的鋪位。這一切跛腳都看在眼裡,不過他沒說什麼,這兩個銅鐵仔處理器沒壞,進入休眠冷靜個一夜就會知道他們是彼此的支柱。跛腳並不介意多擔點責任,只要這兩個好兄弟能順利完成任務就好。

       跛腳打了一個哈欠,生理模擬提醒他機體已經疲勞,應該進入休眠了。跛腳向來不會忽略這種警訊,閉上眼睛讓綠光充盈眼前。雖然很清楚資料就在那裡頭,跛腳還是每夜反覆確認,才能放心入睡。這不算什麼值得誇耀的習慣,不過跛腳有自己的堅持。

       他沒注意到各自回到鋪位後,生銅睜大眼睛看著天空,隔了好一陣子才入睡。也沒注意到夜深時,熟睡的生銅眼皮底下泛出綠光。年輕的銅鐵仔睜開眼睛時,同樣眼泛綠光的涼夏坐在他身邊。

       「我不知道你的眼睛是綠色的。」迷惘的生銅看著她的眼睛說。涼夏眨眨眼,綠光隨之消失。她伸手撥了兩下生銅的頭髮,輕柔滿是憐愛。
       「你知道七逃仔死了嗎?我以前從來沒看過人死掉的樣子,七逃仔他、他就這麼去了……」

       涼夏靠向生銅的胸口,將耳朵貼在他的胸膛上。生銅先是怕得張開雙臂,等了好一陣子才小心抱住涼夏。他好怕一用力,涼夏便會像泡沫一樣消失。

       「要是沒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安哥和跛腳幫我很多忙,可是有些事情我不敢告訴他們。」
       涼夏離開生銅,歪著頭看著他。
       「我不是故意的,其實我也很害怕。如果你不是真的我該怎麼辦?要是他們拋下一切幫我找到你,可是你根本不愛我該怎麼辦?我知道那些詩是你寫的,我知道裡面的感情是真的,可是如果現實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呢?」

       涼夏伸出手指壓住生銅的嘴唇。生銅睜大眼睛,乖乖閉上嘴巴。她重新抱緊生銅,生銅輕撫著她的肩膀,眼睛看著營火。

       「我希望只是我自己嚇自己,因為,你不會無緣無故寫那些詩給我對不對?。一定是你也對我有什麼感覺,才會這麼做對不對?七逃仔不是為了我的白日夢白白犧牲,我們這一趟路是有意義的。」生銅抱緊涼夏,緊得超出他預期。「我沒說錯吧?涼夏?我是你深愛的生銅對不對?」

       涼夏還是沒有回答,僅僅低下頭在他後頸印上深深一吻。生銅閉眼領受這一吻,模擬的生理系統像發了瘋似的快速運轉,好消化這一吻的熱度,火熱的刺痛從後頸一路向著胸口延伸。

       「我會去找你,不管你是身在都市還是海底,我都會去找你。等我一下,只要一下就好。」

       依然躺在鋪位上的生銅睜開眼睛,眼前只有一片黑。安哥說活人可以選自己想做的事,生銅此時此刻唯一想做的只有一件事。
 
 
 
       生銅永遠不會知道正當他為情所苦時,恬恬坐在辦公桌前,神情興奮對著麥克風說話,面前的螢幕反覆播送生銅一行人走出轉運站的畫面。無數的觀眾留言不斷累積,在她的電腦螢幕上堆出一片燦爛景象。辦公室另一頭的夏涼冷眼看待這一切,努力說服自己胸口中灼痛的感覺不是忌妒,而是冷冰冰的憤怒。

       「非常謝謝各位熱情參與!今天是值得紀念的里程碑,在我們男女主角甜言蜜語的時候,我們的在線觀賞人數已經突破十萬!非常感謝各位的支持!」恬恬大聲宣布,同時迎來另一波的彩虹風暴。「真的非常、非常謝謝各位!現在我們的投票結果也快要出來,請各位繼續鎖定我們線上直播,把握時間投下你神聖的一票。現在,先讓恬恬休息一下,等一下為各位公布投票結果!」

       直播畫面暫停,恬恬舉高雙手,雙腳一踢,將自己踢離辦公桌,辦公椅的輪軸發出吵鬧的滾動聲。

       「沒有比今天更完美的一天了。」
       耳裡聽著恬恬志得意滿的宣告,夏涼盯著自己的電腦緘默不語,繼續處理單調的圖表和文件。
       「唉唷,我幫你買的奶茶你都沒喝耶!怎麼了嗎?你換口味了?」恬恬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她身邊,臉上還掛著挑釁的笑臉。
       「晚上攝取咖啡因,睡眠品質會變不好。」夏涼說。
       「你不是上夜班嗎?」
       「上夜班也是要睡覺。」
       恬恬往後退一步,意味深長地看著夏涼。「你該不會是在吃醋吧?」
       「我吃醋做什麼?」夏涼立刻反問。
       「你知道我說什麼。和以前你做的挖礦紀錄片比起來,現在我們直播秀這麼成功,你會覺得心理不平衡也是正常的。」
       「我不是做直播的,做紀錄片只是唐部長交代的任務。」夏涼壓住怒氣,這個小女生什麼都不知道,根本不用她多費心思。
       「真的嗎?你一點都沒有感覺?我們公司現在的收視率是之前的十倍,樓下還有另外一整組的人馬在幫我們做技術支援。你敢說這些你都不在乎?」恬恬還沒放棄激怒她。「你就大方承認吧!我跟你說,要是你承認,等到我們收視人數破百萬的時候,我就做一個線上專業訪談,到時候你來當我們的特別來賓。我們的標題會這樣放,二十九號港工的設計師與秘密愛人。」
       「我不是什麼秘密愛人,我只是一個工程師。」
       「不然你想要我下什麼標題?大都市裡的宅女公主?」
       「我對你那些節目一點興趣都沒有!我只想知道,要是我讓你的觀眾知道節目裡的愛情全是設計出來的,到時候你要怎麼繼續做節目?」
       「你怎麼會這樣說?二十九號港工是真心愛上你的呀!我只是稍微幫他一把,讓他的追愛之旅更有爆點而已。」恬恬臉上依然帶著笑,手抱在胸前成防衛姿勢。夏涼手放在鍵盤上,仰起下巴冷眼看著恬恬。她不打算讓恬恬得逞,無知的人最可悲了。
       「反正事情現在都這樣了,就算你想停我的節目,唐部長也不會答應。」
       夏涼回頭用顫抖的手繼續打資料。「你把我的話記在心裡,愛怎麼搞隨便你,不要來煩我就對了。」
       「我就說你吃醋你還不信。」

       夏涼沒再回應恬恬的挑釁。沒了對手的恬恬走回自己的座位,啟動程式繼續直播。

       「嗨!各位,我回來了。我們現在廢話不多說,快點來看投票結果——哇!看起來大家很期待我們的無人機追捕秀,得票率超過百分之七十耶!恬恬小編現在馬上為各位發mail給唐部長,拜託她讓我們好好玩一場,然後我們就要抽出幸運觀眾,可以拿到我們下一次……」

       直播繼續進行,夏涼始終專心盯著自己的螢幕,抗拒偷看恬恬的衝動。



<後續啟事>
謝謝喜歡《天使的儀式》的各位,只是目前盆栽人得宣布本作暫停更新了
3.0版愈改就有愈多東西浮出來,像夏涼出場一下子又換了兩個版本,繼續這樣下去可是不行的。
會繼續整地細修,期盼未來能將完善的作品呈現給各位讀者。


歡迎澆水交流

天使的儀式1.0版也有出現在鏡文學喔
盆栽人粉絲頁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