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98.第二次有人對我這麼說

佐渡遼歌 | 2021-07-06 20:00:04 | 巴幣 100 | 人氣 415


  楊李兩人離開十二樓之後,隨即前往位於十三樓的楊千帆房間。
 
  房內擺設頗為煞風景。寬敞固然寬敞,傢俱數量卻是壓倒性的少,只有一張床舖、一個衣櫃與一把椅子,完全就是為了睡覺而存在的房間。
 
  「……我好像是第一次進來師父的房間?」李少鋒站在門邊,左顧右盼地說。
 
  「是這樣嗎?不過平常都是我去找你,真的有事情需要討論的時候也都是在我的書房,似乎真的沒什麼機會讓你進來。」楊千帆不甚在意地聳肩,將裝著閃光彈的木盒放到床鋪,在床頭櫃翻找片刻才轉身招手讓李少鋒進來。
 
  「剛才也提過建議等級較高的遊戲無法帶入太多物品,像是你上次參加『詭譎叫聲』那種登山包就不行了,因此玩家通常會準備這種款式的包包。」楊千帆一邊說一邊展示著可以貼身攜帶的小型深藍色腰包。
 
  「可以理解,在參加比較困難的遊戲時候總不能夠揹著登山包移動,光是想想就覺得很礙事。」李少鋒說。
 
  「這個是我個人使用的貼身小包,材質防水且防刃。」楊千帆拉開拉鍊,指著收納整齊的物品依序說明:「裡面有作為緊急糧食的兩根巧克力棒和幾片果乾、一把瑞士刀、三枚硬幣,藥品方面有五次份量的寒黐膏、五次份量的菟絲霜、三顆鳳膽丸以及一劑Papaver-31。」
 
  「前面三種分別是台灣門派的三大靈藥,外傷、內傷和解毒,不過最後那項英文的藥品是什麼作用?」李少鋒問。
 
  「那是鎮定性藥品,可以在短時間內大幅舒緩疼痛,偶爾也會令思緒陷入輕微的混亂狀態,進而做出違反常識的舉動,因此非到必要時刻不會使用。」楊千帆解釋說。
 
  「痛覺也可以使用氣息壓住吧?」李少鋒不解地問。
 
  「凡事總有萬一,也會出現無法提氣壓住痛覺的情況。時間越長的遊戲越是容易出現變數。」楊千帆繼續解釋:「這個藥品由美國一支名為『黑撲克』的隊伍製作,偶爾可以在台灣的黑市買到。瞭望塔的成員裡面應該只有我會帶著一劑Papaver-31參加遊戲,因為這是師父一直以來都會帶在身邊的牌子。」
 
  「那麼希望之後也幫我準備一劑。」李少鋒笑著說。
 
  「……當然會準備你的貼身小包。等到這次破關回來,我們再一起去武器店買吧。」楊千帆拉好拉鍊,順手將長髮撩到身後,沉默片刻之後苦笑著說:「不好意思,少鋒,我要換成參加遊戲的服裝,可以麻煩你先到外面等一下嗎?」
 
  「咦?啊!抱、抱歉!請師父慢慢來!」李少鋒原本還以為有其他的教學內容,這時才匆匆轉身,踏出房間。
 
  李少鋒努力不去想像自家師父的換衣畫面,倚靠著走廊牆壁,思考著剛才的對話內容。在提到Papaver-31的時候,楊千帆的態度似乎有些違和,刻意將話題岔到武器店的約定,然而尚未想出一個頭緒,房門隨即開啟。
 
  只見楊千帆身穿貼身勁裝,烏黑長髮全部收到後背,布料刻意減少到極限,只有在肩膀、胸口與腰際稍作遮蓋,裙襬也是極短,可以清楚看見綁在緊身褲大腿外側的短刀刀鞘,以及用放置在腰際後背皮帶的三枚閃光彈。貼身腰包則是掛在另一邊。
 
  「……前往沙漠地區的時候不是應該要穿長袖長褲嗎?」李少鋒問。
 
  「那是地球的常識,並不是克蘇魯遊戲的常識。」楊千帆笑著說:「只要提氣就可以大幅強化基礎體能,對於嚴苛環境的耐受力也會相對提高,服裝自然也以便於活動、利於戰鬥為最優先考量。」
 
  「原來如此,感謝師父的說明。」李少鋒看著楊千帆這套先前不曾見過的勁裝,忽然覺得內心湧現一股複雜的情緒。
 
  上次是自己參加遊戲,什麼事情都還搞不清楚,因為情報機關給的情報導致根本沒有時間做好心理準備,在確定要參加之後就只剩下一個小時的緩衝時間,尚未整理好心情就糊里糊塗地被傳送到那艘宇宙船裡面了。
 
  緊接著,李少鋒猛然意識到方才對話當中的違和感真相。
 
  那劑Papaver-31說穿了應該就是嗎啡,在臨死關頭舒緩痛苦之用,所以瞭望塔的其他成員沒有攜帶的習慣,只有遊戲經驗極為豐富的楊千帆和維洛妮卡才會隨時帶著一劑,以防萬一。李少鋒遲來地湧現實感,意識到自家師父等會兒就要去參加賭上性命的克蘇魯遊戲了。
 
  那個瞬間,李少鋒不禁覺得有很多事情必須說,然而不想要在參加遊戲的前一刻增加自家師父的壓力,腦海也遲遲無法浮現合適的用詞遣字,咬住嘴唇思索片刻,最後只是簡短地說:「師父,請小心。」
 
  「不用露出這種表情。」楊千帆微微勾起嘴角,安慰地說:「我以前也參加過『砂之古城』這場遊戲,姑且有過數次通關經驗,老師和定緯哥更是值得信任的夥伴,沒有問題的。」
 
  「嗯嗯。」李少鋒並沒有因此感到放心,低低應了一聲。
 
  「真的可以放心啦。」楊千帆無奈地說:「那麼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回去交誼廳吧。」
 
 
 
 
  當楊李兩人返回交誼廳的時候,梁世明和張定緯也都就定位了。
 
  他們穿著相同款式的服裝,風格卻比起楊千帆的那件顯得寬鬆許多,比較接近軍裝,外面穿著一件深藍色斗篷,腰際則是都配著一柄黑底金紋的鋼刀,沒有刀鞘,灰銀色的刀刃爍爍生輝。
 
  「定緯哥,老師,這些是你們的份。」李少鋒將裝著六個閃光彈的木箱放到壓克力桌桌面,開口說。
 
  「感謝。」張定緯立即上前拿起三個閃光彈,收到斗篷內側。
 
  「希望盡量不要有用到這東西的時候,我可不想要跟巨噬蠕蟲保持這種距離。」梁世明跟著上前,苦笑著拿起最後三個閃光彈收妥。
 
  「那麼這次的策略就採取最常用的那個?盡可能不要靠近地面。」張定緯問。
 
  「主要還是交給千帆決定吧,畢竟是這場遊戲的隊長。」梁世明說。
 
  「通常進入遊戲的瞬間會是白晝,暫且不需要擔心受到襲擊,至於第一晚的露宿場所必須先確認完傳送起始地點的周遭環境才能決定。」楊千帆自然而然地接受隊長的職責,接續話題。
 
  「通常都會被傳送到寬敞的大型建築物內部吧?」梁世明確認性地問。
 
  「大部分的情況確實是那樣,不過也聽過起始地點是室外廣場或高塔屋頂的前例。」楊千帆說。
 
  李少鋒立即拿著空箱子退開,沒有打擾他們三人的討論。
 
  接下來在遊戲開始之前的等待時間,交誼廳的氣氛相當接近上次自己參加『詭譎叫聲』的情況,緊繃且凝重。李少鋒坐在沙發,不知為何完全靜不下心來,甚至比起自己參加時更加煩躁。
 
  「──倒數五分鐘了。」林誠看著手機的計時器,開口提醒。
 
  正在討論對策的楊千帆等人隨即停止,各自起身,稍微活動身子。
 
  原本分散在交誼廳各處的其他成員也向他們聚集。
 
  梁世明和秦樓月彼此面對面地吻別,輕聲交談。
 
  燕子和林誠站在張定緯身旁,進行最後的裝備確認。
 
  李少鋒站在楊千帆面前,凝視著她的清麗臉蛋,雖然剛才想了許多內容,然而最後還是簡短地說:「師父,請小心。我會在這裡等妳回來。」
 
  「唔?」楊千帆不禁一怔。
 
  「咦?我有講了什麼觸霉頭的話嗎?」李少鋒緊張地問。
 
  「這是第二次有人對我這麼說……而且不同於師父的時候,有種首次感受到的奇妙感覺。」楊千帆漾起笑容,保證說:「這段時間,你可不要偷懶,每天都要依照原本制定好的訓練計劃去練習。」
 
  「現在就請師父專注在遊戲上面啦。」李少鋒忍不住苦笑。
 
  「你可是我珍視的弟子,這件事情同等重要。如果回來之後發現你偷懶了,到時候就訓練加倍。」楊千帆笑著說完,正色承諾:「少鋒,我保證平安過關回來,你真的不用那麼擔心。」
 
  「……我相信師父。」李少鋒說。
 
  「各位,剩下三分鐘了。」林誠再度提醒。
 
  「不能偷懶喔。」楊千帆伸手輕撫過李少鋒的臉頰,嫣然一笑,隨即走向沙發區域與廚房區域之間的空曠處。
 
  「回來之後的慶功宴就麻煩了。」張定緯笑著說,走到楊千帆旁邊。
 
  「我們去去就回。」梁世明同樣露出笑容。
 
  下個瞬間,手機的計時器頓時響起。
 
  楊千帆、梁世明和張定緯的身影應聲出現宛如折射的扭曲,接著消失無蹤。
 
  眨眼過後,交誼廳中央已經看不見楊千帆三人的身影了。
 
  李少鋒還是第一次看見玩家被瞬間傳送走的畫面,比起自己親身體驗又別有一番奇特情緒,凝視著已經空無一人的位置,忍不住握緊手指。
 
  「接下來就靜靜等待吧。帆帆他們都很強,沒事的。」燕子輕拍了一下李少鋒的後背,淡然說。
 
 



創作回應

Ddpaul
可是感覺好恐怖 www
2021-07-06 22:00:41
佐渡遼歌
確實ww
2021-07-06 22:07:53
Ddpaul
話說閃光彈跟Dazer還有信號槍比亮度怎麼看
2021-07-06 22:01:25
佐渡遼歌
用途各有不同吧XD
2021-07-06 22:08:02
你艾希我吶兒
簽到
摸臉真不錯,有感覺什麼被開啟的師傅
2021-07-08 14:00:04
佐渡遼歌
我也覺得這種小動作很萌XDD
2021-07-08 14:50:39
龍牙
我只有一件事比較想要請佐渡大大開示,一般來說沙漠應該乾燥炎熱,千帆學姊應該穿像沙漠戰士型態蘿蔔米一樣裝備比較符合場地想像。 XD
2021-07-24 07:34:57
佐渡遼歌
蘿蔔米的沙漠裝裸露程度應該和千帆的那套差不多吧XD
就是多披一件斗篷而已,那樣可以現地調達XD
2021-07-24 10:45:05
白貓臨停(鹹魚ver.)
完蛋約定可是一個大flag\|/(X
2021-08-15 22:52:22
佐渡遼歌
0o0
2021-08-15 23:16:2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