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四十話(二)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7-05 12:00:06 | 巴幣 102 | 人氣 54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四十話(二)
人 VS 人

「薇尼!」

學生們看到驚人的一幕不禁齊聲驚呼,但礙於那名大叔如瘋似狂地揮舞着破掉了的玻璃瓶,他們完全靠近不了受傷倒地的同伴。

「來啊,你們不是喜歡搞事嗎?老子現在就跟你玩玩!怎麼了,不敢過來嗎,廢柴垃圾!」

那狂態畢露的大叔完全不顧虎口位置被玻璃碎片割傷,一邊淌着血一邊滿口髒言穢語的向雪露等人挑釁辱罵。膽子較小的圍觀者當場被嚇得爭相走避,而剩下的人亦只能站到遠處,齊聲怒罵大叔在眾目睽睽下公然行兇。

「我愛赫澤爾頓!教訓蛆蟲不是犯罪!」大叔理直氣壯地向周遭的人暴喝,那副義憤填膺的激昂模樣,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正深陷敵陣奮勇殺敵呢。

鬧出這麼大的事情,所有人都以為衛兵隊很快便會趕來處理,豈料結果十來分鐘之後,幾名衛兵才姍姍來遲。更讓人錯愕的是,這些衛兵抵達現場之後並沒有將還在叫囂的大叔逮捕,反而以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的罪名,將受傷倒地的薇尼扣押起來。

「你未經許可在街上胡亂張貼標語,現在我們控告你公眾地方行為不檢還有刑事毀壞兩條罪名,跟我們回去!」衛兵說著便伸手把滿臉是血的薇尼硬拉起來。

衛兵這句話讓圍觀的民眾當場一片嘩然,另一邊廂那個拿着玻璃瓶的大叔,卻一副打了勝仗般的模樣手舞足蹈,還對着滿臉鮮血的薇尼大叫活該。

此時,一位叫多爾德的大個子學生見情況漸漸變得對他們不利,刻意側身擋住身後的坎迪絲等人,並將手中的「聲之牆」傳單交給身旁的雪露。

「多爾德,你想幹什麼?」雪露急問道。

「快把那些傳單拿走,這邊我和薇莉跟衛兵隊去一趟衛兵局就好。」多爾德說罷將雪露輕輕推了一把,將她藏在人群之後。

與此同時,一隊採訪隊伍亦趕到了現場。

那名大叔看到有記者來到,趕緊將手中的玻璃瓶丟到附近草叢,然後主動走向記者,把鮮血淋漓的手掌展示給對方看。

「好痛啊!我的手流好多血呀!」大叔七情上面的大聲叫痛。

「先生,你剛才被那些反政府人士襲擊了嗎?」記者問道。

大叔乘機大放厥詞,甚至憑空捏造胡說八道,看得幾名目睹事情發生經過的圍觀者破口大罵。而記者就趁這個機會把鏡頭追準圍觀者,將眾人痛罵大叔的模樣一一拍攝下來,並在鏡頭面前跟觀眾道:「大家見到了!現場出現了大批反領主的暴徒,在領主府附近引發流血衝突!這些人明顯訓練有素,有備而來!」

記者的措辭猶如火上加油,幾名不甘於被誣捏的圍觀者聞言正想走上前跟對方理論,但衛兵隊這時以「事態開始失控」為理由要求增援,並在大街上將民眾和大叔及採訪對分隔開來。

「警告!你們正在進行非法集結!現在命令你們立即散去!否則我們將會採取合理武力驅散!」

衛兵向民眾喊話的同時,張開了一面寫著警告字眼的旗幟,並在增援抵達後的十秒內,向着民眾連環發射催淚煙魔道具!

砰————!!

砰砰————!!

魔道具伴隨着連聲炮響射向人群,在人多之處散發出刺鼻難聞的白煙。圍觀者見狀立即爭相走避,但礙於視線被濃煙遮擋,現場頓時陷入一片混亂。

無獨有偶,那名挑起事端的大叔這時已經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現場,就連來到現場拍攝的採訪隊亦彷彿早有預備般戴好了防毒裝備,慢條斯理地拍攝民眾狼狽不堪的畫面。

至於頭部受傷的薇尼,她在多爾德的保護下,最終被衛兵隊雙雙強行押帶離開。

雪露原本還想趁亂衝向衛兵隊將薇尼和多爾德救出來,但她馬上就發現這個想法實在過於天真。先不說眼淚和鼻涕完全失控猶如泉湧,就連臉上每個毛孔都發出了灼熱的刺痛感。當吸入的每口空氣都讓肺部像火燒的時候,跟全副武裝的衛兵發生衝突跟自殺根本沒兩樣。

「走啦,雪露!」

說話的人正是坎迪絲。她忍住呼吸,硬拉着雪露狂奔到幾條街外的一個噴水池。在那裡,大批民眾以池水沖洗着雙眼和臉部,誰也沒想到衛兵隊竟會荒唐至此,只不過被民眾指出濫捕惡行便隨便動用魔道具進行鎮壓。更不可思議的是,圍在噴水池周圍一些未受影響的民眾,竟然向着他們冷嘲熱諷。

「真是愚蠢到家,竟然跟領主搞對抗,弄瞎了也是自己拿來受罪。」一名圍觀的中年男子笑道。

「這些人肯定是收了什麼好處,不然怎會公然到處搞事?」另一名穿著光鮮的婦人搭嘴道。

搞事?

媒體被領主操控,為了說出真相而張貼「聲之牆」就是搞事?

從未動手的薇尼被大叔砸個頭破血流也是搞事?

還是被人污衊而作出抗辯也算是搞事了?

坎迪絲和雪露聽到後,氣冲冲的想要跟對方爭論,可是埃里克卻突然出現,及時出現阻止了新一輪的爭執發生。

「雪露,你們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埃里克氣急敗壞的道,「我們是魯德斯競技學園的學生之外,更是赫澤爾頓的貴族呀!領主做得不對的話,我們應該要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法跟他進行對話,而不是在街上跟支持領主的人發生衝突啊!」

和平、理性、非暴力?

坎迪絲露出了一絲慘笑道:「埃里克前輩,難道你想再來一次十天前的遊行示威嗎?自上次之後,米克爾一直到現在還在昏迷當中啊!」

埃里克搖頭反駁道:「在街上跟領主的支持者吵起來有什麼用?只不過是讓人家有話柄把矛頭指向我們,攻擊我們而已!難道你想讓更多人像薇莉那樣被人砸個頭破血流嗎?」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