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異世界冒險者傳 165.1幕間「某天的早晨」

破破內褲老師 | 2021-07-06 18:56:09 | 巴幣 342 | 人氣 178



       時間線--夜叉傳說篇的期間。

       某天,酷斯馬特公爵仍舊一如往常的很早醒來,那是雪緩緩降下的季節,太陽仍未出來,在街道上卻已經有稀疏的人民在行走著。

       不過即使天氣寒冷,他身上仍只掛一件要價不斐的內褲,隨著下床,門口便同時傳來幾聲清脆的敲響聲,早已等待就緒的傭人們帶著看似輕盈;實則倉促的步伐進來。手上各自拿著需要的器具與衣服,開始為酷斯馬特公爵梳洗穿衣。

       毫不馬虎、流暢的動作,象徵著傭人們每天一貫的例行公事。那些相當於平民數月薪資的衣服,穿戴在酷斯馬特公爵的身上。雖然挺著一身圓滾的肚子,經過精細整理的山羊鬍也開始漸白,但那充滿肌肉的粗壯手臂,以及過於厚實的肩膀,可以看出他年輕時的影子。

       然後隨著一名傭人彎下腰抬起手上的小盒子,酷斯馬特從盒子中隨意挑了幾枚戒指套在手上。

       --這些對他而言,就等於一名"貴族"的身份。

        一般來說,貴族--尤其是住在首城的貴族,多少都會有些作為消遣的娛樂,這也包含每天夜晚在床上的娛樂。但酷斯馬特公爵並不常這麼做,雖不代表沒有,但與其他貴族相比,酷斯馬特公爵的程度明顯是極端的稀少。

        猶如老鷹般銳利的雙眼;從不表露軟弱的嚴肅神情。斯坦農格國王對他的評價是比起"貴族",更像是一名"軍人"。

        而這樣的評價也沒有錯誤,事實上在海洛德公國軍隊中,比起國王,酷斯馬特公爵的評價相當高,這得益於他那對軍隊體系的了解,和讓軍人們滿意的報酬與措施,以及他曾經身為軍隊領導而英勇善戰的形象,引起諸多軍人的共鳴。

        不過可惜的是,隨著年紀的增長與長年辦公的時間,他也不得不承認無法再上前線指揮的事實。

        「拔拔!」

        梳洗完畢,正當行走在鋪設奢華紅毯的長廊上;準備前往辦公室時,小女孩的聲音突然從前方傳來。

        聽到這個聲音,猶如老鷹般銳利的雙眼,瞬間變成了和藹的表情(´∀`)

       有著柔滑細緻的褐色長髮,長相可愛與甜美的小女孩,任誰都能猜到是某有錢人家的千金小姐。

       是的,眼前的小女孩正是酷斯馬特公爵的女兒,雖然兒子有幾位,但是女兒卻只有一個。女孩的母親是政治聯姻的對象,酷斯瑪特對本人絲毫完全沒有好感,僅只有"就是一般的貴族千金"這樣的評價。

       但是眼前的女孩是自己的種,不管是髮色,還是不時那透漏出如老鷹般炯炯有神的雙眼,都完美繼承了自己的基因。

       「蕾碧,怎麼了?」

        原本嚴肅而繃緊的臉頰,面對可愛的小天使,也漸漸的融化開來。

       「拔拔,我跟你說!我、我、我……」

       「哈哈!慢慢說沒關係!」

        看著可愛的女兒一副慌亂的樣子,酷斯瑪特公爵笑著用那長繭的厚實手掌,來回撫摸親生女兒的頭頂。

        「蕾瑪我找到命中注定的愛人了!」

        「嗚?!」

        酷斯瑪特公爵向後踉蹌了幾步。這瞬間,胸口像是被鐵鎚狠狠的砸中,又像是被千針深深的扎中,頓時無法呼吸且臉上出現了一絲痛苦……

        「是、是誰?!」

        對眼前的小女孩而言,談戀愛還為時過早了。雖然有些貴族讓小孩在這個年紀就找了訂婚對象,但酷斯瑪特公爵對小孩的教育觀念卻相當的前衛,愛情方面他不打算管太多……至少,表面上他是這麼認為的。

        "哪個渾蛋敢誘惑我這天真無邪的女兒!"

        酷斯瑪特公爵在心裡,對還不知是誰的那個人,比出了在這世界上也同樣作為國際共通手勢的中指。

        然後,女兒的回答更是讓他睜大了雙眼。

        「是競技場冠軍--貝利亞爾先生呦!」

        「什、什麼?!」

        酷斯瑪特公爵知道那個人,那是王選政敵,亞歷山大王子帶來的神秘人物。有著黑髮金眼的少年,在那過於年輕的外表下,卻有著在競技場上與劍姬不相上下的強大實力。

        而那幾乎是告訴酷斯瑪特,作為王子的政敵是極度危險的事實。

        原本,在軍事力量上酷斯瑪特公爵就領先於國王,直到劍姬成為副團長的那一刻,就相當於站在國王那一邊,這讓王宮派與邊境派有了微妙的平衡關係。

但綜合來看,酷斯瑪特公爵還是握有一些優勢在。可名為貝利亞爾的出現,會讓酷斯瑪特公爵一直常駐的優勢不復存在,

        由其最近傳來的情報,貝利亞爾願意幫助王子找尋弒父兇手,加上之前監視王子在冒險者活動的情報,貝利亞爾站在王子那邊的可能性幾乎是百分之百。

        這乍看之下對王選沒有關聯,但對左右中立貴族或沒那麼堅持站在自己這邊的貴族就有了間接的影響。

        一個能夠與海洛德公國的英雄--《劍姬》夏薇丹妮 · 絲綠蒂不相上下,甚至可以單人對抗《S》級魔物巨海魔蛇,有成為英雄潛力的男人,對貴族而言是極有宣傳價值的牌。

        然後,可愛的女兒紅著臉,用手摸著臉頰,害羞的說出了原因。

       「魔物出現的那一天,在路上被貝利亞爾先生救了!」

       搭著馬車,被護衛護送的蕾碧,被突然出現的成群娜迦團團包圍。

       精銳的護衛進行了防守,但是彼此之間的差距終究彌補不了數量的劣勢。躲在馬車裡的蕾碧看著護衛一個接一個的倒下,心中也逐漸染上了絕望的顏色。

       然後這時,貝爾出現了。以壓倒性的實力碾過成群的娜迦軍隊,路過的同時,轉眼間路上就只剩遍地倒下的魔物屍體。

        明明看不懂。但看到那輕鬆瀟灑的戰鬥、連血都無法沾染的樣子時,蕾碧那剛萌芽的少女心開始綻放。

       再加上聽聞貝爾成為了競技場冠軍,以及清理位在貧民區的孤兒院,又因此被授勳為騎士爵後。蕾碧深深相信貝利亞爾先生是位兼具帥氣、品德、實力的男人。

       即使本人完全不知道這件事,但蕾碧對此已經深深相信不已,甚至到過於美化的程度了。

       「是、是嗎?原來如此……」

       看著女兒不斷的吹捧貝爾,酷斯瑪特公爵心中很不是滋味。

       「吶!拔拔!可以把貝利亞爾先生招待到家裡,然後再嫁進來吧!」

       「嗚?!」

       擁有王室血統的公爵家的女兒,是不可能嫁給區區騎士爵的。但是……也不是沒有辦法,讓女兒蕾碧把騎士爵嫁進來。

       不過酷斯瑪特公爵是絕對不會同意的……絕對。

       這時,年邁的老管家踏著沉穩的步伐快速走來,臉上帶著一絲苦惱的神情,到酷斯瑪特公爵身旁,以旁人聽不到的聲音悄悄說道……

       聽聞後,酷斯瑪特公爵睜大了眼睛……

       「什麼……?」

       「拔拔,怎麼了嗎?」

       看著可愛的女兒歪著頭,用一副關心與好奇的臉蛋看著自己,酷斯瑪特公爵便回以微笑。

       「沒什麼事。話說蕾碧,吃過早餐了嗎?」

        可愛的蕾碧搖搖頭。

       「呣!還沒吃!」

        厚實的手掌在蕾碧頭上來回輕撫,酷斯瑪特公爵接著露出像是突發奇想的樣子。

       「我記得蕾碧妳早上還有課要上。」

       蕾碧鼓起臉頰,不滿意的抱怨道……

       「呣……不想上課……」

       「哈哈!可不能這麼任性呦?--那麼這樣好了……中午開始拔拔就陪蕾碧一天,出去購物的同時去《傳說的餐廳》吃飯,如何?」

       身為公爵,每天的行程都相當忙碌,尤其是國家才剛遭受過外敵的侵入,等待完成的工作比平常還要繁多。這也代表身為公爵千金的蕾碧鮮少有父親的陪伴,因此酷斯瑪特公爵的這番話,以及能夠吃到《傳說的餐廳》,蕾碧的眼睛瞬間閃閃發亮。

       「嗯!」
       
        在傭人與護衛的跟隨下,蕾碧快速起步離去,而一旁的老管家也機靈的準備預約《傳說的餐廳》……一般來講要等待幾天,但憑酷斯瑪特公爵的權勢,從某個當天預約的貴族手中搶過來不是什麼難事。

        就這樣,酷斯瑪特公爵看著女兒離開而消失身影後,自己也向接待室前進……


        ……


       用來招待客人過於寬敞的招待室,只有擺放相當稀少的傢俱,但每個傢俱,都是讓一般人聽到都會瞠目結舌的驚人價格。

        然後那過於浮誇的大片落地窗外,映入眼裡的是豪華的整座市區街道,和能夠清晰可見的王立魔導學院,以及不遠處的碧藍海洋。

        不過,這些對酷斯瑪特而言都是早已看慣的景色。手放於身後,踏著符合貴族身份的步伐,重心沒有絲毫搖晃的穩健姿勢,彰顯出他那魁梧且壯碩的身材。

        走到沙發前,坐在對面的男人起身行禮。

        「抱歉這麼早打擾公爵大人了。」

        一聽,不禁皺起眉頭。眼前的男人穿著西裝,用標準對待貴族的禮儀,卻說出過於不合格的語句。--貝利亞爾揚起微笑,向自己如此說著。

        「免了。」

        隨著自己一句簡短的回應,迅速坐在沙發上,而貝爾也隨即跟著入座。

        「何事相談?」

        酷斯瑪特用不可一世的神情以簡短的方式提問,從中透漏出他那不耐煩的意味。

        然而,彷彿像是故意找碴似的,貝爾並沒有立即回應,反倒是優雅的提起桌上茶杯並喝下裡面的紅茶。神情悠閒的像是在自家一樣,閉上眼睛靜靜的品嚐著。

        再次皺起眉頭,酷斯瑪特看著眼前熟悉卻又過於陌生的男人。提起茶杯與禮儀的姿勢都滿分,但其態度和對應都是零分。而對方不可能不知道,前不久授勳儀式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錯誤,會教他們最基本的對應方式。

       明知如此卻不做的用意是什麼?

       正處於思考的酷斯瑪特,這時從貝爾所穿的黑色西裝上察覺到,並得出了其中一個可能性。

        以什麼身份出面,就會穿出符合該身份的裝扮。而貴族身份就會穿出符合貴族的衣裝,酷斯瑪特現在身上所穿的亦是貴族的正裝。

        但西裝是很久以前從迷途之人那傳過來的設計,因其獨特簡約的風格,成為了現在商人正式場合所穿的服裝。--換句話說,也是平民的服裝。

       身為騎士爵卻穿著西裝,加上其無禮的對應,其理由是……

       彷彿就像是猜透酷斯瑪特心中所想的那樣,貝爾終於開口回應了。

       「開場那些前戲就省略吧。簡單說明,我會離開這裡的,很快。」

        正如所想的那樣,酷斯瑪特將手放在大腿上,手指開始像彈琴一樣重複著敲擊。

        「真令人驚訝,這樣做對你有什麼好處?」

        「我不會干涉王選,也不會站在任何一邊,不管是亞歷山大王子,還是酷斯瑪特公爵你。」

        沒有加上敬稱,綜合前述貝爾的行為,酷斯瑪特公爵已經得出他是用什麼身份與自己對話。

        只要是貴族,勢必就得選擇其中一邊。而貝爾穿著西裝,是為了證明自己的立場並非貴族,並非騎士爵。

        「然後?你真認為自己能對王選產生什麼影響?真以為自己很重要?」

        「呵呵,怎麼會呢?我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最多也就是一位依靠幸運與偶然得到競技場冠軍的年輕臭小子而已。」

        這段話,也是貝爾強調在競技場上與劍姬抗衡一事。可以作為那個海洛德公國英雄的劍姬對手的貝爾,只要運氣還在,未來肯定能成為廣為流傳的明日英雄。

        英雄對王族或貴族而言是不可多得的正面宣傳,不僅能夠彰顯出自身的地位與影響,在許多英雄史詩中,也都有伴隨他們的出場,這代表自己能夠很輕易的被刻上史詩之中,讓後世廣為流傳下去。

        看見貝爾身上的潛力並試圖拉攏過來,一定有貴族這麼想過,事實上酷斯瑪特公爵也有過這份想法。

        其充滿說服力的證據就是,那個王子用重金買下一名奴隸,再贈送給貝爾的這件事情,酷斯瑪特公爵就親眼見到了。

        王子看見貝爾身上的潛力,並試圖拉攏過來,作為情報流露到立場沒那麼堅定的貴族手裡,成為他們投靠選擇的參考事項。

       而作為王選對手的酷斯瑪特公爵,無疑會讓情勢往對自己不利的方向前進。

       但現在,酷斯瑪特公爵決定先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裝神弄鬼,你究竟想說什麼?」

        「想說的是我離開後,公爵你若成為了國王,請不要放逐王子。作為交易,我會幫助你找到殺害國王的幕後黑手。」

        「哼,特意跑過來,這麼跟我交易這麼做的理由是?」

        酷斯瑪特公爵緊盯貝爾身上的一舉一動,仔細觀察對方的表情……然而,貝爾擺著一貫的笑容,那瞇起幾乎一條線的眼睛,使他無法看穿那笑容背後的含義。

        「在不久的將來,世界將會迎來危機……」

        貝爾緩緩說著……

        「那將會是歷史上最絕望的危機,足以讓所有國家滅亡的程度。若這危機擴大到八龍神必須全力"戰鬥"的程度,繁盛的海洛德公國恐怕也會難逃滅亡的命運……所以,我希望你跟王子兩人聯手。」

         「……」

        酷斯瑪特公爵在大腿上敲擊的手指,正反覆揣測貝爾背後的意圖。

       「我會幫助你找到幕後黑手,解決長年深耕在王宮的內憂。而你們這樣就能專心處理未來要面對的外患。」

        「有趣。但找到幕後黑手這件事,你與亞歷山大王子已經有過約定。既然如此,那不就代表你本來就該這麼做嗎?拿這種東西作為籌碼之一,有何意圖?」

        「是的,但我也有可能找不到,是吧?」

        「哼!那要如何證明交易後,就能保證找到了?」

        「關鍵不在找不找得到,而是找到後的價值。這不對您而言是極有吸引力嗎?」

        也就是說,籌碼是否有價值,全權在酷斯馬特手上。
        
        「如果是我,這不是很棒的交易嗎?對方是在先王就早已有所蹤跡的存在,然而時至今日僅被斯坦農格國王陛下,以及公爵您所察覺。這也代表對方要不就是有遠超你們兩人之上的謀略,要不就是能夠妨礙認知,或著任意進行變化其面貌的能力,當然也有可能兩者皆有。」

          貝爾故意將語氣及音量提高,酷斯馬特公爵知道貝爾這麼做的目的……

        「不管是哪個,都無法改變他是動搖國家棟樑,影響王族根基的危險這件事情,假設他的能力能夠變成任何人,那公爵您登上王位後,要怎麼相信周圍的人呢?或許他會是長年陪在您身邊的那個人?又根據其長久的時間,他應該能變老也能變年輕,而這也代表……或許能夠隨時冒充那些對公爵您而言最重要的人?」

        酷斯瑪特公爵無法否認這個可能,但不代表他就要接受眼前男子的提議。

        「簡直是笑話,你的前提是我會走上斯坦農格的後路,你真認為有這可能?你真認為我登上王位後,沒本事揪出那個害蟲嗎?如果是,你簡直是個愚蠢又無知的小丑。」

         用那猶如老鷹般銳利的雙眼緊盯著對方,然而眼前的人卻仍舊無動於衷……

        「不要誤會了。我並不是在質疑公爵您的能力,倒不如說正是因為認可您的能力,我才會特意過來尋求與您的會面。--而且……對方也中了國王陛下的圈套,身上被迫綁著"繩子",要找到並非不可能不是嗎?而對方也會想要脫下綁在身上的繩子,所以這場追逐所需要浪費的精力與時間,我代替公爵您付出,不是很好嗎?」

       看過斯坦農格國王留在里卡維德宰相那邊的筆記後,貝爾早已推敲並鎖定了兇手的真實身份,只是缺乏作為揭示的證據。而酷斯瑪特公爵也是如此,即使沒看過筆記,他也從沒把亞歷山大王子當作嫌犯看待,而且自己也早已鎖定了幾個嫌疑人,但同樣也缺乏能夠揭示的證據。

        這提議乍看之下百利而無害,但酷斯瑪特公爵深知這其中還有什麼沒被揭開……他從貝爾身上嗅出一股危險的氣息。

       「如果我不同意呢?」

       那揚起和善的笑容,發出一點看似真心的笑聲。

       「哈哈,說我裝神弄鬼,酷斯瑪特公爵大人您,也挺會裝瘋賣傻呢!」

       「作為平民身份出現的你,講話真是放肆。」

        迅速回應的酷斯瑪特公爵,看著貝爾的金色雙眼微微睜開,同樣緊緊的盯著自己……

       「是的,所以講話放肆的我,恐怕無法讓您如願登上王位。」

       突然,貝爾冷不防說出了這番話,讓酷斯瑪特公爵的不悅迅速上昇。

       「你是在威脅我?威脅擁有王室血統、王位候選者、海洛德公國公爵,同時擁有《邊境伯》身份的我?威脅酷斯瑪特 · 海洛德 · 米爾?」

        老鷹的雙眼便得更加銳利,壯碩的身軀佈滿了膨脹的肌肉,曾經站在最前線的他,展現出足以震攝所有軍人與騎士的威壓,不可撼動的氣場瞬間迸發而出。

        「哈哈、哈哈哈--!」

        然而,他眼前的男人卻笑了,笑得更加燦爛,發出的笑聲更加肆無忌憚。

       看似愚蠢且尋死的行為,卻在《競技場冠軍》上有著不同的含義。

       看似發自真心的笑容,酷斯瑪特公爵了解那不過是演技,但是真正可怕的是,無法理解演技背後的含義。

       即使身上的武器在進來前被沒收,仍無懼周遭站崗的護衛,以及門後掩飾成傭人的特務,完全無視他人的一直笑著。

        片刻,那笑聲消失了,貝爾擦拭因笑容而微微流下的眼淚。接著張開雙手,彰顯出自己的存在與氣場。

        「說過了呦?關鍵不在於找不找得到,而是找到後的價值。」

        同樣一番話,但酷斯瑪特公爵這時卻清楚知道貝爾話中不同的意思。也是他假裝不知道而探尋貝爾來此的目的。

        「最近貧民區那邊有傳出血腥味的情報,是你做的?」

        「不是我呦?但是……也不否認與我無關。」

        「……你究竟是誰?」

        「那很重要嗎?你我,都能改變這份籌碼的價值。竟然如此,發揮出其價值的我,沒有改變局勢的能力嗎?」

       貧民區中,有著不同的非法行業,有的是運送危險致命的藥草,有的是非法打撈的珍藏品,不管是哪個,都有貴族參與其中的蹤跡。

        這並不是什麼奇怪的行為,有時與其放生隱藏在黑暗中的混亂肆意生長,不如投入管理,變為一種秩序更來的安全,而這之中也有些酷斯瑪特的蹤跡。

        斯坦農格國王也知道這件事情,這是必要的黑暗,除此之外貴族的參與更能讓他加以緊緊握住。

       但是,那終究是不得浮上檯面,公布大眾的事情。如果不小心太過火,也必須以大義的名分進行處理。

       那不僅包含斯坦農格手上的,也包含了中立以及酷斯瑪特手上的。當這些籌碼通通流進王子的手裡,頓時貴族皆只有被掌握的份,都會被逼不得已投靠於王子陣營之下。

        「……」

        而是否要把籌碼交給王子,全靠貝爾的意思。

        「你究竟想做什麼?」

        「我已經說過了,兩人聯手,共同對抗外敵。」

       貝爾這時伸出右手,像是尋求握手似的。而自己看著貝爾身上黑色西裝,是平民的服裝;也是商人的正裝。

        「哼!」

       酷斯瑪特公爵不悅得向沙發的椅背上靠著,並沒有答應也沒有握手,但是已經默認了。

        貝爾並不會把這籌碼交給自己,但如果拒絕了,就會把籌碼交給對手,既然如此就扔得遠遠的。這也是貝爾的真正意圖……那句會離開這裡的意思。

       猶如老鷹的雙眼緊盯對方,但那不再是看向獵物的神情……

        酷斯瑪特公爵確信,眼前的男人對海洛德公國而言過於危險。

        --英雄,的確對國家或王族而言可當作正面的宣傳,但同時也能成為負面的威脅。可無視法律的強制性,讓國家的約束力頓時消失,足以動搖國家安全的存在。

        酷斯瑪特公爵的雙眼,判定了眼前的男人是海洛德公國的敵人。

        而他不知道的是,貝爾此時笑容背後的含義,也正是希望他如此這樣。



創作回應

見朕騎姬の時刻
好看
2021-07-06 21:07:0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