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 第六十五章 你們願意聽我的故事嗎?

Mouse | 2021-07-02 17:10:31 | 巴幣 16 | 人氣 70


  蔚藍的天空,翠綠的草地,空氣仍帶點晨間的清新。三月的春風,伴隨著暖陽吹得溫暖舒適。

  閑雅的中庭,樹上的鳥兒高低不一的嗓音,此起彼落的叫聲,就像在二重唱。而在中庭的正中央,劍影重重,瑞德與蒙特揮舞著長劍,兩人不相上下,兩劍相交之際發出鐺鐺聲響,就像在替這二重唱打節拍。

  格雷坐在搖椅,雙眼直視著兩人。雖不是第一次看人比劍,但見兩人揮舞長劍的姿態,宛如跳著社交舞般輕盈優雅,卻又不失其戰鬥氣氛,看得內心也跟著沸騰起來。

  好厲害,如果我也可以這麼厲害就好!

  「加油!不管是誰贏,都是最厲害的。」

  「蒙特,有聽到格雷說得嗎?比了這麼久,也該分出勝負了。」

  瑞德自信笑著,蒙特看著他的笑容也跟著笑著。

  「好啊,那我就不客氣囉!」

  蒙特一技快劍直達瑞德眼前,瑞德快速閃過,輕抹微笑。

  「你還真是學不乖!」

  瑞德見蒙特伸長手臂,周圍全是破綻,趁勢出手打掉他的劍,再舉起長劍抵住他的脖子,面帶微笑說:「勝負已分!蒙特,我贏了。」

  「不公平,哪有人用手把劍打掉的!」蒙特噘著嘴,大聲抱怨。

  瑞德笑了笑,賴皮道:「我並沒有說不能用手呀!」

  「不玩了!」蒙特大力推開瑞德,往鞦韆走去。

  瑞德苦笑幾聲,轉頭看向格雷,面帶微笑說:「剛才的示範,你覺得如何?」

  格雷走下搖椅,跑到瑞德面前,雙眼閃著亮光,崇拜道:「你們超厲害的,舞劍的姿態也超漂亮的!我也能跟你們一樣嗎?」

  「當然可以,你稍等一下!」瑞德走到蒙特前方,蹲坐在他面前,柔聲安撫:「蒙特,不要生氣了。你要不要當我的助教,一起教格雷劍術。這樣你的劍術也會進步,說不定就能贏過我囉!」

  蒙特撇開頭,仍鬧著脾氣說:「不要!我才沒有輸,是你耍賤我才會輸的。」

  「好啦。是我不對,我不該出手打掉你的劍,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不然這場比試算我輸了,還是……」瑞德貼近蒙特的耳邊,以低沉又帶點磁性的嗓音細語:「還是今晚我給你抱。」

  誘惑的氣音在耳內迴盪,蒙特的腦中彷彿有座火山,「碰」的一聲爆發出來,雙頰甚至耳根立刻漲紅發熱。

  「你……你說得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

  蒙特雖沒面向瑞德,但看他的耳根紅得出血,就知道他的臉一定紅得像番茄一樣,才會害羞到不敢轉過來。

  「所以……你要當我的助教嗎?」瑞德輕柔的嗓音再次詢問。

  蒙特慢慢轉向正面,低著頭輕輕點著,細聲回答:「好。」

  瑞德輕輕一笑,起身拍拍蒙特的肩膀,「走吧!格雷還在等我們過去。」

  蒙特微微點頭,拍拍發熱的雙頰,振作精神抬頭看向瑞德,面帶微笑說:「剛才說得事不能反悔喔!」

  「你放心,我不會反悔。」瑞德拍了拍蒙特的頭,便朝格雷走去,蒙特則跟在後方。

  「格雷,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瑞德來到格雷面前,拿起長劍遞給格雷,「先暫時用我的劍練習,明天再去買適合你用的長劍。」

  「好的。」格雷伸手拿起長劍,雖有些吃力,但仍把劍拿穩面向瑞德。

  「格雷,我先教你握劍的姿勢。如果連劍都不會握,更別說要學什麼招式了。」

  瑞德在說這些話的神情不如以往柔和,反而充滿威嚴,語氣也變得嚴厲。

  「好。」格雷微微點頭應允。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面貌的瑞德,原來瑞德教授他人時,是這般的嚴厲。

  瑞德站在格雷背後,從後方抱住他,見他緊張到手在發抖,說話的語氣便轉為柔和,輕輕地說:「別緊張,劍掉了也沒關係。把手給我,我教你怎麼握。」

  「好……」格雷輕點著頭,緩緩抬起手。

  「左手放這邊,右手則放這邊。」瑞德手把手的教導格雷。

  格雷雖想集中精神學習,但聽著瑞德那溫柔的嗓音,還有緊貼在後的熱度,都讓他感到相當不自在。

  瑞德靠得那麼近,我都能感受他的呼吸及心跳了。這樣下去,我怎麼有辦法集中精神呀!還是跟他說一下,好了……

  正想開口說時,蒙特搶先一步,大聲嚷嚷:「教就教,需要貼那麼近嗎!」

  瑞德轉頭看到蒙特臭著一張臉,感到相當不解。

  「蒙特,我只是在教格雷握法而已,連這種事你也要吃醋?」

  「哼!」蒙特不聽瑞德解釋,上前將他拉離格雷,大聲喝斥:「都貼在他身上了,還說什麼教啊!你不要忘記,他是瞳的未婚夫。」

  瑞德輕嘆一聲,無奈道:「我當然知道他是瞳的未婚夫,所以我剛才不是跟你解釋了。我只是在教他握法而已,並沒有其他想法。」

  「教握法需要這樣貼著身體教嗎?我可以示範給他看啊!」蒙特雙手交叉擺在胸前,顯得十分不悅。

  得救了……

  格雷拍著胸脯,稍稍安心下來,但看著兩人爭吵,眉頭便又皺了起來。

  看他們這樣爭吵,雖然深感抱歉,但還好蒙特有先說,不然我真不知道要怎麼向瑞德開口才好。

  瑞德又嘆了一聲,繼續解釋:「初學者用看的,不一定看得懂。我幼時在學劍術時,教師也是這樣手把手教我呀。」

  「那是因為你是小孩啊!格雷又不是小孩,還是你連他也要?」蒙特氣沖沖地大罵。

  瑞德怕格雷會誤會,轉頭向他點頭致歉,隨即看回蒙特,極力解釋:「蒙特,你別亂說,我沒這樣想!我自始自終只想著要怎麼教,他才比較快學會。」

  「誰知道你在想什麼啊!」蒙特轉身背對著瑞德,「反正不准再貼近他,聽到沒有!」

  糟糕……如果在這樣吵下去,恐怕會壞了兩人的友誼。

  「那個……」

  格雷想上前勸架,卻又不知該說什麼,才能緩解兩人的氣氛。

  瑞德無奈的嘆了一聲,「知道了!既然你不喜歡我碰格雷,不然你來教他。」

  「好啊!」蒙特想都沒想直接答應,接著走向格雷。

  「格雷,接下來換我來教你!我不會像瑞德那樣貼著你,你不用擔心。」

  「好……謝謝。」

  格雷苦笑幾聲,轉頭看到瑞德直皺著眉頭,頻頻搖頭。

  唉……希望這件事別壞了兩人的關係。

  「格雷,你左手這樣握,然後右手放這邊。」

  蒙特雙手握劍,逐步教導格雷握法及揮劍的姿勢。

  「然後,再這樣大力揮動。」

  格雷看著蒙特的握法,模仿他的動作,大力揮動長劍。

  「就是這樣!你很聰明耶,一教就會。」

  聽到蒙特的誇獎,格雷靦腆地笑了幾聲。

  瑞德站在一旁,看到蒙特教導格雷的模樣,想起剛認識蒙特時,他也是這樣教導蒙特。

  雖然當時的他不像格雷是初學者,但仍是從基本功慢慢教他。否則像他這樣三天兩頭就逃課的人,根本不會認真學習,基本功自然也沒練好。而在瑞德的調教下,蒙特漸漸把底打好,每年舉辦的全陸劍會,也能奪得前三名的殊榮。

  現在的格雷就像當年的蒙特,希望蒙特能從中學習到一些事物,進而提升自己的劍術,別總想著要搶快而露出破綻。


  黃昏,天空染成一片橘黃色,太陽漸漸往西邊落下。

  瑞德見兩人也有些疲累,上前拍打兩人的肩膀,面帶微笑說:「你們辛苦了,今天就先學到這裡,剩下的明天再繼續學。」

  「好。」格雷拉起衣袖擦拭臉上的汗水,身體雖覺得疲憊,但內心卻感到相當充實。

  蒙特拍了拍格雷的背,「格雷,你真厲害!才學幾小時而已,就能把長劍運用自如,再來只要多加練習,就能和我們一樣了。」

  「好的,謝謝你。」格雷淺笑回答。

  「你們練了一天也累了,晚餐就由我來做給你們吃。」瑞德拍了拍兩人的頭,輕抹微笑。

  「好啊!好久沒吃你做的餐點了。」蒙特開心笑著。

  「你不是只會做湯品而已嗎?」格雷遲疑的看著瑞德。

  瑞德乾笑幾聲,面帶歉意說:「抱歉,我不只會做湯品,正餐還有甜點都會做。只是當時蘭提斯王子突然問起,我一時驚慌就只說會做湯品而已……」

  「原來是這樣。」格雷輕笑幾聲,「那我就滿心期待你做的餐點。」

  「好的。」瑞德輕輕一笑。

  「瑞德做得餐點很好吃喔!」蒙特想了一會,「好像是在騎士團學得吧!」,說完便看向瑞德。

  瑞德輕點著頭回應。

  三人便往廚房走去。


  未到廚房,遠處便聞到飯菜香。蒙特沿著香味推開木門,看到裡面燈火通明,圓桌上擺滿豐盛的餐點,連碗筷及刀叉都準備好了。

  「這誰準備的啊?」

  格雷和瑞德對看一眼,尷尬的笑著。

  這應該是蘭提斯王兄請人準備的。

  這應該是蘭提斯王子派人準備的。

  兩人內心皆想著同樣的答案。

  瑞德呵呵笑了幾聲,「既然有人準備好了,我們就直接享用吧。」,說完便踏進屋內。

  「是呀。就當作好心人幫我們準備。」格雷也跟著附和,也跟在後頭入內。

  「喔!好吧。」蒙特見兩人都進去了,也跟著進到屋內。

  看著桌上滿滿的餐點,蒙特手握刀叉,等不及享用整桌的餐點,水汪汪的大眼直望著瑞德。

  「可以吃了嗎?我肚子好餓喔!」

  「格雷,不好意思,我能先試吃嗎?」瑞德看向格雷問。

  「可以。」格雷點頭應允。

  瑞德便拿起筷子夾取餐點到盤中,每一道都試過無毒,便向蒙特微笑道:「開動吧。」

  蒙特開心的點點頭,便指著桌上的餐點,「我要這個跟這個,還有這個!」

  瑞德依照蒙特所點,逐一放到他的盤中,並將餐點切成小塊方便他食用。

  格雷見瑞德細心照料蒙特,不禁深感羨慕。

  「瑞德,看你這樣細心照顧蒙特,就好像他的母親一樣。」

  瑞德苦笑道:「真不好意思。」,看了蒙特一眼,接著說:「我以前當他的貼身侍衛,就經常陪在他身旁照顧他的起居,久了就習慣了。」

  「看著你們讓我想起,以前也有一位很照顧我的侍女。」格雷眉頭微微皺起,沉默片刻,開口說:「五歲那年,她為了保護我,中了盜賊的毒箭,而不幸身亡。」

  瑞德見格雷神情哀戚,想必是非常喜歡這位侍女,十分好奇這位侍女和他之間的關係。

  「格雷,那位侍女是你的褓母嗎?」

  格雷沉默片晌,淺抹微笑道:「或許是吧。從我有記憶以來,她就陪在我身旁,保護我、照顧我。」,頓了一會,「瑞德,你們願意聽我的故事嗎?」

  瑞德尚未答覆,蒙特卻搶先說:「願意!說來聽聽吧。」

  格雷淺淺一笑,回想起幼時的記憶,便向兩人娓娓道來。


  尼斯城,偏殿,後院。

  「格雷殿下,您先在這裡等一下,我去辦個事情就回來。不能亂跑,知道嗎?」侍女蹲坐在格雷面前,仔細叮嚀。

  格雷大力點著頭,稚嫩的童音回答。

  「好!我會乖乖在這裡,等妳回來。」

  「好乖。」侍女拍拍格雷的頭,便轉身離去。

  格雷低頭看著木椅,再抬頭看著上方八角形的屋頂。

  接著,張望四周,看著大片綠意盎然的草地及周圍的樹木。

  忽然,遠方傳來孩童們的嘻鬧聲。格雷聽到聲音,便朝聲音的方向看過去,卻沒看到任何人,便跳下木椅,朝聲音的方向跑去。

  格雷沿著長廊跑到正殿的庭院,看到兩位王兄和侍從們在玩追逐遊戲,也想跟他們一起玩,便上前抱住史都基,綻放笑顏道:「葛格,我也要跟你們玩。」

  史都基看到格雷前來,一把將他推倒在地,大聲怒罵:「雜種走開,我才不要跟雜種玩!」

  史都基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格雷大哭起來。

  「嗚哇哇哇哇哇!」

  侍從全在一旁觀看,無人敢上前將他扶起。

  史都基見格雷放聲大哭,毫無悔意,反而變本加厲大罵:「哭什麼哭啊!臭雜種,是你自己要過來還敢哭!」,罵完仍無悔意,甚至出腳踹他。

  這一踹,讓格雷哭得更是大聲。

  「嗚哇哇哇哇哇哇!」

  「還哭!」

  格雷哭得越大聲,史都基更是變本加厲地踹他。

  「格雷殿下,格雷殿下!」

  侍女返回原處未見格雷,四處找尋他的下落,聽到前方傳來的哭聲,趕忙上前查看,卻看到他坐在地上哭得唏哩嘩啦,而史都基頻頻出腳踹他,一旁卻無人制止他的行為。

  「格雷殿下!」侍女跑到格雷面前,連忙將他抱起,柔聲安撫:「格雷殿下,不哭,沒事了,不哭。」

  「拉雅……嗚哇哇哇哇哇!」格雷緊緊抱住侍女,不斷的哭泣。

  侍女轉頭怒視著眾人,大聲謾罵:「你們未免太過分了!居然眼睜睜看著史都基殿下欺負格雷殿下,卻沒一個人出來制止!」

  史都基絲毫不覺得自己有錯,反而大聲斥責:「妳只是個侍女,憑什麼罵我啊!是這個雜種自己跑來找我們的,他不來就沒事了。」

  「對啊!是格雷殿下自己要跑來的,又不是我們要他來的。」

  「就是就是!自己不把格雷殿下顧好,還來責怪我們。」

  一旁的侍從各個議論紛紛,全把錯推到侍女身上。

  「史都基王兄,別跟她計較了。我們繼續玩我們的,別理他們。」蘭提斯拍拍史都基的背,柔聲安撫。

  史都基輕哼一聲,大聲怒罵:「妳既然是小雜種的侍女,就給我顧好他,別再讓他跑來找我們!」,說完便頭也不回的離去。

  侍女見史都基不認錯,還辱罵格雷,氣得緊握拳頭,低聲呢喃:「這就是你要我們留下的結果嗎?邁納斯!」,隨即起身抱著格雷返回偏殿,途中不斷安撫他的情緒,直到他哭累睡著為止。

  侍女看著格雷的睡顏,對他的處境格外心疼,斗大的淚珠也忍不住從眼角滑落,輕撫他的臉龐,語帶哽咽:「格雷,如果你能離開這裡就好了,就不用受他們欺負了。」

  「我不會讓你們離開!」

  邁納斯從後方走了過來,看著侍女和他手中的格雷,神情嚴肅道:「格雷是哈比尼斯的王子,我不會讓妳帶走他!」

  侍女抬頭看著邁納斯,眼神滿是憎恨,大聲怒斥:「如果不是你,格雷也不會被那些人欺負!既然你要格雷留在這裡,你就要確保他能過得開心。否則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帶走他!」

  「我都已經將你們移來偏殿了,妳到底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孩子們之間的打鬧,本就是再平常不過的事,妳為何要放大檢視!」邁納斯皺著眉頭,大聲斥問。

  侍女含淚看著邁納斯,冷冷地說:「孩子們之間的打鬧?王后陛下是怎麼教兩位王子的!史都基殿下稱格雷為雜種,為何格雷要承受大人之間的過錯!」

  邁納斯聽到侍女所言,極為震驚,緊握拳頭,沉默半晌,隨即低頭向侍女致歉:「我知道了。抱歉,是我的問題,我會再教導史都基和蘭提斯,不准他們對格雷惡言相向。」

  侍女低頭看向手中的格雷,不想再與邁納斯有任何爭執。

  「不必了,你說再多,也只會讓他們對我們恨之入骨。」

  邁納斯上前擁抱侍女,臉上滿是歉意,「拉雅,對不起!是我害你們過得如此不安,我一定會盡我所能保護你們,請妳一定要相信我。」

  侍女依偎在邁納斯的懷中,神情哀傷道:「邁納斯,不管王后如何欺凌我,我都能忍下,因為那是我一手造成的,但格雷不一樣!他不該被這樣欺負,他也是你的孩子,為何他卻要遭受這樣的對待。一想到這裡,我就……」

  侍女緊抱懷中的格雷,淚水慢慢的流了下來,低頭啜泣。

  邁納斯看著兩人雖深感心疼,但他能做的,也只有將心愛的人遠離紛囂,讓他們過著平靜的生活。除此之外,已別無他法。

  「拉雅,你們好好休息,我先回去處理國事。有任何需要,再派人來跟我說。關於妳剛才說得事,我會妥善處理,不會再讓他們辱罵格雷了。」邁納斯看了侍女一眼,輕嘆一聲,便轉身離去。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