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第9回-Urgent Blitz 緊急救援

K.I | 2021-07-01 22:23:01 | 巴幣 16 | 人氣 132

完結.《尋找新樂園》(2020)
資料夾簡介
你從哪來?要往哪去?為了什麼而去?

  馮在邕面前,男兵「第七十二隊」,女兵「第四十九隊」。後者的新樂園組才意識到,原來兵隊的編號不是按照階級順序的,只是單純盛國為了講求平等,而隨意安排的數字。

  馮在邕說道:「商船比翼鳥號已經逾期超過四天未歸國,上回他們是在附近約不到千里的小島打出信號彈的,即使大逆風,三天也該回靠國岸了,此事必有所蹊蹺。本將令兩隊各乘一船,一主一副,前往沿途路徑進行探查。惟須謹慎,倘若遇上海寇也切勿急於開火或逼近,萬一我國人民被脅持於其中,此舉將極可能誤傷無辜國民。」

  新樂園組心裡其實還是有些害怕的,她們沒想過自己真的要出海,何況以比翼鳥號的情況,是極有可能再次遇上海盜的。

  馮在邕讓新樂園組以先前他們帶來楓江號啟航,而男兵隊則駕駛另一艘「大鵬號」,雙方各派有人馬在對方船上。其中,南希和康尹菲就在大鵬號上,她們負責解讀自己隊上的人從楓江號上發出的信號。

  楓江號上,孫姬羚站在船舵旁,感受的逆向吹來的風,她突然好奇起一個問題:「秦婷吶,如果說帆船要藉由風的帶動,讓帆布收風才牽動整艘船跟著移動,那不是一定得要順風才可能前進嗎?現在好像是逆風,我們到底是什麼前進的。」

  巫秦婷曾經也讀過書的,她知道原理,但她先反問:「妳有聽到木蘭大姊在喊什麼嗎?」

  陳木蘭在喊的是:「右側收帆、左側迎風咧!」

  秦婷才接著解釋:「大船有分左右兩邊的帆,遇上逆風時,會先收起其中一邊,然後將船身偏向還張開的那一邊,這樣風就會以斜線的角度收入帆內,過了一段距離後再交換,把收起的打開、打開的收起,一樣轉偏向新張開的那一邊,這樣就能夠左、右、左、右的保持前進啦。」

  孫姬羚思考了一會,然後對著身旁矮了她一個頭的秦婷說:「妳真是天才!但我還是不懂……」


  另一方面,大鵬號上的南希坐在甲板上的木桶,吹著海風,望著萬里無雲的蔚藍晴空,突然說:「尹菲姊姊,我們這樣真的沒問題麼?」

  康尹菲正用拿望遠鏡探著四周,只問了聲:「怎麼啦?」

  南希說:「我到總覺得哪裡……不太正常,有什麼我沒注意到的事正在發生著。」

  康尹菲馬上就放下了望遠鏡,靠向南希問:「怎麼了,是什麼給了妳這種感覺?」

  南希搖搖頭:「我不知道……我一直放不下心,也說不出什麼原因。」她還說著話,突然就見幾名男兵慢步過來招呼。

  他們打量了南希與康尹菲全身上下,眼睛一亮:「兩位美女!怎麼樣,聽說妳們是第一次出海,還習慣嗎?喜歡這艘船嗎?」南希不自覺的站到了康尹菲背後。

  康尹菲熱情的微笑回應:「沒問題的。其實我們不是第一次出海了,曾經在海上度過很長的日子,這艘船漂亮也穩定,都是托盛國的福,我們才能將它作為己有的。」

  但那群男兵似乎沒管她說了什麼,手忽然直接搭上康尹菲肩膀:「我說妳們那幫外國女兵,各個都頗具姿色呀!臉蛋漂亮,身材也挺好,應該很多男人追求吧?這話說,妳們都幾歲呀?」

  康尹菲有些尷尬,但仍平心靜氣,客氣的回答:「我們平均約二十二歲。我二十一,她才十八而已。」

  男兵驚呼:「十八?發育這麼好呀!瞧她這前凸後翹的誘人肉體……呀,看臉才發現是西洋人吶。」此話對著南希說,她表情立顯反感,可那男兵還接著說:「既然如此,這趟無聊的差事結束後,到咱們駐所一起共進晚飯如何?」說著說著,那隻手還從肩膀漸漸環繞住康尹菲。

  康尹菲顯得不適,她想動身,但那男兵更用力的把她摟住。她才慌的婉拒:「這……不好吧?我們怎麼說都是新來的外來者,剛來不久就如此放肆,恐怕會引人閒話的。」

  其他男兵忽然大笑:「哈哈!說什麼奇怪的話呢?妳們身為外國女人,一來就輕鬆當上盛國最好的軍職將士,肯定是和國務大府的官員們上床換來的吧?」此話一出,南希徹底被惹怒。

  她挺身而出,上前撥開那男人的手,直罵:「媽的,你憑什麼胡亂說我們?你憑什麼胡說八道?我們從沒用過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你當時鍛鍊的多苦,我們都比你們更嚴峻,所以少用你那張又醜又臭的爛嘴在這犯賤,賤人!」

  男兵笑得更加嘲諷:「好大的口氣唷──我看妳們是長期的骯髒獻身吧?哼,我們國家有史以來都未曾如此注重女兵,更甭談外國人,國務大府會替妳們到處宣揚,妳自己都不覺得可恥嗎?」

  南希怒得一拳放倒那奸笑色胚:「你狗娘的……」原本要繼續追打上去,但康尹菲擋住她,南希才只罵:「沒什麼好可恥的!我們從沒做任何愧對盛國的事,所以給我閉嘴,狗東西!」

  他們當然不相信:「少裝蒜!爛女人還在裝清高,我看妳們是不懂這裡的規矩喔?好呀,現在就讓妳們懂──」說完,他粗魯的抓住康尹菲的手就要往艙房裡拉進去,一旁的人們不僅不勸阻,凡而還高聲的呼喊著:「好!好!好──」

  南希見她就這樣被拉過去,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辦,手摸上了腰繫的短銃,恰於此時,距離遙遠的楓江號打響了信號彈,那群意圖不軌的男兵才停手下來。

  南希確認了那信號的顏色與遙遠的孫姬羚打的手勢,她便喊:「前方遇上敵人了,有海賊,是掛著海賊旗的船艦在周遭航行!」說完,那群男兵才終於放棄對康尹菲的不軌意圖,前往操控炮火與控制船帆。


  過了會,大鵬號航進的角度開始能看見楓江號所回報的那艘海賊船,那艘船掛著骷髏黑旗,儼然是亙骨集團的武裝艦,但其艦體積偏中小,應該只是嘍囉出來打劫普遍商船用的小型艦,男兵們便鬆懈下來。

  他們的隊長呼道:「先和楓江號拉開距離,從南方和東方斜面夾擊,對方應該沒有『南洋之禍』在船上,不用太緊張了。」

  南希聽了立馬反駁:「不用緊張個屁!亙骨集團的炮火技術非常多變,當時他們只用上一眨眼的功夫便將閣國的汪洋號給轟成碎片,絕對不能疏忽大意。」

  他選擇嘲諷的無視:「唉唷──小妞好生氣唷?哼,是妳有作戰經驗還是我有作戰經驗呀?不過是個妓女還敢大放厥詞。那種等級的海寇嘍囉根本用不著怕,他們的炮火和鼻屎沒兩樣,咱們盛國的火力隨便都是他們的幾百倍強!」

  南希聽了又想扁他,但康尹菲仍攔著他,而且,還真如那人所說,海賊船開炮了,可他們的炮火確實弱得難以置信,連連幾發都在不過三里的距離內落海。

  大鵬號上眾人一震喧笑:「哈哈哈──這是在逗我們玩吧?」隨後便繼續下令:「直接靠近對方船隻,炮火瞄準其船桅與船帆,癱瘓他們的行動就好。我們強行登船,活捉的功勞更大,說不定還能拷問出他們藏寶藏的地點呢!」

  這時連溫順的康尹菲都急得起身反駁了:「不好!受訓時我們都有被教導過,這很可能是陷阱,對方刻意以低下火力示弱,就是想吸引我們靠近,再用真正的隱藏火力一次性摧毀我們呀!」

  其他男兵聽不下去,推了她一把並大罵:「女人閉嘴!對方明顯只是艘小型船,怎麼可能有什麼高火力的大炮?妳要是這麼在意訓練教的東西,乾脆別出來實戰,去嫁給訓官老師算了。」

  待到大鵬號更加靠近,事情竟真如康尹菲所料。

  亙骨集團的小型艦竟從下方船身伸出了一個巨大的砲管,隨後轟出火球一般的爆裂砲彈,當場將大鵬號的底部轟出不可思議的大洞。

  此刻男兵們才高呼:「操!這怎麼可能?」此時,船身開始慢慢的傾斜,由於底部破了個大坑,大鵬號開始浸水,沉沒和翻船只是遲早的事。亙骨集團則無須再攻擊,他們只須遠離大鵬號,便能遠遠的欣賞他們自生自滅的掙扎慘狀。

  康尹菲急中生智,她趕緊向隊長建議:「拜託了,現在我們的船還能稍微移動,趕緊靠向楓江號讓我們所有人上去避難吧──」

  然而楓江號上的新樂園組一瞧見友軍大鵬號竟被打得快要沉船,朱周智便馬上大喊:「那幫狗娘的海賊對我們的人開炮了!隊長,快點對他們開火啊!」

  這時陳木蘭原本還在思考著各種安全可能性,但見那亙骨的船又要靠向自己,她便顧不得一切的下令:「炮火部各就各位──準備、開火!」

  雷動般的炮聲連連,亙骨集團似乎還沒發現到那艘是他們曾擁有過的楓江號,就在它高統治力的威猛炮擊中遭更快的擊沉。

  半晌,楓江號主動靠近徹底癱瘓的大鵬號,順利將所有友軍救回免於溺死,但方才被擊落的亙骨集團也企圖混入,想拉著他們的救生繩索上來。

  朱周智沒忍住,抄起了威力強大的火繩長槍:「天堂有海你們不游,地獄有繩你們倒爬上來?好,成全你們啦!」往下瞄準便迅速開火,將好幾人連連擊斃落海。

  卻在開火過程中,孫姬羚疑似在槍響中聽到求救聲,她馬上止住朱周智,這才發現一件大為不妙之事:「壞了!老朱姊……剛才那艘亙骨集團的船上,似乎有盛國商船的人質啊……」


  回到盛國的將軍府,馮在邕怒的大拍桌面,他大喝著:「太魯莽!從軍之人豈能如此莽撞?在不知道對方火力與船上是否有人質的情況下,居然擅自企圖登船,還用高火力對船身進行毀滅性攻擊,難不成本將在諸位出海前的告誡,汝等完全不打算放在心上麼!」

  南希原想說點什麼,但最後還是低著頭挨罵。

  馮在邕直搖頭,連他的隨從都未曾見他如此生氣。他再罵:「我們作戰是為了什麼?是為了那些無法作戰的人!而我們比翼鳥號上的五十名平民商人,落得只有三十人歸來,其餘二十條人命就葬送在那極度魯莽的行事啊!」

  他搖了搖頭,隨後先命令男兵隊離開,留下了新樂園組。

  確定將廳堂大門關上後,他才繼續說:「此次的行動,本將對諸位尤為失望,我原以為有本事斬殺波殘的人馬,理應有更細膩的心思,但妳們竟然是最先對人質開火的人,那是多少條無辜的性命?」

  她們確實抬不起頭,但陳木蘭做為隊長必須說:「稟將軍,我們為此次深感歉意,請依軍法懲罰我們。」身後的成員們似乎都有些害怕。

  馮在邕摀著腦門,嘆了口氣後說:「這次的過錯非同小可,恕本將無法對爾等從輕處理。」

  但朱周智就不滿了,她頭一抬就說:「將軍,容我先說一句啊!那時候那幫友軍耍白癡,擅自靠近對方,他們的大鵬號先被打出了一個大洞,我們要是不趕緊解決敵人,根本無法把大鵬號的人救起來。」

  馮在邕說:「這就是為什麼本將要求你們兩隊要一主一副,因為要相互合作溝通!」他接著看向燕太雅,指名道:「燕氏一族的子女怎麼可能會不曉得,妳的先代全是優秀的文官武將,難道當時妳都沒有想勸阻的打算麼?」

  南希忍不住了,她開口:「我們有勸戒過大鵬號上的兵隊不要靠近,是他們堅持無視建議,擅自貶低敵人的實力……」

  馮在邕怒斥:「我不需要藉口!」說完,他搖了搖頭:「或許,是本將的錯,本將不該讓妳們這麼快為國出航的。」他看著新樂園組所有人,下令道:「從即日起,第四十九小隊暫時卸除出海與戰鬥職權,擔任巡邏官兵,俸祿減半,為期一年。」隨後便命令她們離開大廳。

  事後,另一支兵隊因為有錯在先,受到了更嚴重的責罰,當時試圖對康尹菲和南希不軌的四名士兵與叫好者通通遭到處分。但即使得知此訊,新樂園組也開心不起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