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眠紀》091-永夜之光

九方思想貓 | 2021-07-02 17:34:58 | 巴幣 42 | 人氣 101

連載中《神眠紀》(完本後編修中)
資料夾簡介
九方豫與莫英是投身冷凍睡眠,準備跨越戰亂年代逃往和平未來的逃避者,然而,醒來以後的九方豫卻發現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閃光的白,白得空無一物。

  爆裂的鏗鏘與轟然,震得我的思緒與視野一片凌亂。

  我不自覺地閉眼,在這不能無限提取靈力的時空裡,靈力面臨枯竭的我,在火藥武器的威脅之下,與肉體凡軀的凡人並無二致。

  有遺憾,更有憤恨與不解,我就要帶著這樣的思緒與困擾,迎來真正的死亡嗎?

  轟然巨響帶來的嚴重耳鳴,以及暫時性的光盲,奪走了我的五感。但隨著觸覺與視覺逐漸恢復,身體與耳膜震破的疼痛,還是提醒著我仍以肉身存活的事實。

  搖晃著從碎石之間掙扎而起,身上滿是鮮血的我,卻沒有感受到身體的傷痛。而後看著眼前破裂的神眠艙,取而代之的,是靜謐中的疾首,是難以挽回的悔恨,是撕裂了胸膛、貫穿了心臟,心中的一個部分殘缺了的疼痛。

  神眠艙裡,那殷紅如世間最美的花朵綻放。本來像是沉睡一般的莫英軀體,只剩下鮮血與肉體的殘片。

  紅色血霧飛散半空,靜靜地濺灑在我的全身上下。

  我彎身做出痛哭與嘶喊的動作,但耳鳴令我無法聽見自己的聲音,我不知道我的慘叫有沒有傳出去,也不知道在我面前發著光的這個人形,又究竟在呼喊些什麼。

  「豫……!」

  發光的人形似乎正喊著我的名字。

  「九……豫!」

  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何時也曾聽過這樣的聲音?

  「九、方、豫!」

  如風鈴一般好聽的聲音,溫柔中帶著堅定的語調,細膩卻相當響亮地突破耳鳴,穿進我的腦海,震動我的心房。

  「英……?」

  「放心,我盡力保住了你和白祈。沒有時間了,我至少要能保住這裡的所有居民,恐怕在我把所有入侵者和你們『彈出去』之後,也沒辦法保持原狀了。」

  「莫英?妳這是什麼意思?莫英!」

  我帶著幾乎要哭出來的聲音,用自己聽不見但拼了命的最大音量呼喊著。

  「我聽不懂,沒辦法保持什麼原狀?」

  「聽好。」莫英那發著光的人形回過頭來,她的意識體,如今沒有穿著我幫她準備的戰術特勤服。

  「靈力納於靈容,而靈容始終是繫於肉身的。失去靈容與軀體的我,僅存靈力的意識體不再能夠存在。我們……就要在這裡分別了。」

  「我不要聽這些,我要妳好好的,我要妳在我身邊!」

  「回到夜界之後,聽我的話,不要再相信眼前這個人的話。我真的很後悔沒能早點跟你談起這些事,也沒有發現你口中所說的『曾見過的人』並不是你所真正認識的人,而是『這個人』。」

  「莫英,不要交代我這些!妳要說,就跟我一起回到夜界再說!」

  莫英的意識體沒有回應我的懇切,她只是微笑著,阻擋在我、暈倒的白祈的面前,用她全力張開的靈力結界,在九印以火藥揚起的熱浪與我們之間,溫柔地守護著。

  「他不叫九印,他的名字是——『申遠丘』。」

  在腦海的深處,有某種塵封的記憶風起的感覺,但在疼痛與混亂之間,難以釐清那究竟是什麼。

  「不要相信他,不要靠近他。」莫英的微笑綻放得越來越開,她笑容裡的溫柔是那麼地濃郁芳醇,幾乎要將我的悔恨與痛楚給淹沒,「我愛你,豫。」

  「不要!莫英!」我拼盡全身的力氣,只願眼前的莫英不要繼續擺出安慰我的微笑,「妳居然在跟我道別,不要這樣!莫英!妳說過的,不管在什麼樣的時代甦醒,妳也一定會陪著我!」

  莫英的笑容中,略微閃過了一絲灰色的淡然。她張開了雙唇似乎準備說些什麼,但聲音小得我聽不見。

  「說完了嗎?」

  在她背後的九印……不,名字應該叫「申遠丘」,來自光界的納契人,不被邀請而同樣降臨於夜界的另外一位光神,從懷裡拿出了款式十分熟悉的光界手槍,指著我們的方向。

  「我的靈力也用得差不多了,失算啊,沒辦法阻止妳即將要做的阻撓,真的太遺憾了。我壓根沒想到妳就算是自我犧牲,也要保護這個永夜之國。看來這個真神,對妳來講也不是真的那麼重要嘛。」申遠丘輕蔑地笑著,以嘲笑我們的決心與愛戀為樂的態度令人生厭。

  「呵,你是不會懂的。」莫英臉上的表情更帶了一份堅毅。

  「妳說什麼?」

  「愛並不是佔有,也不是犧牲。愛戀的形貌,只有真正落入感情當中的彼此才懂。」

  聽著莫英所講的話,申遠丘深深抿起了他的嘴。

  「這就是妳拒絕和同為納契人的我合作,同時也拒絕成為我新娘的理由嗎?」

  「你不愛這個我所凝望的世界,你也不愛那些已經因為凝望而成形的人們與意念。」莫英點了點頭,「你眼中沒有愛戀,滿滿的愛國情懷凌駕了一切,你可以說是非常愛國,但還沒有資格談愛人。」

  「一派胡言!」申遠丘的眼中佈滿血絲,失去了一貫的從容,「我們的祖國納契,就是最重要的存在!沒有國哪裡會有家?看看你們兒女私情的結果吧,失敗!那是既深刻且無可挽回、無力回天的失敗!失敗中的失敗!你們是可悲又可鄙的喪家之犬,空有祖神與真神之名的廢物!」

  「閒聊就到此為止吧,我不想把剩餘的存在浪費在對牛彈琴上。」

  莫英伸出了右手,熾烈的幽藍色光芒開始將我們與幽世旅團的人們包圍起來。在此同時,她的意識體發出的光芒卻越來越弱。

  「莫英!一起走!」

  在包圍著我們的光芒裡,我感受得到時空系靈術的靈力流動方式,我知道這是準備要把我們從這個時空排除的反應。

  「豫,我從來沒有食言過吧?」莫英逐漸黯淡的身影飄忽地說著。

  「對,妳從來也沒有說過謊!」我以慘叫著、呼嚎著,「所以,妳答應過的!不管是什麼時代,陪著我!」

  但莫英的笑容,卻在最後一刻定了格,始終沒再開口說些什麼。

  從永夜之國「排除」的抽離感將我團團包圍,而莫英的意識體在豪光之中化為點點螢光,消失在遠去的時空裡。

  如煙塵、如念想,如湖裡映照的繁星,如夢裡充盈的詠懷。那代表著靈力與愛戀的光粒,飛散在永夜之國深邃得難以企及的深淵裡,從此永遠地靜謐。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