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世之界 第七天

夜宮邢 | 2021-07-05 17:39:52 | 巴幣 0 | 人氣 33

神世之界
資料夾簡介

神世之界 第七天
 
  走了大概有二十幾分鐘吧,她才走到城門。
  城門的侍衛們看上去整個都是沒精神不想動的表情,連確認身分也沒有就直接揮手放她進城門,她也沒有停下,直接進去了。
  「你不覺得剛才那個女的很可愛嗎?」
  「你醒醒,那才十四歲。」
  「十四歲怎麼了?十四歲不還是能做。」
  就算距離遙遠,芙洛雷絲還是聽得見城門衛兵所說的話。她不知道在思考什麼,稍微甩了甩手,手中就出現了一袋金幣。
  她今天得先找個旅館,最好是那種能收集各種情報的旅館,她要去酒館的話風險有點大,而且她不想要被麻煩纏身。
  她進到的地區正好是個市區,隨便問一下人就知道旅店大概在哪個部分,不需要太擔心自己找不到旅館之類的。需要擔心的就是對方會不會騙你和他會不會綁架而已。
  「你好,我想請問一下這附近有沒有比較好、又能收集訊息的旅館呢?」
  她靠近了一個賣著手工藝的攤子,詢問了攤子的老闆娘。
  「哎呀,是新來的旅人嗎?如果妳要找普通旅店的話在靠近城門的左邊有一家普通旅館,裡面供吃住喝洗;如果妳要找收訊旅館的話,中央廣場的右邊有一個外表是黃色的房子,那就是了。」
  「謝謝,這是謝禮。」
  一個金幣放在桌上遞給了老闆娘,老闆娘在看到金幣之後先是震驚了一下,然後笑吟吟的收了下來。
  之後芙洛雷絲找到了老闆娘說的收訊旅館,在交了住宿費之後開始詢問起旅館老闆關於人類目前的情況。
  「我能問一下現在大概是怎麼樣嗎?」
  「現在?……妳真的是人類嗎?」
  「我離開這裡太久,已經不記得了。」
  芙洛雷絲現在的設定是出生在人類區,之後為了要去遠方處理事情所以家人一起離開了人類區的少女。旅館老闆也相信了她的話,只是還抱有著遲疑,在經過芙洛雷絲簡單的解釋之後,他才放鬆口氣,然後開始說起為什麼會變成那個模樣。
  「如果妳不知道人類至上主義的話我先和妳說說吧?」
  人類至上主義,在這個存有其他種族的世界來說,至上主義是只站在各個種族的頂點,但是人類什麼都不會,會的應該就是欺騙和其他的。
  真要說的話,芙洛雷絲是不在意精靈成為至上主義的代言,他們擁有人類不可能有的智慧和技術;而人類的這個動作,無疑是挑釁著他們。只是還沒發生戰爭讓她有點覺得神奇……。
  「如果不意外的話,這個國王應該會在派出士兵去擄走那些隻身的種族。」
  「……國王?所以是國王的做法?」
  「是啊,我們這些小市民可不能違逆他們,……我偷偷告訴妳,曾經有人違逆了侍衛,結果隔天就消失了。」旅館老闆小小聲地壓在芙洛雷絲耳邊說著這句話,就怕會被抓走一樣。
  「………有被找到屍體嗎?」
  「聽說沒有,但是也有一些喝醉的士兵說死在了牢房裡,身上還全都是傷,而且皮包骨的樣子,似乎是被餓死的,傷口都發蛆了。」
  默默地喝著旅館老闆提供的果汁,芙洛雷絲低著頭,開始在思考。
  要阻止的話是阻止不了了,聽老闆說這已經出現了十幾年了,突然改掉大家應該都會以為是有人威脅或是如何……雖然也不一定。
  「說起來,國王最近發布了屠殺令,說是讓我們出城去其他種族那裏屠殺他們,也不知道腦袋在裝什麼。」
  旅館老闆打了個哈欠,開始轉身去處理一下東西。
  「屠殺令……說起來,我想知道這裡的信仰。」
  「啊?信仰嗎?在我們這裡的信仰很多,還有分區的。」
  看著旅館老闆疑惑的看著她,然後開始對她說人類這邊的信仰區分。  
  北方王都處的信仰是國王自己,王室不允許其他人信仰神,所以就成他們那邊沒有教堂或是祭祀的地方,但是已經被摧毀的教堂倒是有好幾個;南方貧民區的信仰倒是有些奇特,是信仰著金錢,雖然芙洛雷絲沒印象有誰掌管著金錢就是了,是後來旅館老闆說是萊特彌安利托之後,她才稍微理解了一下;西方信仰著的是海洋,他們靠近海,是依靠海為生的,所以信仰海是不意外;東方是森林區,他們的信仰就是什麼都信,是比其他地區還要原始的一個地方。
  「中央區呢?」
  「中央區什麼都不信,是個無信仰之地,也因為這個原因我們中央區都很安詳,基本上也不會發生甚麼鬧事。」
  「無信仰之地?」
  「是的,我們這邊聚集的都是無信仰,但是我們還是歡迎信仰者來傳教的,不過大部分的人會覺得為甚麼要信仰呢?要不要信仰還是他們自己決定,要的就去,不要就算了。」
  旅館老闆笑得很誇張,而芙洛雷絲也只是對她點點頭,非常同意他的說法。只是人類區沒有信仰巨人們讓她覺得有點神奇,她以為至少還有人會信仰一下巨人的,沒想到只有萊特彌安利托而已。
  在得到自己想要的訊息之後,芙洛雷絲將果汁一飲而盡,對著旅館老闆揮手暫時道別。
  她準備要去外頭晃一下,確認情況,找個時間也要去一次王都看看。
 
  夜晚已經降臨在羅勒城,這個人類所聚集的王都,就算夜晚降臨了,王都內也是燈火通明著。
  在還熱鬧的中央城區,有一個人穿戴著斗篷穿梭在人群中,她的眼神帶著淡漠,看著四周沒有注意著她的市民。
  只是在過了幾分鐘之後,她就離開了這個地方,前往了南邊的方向。
  南邊是貧民區,是連家都沒有的人居住的地方,但是又算他們想要賺錢也不可能,因為王都在南方和其他區域的交界弄了個圍牆堵住了他們的進出,同時為了防止暴動,王都也派出了侍衛把手著。
  依照正常情況,這個人應該用正常的方式進入貧民區,就搜身和檢查證件,但是她沒有,她在侍衛們眨眼的那瞬間就進入了被封閉的貧民區。
  「這裡就是貧民區……?看起來過得很好?」
  『這是當然的,母親。』
  一道聲音進入了芙洛雷絲的腦中,是萊特彌安利托的聲音。
  『他們義無反顧的信仰著我,我當然要給他們一些好處。』
  說話的同時一個男性的虛影出現在了芙洛雷絲的旁邊,那是萊特彌安利托的化身,芙洛雷絲看著萊特彌安利托,然後看看著貧民區的情況。
  「你是不是時不時會來看一下?」
  『是的,畢竟在天界也不需要做甚麼,我們四個有時候會來大地看一下情況。』
  輕點著萊特彌安利托的虛影,那個男性虛影就轉換成實體,朝著芙洛雷絲做出了紳士的禮節。
  那是萊特彌安利托最近弄出來的類人形眷屬——胡瑪洛伊迪,是代替她來到大地到處看情況的眷屬,同時也是她的其中一個意識體。
  芙洛雷絲跟在他的後面,觀察起了信仰著萊特彌安利托的地區。也許是因為對方有在照顧的原因,這裡看起來不太頹廢,反而稍微有了些光彩,但估計王都那裏不知道這裡的情況,還在想著這裡的人們一定都沒有能力,只要這裡的人都死去了他們就能將這裡處理掉。
  「這裡原本是甚麼情況?」
  『原本是老鼠、病害都聚集的地方,路邊時不時都會出現屍體,大致都是餓死的,有的時候會有商人過來,賣的都是爛掉的東西,但是也不能怪商人。』
  「……這裡是不是有妳的祭壇?」
  『有的,為了避免被破壞,他們當初建立在地下,現在我還能感受到一些他們傳送過來的力量。只是大部分的力量會傳給我的眷屬,再傳過來給我。』
  胡瑪洛伊迪對著芙洛雷絲一笑,就帶領著芙洛雷絲去向了他的祭壇。
  在經過了大大小小的巷子後,他們停在了一棟屋子裡面。胡瑪洛伊迪對著木門敲了五下,屋子的門便自動打開了。
  裡面坐著一個穿著大斗篷,內襯穿著胸衣和長裙,白色的眼睛讓芙洛雷絲覺得奇異。
  她還沒有看過白色眼睛的人。
  『她看不到,但是對待祭壇很認真,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認真就是了。對了,她叫做莫卡莉,是被家人拋棄的人。』
  「莫卡莉……?恩,還挺不錯的名字。」
  「……是主……嗎?您身邊帶著一個……比您還高的人……?」 
  『她是我的母親,但是你不需要帶拘謹,母親不會太在意的。』
  芙洛雷絲才剛要說別太拘謹,就被胡瑪洛伊迪率先說出口了,這種被人搶先說話的感覺讓芙洛雷絲鼓起雙頰怒瞪著胡瑪洛伊迪,但是對方只是帶著微笑。
  「母親……?意思是,這位是創世女神……?……啊啊我這麼無理!!」
  看著莫卡莉到處亂走,似乎是在為了剛才的話語感到羞愧又感到抱歉,但是芙洛雷絲只是對她說沒關係。不過莫卡莉在冷靜下來之後還是泡了在貧民區不應該出現的高等茶葉給兩個神喝就是了。
  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莫卡莉開始介紹自己和這個地區。
  「我叫莫卡莉,如剛才主所說,我的眼睛看不見,白色的眼睛只是因為我是個變異體,我除了是個眼盲的人以外我還患有白化症。我的父母已經不在貧民區了,她們都死掉了。」
  「……死了?餓死的?」
  『不是,是被這孩子殺死的。』
  胡瑪洛伊迪喝著茶,清淡描寫原因告訴芙洛雷絲。
  『這孩子的父母已經放棄了她,但是又不希望她挨餓著,所以就拜託她將自己殺掉好讓這孩子吃飽存活。在貧民區內通常都是有一餐沒一餐的,有的父母也會殺掉孩子去吃孩子的屍體,她父母已經算很好了。』
  看著芙洛雷絲沒有反應,她就知道她的母親在想什麼。只是她不打算點破,到時候被母親抓去教育就好笑了。
  「……是嗎?」
  「是的,我信仰主也是因為我想要洗清在自己身上的罪孽。」
  莫卡莉雙手合十,閉著眼睛對她們說著,就在她閉眼睛之後,一股暖流自她的腳底竄深到全身,她一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是在從全黑的視線中露出了一些輪廓、棕色和金色的時候,她才知道是什麼情況。
  於是她趕緊低頭看著木桌下方,終於看到了那一個細細小小的藍色線從她的腳離開。
  「怎麼了嗎?」
  「……不,沒事。」莫卡莉對著芙洛雷絲露出微笑。
  莫卡莉開始向芙洛雷絲解釋這裡的情況。
  現在這任國王是上任國王的弟弟,在大概三十幾年前的時候王國還是接納任何種族的,只是在聽了某個貴族的建議後才開始腦袋不靈光的發布了人類至上的號令。
  貧民區也是在那個時候產生的,王都的貴族將原本住在城區內的人聚集起來,把還有用處的丟去參與城外驅逐者,沒用的丟入貧民區關著。
  原本只是驅逐其他種族而已,只是二十幾年前上任國王突然猝死,因為膝下無子,只能讓比他小幾歲的弟弟上任。
  現任國王原本就是無信仰之者,所以他一上任就發不了禁信令,率先禁止王都的人信仰神還是其他的,然後再把自己稱為神,讓王都的人信仰他們。
  在這之中的矛盾點還挺多的,比方說他不信神,那位神又說自己是神?在比方說他禁止信仰,那信仰他是不是該禁止?
  這是王都區的信仰部分,為了停止王都貴族區們的信仰還將教堂破壞掉。
  而他們原本的信仰是命運之神,也就是艾洛艾恩特,這件事除了較老的人外幾乎都不記得了,原本信仰這個的教室叫做羅勒,羅勒城也是這麼來的。
  東方區基本上也不需要說明,因為他們相信萬物皆有神,所以他們什麼都信仰,又被稱為薩滿信仰;西方區也和芙洛雷絲在旅館老闆那裏聽到的一樣,為了要出海所以信仰著海洋,也就是埃耶克莉塔娜,埃耶克莉塔娜也會因為他們供奉了甚麼而用相對的回禮,算是個平等的交易,而這個信仰又被稱為海神信仰,算是個比較直白的稱呼。
  南方貧民區信仰金錢之神,也就是萊特彌安利托的原因僅僅只是他幫助了貧民區,讓他們不至於餓死和受到針對,這足以讓貧民區的全部人對她供手了。
  中央城區本身就是沒有信仰的人在住所以也不受干擾,她們在這個城裡就像是毫不相干的路人一樣,和其他地區根本是分隔著的。
  「那我大概知道了,我想我該先回去旅館,明天我需要去王都晃一圈看看。」
  『要去王都的話也請叫上我,要在那裏詢問事情必須扮成貴族小姐,我可以扮成執事陪您去。』
  「如果要去王都的話我可以先寫信給我的朋友,我可以讓她招待你們。」
  於是這個夜晚,就在他們說好的情況下結束了交談。
 
  略為堅硬的羽毛筆正在一劃又一劃地將墨水化成字體散開在空白的書籍上,頭頂上的窗戶是關著的,外頭正在下雨。
  窗外因為下雨而有點堵塞的路上發出了喇叭的聲音,似乎是車子正在催促著前面的快走。
  而坐在窗前的女性似乎在思考著什麼,放下手中的筆,用手支撐著臉頰看著窗戶上的倒影。然後又想到什麼似的,再度提起筆來書寫著字。
  透過一種奇妙角度,可以看見她寫了「信仰」、「城區」、「王國」和幾年幾月。然後她又在「信仰」的區域畫出了一條又一條的轉彎及直線,在箭頭下寫了「薩滿信仰」、「羅勒信仰」、「海神信仰」、「萊特信仰」和「無信仰」。
  在寫完之後,女性伸了個懶腰,將書合起來後,她看向了一個地方。
  「我是不是應該寫個編年史呢?」
  「如果想寫的話也沒問題啊。」
  「那就等我把這個寫完之後再去寫吧。」
  聽著窗外的吵雜聲,女性摸了摸自己黑色的頭髮。
  在較為黑暗的地方,如果能用光照著女性的話,也許能輕易地發現女性的頭髮並不是全黑,相反的,是個淺紫色。
  眼睛也不是黑的,而是一種奇異的顏色。
  「我可真希望能像妳一樣悠閒。」
  「妳別忘了我們原本是一體的,只要妳閒了我就得忙。」
  女性在聽見這句話之後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愉快地笑了起來。
  「好吧,那就讓我繼續忙裡偷閒吧,妳說呢?芙洛德。」 
  「你可以試試,我並不保證你的孩子會不會壓著妳,芙洛絲。」


後記:咳咳不好意思我怠惰了三天,其中一個原因是身體在長期的不舒服+沒靈感,靈感大神都跑去度假了找不回來。另一個就是我有點怠惰,但是這個我還是會寫完的,應該?
(因為怠惰了三天我只好寫四千多個字(預定要破五千的說))來回報一下(ORZ)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