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十三章—皇子與灰姑娘的戀愛(一)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7-04 19:58:43 | 巴幣 12 | 人氣 91


晚上九點,舞會依然熱鬧,許多紳士與淑女跳著優雅的舞蹈,談笑風生,頗為愉快。

艾諾來到仙杜瑞拉面前,對著她伸出手,用變造過的聲音說:「美麗的歌女小姐,十分感謝您今天的賣力演出,請問您現在方便和我跳支舞嗎?」

仙杜瑞拉的果汁才喝到一半,收到這樣的邀請,先是錯愕,隨即放下果汁,微微提起裙子行禮,將手放在艾諾的手掌上,垂著眼,禮貌回答:「是,非常樂意。」

仙杜瑞拉被艾諾牽到舞池內,由艾諾領著她跳舞。

「仙杜瑞拉小姐,您的事情我大致聽說了,經過今日的觀察,我認為您確實有實力進入歌舞團,如果有需要,我非常願意幫您一把喔。」

「艾諾殿下,十分感謝您的抬舉,我也非常感謝您給我這個機會在這裡演唱,但是,我希望能夠用實力進入歌舞團,不希望被認為是用關係進入。」

艾諾勾起嘴角,面具底下的眼中帶著一絲溫柔,「我明白了,我尊重妳的意願,希望妳能早日實現妳的願望,進入歌舞團,我很期待。」

仙杜瑞拉紅起臉,對於皇子殿下熱情的話語,她竟有一絲心動,「我、我也非常高興您喜歡我的歌聲。」

艾諾看著她害羞的眼神,不自覺朝著她的嘴唇看了一眼,隨即用力搖了下頭。還不是那種關係之前,不能隨便亂來,但是……他摟著她的腰,拉近兩人的距離,但沒有拉近太久,又稍微拉開距離,繼續跳舞。

仙杜瑞拉總覺得艾諾身上有種熟悉的感覺,她卻說不出是怎樣個熟悉法。

直到舞蹈結束,艾諾並沒有馬上放開她,而是當場在舞池抱著她,在她耳邊輕聲說:「妳一定會到我的身邊,我可是為此才邀請妳來的喔。」

「咦?」

艾諾勾起嘴角,一手摸上面具,打算拿下來的時候,仙杜瑞拉身上出現了一點變化。

「菲爾德每次都給我隨便亂弄!這哪裡是四小時了?」仙杜瑞拉一句怒吼,嚇得艾諾放下拿面具的手。

仙杜瑞拉退後兩步,稍稍提起裙子,向他鞠躬,轉身跑掉。

眾人看這一幕很是納悶,艾諾很快就反應過來,然後追了上去。

為了不嚇到著急的仙杜瑞拉,艾諾刻意保持距離,維持著能看得見她的背影,不會追丟的狀態。

仙杜瑞拉沒時間回頭,一衝出門,整個人就呆了。

「我忘了這裡有兩條麻煩的樓梯了啊!」

她咬了咬牙,回頭看了艾諾一眼,沒想到對方居然會追上來,心一橫,把鞋子脫下,丟在一旁,以俐落的身手爬到欄杆上,跳了下去。

「不是吧?」艾諾咋舌,往仙杜瑞拉跳下去的地方一看,仙杜瑞拉早已用風術站穩,飛快遠離城堡了。

艾諾沒打算繼續追,低頭看了一下仙杜瑞拉留下的舞鞋,一臉困擾,搔了搔臉,把東西撿起來。

「殿下,情況如何?」夏格爾跑出來詢問。

「她跑掉了,沒想到會直接跳下去啊……」

「……算了,我就不過問您跟丟的理由了,這雙鞋子是?」

「仙杜瑞拉的舞鞋,我得把這東西還給她,不過呢……得給她一個驚喜,接下來就是凱爾賽的工作囉,呵呵。」

「這樣下去遲早會變成驚嚇的。」夏格爾扶額嘆氣。

「怎麼連你也這樣呢?」艾諾哭笑不得,又說:「總之,仙杜瑞拉一定會到我的身邊的,一、定、會、喔。」

「是是是,我還特地替您慫恿了,您可別白費小的苦心。」
 

隔天早上,艾諾的房間內。

「您要我把仙杜瑞拉帶來?」凱爾賽帶著疑惑重複,沒想到艾諾會這麼急。

「沒錯,她的鞋子還丟在我這裡呢。」

「我明白了,請問幾時出發?」

「現在就可以去了,啊,如果她姐姐或母親攔阻,就說是我強烈要求,只能她單獨前往,如果不放行,我會讓整支軍隊出去迎接她。」

「您有必要這樣嗎?」凱爾賽滿頭黑線,嘴角抽搐,差點想賞艾諾一枚白眼。

「哎呀呀,我看她的姐姐應該不會放行,不得不出此下策呢。」

「請勿浪費國家資源。」夏格爾掐著艾諾的肩膀,用嚴厲的目光瞪著他。

「哈哈……這只是威脅啦,不會真的執行……要不然,強行把人帶出來也行喔。」說完,艾諾丟了一個扁木塊,上面刻著「強制」的字樣。

「哎,您真想這樣的話,我不管了。」凱爾賽放棄掙扎,恭敬行禮,「那麼,小的一小時後就過去接她,去接她的時候,可以讓我帶個人過去嗎?」

「要帶夏格爾嗎?」

「不,是盧埃林,那傢伙說仙杜瑞拉的繼母不太對勁,我也覺得繼母聽見她唱歌時的反應不太對勁。」

「盧埃林?是上次那個寫奇怪紙條的人吧?」

「是的,他說要是知道仙杜瑞拉家在哪就好了。」

「啊,小事喔。」艾諾說著,站起來,「跟我到人事部吧,我把克勒斯大人的資料調給你。」

一個小時之後,凱爾賽騎馬回到家,把盧埃林硬是帶出門。

凱爾賽負責騎馬,盧埃林怕會摔下馬,加上比凱爾賽還要矮,凱爾賽就讓他坐在前面了。

「……到仙杜瑞拉家,你啥都不用說,只要幫我看就好了。」

「嗯,那個……其實我現在就能說了……」

「什麼?」

「越是靠近她家,邪氣越重。」

「我知道了,有必要我會直接闖進她家。」

凱爾賽拉住馬匹,停在豪宅鐵門前,凱爾賽下馬後,拉著盧埃林下去,卻沒有立刻敲鐵環。

「好強的邪氣,怎麼回事?不可能沒人發現吧?」

「的確,菲爾德不可能沒察覺吧?那傢伙好歹是大法師的徒弟,很可能早就發現,,只是知情不報。」

盧埃林不知道菲爾德是誰,那也不是必要情報,最重要的是……

「仙杜瑞拉小姐的魔法很強嗎?」

「普普通通而已。」

「那她是怎麼在這種毒氣下生活那麼久,還能維持健康呢?」盧埃林十分納悶,光站在外面就能感覺到濃到足以讓人窒息的邪氣,實力高強的魔法師都不見得能在這種環境下待超過三天。

「也可能不是以前就有,是最近才有吧?如果是的話,仙杜瑞拉就有危險了。」

「嗯,我感覺到邪氣以外還有不尋常的氣息,那個……我……我怕出事,會在你的身上弄一層保護魔法。」

「謝啦。」凱爾賽等盧埃林施展完魔法後,敲了三下鐵環,等待裡面的人出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