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宴 其之三 1

木有羊 | 2021-07-06 10:32:36 | 巴幣 10 | 人氣 49

連載中阿姨在我身邊
資料夾簡介
『我』真的很喜歡阿姨。 人生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最新進度 宴 其之三 4

  「事情就是這樣。」

  這是一條普通的街道,且沒有人,也沒有車。的裡面,是一棟普通的房子。的裡面,是一間普通的房間,三房一廳一個衛浴設備,有三個人。

  這是我生活的街道,這是我生活的房子,這是我們的房間。

  我與正太的房間──
  
  現在卻不只有我們兩人。他坐在我們的床上。

  眼前的人,在我們眼前的人……邑羽……在這裡很久了……從一開始就在這裡了吧……在我們搬進來之前就在這裡的感覺……男人還是女人……女的嗎……她是我的大學同學……但他好像也是正太在老家的鄰居……男的吧……白色的頭髮……額頭上一個大大的X……他看著我們……在他面前,我們像罰站一樣排排站……話說,我們為什麼非得在他面前罰站不可啊?

  想到這邊我就要揮出拳頭……並沒有。

  「X,先別急,你的拳頭該揮向的對象並不是我。」

  他的態度不卑不亢,既隨性又堅定。

  「經過你剛剛的說明我已經知道你們的故事,我真的痛哭流涕。」他握住我們的雙手,激動的說:「只要你們通力合作,一定可以打倒他的!」

  「誰啊?」

  「是你也很熟悉的人。」邑羽朝我眨眨眼。正太看過來:「你的熟人?男的還女的?」

  「?」我一頭霧水。

  「啊啊是了是了,我還沒把這個設定放進去啊。」邑羽邊說邊笑,手突然觸碰我的臉,我身子一僵。

  那個是,不屬於我的記憶……

  我推倒一個男孩。在推倒他之前,他向我抗議在床頭櫃放著的,我與正太的合照,他說也太煞風景了吧,我回他這樣比較刺激啊。不過,也難怪他這麼說,那些甜蜜的合照都獲是貨真價實充滿回憶的愛情的信物,應正太要求,其中一張照片旁還寫著至死不渝這四個字,當正太咬破手指以血代墨時,我覺得,真是太感動了!

  真是太沉重了。

  正太直勾勾地盯著我,我尷尬的說:「哎呀,你不認識的人啦。」

  「哈哈哈哈哈,X的好朋友很多,你當然不可能每個都認識啊。」邑羽笑著對正太說。

  「我也是需要消除一點壓力的嘛,哈哈。」我乾笑道。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所以不想祕密被發現的話,最好的方法就是讓祕密本身消失掉。」

  「說來……」

  說來簡單,讓祕密消失不就代表得對正太坦承所有事情嗎。

  但是這種事豈是嘴巴說說就做得到的,畢竟是我理虧。哈哈哈哈哈因為壓力太大了所以我找別人疏通一下嘛,這樣講可以嗎?還是,嘖嘖,老是上同一個男人,我已經膩了,這樣講可以嗎?或者說,你看你現在變這麼肥,肚子那麼大,罩杯都比我大了,只有身高沒長,所以根本不想和你做愛,而且根本看不到雞雞……額,人身攻擊好像不太好?要不人身攻擊的話,這麼說如何:我其實已經不愛你了,跟你在一起只是我不想自己做家事而已,這麼說如何?可是這樣一來好像非得離婚不可,要怎麼跟正太坦白我跟別人搞上的事實而又可以不離婚呢?話說,正太他不會在意這種事吧?畢竟他這麼愛我──

  也許是見我許久不說話,邑羽在我眼前揮揮手。

  「唉呦!幹嘛想這麼多!」他手一拍,振奮的說:「我不是說了嗎?你們有兩個人耶,要打倒一個人沒那麼難吧!你們一定可以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力量的!」

  「你說要打倒的是我的那個他?砲友……」最後兩個字我說的很小聲,深怕被正太給聽到。

  「對呀!」邑羽也小小聲地說。

  「打倒是指殺掉嗎?」

  「對呀!」

  哈哈哈。原來我想的太複雜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