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216)

戴斯蒙 | 2021-07-05 21:52:27 | 巴幣 772 | 人氣 212


  稍早之前,在泰雷斯雷吉斯的某處。

  年幼的少女在一位大人的陪同下來到了此處,她看了看跟一旁一樣普通的大門,誰都沒想過現在正在到處被通緝的組織,據點就隱藏在如此平凡的街道之中。

  她敲了敲門,門內立刻就傳來了回應。

  「來了來了,誰啊?」

  門緩緩地打開,一張面容慈祥的臉出現在門後。

  「哎呀!可愛的小妹妹,有什麼事情嗎?」

  「我來找我的朋友,商量明天出去郊遊的事情。」

  「郊遊阿!是要去哪裡玩呢?」

  「湖邊野餐。」

  「這樣啊!那麼請進,那孩子等妳很久了呢!」

  老人家將門完全的打開,向後退了幾步將空間給讓了出來。

  兩人走進了房屋之中,毫不猶豫地就像著房間深處走去。

  他們來到了一扇門前,門旁邊站著一個彪形大漢,那個男人看了小女孩一眼,隨即將門打開。

  「歡迎妳來,舞孃的大姊頭,琳琪小姐。」

  聽到這番話,琳琪可愛的眉頭稍微皺了一些,直到現在她還不是很習慣那些大人都用很恭敬的態度對待她,一堆都可以當她父母的大人都用一臉恭敬的表情對著她,她總覺得這世界有哪裡不對勁的樣子。

  「以及舞孃的二當家桑娜小姐。」

  「恩,你們的老大就在這下面對吧?」桑娜如此問著。

  「是的,雷瓦丁大人已經久候多時。」

  「我們走吧!大姊頭。」

  兩人走進了門內,在門後是一個向下的階梯,等到她們走完這個階梯後,才發現原來地底下的世界竟然別有洞天。

  「難怪英雄團跟生命教會怎樣都找不到人,原來都隱藏在地下了。」看著眼前的景象,桑娜如此說著。

  在她眼前的是一處由人工開挖出來的寬廣空間,但與這個空間相比,在這裡的人們可以說是相當的少,大概只有二十人左右在這個可以輕易容納下上百人的地方而已。

  這時候,一個男生的聲音從一旁響起。

  「並不是這樣的桑娜小姐,老實說我們大多數的據點,都在地上才對。這裡只是一個倉庫而已。」

  兩人朝著聲音發出的地方看去,雷瓦丁正慢慢的朝著他們走過來,他的後面還著幾個拿著椅子以及茶點的人,這些人快速的將東西放置到定位,然後便離開了這裡。

  「坐吧!讓我們好好談談之後合作的事情。」

  「話先說在前頭,我們舞孃還沒有決定要跟理想鄉合作。」桑娜如此說著,但雷瓦丁卻露出一副無所謂的表情。

  「無訪,舞孃的加入與否,對我們的計畫是不會造成影響的。今天找妳們過來,得到妳們的支持只是其次而已,最重要的是讓失去家人的人,可以有再一次見到家人的機會。」雷瓦丁看著琳琪說著,而小女孩在聽到雷瓦丁的話後,快速地抬起了頭,用急迫的表情看著雷瓦丁。

  「真的.....真的可以再一次看見媽媽嗎?」

  「一定可以的,畢竟我們都是如此相信的,話說回來,不先坐下嗎?」雷瓦丁在椅子上坐了下去,兩人也跟著坐了下去。

  「也許會有點失禮,但這也只是你們相信的不是嗎?實際上根本就沒有人從侵蝕中復活的案例,還是說你們已經做過了實驗,證明是可行的呢?」桑娜如此問著,她本身也希望那個已經死去的大姊頭能夠復活,但是這聽起來像是騙局的東西,怎樣都很難讓人相信。

  但偏偏就是這種一看就像是詐騙的話語,讓整城半數以上的黑幫都選擇跟理想鄉合作,甚至連結心會,這個實際上掌控了全城黑幫的組織都願意協助理想鄉。

  也因為迫於結心會的壓力,桑娜才不得不帶著年小還尚未懂事的大姊頭來到此處跟雷瓦丁見面。

  不然,她是不願意讓什麼都不懂的琳琪跟這些老奸巨猾的大人們碰面的。

  「並不會失禮,畢竟這是我們主要宣傳的東西,大家會有疑問是很合理的。老實說我們已經做過了實驗,已經可以在具備一些條件下,從侵蝕中叫出指定對象的侵蝕種出來了。」

  「但也只是叫出侵蝕種而已,眾所皆知,侵蝕種根本就不是活著的。」

  「不,桑娜小姐。妳怎麼知道侵蝕種並不是活著的呢?

  「這是由各大教會共同宣布的事情,是絕對不會錯的!」

  「意思就是說,神講的事情就不會錯嗎?」

  「這是當然的。」

  看到桑娜肯定的答覆,雷瓦丁做出一臉感到好笑的表情。

  「桑娜小姐,神跟侵蝕乃是死敵,既然如此,那麼會做出這種詆毀對方的言行,那也不是奇怪的事情不是嗎?侵蝕是不是活著,妳可曾近距離觀察過侵蝕種呢?有看過他們的胸口也會因為呼吸而平緩的起伏嗎?有看過在沒有人跟魔物的情況下,依然會做著以前那些習慣上做的事情嗎?那正是......他們依舊活著的證明!」

  在雷瓦丁說完後,雙方沉默了下來,桑娜雙手抱胸沉默地看著他,雷瓦丁知道如果要拉攏舞孃,不先說服桑娜是沒有辦法的。雖然說現在的大姊頭名義上是琳琪,但是真正掌握權勢的卻是二當家桑娜。

  琳琪的年紀實在是太小了,要是真的把舞孃現在就交給她,舞孃大概早就已經被吞併了吧?

  不過就算是這樣,桑娜在某種程度上還是會尊重琳琪的意思,而且雷瓦丁也知道,這位二當家事實上也期盼著前代的復活.....

  在說服了那麼多黑幫後,他覺得自己十分的有自信能夠說服這兩人。

  但就在這時候,桑娜卻用一隻手指頭指著他。

  「你有注意過你講這些話時後的表情嗎?一點情緒也沒有,就像在照稿念著一樣......你自己.....不會也不相信這件事情吧?」

  「怎麼會呢?我當然是深深地相信著的。」雷瓦丁露出一個笑容應對。

  『不,妳不相信,妳一點也不相信那些漆黑的東西是活著的,不要想跟我狡辯,我是惡魔,妳心裡想什麼我全部都知道......

  突如其來的聲音差點讓雷瓦丁沒辦法控制自己的表情,他從衣服的口袋中掏出幾個藥瓶。

  「不好意思,我先吃個藥。」

  「你的身體有什麼狀況嗎?」

  「最近是比較操勞了一點,不過沒問題的,謝謝妳的關心。」雷瓦丁將藥給吞下了肚,當藥隨著水進入腹中,他立刻就感覺好多了。

  『沒有用的,不管妳吃再多的藥,我一直都存在,畢竟我不是妳幻想出來的,而是真實存在的......

  雷瓦丁無視了惡魔的話語,繼續面帶著笑容面對著眼前兩人。




創作回應

sandwich
天罪吧?
2021-07-06 01:48:02
Zu∮Dot
來自同為創作者的支持~
2021-07-06 11:08:41
戴斯蒙
謝謝,一起努力
2021-07-06 11:11:3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