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96.啤酒、處女瑪莉、油煎香腸

佐渡遼歌 | 2021-07-01 20:00:07 | 巴幣 86 | 人氣 409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我先弄點下酒菜吧。」張定緯這麼說完,隨即領著李少鋒返回交誼廳,走到廚房區域。
 
  「這麼早就要開喝了嗎?」李少鋒問。
 
  「寒假嘛。」張定緯聳肩說。
 
  那樣好像無法作為回答吧。李少鋒坐到沙發,正好利用這段時間拿出手機,傳出訊息告知楊千帆自己突然和張定緯有約,希望將今晚的訓練計畫延到明天,接著幾乎在同時就被已讀,卻遲遲沒有收到回覆。
 
  「嗯……」李少鋒判斷這邊的事情比較重要,默默收起手機。
 
  張定緯半蹲在碗櫥前面翻找片刻,接著就將一手啤酒放到流理臺上面,咧嘴笑說:「完美,找到老師藏的啤酒了。省去跑一趟便利商店的工夫。」
 
  「那樣沒問題嗎?」李少鋒苦笑著問。
 
  「明天再買一手放回去就行了。」張定緯一邊說一邊打開冰箱,半彎著腰審視片刻才取出兩條德國香腸,熟練地將之切成薄片,放到平底鍋開始翻炒。
 
  「喔喔,定緯哥還會煮菜啊。」李少鋒佩服地說。
 
  「一個人住在外面,相關能力多少都會有所提升啦,而且我的等級實在不敢自稱會做料理,做多就是把食材弄熟而已。」張定緯隨口問:「少鋒,你還不能喝酒吧,那麼打算拿什麼飲品?記得冰箱裡面只剩下燕子的橘子汽水喔。」
 
  「沒關係,我喝礦泉水就可以了。」李少鋒急忙說。
 
  「只有我一個人在喝多沒意思,……我幫你調一杯沒有酒精的飲料吧。」張定緯說。
 
  「啊,那麼我來整理餐具吧。」李少鋒急忙走上前。
 
  「麻煩了。」張定緯彎腰從碗櫥下方取出好幾樣相當專業的調酒器具,又從冰箱裡面取出碳酸水、檸檬、糖漿等配料,熟練地開始動作。
 
  「煮菜先暫且不論……請問調酒是身為大學生就會自然學會的技能嗎?」李少鋒忍不住問。
 
  「應該要看個人啦。我是剛好有一位同學在酒吧打工,目標是職業調酒師,偶爾會去捧場,趁著客人比較少的時候也讓她教過一些技巧。」張定緯勾起嘴角說。
 
  「大學生真厲害耶。」李少鋒說。
 
  「厲害的是那位同學啦,我只是有樣學樣而已,什麼搖盪法、攪拌法、直調法、滾動法連基礎都沒勾到邊,勉強算是外行人騙騙外行人的程度。」張定緯繼續流暢動作,片刻將裝滿鮮紅飲品的玻璃杯往前推,笑著說:「處女瑪莉。雖然味道比不上職業的,不過肯定比礦泉水好喝啦。」
 
  「感謝。」李少鋒用雙手接下玻璃杯,凝視著內部層次分明、緩緩流轉的漂亮液體,不禁覺得這杯如果在酒吧裡面應該要價不斐。
 
  張定緯一手端著裝著油煎香腸的瓷盤,一手提著啤酒,經過客廳的時候順便拿了一包薄鹽口味的洋芋片用嘴巴咬著,走向電梯前往其他樓層。
 
  「麻煩按九樓。」張定緯說。
 
  「咦?不是要去定緯哥的房間嗎?」李少鋒問。
 
  「機會難得,帶你到我的秘密基地吧。」張定緯勾著嘴角說。
 


  瞭望塔工房九樓以下的房間都是空房間,雖然說理論上任憑成員自由使用,然而光是十樓、十一樓、十二樓、十三樓這四個樓層的房間就多到用不完了,並沒有成員會刻意去使用連基本裝潢都沒有的其他樓層房間。
 
  張定緯熟門熟路地在九樓邁步,最後踏入位於走廊深處倒數第二間的房間。
 
  坪數莫約四坪,以工房的平均標準來看頗為狹窄。
 
  話雖如此,裡面卻有著不亞於十樓以上樓層的裝潢。
 
  角落放著一盞藍色的青銅立燈,照出淡淡光線,牆壁分別放著一台黑膠唱片播放機和兩個大小不一的櫃子,一個是八層褐色書櫃,一個是工業風的金屬夾層櫃,赭紅色地毯上面放著玻璃圓凳與一張皮革扶手椅。牆面掛著簡約時鐘、數張相片的拼接相框、放著仙人掌盆栽與小蠟燭的架子、用鐵絲扭出的衣架以及一幅港口燈塔的拼圖。
 
  每樣傢俱的風格都不同,卻理所當然地放在房間各處,組合出一股協調感,讓人感到相當舒適。
 
  「工房裡面居然還有這樣的房間啊。」李少鋒訝異地說。
 
  「我一個人默默到處採購想像中的傢俱,趁著不會遇到其他人的時間一件、一件帶進來工房,花了將近兩年的時間才佈置完成。」張定緯將盤子與一手啤酒都放在玻璃圓凳,聳肩說:「雖然大概瞞不過老爺子啦。」
 
  「……只要定緯哥沒有講過,即使是老爺子應該也沒辦法知道吧。工房全部的房間數量可是超過四位數耶。」李少鋒苦笑著說。
 
  「老爺子可是職業的。」張定緯伸手抹了一下桌面,隨即豎起食指展示,笑著說:「看吧,沒有任何灰塵,所以表示在我上大學的這段時間,老爺子還是有抽空過來幫忙打掃。」
 
  「真的假的。」李少鋒訝異地說。
 
  「工房裡面最惹不得的人就是老爺子了。」張定緯打開洋芋片隨意倒在油煎香腸旁邊,接著走到放在角落的黑膠唱片播放機。
 
  輕快的爵士樂頓時響起。
 
  接下來好一段時間都沒有講話。
 
  張定緯雖然做了下酒菜卻完全沒有碰,自顧自地喝著啤酒,很快就喝完了兩罐,打開第三罐。
 
  李少鋒小口啜著無酒精調酒,偶爾用手直接拿起洋芋片來吃,靜靜等待張定緯開口說出特別找自己單獨相處的理由。
 
  狹窄的房間內只有爵士樂靜靜流淌,李少鋒卻出乎意料地不討厭這種氣氛。
 
  片刻,張定緯凝視著角落的搖曳光影,開口問:「關於我和馮芷綾在走廊的談話,你聽到了多少?」
 
  「不好意思,幾乎全部都聽到了。」李少鋒低頭說。
 
  「不用道歉啦,我知道你不是有意偷聽的。這麼問只是確認不用再重複一次當時的對話。」張定緯又喝了一口啤酒,接著從從口袋抽出一張照片,放到圓桌桌面,低聲說:「這是馮芷綾在離開之前強行塞到我的口袋裡面……說強行也不太對,畢竟剛剛在交誼廳廚房才意外發現這張照片。她的武藝也真是不容小覷,居然可以在我的面前做出這種動作而沒被察覺,少說也是脫胎境界的修為。」
 
  李少鋒垂落視線,凝視著桌面。
 
  那是一張在庭院拍攝的照片,背景可以看見修剪整齊的景觀林木、鋪石道路與遠處的木製屋簷。一名穿著深褐色長袍、國中生年紀的黝黑少年半跪在地面、對著鏡頭露出微笑,旁邊站著一名年幼的女孩子,體型極瘦,手腳細得讓人懷疑是否有好好吃飯,蓄著短髮卻又將瀏海留到遮住眼睛的長度,散發出生人勿近的危險氣氛。
 
  「這個應該是我在參加白河派掌門壽宴的時候和馮芷綾的合照。」張定緯補充說。
 
  「定緯哥可以認得出來,但是馮芷綾的話……真的嗎?也變太多了吧。」李少鋒訝異地說。
 
  「所以我也沒有很快認出來。」張定緯斜眼凝視著照片。
 
  話雖如此,這張照片當中的感覺倒是比較接近黑市時候的馮芷綾,毫不掩飾危險銳利、我行我素的氣場。李少鋒暗忖。
 
  「前幾天也剛好提過這件事情,我是被師父收養的孩子,光是這點就足以成為冷嘲熱諷的話題,甚至有一些無聊的傢伙試圖逼我回擊,然而站在草屯秦家的立場,怎麼說都不能夠在白河派的壽宴大打出手。」張定緯說。
 
  「難道是定緯哥在那之後為了幫助馮芷綾,破例出手了嗎?」李少鋒猜測地問。
 
  「不對,正好相反。」張定緯搖頭說:「在我被那些不曉得來歷的弟子打得破破爛爛時,照片的這個女孩子……馮芷綾正好現身相助,用著隨手拿起的掃帚或木材一類東西,使出精湛棍術將主要動手的幾個人擊倒,其他旁觀者也因此一哄而散。現在想來,那些人應該知道她是馮珮蘭掌門的孫女才會那麼簡單就離開吧。」
 
  「……诶?」李少鋒頓時愣住了。
 
  如果說是張定緯英雄救美,有著宛如少女漫畫般的相遇過程還有可能讓馮芷綾一見鍾情,甚至讓她在數年的時間內思思念念,在重逢的時候就開口逆求婚,然而如果是正好相反的情況,為什麼還會對張定緯抱有戀愛感情?
 
  「話雖如此,我當時只知道她應該是白河派的弟子,連名字也不曉得,她也沒有講……那件事情之後,我待在派內主院住了幾天,她偶爾會過來找我搭話,大概是在那個時候聊到目標、理想之類的事情吧。」張定緯半猜測地說。
 
  「……只有這樣嗎?」李少鋒遲疑地問。
 
  「真的只有這樣啦。」張定緯說。
 
  「算起來,那也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馮芷綾因為那樣就對定緯哥你念念不忘,甚至今天久別重逢就直接求婚嗎?」李少鋒難以置信地追問。
 
  「細節部分真的忘得差不多了……這樣講似乎有點薄情,我對她的印象就只有這樣而已,雖然偶爾會聽到關於馮芷綾的消息,白河雙花的美少女、台灣南部的新一輩高手、大敗玉井建設翁世堯的天才少女,諸如此類,但是我不曉得她就是那個女孩子,自然不會把兩者聯想在一起。」張定緯搖頭說。
 
  「那之後也都沒有再見過面了?」李少鋒問。
 
  「沒有印象。」張定緯說。
 
  這麼看起來,除非當面詢問馮芷綾本人,否則大概不會曉得她的真正想法了。李少鋒暗自做出結論:固然也有向郭思寧旁敲側擊的辦法,然而看起來相處許久的她在聽見馮芷綾開口求婚的時候也露出錯愕神情,能夠探聽到的情報應該相當有限。
 
  這個時候,黑膠唱片正好撥放完畢。
 
  房間隨即陷入寂靜,只能夠聽見遠處馬路傳來的模糊引擎聲響。
 
  張定緯站起身子,走到黑膠唱片機旁邊開始挑選下一張,然而遲遲無法決定,最後乾脆拿出手機隨便選了一首歌就坐回矮桌前面,拿起啤酒又灌了一大口。
 
  放在圓桌邊緣的手機停頓片刻,開始撥出鋼琴輕音樂。
 
  「──少鋒,你老實講。」張定緯沉聲詢問:「我的心情就那麼容易看穿嗎?」
 
  來了,這個才是找自己喝酒暢談的主因吧。李少鋒端正坐姿地說:「我沒有看出來。」
 
  「真的嗎?」張定緯追問。
 
  「嗯,當馮芷綾指出來的時候也嚇了一跳。明明我平常待在工房看定緯哥和樓月學姊的互動都很普通,她今天只在會客室看了幾眼就知道這點……不對,那樣說不太過去,應該是以前就有在收集定緯哥的相關情報吧。」李少鋒斟酌著詞彙,緩緩說。
 
  「要從哪裡才能夠拿到這種情報?」張定緯無奈地問。
 
  「所以真的在會客室看了那幾眼就看出來了嗎?女性的直覺?」李少鋒問。
 
  「天曉得……而且這麼聽下來,少鋒,你好像也覺得我喜歡樓月呢。」張定緯突然說。
 
  「咦?呃,我沒有那麼說吧,剛剛也說了我覺得你們的互動很普通。」李少鋒急忙澄清。
 
  「話雖如此,你也頗遲鈍的,意見不太能作為參考……總覺得有點搞錯談心的對象了。」張定緯突然用雙手摀住臉,悶悶地說:「說不定除了你以外的其他人早就已經看出來了,就只是隔了一層默契沒有說出口而已。啊啊,真希望不要是那樣。」
 
  為什麼矛頭突然指向自己了?已經醉了嗎?李少鋒苦笑著問:「我沒有很遲鈍吧?」
 
  「你不就沒有察覺到燕子的心意?」張定緯從手指縫隙露出一個無奈眼神。
 
  「什麼?」李少鋒原本以為就算要講也是講楊千帆,畢竟從蒼瓖城回來之後自家師父的肢體互動就增加許多,動輒碰肩牽手,卻沒有料到會出現燕子的名字,頓時愣住了。
 
  「你們剛才在交誼廳的對話和互動完全就是情侶啊,之前也有不少時候都是如此。」張定緯說。
 
  「嗯,定緯哥,你已經醉了。」李少鋒搖頭苦笑。
 
  「我才不會因為區區一手的啤酒就醉。」張定緯沒好氣地搧著手,臉頰通紅地說:「那個時候,燕子說了『還沒同意讓你跟』對吧?她自己可能也沒有發現,不過用了『還沒』並不是『沒』,差一個字的意思差得可是很多,表示她早就決定要讓你一起前往台南了,就是這樣!」
 
  原來定緯哥是醉了之後會變得饒舌的類型啊。李少鋒對於這種欲加之罪的過度解釋笑了笑,沒有放在心上,等了好一會兒才說:「我和學姊都沒有那個意思啦。」
 
  「不對,一定有,那樣只是你們還沒有察覺到而已!」張定緯堅持說。
 
  「我們因為她內傷的事情可是鬧得很僵,定緯哥可能不曉得這件事情,不過我前些日子在走廊被學姊又打又踹,還吃了一個巴掌……況且我們可是當事人,不可能沒有察覺到吧。」李少鋒說。
 
  「這種事情就是旁觀者清啊!」張定緯肯定地說。
 
  李少鋒不再辯駁,直接用手拿起一片稍微冷掉的德國香腸配著處女瑪莉,片刻才問:「關於馮芷綾說的那些……秦國秧掌門將定緯哥逐出門派、斷絕關係的事情,那是真的嗎?」
 
  「……嗯。」張定緯一口氣將第三罐啤酒灌完,再度打開第四罐。
 
  雖然自己不清楚喝多少才算多,但是這個喝法有點危險吧?感覺像是用灌的。李少鋒想歸想,沒有出聲阻止也沒有繼續追究,轉而問:「定緯哥,你前幾天說過自己做過保證,才會跟著樓月學姊離開草屯秦家……我可以問問那是對誰做出的保證嗎?」
 
  「那個其實不是什麼實際保證。」張定緯停頓片刻,將啤酒罐口靠在嘴唇邊緣地說:「師母從小的時候就對我視如己出,很疼我,然而該罵的時候也會狠狠地罵……她經常跟我和胤軍說我們兩人是樓月的哥哥,將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要保護好她……」
 
  張定緯露出緬懷的神情,有些口齒不清地說:「當然了,師父也對我很好,不過,該怎麼說……感覺還是和師母有一些差別。師父還是比較嚴厲,將我當成弟子的比例大於當成兒子的比例吧……」
 
  所以這麼聽起來,樓月學姊的母親反對這樁婚約,進而支持她離開草屯秦家;樓月學姊的父親作為向豐億集團提出婚約的人,立場則是正好相反。李少鋒努力釐清關係,順著話題地:「於是定緯哥就依照約定,跟著樓月學姊離開家裡了?」
 
  「不然她可是要嫁入豐億集團啊。那個姓莊的混帳可沒有什麼好名聲,沒有修為也沒有實績,簡直……簡直……」張定緯動怒地捏緊啤酒罐,好一會兒才繼續說:「就算他們看在秦家刀的面子不敢亂來得太明顯,樓月一旦嫁過去就不是自己人了,地方門派格外在意這種事情,終究會在那邊被欺負、受委屈……」
 
  「我也不太喜歡武學世家的這種作法,為了鞏固家族勢力而聯姻。」李少鋒頓了頓,遲疑地問:「定緯哥,所以你喜歡樓月學姊嗎?」
 
  「我只當樓月是妹妹。」張定緯搖頭說。
 
  沒有正面否定的回答豈不是等於承認了嗎?李少鋒意識到這點,卻沒有辦法理性地思考下去。自己的這杯處女瑪莉的調酒不含酒精,然而或許受到房內氣氛的影響,思緒也變得昏沉沉的。
 
  仔細想想,就算張定緯現在有辦法給出一個發自內心的回答也沒有意義,畢竟感情隨時會產生變化,沒有人說得準未來面對相同的問題能否給出相同的答案。李少鋒隨即想起蒼瓖城內的事情──那個時候,楊千帆相當篤定地表示在面臨「雙親的線索」與「自己的生命安全」的情況下會毫不猶豫選擇前者,然而在一年後、五年後、十年後,當楊千帆面臨相同的情況時,她依然會做出相同的決定嗎?如果反過來,變成自己必須在「妹妹的線索」與「師父的生命安全」當中做出抉擇呢?自己又會怎麼選?
 
  這個時候,張定緯突然往旁邊砰然倒下,躺在地毯發出沉沉鼾聲。
 
  「……剛剛講得自己酒量很好似的,結果四杯就倒了。」李少鋒發出輕笑,繼續坐在原位,用著不清楚的腦袋思考著那些不會得出答案的問題,直到將處女瑪莉、德國香腸和洋芋片都吃完之後才緩緩站起身子,簡單收拾好,接著單手端起碗杯,另一手攙扶住醉倒的張定緯,提氣攙扶,有些搖搖晃晃地踏出這間秘密基地。
 
 
 



創作回應

露米諾斯 Luminous
對了,作者大大,你知道麥塊這個遊戲嗎?有一個模組(玩家自製的擴充內容)叫做《深淵國度》,是以克蘇魯為背景的。
2021-07-01 21:42:30
佐渡遼歌
麥塊經常看別人在實況,不過自己沒有玩過
感謝提供資訊,改天去找網路影片來看看,說不定可以激發靈感XDD
2021-07-01 21:55:57
露米諾斯 Luminous
不過這模組只做了一點點內容就是了,畢竟克蘇魯世界觀還滿大的
2021-07-01 22:54:51
佐渡遼歌
真的XDDDD
2021-07-01 23:29:59
秦思
全篇都是CP,我的姨母笑治不好你怎麼賠阿
2021-07-01 23:46:59
佐渡遼歌
現在才兩組而已,還好還好XDDD
0w0
2021-07-01 23:49:08
Ddpaul
少鋒~我看你完全是不懂喔~
2021-07-02 07:49:42
佐渡遼歌
遲鈍系主角當之無愧XDD
2021-07-02 11:26:08
Koito
看到處女瑪莉
作者一定有收看 全台灣最智障的酒吧 stupid bar OOC
應該 吧?
2021-07-02 18:03:55
佐渡遼歌
沒有耶,只是在找合適調酒的時候剛好看到這個XD
2021-07-02 18:25:0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