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天使的儀式:9.有所取捨

山容 | 2021-07-07 11:46:59 | 巴幣 12 | 人氣 126

連載中天使的儀式
資料夾簡介
機械港工生銅居然戀上一個神祕女子?一票港工好友決心拔刀相助,幫助生銅前往大都會一見夢中情人,殊不知一切竟是公司媒體部製作直播節目的計畫......

9.有所取捨

      阿白看螢幕看得目瞪口呆,螢幕上是生銅一行人的直播秀,右手邊不斷竄出觀眾的評論,一系列叫好、憤怒的字眼和表情符號不斷湧出。小石頭嚇得發抖,躲在阿白身後用爪子壓著頭。
      
      一陣噁心感湧出,阿白從軟墊上跳起來衝向水槽,將晚餐吐得一乾二淨。恐懼讓他急著掏空自己,喪失理性的衝動鞭側他快點逃亡。只是他能逃去哪裡?他的呼吸端賴這封閉的小公寓維繫,逃亡不啻於自殺。全身發抖的阿白回頭看螢幕,視線專注在右邊的觀眾留言,留言寫著大快人心,不工作的港工活該。

      他腳邊有動靜,低頭一看,是小石頭趕到主人身邊試圖安慰他。阿白彎腰拍拍小石頭,讓牠乖乖坐下。

      「沒事,我們會沒事的,我來打簡訊給媽媽。」
      「爸爸!」
      「爸爸沒事。」
      這是騙人的,小石頭比他清楚。一站起來,噁心立刻襲來。阿白又轉頭對著水槽乾嘔、乾咳,持續了好一陣子才停下。老毛病選這時候發作,未免太老套了吧?等緊急狀況稍緩,終於恢復一點力氣的阿白用手背把沾到嘴角的東西抹掉,不經意看了一眼。

      果然,是老毛病,老套。

      阿白打開水龍頭將手洗乾淨,嘴角沾著血拿起手機,靠著流理台坐下,在小石頭的陪伴下開始打簡訊。
 
 
      抓著手機,回頭逆著人群行走的方向,夏涼快步直衝辦公室。她才離開了一下下,只是不想聽見恬恬裝模作樣和觀眾打情罵俏的聲音一下下,就這麼一下下突然間所有的東西都被推到懸崖邊,隨時要摔個粉身碎骨。阿白把簡訊寫得很婉轉,但是夏涼讀得出裏頭藏起來的血腥。他以為夏涼還是孩子嗎?

      衝回辦公室,恬恬正發了瘋在敲打鍵盤,完全沒注意到夏涼腳步匆匆。夏涼深呼吸,慢慢將辦公室的門關上。冷靜,冷靜是關鍵。

      「你怎麼了?」她問,並走到恬恬身後,螢幕上的畫面比聽到的尖叫聲還要精采百倍。
      著魔的恬恬絲毫沒有反應。
      「恬恬,發生什麼事了?」夏涼加強口氣,提高音量又問一次,終於換到回應。
      「喔?是你,沒事,不要吵我。」
      「你怪怪的。」
      「沒什麼,只是觀眾一下子上升了四千人次,現在還在往上飆。唐部長剛剛跟我說目標是下個禮拜之前成長一萬人次。」恬恬一邊說話,劈哩啪啦的聲音沒有稍停。
      夏涼注意到桌上的消夜吃到一半。「今天胃口不好?」
      「沒事,只是有點飽,不想吃。」
      「怎麼了?你居然胃口會不好?男朋友跑了還是唐部長罵你?」夏涼又問。
      「都不是,是那個港工,他就跳進去了,現在我的觀眾一路往上飆!」

      夏涼也只需要這一句就夠了。證實了疑問,她走到自己的電腦前,迅速鍵入一串指令,將直播秀的畫面強制關閉。螢幕瞬間消失,夏涼彷彿能和恬恬心靈相通,看著她像觸電一樣從座位上跳起來,一把抓起螢幕後的線路檢查。然後又在那瞬間定格,意識到禍首是誰,轉頭破口大罵。

      「嘿!你發什麼瘋呀,我的觀眾在等我!」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夏涼質問道。
      「沒什麼,你快點把畫面還我,我要回觀眾的問題!」
      「你把我的港工輾成廢鐵嗎?」
      「那是意外,你快點還我!要是唐部長知道你把觀眾人數往上飆的直播關掉,你以為你這個月的積分能拿多少?」恬恬吼道。
      「你以為打小報告我就不敢對付你?」
      「要是有人打小報告,誰來養你偷藏的男人?」恬恬反問,祕密被道破的夏涼嚇了一跳。
      「你、你怎麼會知道?」
      恬恬露出冷笑。「要知道你的秘密,倒也不用花多少功夫。怎樣?要把畫面還我了嗎?」
      「你不准再玩弄那些港工!」
      「我就說是意外了,你以為港工報銷我不用寫報告嗎?他是自己跳進去,又不是我害的。」

這是真的嗎?夏涼往後退了一步,滿心疑問。恬恬不是故意的?無論是不是,不能讓她去唐部長面前亂說話,夏涼承受不起代價。她有阿白,還有小石頭。她手指又敲了一下鍵盤。畫面一回復,焦急的恬恬立刻一屁股坐下,繼續敲鍵盤、點螢幕。

      夏涼對著她的背影說話時聲音顫抖,努力保持冷靜。「你播這種畫面,不怕資安機關來查我們公司嗎?」
      「他們才不會管控我們這種節目。我們是大眾頻道,是為了大眾服務。」恬恬說。
      「我們的服務不是謀殺港工。」
      「服務都是要錢的,所以我才要想辦法完成唐部長的目標。」恬恬說得理所當然,事情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我要你終止測試。」夏涼說。
      「測試?」恬恬轉頭,故作疑問的樣子看著夏涼。「什麼測試?」
      「你說讓他們離開下港只是要測試二十九號港工,我現在要你停止測試。」夏涼堅決地回答。
      「你說那個喔。」恬恬竊笑,回頭面向螢幕。「不要傻了,我們觀眾才剛開始成長耶。」
      「可是——」
      「而且唐部長已經批准企畫,我們現在已經正式上路,測試早就測完了。你和我同一組,應該幫忙我才對不是嗎?」

      什麼?察覺受騙的夏涼一陣暈眩,趕緊將手往工作檯上一撐。有個形狀突梯的怪東西擋在桌上,險些害她失去平衡摔倒。夏涼低頭,看見自己碰到的是什麼東西,立刻抓起奶茶丟進一旁的垃圾桶。

      恬恬皺眉回頭。「那是我特別幫你買的耶!」
      「辦公室守則有寫,工作檯上不准出現飲料和食物。」
      「你不會是因為那個港工跟我生氣吧?」
      「我去買一杯還你。」

      恬恬張開嘴巴,大概是打算再說些苛薄話,夏涼搶在她發出聲音前衝出辦公室。心煩意亂的她在走廊上快步疾走,顧不得會引來側目。她只管快步往前走,走進逃生梯一路向下,想找個地方緩和情緒,那些路人的目光對她來說像幽靈一樣,她沒有心思去顧及這些目光,她要快點逃跑。她可以去任何地方,只要不必正視自己放出來的怪獸……

      在樓梯間抽菸的唐部長,冷淡的目光向上,將慌亂的夏涼給震懾住。

      「夏涼?怎麼了?這時間沒值班,跑到這裡來做什麼?」唐部長發現是她,態度放鬆不少。
      夏涼偷偷在心裡快速數到十才開口說:「沒事。」
      唐部長端詳了夏涼一會兒,又吸了一口菸。「這句話我聽多了,沒有一次是真的。」
      困窘的夏涼只能搓著手,想辦法轉移話題。「我不知道部長會抽菸。」
      「喔,這個,沒什麼,只是溜出辦公室總要有個藉口。有時候我也不是真的在抽,只是點著用來計時而已。小事情就別提了,說說你吧,你到底怎麼了?又是那些港工嗎?」
      「只是有點心煩想出去透透氣。」夏涼說。
      「沒搭電梯?」
      「我想走路運動一下。」
      「運動是好習慣,記得好好保持。你平常和機器人相處太久,只顧著工作都沒兼顧人際社交是不行的。」
      「我知道了。」

      唐部長看著夏涼好一陣子,才又開口說話。「不要太沉迷和機器人互動,照我來看,當初我們根本就不應該教這些AI那麼多東西。以前的機器人只會做簡單的東西,沒有什麼智慧還不是一樣開啟工業革命。可是你看看現在,我們變得太貪心又太懶惰,想把所有的東西都交給機器人代勞,連要怎麼思考和隨機應變都交給它們。結果是什麼?結果是我們的新世代遇到事情都不會處理了。」

      夏涼再遲鈍,也聽得出來唐部長說的是別的事情,絕對和機器人無關。唐部長揮揮手把飄在眼前的煙霧驅散。

      「這個月表現不錯,特別是新計畫,讓點閱數提高不少。」
      「要謝謝你的支持。」夏涼低下頭說。
      唐部長仔細打量了夏涼一陣子。「原來是這樣。」
      「部長?」
      「信不信由你,這種情況我看多了。這種事情一體兩面,怕弄髒就不要下海,這句話聽過嗎?」
      「聽過。」唐部長問話,夏涼只能點頭應是。
      「聽過就在這裡待一下,心情平復了再回去辦公室。」
      「是的,部長。」
      唐部長走上前輕輕摟了夏涼的肩膀一下。「別這樣愁眉苦臉的。我認識的小涼是不怕挑戰的好女孩,那些港工還需要你,知道嗎?真奇怪,你是我教過最好的學生,我怎樣就是想不通為什麼你進展最慢。」
      「我會繼續努力。」
      「知道就好。回去吧,不要離開太久。」

      夏涼沒有選擇,只能走上階梯。唐部長站在原地看著夏涼走上樓,她的視線夏涼不會形容。是期待嗎?夏涼能背負她的期待,撐到完成恬恬直播秀成功那天嗎?
 
 
      列車車速漸漸放慢,緩緩進入車站。車站上方的大型吊臂感應到火車進站之後開始運作,將新的貨櫃連接到火車後方。生銅一行人搭乘的火車一變慢,三人跳下火車走上鐵軌。生銅不發一語向前疾走,不顧危險快步走過錯綜複雜的鐵路,安哥與跛腳在後頭追趕。

      「等一下。」

      生銅不理會安哥呼喚,繼續向前走。

      「你他媽給我等一下!」氣憤的安哥快跑追上生銅,生銅回頭就是一拳。拳頭正中安哥臉頰,一下子將人給打倒在地。安哥先是一楞,接著怒氣接手控管機體,和生銅扭打成一團。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不要打了。」跛腳終於趕上兩人,手忙腳亂試圖勸架。只是兩個給情緒模擬沖昏頭的港工根本接受不了新資訊,不聽勸阻持續扭打,四周不斷有火車駛過,發出引擎聲蓋過兩人的爭吵。
      「好了,不要打了!是不是我也要死給你們看,你們兩個才會住手?」跛腳沒有其他選擇,只能擠進兩人之間,用身體隔開兩架暴走的機器港工。這一招奏效了,有跛腳當肉墊,生銅與安哥終於慢慢停手分開,但是雙眼依然像瞪著仇家一樣看著對方。

      「你的肚子裡裝了什麼?你肚子裡裝什麼給我說清楚!」生銅吼道。
      「沒有你的事。」
      「既然這樣,那好。」生銅起身,推開想攙扶他的跛腳,往車站大步前進。
      「你想去哪裡?幹你祖媽現在想去哪裡?」安哥立刻追上生銅。
      「我要回去。」
      「你不准回去!」
      「我想去哪裡用不著你管。」
      「你他媽的現在回去,那七逃仔的死算什麼?」
      生銅停下腳步,語帶怨恨轉身說:「我一開始就不應該來的,我會回下港,去維修站報到。」
      「不准。」
      「我不用你批准。」
      「我說不准你沒聽到嗎?」安哥撲上前去抓住生銅。生銅沒掙脫,只是怒目瞪視安哥咆哮。「我說不准,我不准你半途放棄!」
      「不然你想怎樣?和七逃仔一樣,為我的春夢去死嗎?」生銅聲音隱隱顫抖,七逃仔的名字在他腦中引起一陣錯亂的訊號。
      「沒錯!我就是要這樣做,在你見到那個女人,證明你愛她之前不准回去!」
      「為什麼?為什麼你突然又這麼堅持?甚至連命都不要了?」
      「因為你可以證明你不一樣!你聽懂嗎?你可以證明你不一樣,證明給那些垃圾看,證明我們不是撿垃圾的機器,我們、我們是銅鐵仔,我們、我們……」發狂的安哥聲淚俱下,抓著生銅的領口大哭。局勢急轉直下,錯愕的生銅僵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你有機會你知道嗎?你有一個目標,那個女人就在大都市等你,七逃仔幫你幫到連命都不要了你還不懂嗎?你可以證明自己和那些腦袋故障的廢鐵不一樣,證明我們銅鐵仔可以不一樣!」

      面對安哥的告白,生銅除了發呆之外什麼也做不了。這就是他的心聲嗎?為什麼生銅從來沒見過這一面?跛腳走上前拉開安哥的手,拍拍生銅的肩膀。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兄弟,有事講清楚就好了,何必動手?我們先找地方躲,再慢慢講接下來怎麼辦。」

      跛腳搭著兩人肩膀,帶著兩人躲開疾馳而過的火車,離開錯縱來回的鐵軌。一路上沒有人再說一句話,只有安哥的啜泣聲隱隱約約傳出來,搖搖擺擺的腳步踩在碎石地上,聽在傷心的銅鐵仔耳中像踩在碎玻璃上一樣,逼剝響好不刺耳。這時通常都有個愛開玩笑的聲音,嘲笑他們的拖沓的腳步。

      車站監視器的鏡頭映出三人離開的身影。




<待續>

歡迎澆水交流

天使的儀式也有出現在鏡文學喔
盆栽人粉絲頁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