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法公主偉大的煩惱啊!》 第三章 遠道而來的騎士

珀璠 | 2021-07-05 12:00:09 | 巴幣 14 | 人氣 162



  瑟菲薇亞在班森的告知下,與班森一同來到克里斯提安公爵的書房,見到父親,她恭敬地拉了裙襬,彎身行禮,然後站直身,開口問道:「父親,二哥說您要召開會議?」
 
  聽見小女兒的聲音,克里斯提安公爵的視線,從窗外的風景,慢慢地轉到站在眼前的三個孩子身上。

  他思考著剛才所讀的信件內容,雙眼最後轉落在坐於會客桌旁的妻子,萊蒂身上。

  「萊蒂,把信交給他們看過吧。」克里斯提安公爵對著妻子說。
 
  「好的,親愛的。」萊蒂點頭,美麗的下頷勾勒出一道漂亮的弧線,她起身,將邀請函與求救信一同交與三名子女。
 
   第一封信用尊貴的樞機紅色信封裝緘,上面用燙金色的字體書寫,蓋著賽希爾家族的蠟封,蠟封已經被拆開,裡面的羊皮紙透著微微的淡香,上頭清楚寫明了夏季宴會的時間與地點,還有邀請的對象:克里斯提安家族主家成員。

  然而第二封與第一封信相比卻更顯尊貴,那是用深藍色的信封裝緘,並印有賽希爾家族的蠟封,羊皮紙也與第一封信同樣材質,連字跡都一樣,不同的是,上面僅僅寫了:

  ──災厄將臨王都,懇請克里斯提安家族出面協助。

  最後在羊皮紙下方則有兩位皇帝的簽名。

  「災厄將臨?」瑟菲薇亞抬頭,不解的望著父親與母親。
 
  「是神諭。」奧斯頓說,看了一眼妹妹,他語氣和緩:「看來這次的邀請函似乎沒那麼簡單。」
 
  「工作量大增了。」班森無奈的說。
 
  「那,那個災厄,是指世界末日?」瑟菲薇亞毫無忌諱的直言。
 
  班森伸手摀住她的嘴,感慨道:「小薇啊……麻煩妳這種話就別直接說出口了,這些事隨便都能造成混亂與國家動盪,尤其是來自皇家的話,整體來說,私下說是無訪,但千萬別在大家面前說出口,知道嗎?」
 
  他放下摀住她小嘴的手,雖對這已滿十八歲,天才妹妹的天賦是讚嘆有佳,但論說話技術,她真的還有很多要學呢,否則未來正式接管家族權力時,如何得罪人或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啊……
 
  「好啦……以後我會注意的。」她嘟起小嘴,面露不情願,因為她不過是陳述事實,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真是的。
 
  「總之,這次宴會勢必讓你們共同前往,奧斯頓、班森,你們分別年長小薇七歲和五歲,希望這次的社交宴會你們能多方協助,畢竟她雖學術聰明,但仍還年輕,在言詞上仍需擔待些,身為兄長的你們,自是要幫忙,以免她闖禍。」佛雷爾望著三名子女,視線落在最小的女兒身上。
 
  心底忍不住擔憂起她的未來,因為她雖聰明,但在與他人交涉的經驗卻尚淺,於貴族圈子中,什麼不注重,最重視的就是禮節,然而,已經幾乎不與其他貴族們接觸的克里斯提安家族,使她以大幅減少了與人接觸的機會,且於家族中,她卻因為天賦過人,也總受其他孩子們嫉妒,使得她更厭於和他人相處,只顧著每日沉浸在書本之中。
 
  唯有本家,身為她的親血緣,以及從古至今都服侍著他們的僕從外,她完全不願意更深入的接觸其他人,最多的就是公事公辦,僅此而已。
 
  她的表現,就好比傳聞中的第一任克里斯提安公爵,是個既冰雪聰明,卻也對他人冷漠且視若無睹的人,只是好在,她與初代不同,首位的克里斯提安公爵是個獨生女,除了父母,沒有其他手足能成為她的支柱,然而瑟菲薇亞則不同,還有兩個疼寵她的哥哥在。
 
  也或許是因為這樣,才不致於讓她對自己以外的事物漠不關心,縱使她不喜歡和書本以外的事物為伍,但至少當大家有難時,她仍是會不吝嗇的出手相助,這使得那些嫉妒她的成員是又愛又恨。
 
  「我們明白。」奧斯頓與班森,異口同聲的回應。
 
  佛雷爾點頭,繼續說:「礙於萊斯特家族的關係,他們針對本家於王族不理睬的態度頗有微詞,為了不讓家族與對外的關係太過僵化,也為避免家族中的人認為我們本家有所偏袒,我只能以族長身分派你們過去,我則會留在這裡負責處理那些流言蜚語。此外,我族也在社交界多年未露面了,藉由此刻出席一下也無妨,就當作是小薇的十八歲生日禮物吧。」
 
  「禮物!」瑟菲薇亞聽了,眼睛直發亮,「那……那我可以買點東西回來嗎?」
 
  久久才離開公爵府一次,就算她不喜歡和人相處,但能到外界闖蕩,她可是求之不得啊!
 
  「可以,妳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們都不會阻攔妳。」佛雷爾揚起一抹溫和的笑,神情溫柔的看著瑟菲薇亞。
 
  「太好了!謝謝父親!」她高興的跳起,下一秒便衝向佛雷爾的懷中,抱住他,「太感謝您了!我一定會帶禮物回來的!」
 
  抱著她,與懷中女兒的表情相呼應,佛雷爾笑得溫柔,伸手輕撫著她的長髮,低頭在她的髮上輕印了吻,柔聲道:「小薇,妳已經長大了,也即將到適婚年齡,雖本家沒有這方面的要求,但妳已經不小了,別再如此的粗魯,於言詞上也要多注意一點,知道嗎?」
 
  「是──」她露出開心的笑,清楚她的家人都是疼愛自己的,她怎可能捨得讓他們失望?除了他們,她真的找不到其他願意如此疼寵自己的人了。
 
  「好了,大致上要說的就這些,你們趕緊下去吧,盡早替幾天後的出發做準備,因為這趟出去的時間會比以往還長,希望你們一切順利。」佛雷爾鬆開抱著瑟菲薇亞的雙手,輕推了她。
 
  她跨步來到兩個哥哥眼前,轉身對著父親,三人一同彎身鞠躬:「是!」
 
  隨後他們便轉身要離開,但就在轉身之際,佛雷爾又叫喚了瑟菲薇亞。
 
  「小薇。」
 
  「是!」她回過身,望向他。
 
  「這趟前往的路途上,除了奧斯頓和班森,還有一名從皇家派來的年輕騎士,剛才派人送他回房後,我有和他稍微聊過,他和妳同年,而且年紀輕輕的就已經是副隊長的職務,想必未來要晉升到隊長,甚或是團長職務是指日可待的,也許妳可以跟他聊聊有關妳一直研究的計畫,他或許能透過人脈替妳找些人幫忙進行這件事。」
 
  「真的──!我這就過去!」聽到能協助她的研究,完全不顧後續問題,她興奮地轉身,一溜煙的就開門跑出書房,甚至連門都忘了關。
 
  望著已無她身影的門口,四人是愣住,隨即笑了出來。
 
  「哈哈哈──,這真的是,只要一談到研究,她就完全忘記其他所有事物了。」班森大聲笑著。
 
  「唉……你們快去阻攔她,以免打擾人家的休息,畢竟該騎士才剛跋山涉水,千里迢迢來到我們的領地,好不容易能休息一下,至少讓他有充足的時間休息後再說。」
 
  「明白了。」兩位哥哥接下父親的話,無奈的一笑,轉身一同離開。
 
  望著孩子們離開的書房,看向一旁的妻子,露出苦笑。
 
  「親愛的……」見到他的模樣,萊蒂憂心的上前,伸手輕揉撫平他緊皺的眉宇,溫和說:「一切都會沒事的。」
 
  「但願……」摟著妻子,轉頭望向窗外蔚藍的天空。
 
  皇家送來的神諭,長久以來都不曾有過如此急迫的信函,如今竟細心到派人專訪而不是用魔法書信。
 
  於心底無奈一嘆,希望這趟出去所得到的內容只是簡單的指示,而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才好……
 
 
  瑟菲薇亞一路奔至客房,一直以來,本家都不曾有過訪客,甚至要外出也都是遵守著家族規定,完全不像分家,對於守規一事反而無須絕對遵從,相較於他們的外出頻繁度,身為本家的自己反而很少有機會和外人接觸。
 
  但對她來說這根本無傷大雅,因為她此刻內心希望的事,完全跟這些沒有任何關係,只因為她一直有想實現的一個研究,如果成功了,肯定能帶給全國上下所有人更多便利的。
 
  「瑟菲薇亞公主。」剛服侍完騎士的侍從,手拿著騎士身上剛脫下的髒衣服,準備進行清洗,他剛退出房間,便見到她的出現。
 
  「他在裡面嗎?」她問,同時快步來到他眼前。
 
  「回公主,大人剛梳洗完,正在用膳,之後便會就寢休息了。」侍從恭敬的說。
 
  「那還有時間,我先去見他,晚點你再過來收拾。」說完,她不等侍從回應,啪的一聲,直接打開了門入內。
 
  「你好,我是瑟菲薇亞。」
 
  勇闖直入,完全不顧禮節的瑟菲薇亞,只見剛拿起叉子準備將食物放入口的年輕騎士,在她的闖入後,瞬間慌張地丟下手中餐具,站起身,椅子也在同時不穩的撞倒在地,不顧身旁的狼藉,他右手貼放在胸前,恭敬的對她彎身行禮。
 
  「見過瑟菲薇亞公主。」他低著頭,以騎士之禮恭迎她,胸腔內的心臟,卻因她的突然造訪,無法克制的撲通撲通跳著。
 
  「沒事!你吃飯就好。」見到他的動作,清楚自己的造訪嚇到了他,為了讓他放鬆,她無所謂的擺擺手,快步來到擺放他餐食的方形桌旁,落坐到對向的椅子,豪不客氣的一屁股坐下,同時伸指一揮,倒地的椅子被翻起,倒回正位。
 
  「我只是有事情想來請你幫忙,別緊張。」她看著他,露出甜美的微笑。
 
  椅子被移回自己的後方,他有些驚訝,但更多的是來自眼前的這名少女,只因她竟然獨自前來,而且……
 
  凝視著她的笑容,心輕顫,過往的記憶再次回到腦海,一股熱流,緩緩沾上了耳,慌亂頓時在心頭蔓延,呼吸有些亂了節奏,思緒混亂得幾乎快難以控制。
 
  發現他依舊保持對自己恭敬的姿勢,沒有動作,瑟菲薇亞困惑地對他眨了眨眼,隨即笑道:「坐啊!別那麼拘謹,沒事的啦!這裡是克里斯提安家,王宮中的禮節什麼的沒那麼重要!」
 
  「是……」騎士低應了聲,在她一聲聲的鼓吹下,才小心翼翼的拉了身後的椅子,坐了下來,但仍直挺著身子,注視著她,連飯都不敢伸手動一下。
 
  「啊!抱歉,自顧自的說著自己的想法,一直忘記問,請問爵士,你的名字是?」她開口詢問,同時卻也發現到他如坐針氈的不安神情,於是她呵呵地笑出聲:「可以邊吃邊談,不用這麼嚴謹,之所以會在這時間打擾你,是因為我不想耽誤你的休閒時間,所以才會特別跑來的。」
 
  「赫伯特,赫伯特.拉斐爾。」他打量著甜美的容顏,內心帶的不安的遵從回應,凝視著她的眼有著一絲緊張,擺放在雙腳上的手,忍不住悄悄緊握。
 
  因為對於她的出現,他根本不認為是種麻煩,相反的,他反而感謝她的獨自前來,讓他有機會能如此近距離的面對她。
 
  「赫伯特,嗯,以後就這麼叫你吧!」沒發現到他的表情,瑟菲薇亞愉悅的開口,說明她來找他的目的:「我只是想拜託你一些事情,因為這東西的研發必須找沒有魔法的人來測試才比較準確,然而在克里斯提安家裡,沒有魔法力的人少之又少,所以聽說你是騎士,才想說請你幫忙的。」
 
  「如有屬下有能為公主效勞的地方,還請您儘管吩咐。」他微點頭,用詞依舊溫和有禮。
 
  「也不是什麼大事,別那麼嚴肅啊!看你的表情,不知道的人會以為我要送你去討伐魔龍一樣。」她好笑的說,傾身靠向眼前的桌子,拉近了他們之間的距離,她不客氣地開口。
 
  「你們騎士團的總人數有多少?我目前在研究如何將定點的傳送門設置得簡單一點的方法,如果可以,我希望能透過你們幫助我進行傳送測試,當然不會讓你們出事的,只是我知道你們很忙,也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協助我這個雜事,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幫我找到一些人,不用多,只要在不影響騎士團的運作下來幫我實驗就可以了。」
 
  她的話語讓赫伯特有些詫異,因為眼前這名克里斯提安家的公主,似乎不知他們這個魔法家族,在外界其實有著王族頭腦的稱號,更令他覺得有趣的是,她甚至不清楚,只要克里斯提安主家的人一開口,即使只是小小的口渴,要點水喝,都一定有大把的人捧著水杯來到他們眼前,只為求他們提供一點微不足道的魔法幫助。
 
  想著她所說的計畫,如果這件事情真的轉達回去,想必整座王都都會被放空城,當然這不過是個誇張的想法,但真要說起來,她的請求一旦發出,勢必會有人不顧一切的來協助,根本不需要透過他。
 
  「明白了,屬下定會替您轉達您的話給團長,相信大家勢必會迫不及待的想出手協助您。」他持續保持著溫和有禮的態度,注視著她的深褐色眼瞳,緩緩滲入了溫柔,以及連自己都沒察覺的思緒,寵愛。
 
  凝視著她神采飛揚的神情,揚起嘴角,露出一抹溫柔的淡笑。
 
  只要她願意開口,他必定為她做到,如同八年前,他也曾受到她無私的幫助一樣。
 
  過去他所居住的村莊,位於萊斯特公爵領地的正南方,那裡是萊斯特公爵受封的一位男爵所管轄的範圍,既偏遠又貧窮,然而該男爵卻殘暴不仁,對以農為業的他們是百般刁難,只為得到更多的稅金。
 
  村莊裡的人們是苦不堪言,甚至還時常發生因繳不出錢而被凌遲致死的案例,長期受壓的情況下,有人起義想反抗,但卻因為男爵終究是個權力者,他握有的力量比他們這些農人要來得更多,導致這樣的壓迫持續蔓延。
 
  就在他們認為萊斯特公爵家以及王家,都放棄他們這個貧弱無力的小鎮時,蜥蜴巨人突然攻擊了此地,在男爵無法防守的情況下,向萊斯特公爵請求了支援,然而卻因為缺乏力量抵抗,以及萊斯特公爵派遣騎士團趕來需要時間,種種的困境下,使得蜥蜴巨人在村裡大肆掠殺,導致許多人因此死去。
 
  那如煉獄般的場景他永遠忘不掉,因為當時的他,弱小的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用那毫無力量的雙手,拖著正在養傷的母親逃到房屋中的一角,但就在他想著如何擺脫這些危險時,蜥蜴巨人吐射出的毒液,冷不防的沿著屋頂的隙縫,滴落了下來。
 
  他驚恐瞪著從屋頂木板縫中流下的紫紅色毒液,害怕的不知如何閃躲,因為他們根本無處可走,雖說他沒有讀過書,但也聽說過蜥蜴巨人的毒性有多強,在無計可施之下,他只能抱著母親,用自己的身體去擋掉會傷害她的紫紅色液體。
 
  當那濃稠的蜥蜴口沫直接流到身上時,那劇痛如被刀一絲一絲將肉割開一般,他痛得大叫,同時看著那毒液侵蝕自己,透過皮膚,滲入體內,難以言喻的疼痛直刺入骨。
 
  但再痛,他都不敢動一分,一心只想讓母親平安無事,他不知道自己經歷了那過程多久,唯一記得的是,最後的記憶裡是看著眼前仍於昏睡中的母親,他在心中期盼著她能醒過來,用那溫柔的眼看著他,溫和的細嗓喚著他的名字,再用她那骨瘦如柴的手,輕輕地擁抱他一回。
 
  之後,當他醒過來時,眼前的一切已經不同,映入眼中的是那少見的紫色長髮,以及那幾乎不可能在生活中看見的紫色法袍。
 
  在他醒來的瞬間,那映入眼簾的東西,在他混沌的思考中並未被理出答案,她的關懷卻在同時傳了過來,中斷他的思緒,他下意識的只能驚恐戒備著她,同時對她質問,深怕她是男爵的親信而準備要傷害自己。
 
  『我是瑟菲薇亞,是克里斯提安家族的人。』
 
  當她的介紹一出口,他完全愣住了,因為他從沒想過,那個赫赫有名的魔法家族──克里斯提安,他們竟會出現在這完全被領主遺棄,甚或被王家不屑一顧的貧脊土地上。
 
  那是他第一次見到她,更是他首次遇見那傳聞中,擁有王族頭腦之稱的顯赫貴族。
 
  詫異看著眼前的她,在那看似與自己年紀相仿的外表下,明顯有著不容忽視且超脫年齡的成熟穩重,她帶著微笑,深紫色的眼漾著自信神采,述說著一些他聽不懂的話,直到那一包帶著濃濃藥草味的東西被迫塞入手中,他才緩慢意識到她在說什麼。
 
  「對了,擇日不如撞日,既然還要等回王都找騎士團的人幫忙,不如你現在就幫我吧!」瑟菲薇亞開心的聲音,突然傳入他的耳中。
 
  赫伯特一愣,看著她,那興奮的模樣,好似完全忘了他才剛抵達這幾乎無人能達的山區。
 
  「小薇,適可而止。」奧斯頓的聲音,冷不防的穿插了過來。
 
  「大哥。」她聞聲望過去,就看見奧斯頓與班森,打開房門站在入口處。
 
  身為長子的奧斯頓,板著臉,語氣卻透出無奈的說道:「小薇,赫伯特爵士才剛走過如此漫長的路,來到克里斯提安,妳怎麼能讓他拖著疲憊的身體陪妳進行研究,這也太為難人了,不是嗎?」
 
  「見過奧斯頓大人、班森大人。」見到他們的出現,赫伯特再次站起身,恭敬的對他們彎身行禮。
 
  「沒事,你乖乖坐下把飯吃完,然後好好休息,不用刻意陪我這一說到研究,就顧不得一切的笨妹妹,如果真想幫她,也請好好養精蓄銳之後再說,否則一忙下去,不死也會半條命。」班森好笑的說。
 
  「哥!我哪會那樣子啊!」聽到班森的話,瑟菲薇亞嘟起嘴,不滿的起身對他抗議。
 
  「敢說沒有?一投入研究,可以三天三夜不吃不睡的傢伙,全克里斯提安就妳是唯一一個。」班森豪不避諱的直接點她。
 
  「唔……」被班森直接說出她的過往紀錄,她無法反駁,只能沉默,但這也讓她下意識的,於心底不安了起來。
 
  該不會……赫伯特聽到她的廢寢忘食事蹟,會因此害怕的打退堂鼓了吧……
 
  悄悄的,她轉頭偷偷瞄了一眼他,然而恰巧的,他也正好看著自己,那雙眼眸,正帶著她熟悉的神情注視著自己,那是家人們總會看著她的眼神,溫柔。
 
  「公主,請您放心,屬下定會協助您進行研究,只是能否請您寬限一些時間,讓屬下好好準備,等一切就緒,就能毫無顧忌的幫助您完成研究。」他面對她,低下頭,恭敬的說。
 
  「啊、當、當然沒問題!你就好好休息,等休息夠了,我再來找你!」她伸起手,尷尬的撫過紫色的長髮,想帶過內心的慌亂,視線遶了遶,落在他一口都沒動的食物上,趕緊,她慌張地說:「對、對不起!害你一直沒吃東西,你快吃吧!我先離開了!」
 
  瑟菲薇亞不好意思的對他彎身道歉,隨即小跑步的走往哥哥們身邊,準備與他們一同離去,但就在要跨出門框之際,她突然回過身,對著赫伯特說。
 
  「對了,你身上的那個綴飾很少見,沒想到外界也有那樣的魔石在,雖不知道你怎麼取得的,不過那東西很好用,是擁有魔法屏障的功能,可以阻擋掉部分魔法的防禦魔石,要好好保存喔!」說完,她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關上門,留下赫伯特一人,愣愣的在房中。
 
  看著已無她身影的緊閉房門,她剛才的無心話語,完全勾起了他內心最柔軟的一角,平穩的心跳再次因她而跳得飛快。
 
  伸手,他從衣襟中取出那始終不離身的黑紫色魔石,凝視著於掌心的它,那僅只有玻璃珠般大小的石頭,透著黝黑的光澤,靜靜躺在他的手心上。
 
  心隱隱泛著疼痛,大掌緊握住那顆石頭,思緒湧現出過往與她短暫相處的記憶,這東西,是他與她第一次相識時,她無意中留給他的珍貴寶藏……
  --------

觀看須知:
  此篇為兩位作者的共同創作,發文頻率約是1~2星期一篇,除了我以外,另一位作者名為:
【藍飛璃】,在此附上她的小屋連結,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到她的小屋打個招呼哦!
  另外小說封面貼圖榮幸邀請到【南方大表哥】製作,他的小屋裡有很多KUSO圖片及搞笑小說,在此附上小屋連結,歡迎大家跑去他的小屋衝撞。

創作回應

快樂肥宅
我以為男主會難過XD因為女主居然認不出那魔晶石是她送給自己的XD男主感覺已經被攻略成忠犬了
2021-07-19 20:26:16
藍飛璃
沒看到石頭啊~~~所以自然不知道那石頭哪來。
2021-07-26 16:41:5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