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 第六十四章 都是你毀了我的洋娃!

Mouse | 2021-07-01 18:05:12 | 巴幣 4 | 人氣 59


  一踏進大廳,裡頭空無一人。蘭提斯左右張望,想到白天見到瑞德時,看到他是往左邊來,便朝左邊走去。一走到門前,伸手正要拉開木門時,木門便往外推開。

  蘭提斯以為是瑞德來了,嘴角不由得揚起,但一看到是格雷,臉色便沉了下來。

  嘖!居然是格雷,害我白高興一場!

  「蘭提斯王兄?」

  在月光照射下,格雷看到蘭提斯身穿藍袍,頭上還戴著藍冠,心覺古怪。若是平常定會更換便裝,但今天卻穿著正裝來此,究竟有什麼重要的事需這樣趕到,越看越覺得怪異。

  「格雷,今天過得如何,他玩得還愉快嗎?」蘭提斯抽動嘴角,揚起笑臉看著格雷。

  「他?」格雷頓了一會,才想到是指瑞德,便帶著微笑說:「今天帶他們去逛市集,雖然中間有發生一些小插曲,但一整天下來玩得還算愉快。」

  「他們?」蘭提斯眉頭皺了一下,想起侍從好像有說到另一人,便接著問:「除了瑞德,還有誰來此?」

  「還有蒙特王子。」格雷淺笑回答。

  蒙特王子也來了?這下可麻煩了!這傢伙跟瑞德關係匪淺,要和瑞德說上話就更顯難度了!希望他別死纏著瑞德才好……

  「蘭提斯王兄。」

  蘭提斯聽到格雷呼喊,便回過神看向他。

  「什麼事?」

  格雷舉起毛大衣,恭敬地說:「瑞德請我將這件毛大衣歸還給您。他說您的心意他收下了,但這件毛大衣他無法收下,還望您能見諒。」

  蘭提斯看著毛大衣,劍眉微彎,不用想也知道是他要瑞德歸還,嘴角微微上揚,輕哼一聲。

  還真是個小心眼的人!

  伸手拿起毛大衣,面帶微笑說:「沒關係。你替我跟他說聲抱歉,給他造成麻煩了。」

  「好的,我會幫您轉達給瑞德。」格雷淺抹一笑。

  「格雷,這幾天你就好好招待他們,有需要協助的地方,盡管來找我。」蘭提斯輕拍格雷的肩膀,淺淺一笑。

  「好的,謝謝蘭提斯王兄。」格雷抬頭仰望蘭提斯,雖和平常一樣待人親切,但總覺得有些怪異的地方,卻又不知道哪裡奇怪。

  「時間不早了,早點休息。」蘭提斯又拍了幾下肩膀,便往門口離去。

  格雷望著蘭提斯的背影,不停想著到底哪裡有問題,忽然想起蘭提斯一來便問瑞德的事,不禁猜想,難道他喜歡瑞德?

  想了一會,便又搖搖頭甩掉幻想。

  我到底在想什麼啊!蘭提斯王兄坐擁三妻四妾,而且各個貌美如花,傾國傾城,再怎麼樣也不可能看上同為男性的瑞德。

  格雷敲打自己的頭部,輕笑幾聲,「不想了!蘭提斯王兄本就待人良善,關心瑞德也是人之常情。還是來做自己的事,以免胡思亂想。」,便往後方走去。


  木屋。

  蒙特脫去長袍,裸著上身仰躺在床,一旁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便轉頭看了過去。

  「瑞德,你在幹嘛?」

  瑞德輕輕一笑,走到床旁坐著,攤開手上的紙片。

  「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蒙特看著五彩的紙片,隨手拿起一張紫色的紙片,看著上面的數字,遲疑地說:「哈比尼斯的錢?」

  瑞德輕拍蒙特的頭,笑了笑,「答對了!這些是哈比尼斯的紙鈔,我來教你分辨。」

  蒙特點了點頭,起身旁腿坐著。

  瑞德便將紙片放在床上,逐一介紹:「白色是一尼斯,褐色是一百尼斯。紅色是五百尼斯,紫色是一千尼斯,最後黃色則是一萬尼斯,記得起來嗎?」

  蒙特隨意拿起一張晃了晃,不以為意說:「不用記也沒關係,反正上面有數字,看數字就好啦。」

  「話雖如此,還是要記一下,以免發生類似今天的事。」

  瑞德收起紙片推疊整齊。

  「喔!不過你怎麼會有這些錢?」

  「這些是去市集的時候,我請格雷幫我兌換的,不然這裡又不能使用史亞瓦瑟的貨幣。」瑞德起身走到掛衣架,拿起大衣便又回到床旁,從大衣內袋拿出一個小包,面帶微笑說:「裡面有放一些瓦瑟金幣,我就拿來兌換尼斯紙鈔了。」

  「你全都換成紙鈔了?」蒙特接著問。

  「沒有,我只換一些而已。這些應該夠你花用,等花完再請格雷幫我兌換。」瑞德打開小包將紙鈔放進去,抬頭看到蒙特手上拿著卷軸,大衣則蓋在他的腿上,輕抹微笑道:「你對卷軸有興趣呀?」

  蒙特點了點頭,「這裡面放了什麼呀?」

  「你攤開就知道了。」瑞德溫潤道。

  蒙特輕點一下頭,拉開黑線攤開一看,裡面放置數把小刀,還有細小的銀針。雖知瑞德有用小刀的習慣,但銀針還是第一次見到,伸手要拿取銀針,瑞德卻出手喝止。

  「不要碰這些針!」

  「為什麼?」蒙特歪著頭,一臉疑惑著看著瑞德。

  「反正不要碰就是了!」瑞德收起卷軸放回大衣內袋,倉皇走到衣櫃,打開掛上大衣,再以鑰匙鎖上。

  幹嘛把大衣鎖在裡面啊?感覺那個銀針不是普通的細針,找機會把瑞德灌醉,再來問個清楚。

  蒙特看著瑞德暗自竊笑。


  隔天清晨,朝陽透過窗外直射屋內。瑞德見蒙特還在睡,便悄悄離開房間,前往廚房準備餐點。

  未到廚房,便看到門外站著兩名侍衛,驚覺有異,急忙上前察看。走近一看,只見格雷和蘭提斯坐在圓桌兩側,談笑風生,還以為是格雷發生什麼事,原來是蘭提斯來了,才會有侍衛看守。

  兩名侍衛一見瑞德來到,雙眼凌厲的看著他,左手緊握著腰旁的長劍。

  瑞德以為兩人要動手,也緊握長劍,呈現備戰狀態。

  雖然不想給格雷添麻煩,但如果對方先動手,為了自保我也只能回擊。

  雙方眼神互瞪,互不相讓。

  忽地,兩名侍衛彎下腰向瑞德鞠躬行禮,高聲大喊:「參見卡雷斯子爵。」

  「欸?」

  瑞德當場愣住,原以為兩人要出手,沒想到會向他鞠躬行禮。

  他們不是要攻過來嗎?怎麼會向我行禮?

  瑞德頓了一會,微微抬起手擺了幾下,「起來吧。」

  這到底怎麼回事,剛才不是一直瞪著我嗎?

  「瑞德,你來啦!」

  蘭提斯走出廚房,格雷則跟在身後。

  「瑞德,早安。」

  「早安。」瑞德尷尬地笑了笑,接著向蘭提斯行禮。

  「蘭提斯王子,早安。」

  「早!」蘭提斯看著瑞德一身金袍裝扮,就像隻高貴優雅的金絲雀,越看越是喜歡。

  真美,真想把他關進我的鳥籠,當我的愛寵!

  「格雷,我原本是想來做餐點,但……」瑞德探頭看到裡面已有多位廚師,「但看這人數應該不需要我來做了。」

  蘭提斯聽到瑞德會做菜,眼睛瞬間發亮,激動地握住他的手說:「你會做菜?」

  瑞德嚇得瞪大雙眼,輕輕點頭,「會……」

  蘭提斯王子怎麼突然激動起來,嚇到我了……

  「你會做什麼?」蘭提斯接著問。

  「我只會做簡單湯品而已。蘭提斯王子,能請您先放開我的手嗎?」瑞德彎著柳眉,柔潤的嗓音緩緩地說。

  「好!」蘭提斯放開瑞德的手,灰色雙瞳仍直直凝望著他,「瑞德,能請你現場製作嗎?」

  「可……可以。」

  瑞德看著眼前的蘭提斯,不禁覺得,怎麼跟傳言的不同?

  是我太冷淡,還是蘭提斯王子太熱情,總覺得他跟我所知道的人,不是同一個人……


  木屋。

  「嗯……瑞德。」蒙特摸著床面發覺瑞德不在身旁,睜開雙眼惺忪地看著床頂,張口打了個呵欠,慵懶又低啞的嗓音說:「瑞德又不見了……每次醒來都不見人影。臭瑞德!」,起身坐在床上,高舉雙手伸著懶腰。

  「他應該是去找格雷了。」蒙特張望四周,接著下床拿起桌上的長袍穿上,「不過這裡那麼大,要去哪裡找他呀?」,想了一會,又打了個呵欠,說:「算了!四處晃晃總會遇到他們。」,便離開房間,找尋瑞德的下落。

  經過長廊來到大廳,蒙特看著對面的木門,再看向後方的布簾,思考了一會,決定先去木門看看,不行再往中庭去。便踏步往木門走去,拉開木門出去,又是一條長廊。

  蒙特頓了一會,便踏步往長廊走去,走了一會,出現兩條叉路。蒙特先看左邊,再看右邊,低頭沉思一會,便往右邊走去。

  走著走著,聞到一股熟悉的香味。

  這味道怎麼跟瑞德做得濃湯一樣,聞得我都餓了。

  順著香味來到廚房,未到門前便看到外面站著兩名侍衛。

  誰在裡面啊?

  蒙特深感好奇,便快步走向廚房。

  侍衛一看到他,一眼就認出他的身分,隨即鞠躬行禮。

  「參見蒙特王子。」

  蘭提斯聽到喊聲,轉頭看到蒙特來了,嘴角微微勾起。

  來了啊!蒙特王子。

  接著轉向瑞德,才剛要發出「瑞」的音而已,瑞德便走出廚房,來到蒙特面前。

  「蒙特,你怎麼會來這裡?」

  「我聞到你做得濃湯的味道,就順著味道來這裡了。你在做濃湯喔?」

  「對,你要喝嗎?」

  雖看不到瑞德的神情,但從聲音就能聽得出來,蒙特一來,瑞德說話的語氣變得歡悅,不如剛才那樣膽怯。

  蘭提斯看著蒙特那如暖陽般的微笑,再配上瑞德那歡悅的聲音,默默握起拳頭。

  十二歲那年,偶然經過大殿,我便看到世上從未見過的美貌,那是比精緻的陶瓷人偶,還要更為美麗的洋娃。

  他雖穿著軍裝,但那頭亮麗的紅髮,雪白的肌膚,炯炯有神的金色眼瞳,堅挺的鼻子,朱紅的小嘴,就算請王城最厲害的技師,也無法做出如此美麗的人偶。

  我也因此看得著迷,忘了詢問他的名字,但也就只有那次而已。之後就沒再見過他了……那位令我著迷的洋娃。

  過了數年,因鄰國舉辦慶典,我便隨父王前往鄰國。那時,又讓我遇到了那位迷人的洋娃,也從周圍的人口中聽到他的名字。原來他叫瑞德,經過數年的歷練,他不如當年的稚嫩,反而變得更加帥氣迷人,五官也比那時還要標緻。

  經過這次的相遇,我才知道原來他是史亞瓦瑟人,還是皇家的騎士。從這次以後,我便開始關注他的一舉一動,無論是在騎士團的工作,還是擔任那個屁孩王子的侍衛,但終究無法真正得到他,全拜這位蒙特王子所賜!

  可惡的蒙特.布里咏!要不是你,瑞德身上不會有那些傷痕,都是你毀了我的洋娃!

  「蒙特,你要喝大碗還是小碗?」

  蘭提斯聽到瑞德那如黃鶯般輕柔的聲音近在耳邊,立刻往聲音方向看了過去,卻看到令他更氣憤的畫面。

  瑞德一手拿著陶碗,另一手拿著湯匙,舀著熱湯輕吹幾口,餵給蒙特喝。

  看到此景,蘭提斯氣得用力拍打桌面,巨大聲響嚇壞坐在一旁的瑞德,只見他那雙柳眉彎起,金色的雙瞳顯露膽怯,越看越讓蘭提斯深感憤怒,卻又不能說出口,只能壓下這股怒氣,勉強擠出微笑。

  「抱歉,嚇到你了。我剛才看到桌上有隻害蟲,怕會跑進去碗裡,就出手把它打死了。」

  瑞德輕點一下頭,「原來是這樣。」

  蘭提斯淺淺一笑,「我還有其他事要處理,先離開了。你們慢慢享用。」,起身看向坐在另一邊的格雷,輕拍他的肩膀,「格雷,剩下就交給你處理了。」

  格雷立刻起身,面帶微笑說:「好的。」

  蘭提斯輕輕一笑,接著轉頭看向蒙特,雖不想給他好臉色,但礙於身分問題,只能勉強勾起嘴角。

  「希望你玩得愉快,蒙特王子。」

  「喔!」蒙特面無表情回了一聲,便繼續看向瑞德,張口讓他餵湯。

  混帳!

  蘭提斯默默握起拳頭,便踏步往大門走去。

  蒙特恍然想起毛衣的事,便出聲大喊:「我不知道你送瑞德大衣的用意何在,但他是我的!我不會任何人搶走他,這點你最好給我記住。蘭提斯.艾羅伊王子!」

  蘭提斯停下腳步,轉頭對蒙特輕抹一笑,「蒙特王子,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只是見瑞德穿著單薄,才贈予他大衣。如果此舉惹你不悅,我在此向你致歉。」

  「沒其他意圖就好!」蒙特揮了揮手,繼續看向瑞德。

  瑞德嘆了一聲,起身向蘭提斯致歉:「蘭提斯王子,抱歉。您的心意我願意收下,但大衣恕我無法收下。」

  「沒關係。你不用介意,格雷已經把大衣還給我了。」蘭提斯淺淺一笑,便往前踏步離去。

  「呿!真會裝。」蒙特嗤之以鼻。

  「蒙特!」瑞德坐回木椅,面露無奈道:「你可以不要再這樣挑釁別人嗎?」

  「我哪有啊!」蒙特噘起嘴,直皺著眉頭。

  瑞德無奈的嘆了一聲,轉頭看著格雷,面帶歉意說:「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

  格雷搖了搖頭,面帶微笑說:「不會。可能文化不同,所以才會產生不同見解。既然蘭提斯王兄不介意,你們就別想太多了。」

  「好,但還是要謝謝你幫我交給蘭提斯王子。」瑞德轉向格雷,低頭致意。

  「不會。我們繼續用餐。」格雷拿起陶碗吃著餐點,恍然想起學劍的事,接著問:「瑞德,待會你有其他事要忙嗎?」

  「沒有。你有什麼事嗎?」瑞德搖了搖頭,淺淺一笑。

  「我想請你教我劍術。方便嗎?」格雷小心謹慎問。

  「沒問題。」瑞德輕抹一笑,「昨天參觀中庭,我感覺中庭蠻適合用來練劍,方便到中庭學嗎?」

  「可以!」格雷看了一下自己的穿著,接著問:「我穿這樣可以嗎,還是要去換件服裝?」

  瑞德看著格雷的穿著,面帶微笑說:「沒問題。只要你能活動方便,穿任何服裝都可以!」

  「好的,謝謝你!」格雷開心笑著。

  「那我呢?」蒙特指著自己,大聲問著。

  瑞德看向蒙特,撫著他的臉頰,「當然跟我們一起練習,還是你想去哪裡?」

  「沒有,我也要一起教格雷。」蒙特話一說完,伸手撫著瑞德的手,面帶燦笑說:「我還要喝!」

  瑞德輕輕一笑,舀起一匙餵給蒙特。

  格雷看兩人就像戀人般互動,想起瞳之前說得事。起初,雖有些驚訝,但實際跟兩人相處,就不覺得是什麼奇怪的事。

  看著兩人就能深刻了解瞳當時的心境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