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2 喪神祭 第六章 茱莉蕥與莉莉茲III

琉魚 | 2021-07-02 12:00:05 | 巴幣 20 | 人氣 84


  時序回到幾分鐘前,潘笛還在茱莉蕥記憶裡的時候。

  記憶幾乎已經到了一段落,但還沒有要結束,潘笛沉浸在茱莉蕥的情緒漩渦中,無法脫身。就在這時,潘笛隱隱感覺到一陣熟悉的聲波從遠方傳來,接著她就發現自己抽離了記憶,重新回到現實中。

  是薩格爾的龍吟。

  潘笛立即明白薩格爾在做什麼,緊張地左顧右盼,記憶的回溯還在持續,四周一片螢藍,茱莉蕥和巫莉一動也不動,還沒從記憶裡脫身,這段時間她們不會注意到她在做什麼,於是潘笛鬆開喉嚨,發出龍吟回覆薩格爾。

  薩格爾正在趕過來的路上,但不知道還要多少時間,記憶隨時都會結束,在報喪主回神前,她要找出對策,絕不能坐以待斃。

  粉刷空間的螢藍光芒開始淡去,粒子逐漸沉寂,時間所剩不多,報喪主快從記憶中抽身了。潘笛心中升起一股焦躁,她持續發出龍吟,急躁地想要掙開束縛手腕的繩子,卻把自己弄得痛得要死。

  不用蠻力的話,還有什麼其他辦法嗎?

  藍光完全退去了,粒子停止震動,茱莉蕥跟巫莉喘過一口氣,解除石化,從記憶場景回到自己的身體中。藍色的光粒在茱莉蕥身周向上騰起,她渾身顫抖,積攢在眼眶中的淚水不受控制地滑落,她不斷呼喊著「姊姊」,一聲又一聲、一聲又一聲,微弱的聲音細如貓叫。

  「忌妒、怨懟、愧疚……啊,比我想像得美妙太多了。」

  巫莉一臉陶醉,整個人像是喝了酒般醺醺然,讚嘆從茱莉蕥記憶中洩露出來的黑暗面。她步下樓梯,在茱莉蕥面前彎下身來,慈母般溫柔地撫上茱莉蕥沾滿淚痕的臉龐,螢綠色的眸中盡顯瘋狂。

  「呀,還有什麼更美妙的東西,是妳可以給我的呢?」

  巫莉看茱莉蕥的表情,簡直是想將她吃乾抹淨,潘笛當然不允許這種事發生。她使勁掙扎,連魔法都用上,但繩子還是毫髮無傷,一點都沒有鬆脫的跡象。

  天知道這鬼繩子是用做成的,不管材質是什麼,上頭一定有某種她不知道的元素魔法,不然區區一根繩子才不可能困她這麼久……

  魔法?

  靈光乍現,潘笛找到掙脫的方法了。

  潘笛將手指往掌心反摺,讓手指龍化成爪子,劃破手腕附近的皮膚。伴隨一陣刺痛感,鮮紅的血液濺灑在繩子上,潘笛猛一施力,繩子硬生生斷裂,再也束縛不住她一分一毫。

  巫莉的蠱惑還在繼續,她在茱莉蕥耳畔呢喃著摧毀心智的話語,試圖讓茱莉蕥落入更深的地獄中。潘笛飛身撞入兩人之間,提腰運力,將報喪主踹到幾尺之外。

  然後她轉身,將頹倒在地的茱莉蕥一把拉起,紅色的眼眸灼如火焰。「茱莉蕥!」

  茱莉蕥還在哭泣,她迷茫的眼神沒有對焦,六神無主,就像是被嚇壞的小動物,對潘笛的叫喚毫無反應。潘笛咬著下唇,不知如何是好,倘若報喪主執意要打,她可不敢保證茱莉蕥的安危。

  「哦?居然解開繩子啦?我居然會忘了,龍血能讓施加在繩子上的魔法失效。」

  巫莉呸出一口血,眼睛像是要撐破眼眶般瞠得極大,臉上掛著浮誇而邪佞的笑容,她踉蹌著從地上爬起來,不自然的姿勢就好像壞掉的娃娃,小孩子見了她絕對會嚇哭。

  沒有時間了。

  潘笛龍化的手已恢復原狀,她抓著茱莉蕥的肩膀快速搖晃,希望她能回魂,但效果不彰。在房間另一頭,巫莉已經聚集起元素,法陣在她身旁發亮,隨時都可以發出攻擊,潘笛咒罵一聲,又猛力搖了茱莉蕥一下,情緒化的字眼不受控制地自嘴裡迸出。

  「茱莉蕥!妳最好給我回神!我才不管不是龍族害妳變成這樣,妳現在是要坐以待斃嗎!妳不是想保護莉莉茲嗎!」

  潘笛放開茱莉蕥,在她說話的時間,元素魔法已鋪天蓋地朝她削來。潘笛迅速轉身,能量魔法像是一股氣場般向外擴散,不同體系的魔法在半空交會,互相排斥,不相上下,爆炸吹出一股熱風。

  風流將潘笛的辮子往後拉,像兩條彩帶飄盪空中,她抽出小刀,屈膝蓄力,正欲一躍而上,身後傳來的聲響卻引走了注意力。

  那是極為悅耳的聲音,清新脫俗,宛若黃鶯出谷,在無法重現的音域間高低迴蕩。那聲音帶有某種力量,像是潮水一般湧到空間每個角落,潘笛愣住了,她從未遇過這種情況,而在場有能力做出這種事的,也就只有……

  「潘索笛亞,妳是對的,我沒理由坐以待斃。」

  一抹嬌小的人影拖著身軀,緩緩踱到潘笛身旁,她臉上還有淚痕,看起來狼狽萬分,但眼神是清醒的,茱莉蕥已從打擊中恢復過來。

  「敢愚弄我跟我姊姊,報喪主,別以為我會輕易放過妳。」

  茱莉蕥怒火蒸騰,雙耳平貼,不悅地瞇起眼睛,她持續歌唱,聲音就像是滑順的絲綢,又像是銳利的針,無孔不入地入侵腦海,撓撥理智,要人臣服在她曼妙的嗓音下。

  潘笛下意識想摀住耳朵,卻發現聲音中的那股力量繞過了她,全往巫莉匯集而去,巫莉毫不緊張,原本就浮誇張狂的笑容,現在幾乎被拉到極致,就好像整張臉隨時會被笑容撕裂開來。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茱莉蕥,妳還帶了驚喜給我!不好好招待妳,就太說不過去了!」

  「少往臉上貼金,我要妳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茱莉蕥話一說完,便以輕巧的身姿朝巫莉奔馳過去,並用脣形對潘笛留下一句:伺機而動。

  潘笛還沒來得及弄懂那是什麼意思,茱莉蕥就一躍而起,手爪盡出地朝巫莉招呼而去,就像是氣急敗壞的貓。巫莉猖狂地大笑,連法杖也不用,快速地用手指結印,法陣就這麼在指尖直接成形。

  雷光構成的箭矢射穿茱莉蕥的腰腹。

  「茱莉……」

  潘笛驚呼一聲,想衝去將茱莉蕥救下來,卻發現完全沒有這個必要,因為那個茱莉蕥在被貫穿後,就像水面上的倒影被人打散。

  怎麼回事?

  「報喪主,妳在攻擊哪裡,我人在這裡。」

  報喪主斜後方,茱莉蕥毫髮無傷地站在那裡,輕藐地嗆聲。巫莉馬上調整姿態,用箭矢射穿這個茱莉蕥,茱莉蕥像是水幕一樣被輕易撕開。

  「妳在打哪裡,準頭好點行不行?」

  第三個茱莉蕥從樓梯間走下來,然後是第四個、第五個、第六個……無數個茱莉蕥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很快就填滿整個大廳。她們嚎叫、嘶吼、瞪視,怒髮衝冠,就像一群在街頭流浪的兇狠野貓,迫不及待想修理惹毛她們的人一頓。

  無論巫莉怎麼殺、怎麼消滅,將魔法與物理的方法都用上,那些茱莉蕥總可以不斷再生,就好像不會被殺死一樣。歌聲還在持續,潘笛目瞪口呆地看著一切發生,突然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是幻術,巫貓的種族能力之一。

  巫貓擅長音樂,會用曼妙的歌聲蠱惑人心,同時也擅長施展幻術,在被米希雅剝奪種族能力前,曾有過巫貓用笛音蠱惑一整鎮人民的事件發生。

  到了巫貓式微的現在,種族能力成為傳說,加上有不少神選者都是後天獲得種族能力,艾瓦爾為了不增加他們身體的負擔,沒事不會讓他們使用,親眼看到巫貓種族能力的機會更是少之又少。

  茱莉蕥告訴她:伺機而動。

  她負責擾亂視聽,潘笛趁機對報喪主發動攻擊。

  巫莉被幻象搞得眼花撩亂,處處都是破綻,潘笛一個閃現,冷不防出現在巫莉身側,小刀反手一轉,直往報喪主削去。

  刺中東西的手感,讓潘笛知道自己成功了,小刀刺中了報喪主的背部,鮮紅的血液浸染刀身。巫莉渾身一僵,有一秒,潘笛看到螢綠色的眼睛跟自己對上視線。

  潘笛從巫莉眼中讀到驚訝,像是不敢置信自己會受傷。

  事情似乎是一瞬間發生的,強光乍現,潘笛被一股力量甩飛,巨大的法陣蛛網般結滿地面,茱莉蕥製造的幻象接連消滅,歌聲停止了,情勢瞬間翻轉。

  潘笛重摔到牆上,疼痛在背部炸開,她尖叫一聲,吃痛地睜開眼睛,真正的茱莉蕥被巫莉用魔法吊起,鑲嵌上利刃的法杖正抵著她的喉嚨,像是在說『敢輕舉妄動,就讓妳再也唱不了歌』。

  巫莉拔出背上插著的刀子,順手丟到地上,但絲毫沒有因為受傷而削弱,相反的,這一刀反而激怒了她。巫莉全身散發出一層淡淡紅光,元素在身旁積攢,空氣劈啪作響,她就像是一股能量,隨時會將人炸個粉身碎骨。

  「原本呢,我只是想跟妳們玩玩的,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巫莉說話的同時,杖上延伸出來的刀刃陷入茱莉蕥的皮膚,泌出血來。茱莉蕥手腳狂踢,劇烈掙扎,她沒有放棄求生,但還是暴露出了恐懼。潘笛口乾舌燥,心臟怦怦狂跳,每一寸皮膚都疼得叫囂,她強迫自己站起來,打算賭一把將茱莉蕥救下。

  「巫莉,妳玩夠了沒有,不要做得太過頭了。」

  驀然,一道男聲插入她們之間,通往二樓的樓梯間上,站著一抹人影,那是一名青年。他看起來年紀不大,穿著一身軍裝,鐵灰色的頭髮恣意亂翹,眼睛是燦爛的金色,渾身散發出一股兇狠乖戾的氣息。

  「葉羅耶,人家正開心欸。」

  「其他神選者要殺過來了,妳想被圍剿我也隨便妳。」

  「呿。」

  巫莉移開刀鋒,解開魔法,茱莉蕥馬上就摔了下來,她在空中翻轉一圈,腳掌朝下地安然著地,還沒站穩,反手就要賞給巫莉一爪。

  巫莉閃過突襲,幾乎同時,宅邸的大門被一把踹開,薩格爾跟依萊闖了進來,他們動作迅速,魔法與刀刃直往巫莉身上招呼,巫莉自打沒趣,沒有再戰的意願,臨走前不忘對眾人露出微笑。

  「潘索笛亞,後會有期。」她三步併作兩步登上階梯,跟著葉羅耶的腳步離開。

  薩格爾瞪著報喪主消失的位置,憤恨不平地「哼」了一聲,他停止攻擊,跑到牆角抱起頹倒的潘笛。

  「哥,我不是小孩了……唉呦,痛痛痛痛痛。」

  這一抱牽動到全身肌肉,潘笛痛得直嘟嚷,薩格爾確認她並無大礙後,緊繃的表情才略為鬆懈,看到潘笛手上的傷又蹙起眉頭。「潘索笛亞,妳手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潘笛露出一個吃痛的笑容。「說來話長啦。」

  另外一邊,茱莉蕥在危機解除後,整個人無力地頹坐在地,依萊走過去關心她,卻被要求拉她一把,讓她能走到關莉莉茲的大籠子前。

  「莉莉茲。」

  茱莉蕥雙手攀住欄桿,怯生生地叫了籠子中的莉莉茲一聲,都經過了一番打鬥,莉莉茲還是沒從睡夢中清醒過來。

  不好的預感尖銳地襲上心頭,茱莉蕥全身發寒,希望好像被從體內抽走,她從沒感到這麼絕望過。

  「茱莉蕥,退後點。」

  依萊評估了下情況,對茱莉蕥如此說道,他掄起法杖,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一次杖擊就把籠子敲破,他走進去將莉莉茲抱出來,讓她平躺在茱莉蕥面前。

  看著莉莉茲起伏的胸口,茱莉蕥感到一陣安心,卻又無比倉皇。

  「依萊,莉莉茲到底怎麼了?」

  「我不是諭醫,沒法做精確的判斷,但也許可以這樣試試看。」

  說完,依萊將手放到莉莉茲的眉眼之間,打了個響指,莉莉茲「哈啾」一聲,噴出呼吸道中的睡眠粉,顫抖著眼睫醒了過來。

  「喵啊~我怎麼了咪?」

  莉莉茲看了一下周遭,回溯記憶,她看看在場的其他人,再看看撲進懷裡哭泣的茱莉蕥,好像知道了發生什麼事。

  於是,莉莉茲把茱莉蕥緊緊摟在懷中,既是姊姊、又像是母親一般溫柔地安撫著她。

  「乖,不哭不哭,我沒事了……」

  由報喪主而起的綁架事件,到這裡總算告一段落。

創作回應

Zu∮Dot
來自同為創作者的支持[e1]
2021-07-02 16:07:51
琉魚
謝謝你的支持!!!
2021-07-02 16:40:2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