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 母獅外傳:女騎士的覺悟(三)

歷史謎團 | 2021-07-04 13:00:15 | 巴幣 428 | 人氣 344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為了讓讀者閱讀更順利,不用動腦自己去思考,所以以下為本篇的時間點:

這是發生在卷一最後,奧絲雅被關進大牢到最終章前,以及之後幾天後的事情。

總之,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奇幻輕小】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
母獅外傳:女騎士團長的覺悟(三)

***


「痛、好痛!」

「哼,這點程度就像個小女孩哇哇大叫,難不成剛剛的堅強都是假裝出來的?」

「快點住手,真快痛死人了。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別在那哭爹喊娘的了。乖乖接受,快快完事,妳不管那些女騎士姊妹們的死活了嗎?」

「我才不會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呼,這樣應該就可以了,殿下肯定會獅心大悅。倒是您,連這一丁點的痛楚都忍不住,還好意思說自己是女騎士嗎?」

此刻我赤裸著身子窩在裝滿熱水的木製浴缸中,任由吉莎對我上下其手。

她拿著一種粗粗的毛巾在我打濕的後背上下推搓,我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手勁搓著我的肌膚,弄得我痛不欲生;她的手臂看起來纖細,搓起身體的力道卻不容小覷。

最後吉莎搓了搓手掌,又拿出手帕擦擦額頭上的汗珠,面無表情的臉上似乎透露出一種「麻煩終於解決了」的氣場。而這時的我我整個人早就捲縮成一團,渾身止不住的懺抖,就連眼淚都差點奪眶而出。

「妳是故意搓這麼用力的嗎?」我回過頭狠瞪吉莎一眼。

「您誤會了,這其實是獸族洗澡的一個重要環節。」吉莎一臉平靜回答我:「由於獸族身上通常披著厚重的毛髮,抑或是一層又硬又厚的皮膚,所以他們洗澡時必須用很大的力氣搓洗,這樣才能達到去漬清汙效果。您瞧瞧,浴缸內不也佈滿妳身上的汙垢嗎?」

我低下頭,這才看見有許多呈灰黑色的物質漂浮在水面上。

「居然......居然會這麼髒......」我的臉上必定露出尷尬與難為情的表情,滿腦子只想著我到底有多髒,竟然可以搓出這麼多噁心的東西。不過我也發現自己手臂上的肌膚變得比以往更加滑嫩、閃亮。

「我剛才也只是稍稍清理您的手臂和背部而已,正常來講必須全身赤裸平躺一塊大理石平台上,並對全身上下每一處進行清潔。不過那種沐浴方式就等浴場蓋好後再做。」

吉莎一邊細心解說,一邊從旁邊的水盆舀出熱水沖濕我全身,好把所有髒物都沖洗下來。然後她一點一點將噁心的漂浮物撈出浴缸,再換上乾淨的熱水。

「您真的需要多多清洗身子。」她道。

「有什麼辦法嘛!」我撇過頭低吼道:「過去這幾周遭到人馬族圍困,完全沒辦法洗澡。而且我們女騎士本來就會自主鍛鍊,全身弄得髒兮兮也很正常。」

「您該不會是那種一個月才洗一次澡的人?」

「我才沒這麼髒!」我立刻反駁對方。「我至少一個星期會洗一次......呃,如果有鍛鍊的話更會三天洗一次。」

「難怪殿下曾告訴過我,奧絲雅身上總是散發一股濃烈的野性氣息。」

「這評語也太微妙了!」

「我看他還滿喜歡的。」

「啥!」

原來那小鬼是這樣看我的嗎?

洗過熱水澡之後,吉莎將我從浴缸裡叫出來。接著她拿來一條質地柔軟的毯子,仔仔細細地擦乾我的身體。我忽然感到有些羞怯。雖然我和騎士團團員偶爾會在更衣著裝時看見彼此的胴體,但至今我從未給誰大喇喇地看個精光,更別說讓他人毫無顧忌地觸碰身體了。

「您是穿上盔甲會顯瘦的類型呢。」吉莎說。

「這不是當然嗎?哪裡來的盔甲設計會露出身體啊!」

「這妳有所不知......啊,您的胸部真豐滿。」

「別冷不丁地捧起來!」我拍掉她伸過來的手。

「王子殿下表面上不好意思說,但他也到了會對胸部產生好奇心的年紀了呢。」

「妳在戲弄我嗎,吉莎?」

「絕無戲言。殿下他簡直就是一頭媽寶獅,非常缺乏母性關懷,所以對於像這樣渾圓飽滿的果實可說是毫無抵抗力。他會喜歡的。」

「媽寶......啥?」

「喔,一般來講像他這樣的王子開始學習經營領地的時候,母親通常也會陪伴在身旁就近照顧。只不過因為種種因素,導致殿下的母親被迫待在帝國皇城,無法伴隨他前來此地。」

「可是他還只是個小鬼頭!」

「年輕雄獅被踢出獅群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就算貴為王子也無可避免。」

吉莎這話來的實在是猝不及防,讓我當場愣了一下。這麼小的孩子居然竟要離開母親,還要自己孤身前來統治這個離鄉異地。我壓下震驚的情緒,忍不住又聯想到桃樂絲......為何同為高高在上的貴族,這兩人之間的差異竟然可以如此巨大。

「殿下是排名最後的第五王子,又是個與人類雌性通婚所誕下的混血兒,來自周遭環境的壓力與排斥自然不小。但他沒有因此變得冷酷或可憎,依然保有那份純真善良的心。」

「這樣啊......」

「所以請您全心全意侍奉殿下,彌補他孤寂的心靈。」

「為什麼最後話題會跑到那裡呀!」我喊道:「說到底,當初不正是獸族入侵〈白城〉的嗎?妳以為我是自願向他獻身的嗎?」

「戰爭本來就會突如其來地發生,更沒有邏輯可循、沒有規則可講。您身為一名戰士應該很清楚這一點。」

「唔......」

「況且〈白城〉在埃爾多迪家族統治下,真的有比較好嗎?」

「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我含糊地回答。

「我想您非常清楚我的意思。」吉莎繼續用那若無其事的口吻說下去:「就像是為何〈白城〉的防禦力與抵抗能力爛得不可思議、為何〈白城〉的人民這麼容易接受獸族佔領、為何〈白城〉和附近領地的人都聽妳的話......我都調查得很透徹。」

霎時間,宛如一道閃電劈中腦袋,又像是心臟被一隻閃爍著寒茫的箭矢給貫穿。我的身體忍不住開始僵硬了起來,甚至還微微發抖。

「算了,那種事情怎樣都好。」

「咦?」我詫異地望著她。

話鋒一轉,吉莎隨即轉身走向一旁的衣櫃。

「請您穿上這件衣服去晉見殿下,至於待會該做什麼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只見吉莎竟然當場遞給我一件單薄到宛如蟬翼般的絲質睡衣,害我嚇得忍不住放聲大叫起來!

「這這這這這這到底是啥鬼啊!」我吼道:「妳該不會要叫我穿上這件不....不知羞恥到了極點的衣服去見......見那個貓咪男孩!?」

「沒有錯,從今晚開始您也只能穿這件衣服睡覺。」

「這種樣式的衣服就像在誘惑男性......這簡直就是....妓女穿的衣服!」

「妓女才不可能取得這種頂級的衣料,這可是來自東方的極品絲綢。」

「話是這樣說沒錯,但......」

「給我穿,不然我就叫其他女騎士穿上它,並且派她們去陪殿下睡覺。」

我咬了咬牙,最後只好乖乖套上那件絲綢睡衣。

它不僅沒有遮蔽的功能,反而還因為若隱若現的視覺效果,變得更加煽情了。輕柔又滑順的布料輕貼在肌膚上,好似還更加強調我上半身的身形曲線與胸圍大小。

一想到要以這副羞恥又暴露的模樣去見人,就連我自己都感到臉頰發燙。

「想必殿下已經等得不耐煩了,我們趕緊出發吧。」吉莎說。

接下來的夜晚,我只能任由那隻小獅子在我身上撒野,保留二十年的貞潔也被外來的入侵者給奪走(對方甚至不是人類!)。肉體的疼痛與內心的痛楚雙雙打擊下,我流下了恥辱的淚水——在我前往王子臥房途中,我的腦內是如此預想的。

結果到頭來,上述這些事情一件都沒發生。

不如此,我甚至還把這名獅族王子給狠狠踢下床!

什麼跟什麼啊?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感謝大家繼續閱讀。

無論如何,還是希望有看完的人都會喜歡這部作品

非常感謝。

創作回應

鴞吉
看到洗澡水倒掉的那一刻,我內心產生了「真可惜」的想法,白城最強女騎士的洗澡水要是能做好商業包裝,肯定能成為戰後復興的可觀收入。
尤其是傲嬌雅的話屬實的話,那麼這盆水可以說是超過一週以上的精華,肯定能賣到更高的價格,真是太浪費了、太浪費了……只好讓吉莎也貢獻自己的洗澡水來彌補這次損失了(認真貌)
2021-07-04 13:12:49
歷史謎團
這點子真的很棒XD!!!!!
2021-07-09 20:51:19
鴞吉
而在最後傲嬌雅同學也為我們展現出誘惑的最高技巧「欲擒故縱」
最初是一身鎧甲裝束引發人對鎧甲下真面目的好奇心,然後是夜戰決勝服將極致肉體展現無遺,激發媽寶獅子的性慾到最高點,在唾手可得的最後一刻把人踢下床,讓媽寶獅子只能用冰冷地板冷卻那無處宣泄的慾望,真是高招。
2021-07-04 13:18:10
歷史謎團
原來傲嬌雅不是純真處女 而是心機到了極點啊~!!!!!?我都完全沒發現!
2021-07-09 20:51:4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