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2.弟弟(8)-什麼事情都未發生

暮羽 | 2021-07-02 19:00:15 | 巴幣 116 | 人氣 81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怎麼可能,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做到?」連語彤走到他前面瞪大雙眼說著:「那種什麼『妳應該還可以考更高的成績』、『這次怎麼排名掉這麼多,我對妳很失望』的語句會不停在我耳裡反覆播放,怎麼可能像你說的這麼輕鬆不聽爸媽的話,你難道會喜歡看到他們失望的樣子嗎?」

  「我無所謂啊,反正我一天到晚翹課,他們也對我失望夠多了吧。」他聳聳肩表示不是很在乎。

  「你爸媽才不會對你失望呢,你明明常常不專心聽課又愛翹課,但是你還不是都在全班第三名。」

  聞言,廖辰安彷彿腦袋被重擊一下,讓他只能錯愕地看著連語彤卻想不出任何可以反駁的話。

  「你其實根本沒有不在乎他們吧,不然你就不會一直讓自己的成績保持在這麼前面了。」

  「才、才不是呢!」連語彤的話讓他惱羞成怒,不自覺提高音量朝對方吼著:「我只是喜歡排名在大家前面的感覺,我、我才沒有……」

  他的這一番舉動讓連語彤嚇了一大跳.連忙舉起雙手在胸前揮舞並結結巴巴地說:「我、我也不是這個意思,我沒有要質疑你的意思,是、是我剛剛在胡說八道,對、對不起。」

  「等等,妳這手臂上的瘀青是怎麼一回事?被人欺負嗎?」

  廖辰安忽然瞧見舉起雙手的連語彤在右臂的衣袖下有不小的瘀青及擦傷,當下未想太多,下意識就抓住對方的右手板起臉孔質問。

  「姊姊,妳老實跟我說吧,妳身上的瘀青跟擦傷不是跌倒造成的吧?」

  「啊?你在說什麼啊?」連語彤似乎對廖辰安的反應感到有些錯愕,被抓住的右臂微微顫動,這時廖辰安也意識到自己太過失禮,竟魯莽到擅自抓住一個女生的手臂。

  他趕緊放開對方的手臂,神情略顯尷尬地說:「對、對不起……剛剛有些太過激動了。」

  連語彤對廖辰安此番舉動感到有些納悶,她的左手輕輕按壓在剛剛被抓住的地方,而那個模樣卻讓廖辰安將廖筠萱的影子與她重疊。

  「這是我前幾天騎腳踏車時不小心摔倒跌傷的,前幾天不是下雨嗎?天雨路滑的我就不小心摔倒了,超級無敵痛的!」她拉開衣袖,露出手臂上那道怵目驚心的瘀青及擦傷。

  「真、真的嗎?妳沒騙我?」

  「姊姊,妳就跟我說就好,我不會跟誰講的,老爸老媽都不會說,連哥哥我也不會跟他說的。」

  「我騙你幹嘛,當然是真的啊,倒是你怎麼反應會如此大?」

  「沒、沒事……只是想到一些事情而已。」廖辰安晃了晃頭,欲把腦中那些凌亂的記憶驅退,未料他越是想從那些記憶裡脫離,回憶就越鮮明。

  然後當他再次回神,發現眼前兩棟校舍間留有的窄小通道,就宛若那日傍晚放學後所走經過的暗巷。

  學生的嬉鬧起鬨聲從那暗巷傳來,刺耳的訕笑聲淹沒在吵雜的街道裡,若不是當時還是小學的他注意到那群人裡有自己所熟悉的身影,他也不會留意在喧鬧聲中那聽得令人作嘔的訕笑聲。

  此起彼落的訕笑中夾雜著不少的逼問,更多是不堪入耳的髒話,他緊緊靠在牆角處,懦懦地探出頭,看著日光映在牆壁上那不斷揮舞的影子,一動也不敢動。

  握緊書包肩帶的雙手痛得發紅,不知過了有多久,暗巷裡的騷動終於停歇,在裡面的人走出來前他快步跑到附近的便利超商裡。

  一、二、三、四……

  他站在書架前瞪視玻璃窗外的街道低聲數數,一群國中生有說有笑地從他面前經過,那一派輕鬆的樣子似乎正討論等等晚餐要吃什麼。

  不斷顫抖的雙腳終於邁開腳步,他在店員還來不及說完謝謝光臨前就奔出超商外,再次走到那條暗巷裡,而巷子的盡頭有個他再熟悉不過的人跌坐在一攤水漥裡。

  「辰安?你怎麼會在這裡?」

  「姊姊,妳老實跟我說吧,妳身上的瘀青跟擦傷不是跌倒造成的吧?」

  她低頭不語,僅是倉皇地拿起書包欲遮住身上的新舊傷口。

  「我剛剛……都看到了……」

  聞言,姊姊猛然抬起頭,那蒼白的臉色嚇得廖辰安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對、對不起……我剛剛……看到的時候好害怕……所、所以我……對、對不起……我不敢……」

  「沒事了,你不用跟我說對不起。」

  姊姊從水漥中緩緩站起,在她臉上的水痕不知是淚水還是不小心被水潑濺到。

  「姊姊,妳就跟我說就好,我不會跟誰講的,老爸老媽都不會說,連哥哥我也不會跟他說的。」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為何他們要……」

  「我……沒事的……辰安……真的……一點事情也沒有。」

  站起身的姊姊開始整理被弄亂的衣服及頭髮,背上書包走向他淡淡地說。

  「這件事就別問了,好嗎?」

  「你答應我可以嗎?今天的事就你知我知,不要再跟別人提起。」

  然後他陪著姊姊一路緩緩走回家,趁著父母還沒回來前,姊姊趕緊到浴室裡沖澡,也將髒汙不堪的制服拿去洗淨,接著又和他一起準備今日的晚餐。

  好似什麼事情都未發生一樣,在飯桌上他們依然有說有笑,隔日一早姊姊還跑到他的房間用宏亮的聲音叫起賴床的他。

  好像真的什麼都沒發生一樣,卻又好像只是在刻意避開那心中不願被揭起的傷疤。

  然後,姊姊她後來……

  「廖辰安、廖辰安?廖辰安你怎麼了?」

  忽然湧上的悲憤讓廖辰安一臉痛苦地跌倒在地,喉嚨似乎被什麼給緊緊掐住,讓他只能撫著胸口使勁喘氣。

  「廖辰安,你還好吧?你別這樣突然嚇我啊!」連語彤緊張地蹲下身扶住跌坐在地的廖辰安,一手輕輕撫上他的後背似乎想幫他順氣。

  「我……我……」過了好一陣子後他才終於慢慢平復呼吸,原本眼前模糊的視線也逐漸變得清晰:「我沒事、沒事了。」

  「你還好吧?要帶你去保健室嗎?護士阿姨現在應該還沒走。」

  「不用了……我沒事。」他搖頭表示不需要,在連語彤的攙扶下緩緩站起,準備走回圖書館。

  「那你剛剛到底怎麼了?怎麼突然這樣?」

  對於對方的提問,廖辰安僅是露出疲倦的神情淡淡地說:「我只是……想起那些不願想起的事情。」



歡迎給予GP或在底下留言~~
最近新開了PLURK,也歡迎過來玩玩~~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心疼辰安QQ
2021-07-03 03:05:29
暮羽
後面的篇章會更心疼他的QQ
2021-07-03 10:35:4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