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異世界冒險者傳 165.旅途的終點

破破內褲老師 | 2021-06-30 21:17:07 | 巴幣 2244 | 人氣 204



       大家還記的嗎?

       曾經我這麼說過……

       --我的歸來無論是什麼原因,只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我不會成為這本故事的主角。

       被命運安排之人。

       被命運眷顧之人。

       這本故事的主人公並不是我。


       ……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貧民區內的孤兒院,在水龍神所引起的海嘯下倖免於難。

       真正名字為亞歷山大 · 海洛德 · 科羅的亞歷克,與護衛騎士卓斯克、派別克身處在某小房間中。

       亞歷克表情複雜的看著坐在桌子對面的貝爾,而他身後也僅僅西野與伊琳二人。

       這裡是一開始與貝爾協議的地方,同時也會是最後結束決定結果的地方。

       「《劍姬》說的都是真的嗎……?」

       「是的。」

       貝爾淡然的一句簡短回應,加深了亞歷克心中的不安與遲疑。

       劍姬把事情都告訴了自己。--所有的事情。

       「妨礙王家騎士團副團長履行的職責,進而嚴重威脅到國家安全。及無視國家盟約,私自踏入禁忌,召喚足以毀滅國家甚至世界的危險惡魔,間接引起《八龍神》的甦醒,導致數百人的死亡。」

       因之前《混沌淵棺》的侵入,原本就受損而正在修復的海洛德公國,被水龍神所引起的海嘯推入更深的災害與破亂。

       城市遭到難以估計的破壞、經濟受到致命的嚴重影響,光確認死亡人數就高達數百人,甚至還沒計算失蹤的人數。

       而這一切的一切,皆是因貝爾召喚的《天獄魔》,間接導致水龍神甦醒引起的。

       人民的憤怒、怨恨必須要有發洩的地方,而因此被當成目標的王家,政權產生了動搖。

       貝爾犯下了無法挽回的滔天大罪,而他之所以還能待在這裡,是因知曉這事的劍姬只告訴王子一人。

       但情報蒐集能力遠在自己之上的酷斯馬特公爵,恐怕也知道了這件事情。也因此亞歷克即使身為王子也不能幫助貝爾脫罪,即使不知道,亞歷克本人也無法這麼做。

       「貝爾……你是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嗎?」

       被問問題的本人闔上雙眼,房間頓時陷入一陣沉默,只能隱約聽到僅此一座的窗戶外,傳來無知小孩們的嬉戲聲。

       過了許久,緩緩的睜開眼皮,不知是透過窗戶照射進來的陽光,還是自身魔力的餘光,貝爾那金色的瞳孔在微微發光著。

       「是的。」

        同樣一句簡短的回應,訴說了問題的答案,亦是事實,也是真相。

       亞歷克放在桌上的手情不自禁的用力握緊,臉上因掙扎而扭曲變形。

       同樣身為冒險者,一起旅行的亞歷克能夠理解貝爾這麼做的原因。換作自己站在貝爾的立場上;換作變成怪物的是深愛著的狐人少女潔拉,恐怕也會選擇犧牲數百人來拯救自己心愛的那一人。

       --但以世俗的眼光來看,那是邪道。

       而現在坐在這邊的,也正是海洛德公國王位候選人、繼承權第一順位的三王子--亞歷山大 · 海洛德 · 科羅。

       --即使能夠理解,也無法原諒。

       「死了很多人,其中也包含著……像是現在外面的那些小孩一樣,那樣年紀的也有。」

       「是的。」

       「其中也有懷著身孕,行動不便的婦女……」

       「是的。」

        咚--

       猛然一聲敲響,憤怒的拳頭砸在木製桌上。

       赫然站起的亞歷克非常憤怒;非常的憤怒,憤怒到咬緊牙關,甚至彷彿要壓碎自己的牙齒似的。

       不知道該說什麼,也無法訴說什麼,亞歷克在經過一段消化的時間後,終於沉住了氣。但迎來的是一道道複雜的情感。

       「貝爾,告訴我該怎麼辦啊……到底該怎麼辦……」

       萬分糾結的話語裡,藏著悲傷的情感在裡面。

       貝爾微微展露溫和的笑容。

       「不要為了私情影響公正的判斷,亞歷克你知道的。」

       那是一句再正常不過的話,但即使如此也很難辦到。不過貝爾這麼說的話,亞歷克也能明白並執行吧。--但是……

       「為什麼你還笑的出來……」

       被處於死刑並不奇怪,甚至應當問說會被處以怎樣的死刑才對。面臨如此這般的處境,本人卻笑的出來。

       「為什麼啊……」

       亞歷克睜大眼睛仔細看著貝爾,不敢置信的注視眼前的人。即使一同旅行經歷過一段短暫的冒險,但直到今天,亞歷克這才彷彿第一次見到貝爾一樣。

       那幅笑容的背後或許不是高興,但……亞歷克無法看穿那被表情所隱藏的真實。

      --捉摸不透。

       頓時感到一陣疲累,坐回椅子上的亞歷克,心中已經累了。

       父親與兄弟的相繼去世,他們的臉甚至還清晰的存在亞歷克的腦海中,就彷彿像是昨天才離開。

       然後熟悉的城市被接二連三的攻擊摧殘,部分貧民區及大範圍的其他區域也都幾乎變成了殘骸,只剩擁有王宮或學院這種帶有結界功能的免於災難。

       最後是王位的爭奪,確定酷斯馬特公爵不是犯人後,亞歷克真的累了。他參加王選的一大部份原因,就是當時以為公爵是兇手,而沒了這項原因後,亞歷克只覺得自己之前的針對都顯得很蠢且無用。

       時至今日亞歷克也不可能放棄王選,因為那會讓王宮騎士團及王宮內部的成員陷入危險的困境。

       亞歷克靜靜看著貝爾,感到疲累的他只能問起別的事情。

       「那麼……貝爾你召喚惡魔的事情又是怎麼一回事?」


       ……


       西野與伊琳兩人走在太陽西落的街道上,彼此一言不發的靜靜走著。

       貝爾……大叔所說的話實在太過震撼,甚至讓人懷疑起自己對這一切的認知。那不僅是來自外面的西野,身為世界土著的亞歷山大王子也是同樣震驚的表情。

       「後面的兩位,是勇者。」

       「這我知道。」

       剛剛的記憶再度從腦中浮現……

       「當時剛好在旁邊所以被波及,因此我是跟勇者一同來到這個世界的。」

       講出這段話的貝爾非常的平靜,平靜到甚至讓人懷疑他的情緒是否完全沒有一絲起伏。

       憑著國家的調查能力,王子一行人很快就能得出這件事的真偽,但這件事西野當然也清楚知道。

       「--然後,很久很久以前,我到過這個世界。」

       同樣一句平靜的話,那卻是一道令人震驚的震撼彈。

       「那麼在那之後你回去了?回到原來的世界?」

       「是的。」

       西野在一旁聽著,他有感覺到大叔的適應力相當驚人,但都把那些歸給其個人的長處。就像山田阿部井擁有大量遊戲知識,所以也適應很快一樣的道理,西野一直以來都是這麼認為的。

        然後大叔來過這個世界,又回到地球的世界,西野雖對於真的能夠回去這是事實感到高興,但又被大叔接下來的話震驚到了。

       「當時的我被選為救世主,也就是勇者,初代勇者。」

       大叔也是勇者?

       在場的人無不感到驚訝。坐在對面的亞歷山大王子更是忍不住顫抖的問道……

       「初、初代勇者?難不成你是……傳說中的《勇者王》光遠勇太?」

       期待回答的西野,看到了大叔搖搖頭否認了。

       「我比他更為古老,是這世界的歷史未能記載;被時間與萬物遺忘的勇者。」

       「……」

       一頭霧水、無法理解。

      如果是說謊,也沒有這麼做的理由與必要。正因如此更加深了眾人的混亂。

       大叔再次緩緩開口……

       「至於多麼古老……我親眼目睹世界曾被毀滅十四次,而我還未出現前,世界也曾有過兩次的毀滅,而這次亦是世界第十七次的誕生。」

       每一次世界的運行,都是以億為單位計算的。

       悠久的歲月、悠久的時間,望著數不盡的歷史,見證無止盡的消逝。

       大叔所述的內容相當驚人,如果是在地球上,或許能夠笑笑的說「做夢吧?」這樣的話。但正是因為這裡是擁有魔法的世界,大叔的話才令西野感到無比的真實。

       即使是地球也只有約50億年的歷史。如果有人甚至可以活過超越這個歲月的話,那真的還會是人嗎?

       「雖然如此,但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在沉睡著,直到世界發出哀嚎,需要我的那一刻才會甦醒。」

       「假設你就如所說的那樣的話,《八龍神》稱你為父親……你是……神?」

       見證了《八龍神》之一,《水龍神》利維坦的出現。

       那看不到身軀盡頭的龐大,陰影足以覆蓋整座城市的存在,這不過是不久前的事情,王子、西野,在場的任何人都對那差距之大到直接窒息的壓迫感都記憶猶新。

       然後,眼前的人是被那樣的存在稱之為「父親」。

       「雖然稱我為父親,但實際上我們之間並沒有直接的血緣關係,最多就是養他們長大如此而已。」

       「養……?等等……讓我消化一下……」

       太過沒有真實感而難以細解其中的差距。但也因為明白這就是真實而讓腦袋處於十分混亂的狀態。

       「西野……」

       回憶被中斷,黃昏的街道上,西野的衣角被伊琳拉扯著。

       伊琳看似面無表情的細緻臉蛋,西野能夠從中看到一絲不安。

       經過長時間的相處,甚至因工作關係而一直貼近彼此的兩人,即使不需多說也能明白對方所想之處。

       「放心,我不會讓這一切發生的……」

       西野把嬌小的伊琳抱進懷裡……

       --巴哈姆特。

       與《魔神》不同。在《界外之海》中誕生的界外之物,因不可名狀及其過於強大的力量,一律被賦予《邪神》一詞。

       然後,在其中匹敵所有、凌駕一切之上,可說是真正在「位格」上僅次於《界外神》的祂--《虛界滅噬星龍》巴哈姆特,這樣的一個存在會在短短的一兩年內,吞噬現在西野所身處的世界《伊甸園》。

       雖然不知道《界外神》是什麼東西,但大叔為了讓眾人能夠理解《巴哈姆特》而進行了比方。

       「 即使是《八龍神》、《奧林匹斯十二神》,甚至熾天教會所信奉的《天使》軍團,聯手起來都無法贏過牠。」

       「「……」」

       「講白了。--牠來了就是把這個世界吞掉,然後《伊甸園》就會真正意義上的消失。而包含在世界裡面的所有一切也是如此,無法轉生、無法輪迴。當然勇者等人也是如此,不僅無法回到原來的世界,靈魂也會一同被吞進而消失在虛空之中。」

       「「……」」

        繼《魔神》的領域後,知曉了另一個會破壞靈魂的手段。西野當下頓時不知該笑還是該哭。

        「但是,我知道牠身上有一個弱點,這可以帶給我們勝利。」

        大叔的一句話給了眾人一絲希望,但更重要的是……

        「你怎麼會知道……?」

       大叔陷入沉默,面的亞歷山大王子的提問,這次他選擇了閉口不答。
       
       「那麼……我們該怎麼做……?」

       亞歷山大王子換了另一種問題,而貝爾也靜靜的說出了答案。

       「 盡全力的完成自己的職責,盡力幫助勇者他們,這樣就好。」

       「真的這樣就好……?」

       「嗯。」

       也就是,跟平常一模一樣。

       「唉……」

       站在一處曾經被石磚鋪成,如今卻破碎不堪的街上,西野看著身前的建築,忍不住嘆了一氣。

       眼前這棟,正是西野在這世界上開業的第一步。上面掛著即將營業的牌子,裡面卻是由碎石堆積成的殘骸,其中有塊「瀬絲商會」的破損招牌躺著地上。

       還沒開始就先受到重創,雖然資金方面還很充足,依靠販賣給其他商會技術,進行抽成達到的被動收入也沒問題,但人力方面就有點麻煩了。

       「西野,沒問題……?」

       伊琳在身旁擔心問道,西野對此露出微笑的回答。

       「當然。」

       商會經營的計畫延遲了,但仍無法動搖西野的夢想。只是在延遲的這段時間,多了一些要做的事情而已。

       如果自己等人死了,商會就自然無法成立。但若世界毀滅,連客人都沒了,那麼商會的經營就成了夢話。

        所以為了保證商會的存續,西野決定拯救這個世界。


       ……


       夜晚,冷徹的細雪在四處飄蕩,皎潔的月牙隱藏在冬至的雲層背後,不時綻放出一絲微弱的月光,原本還有另一座永遠呈現巨大並完整的滿月,現在因天際雲層的遮蔽,而失去展現出應有面貌的機會。--遠瞰街道,因毀壞而導致大部份的路燈失去光亮,致使整座城市陷入沉寂的黯淡之中。

       貝爾獨坐窗前,靜靜的細想著諸多事情。

       「小白……羅莎沒問題了嗎?」

       貝爾說這話的同時,哥布從身後緩緩走來。

       「沒問題。」

       「那太好了。」

       「……」

       對變成怪物仍有印象的幼女羅莎,甦醒過後的這幾天,深深陷入自責與悲傷之中。

       「這時候的她非常需要人陪伴。你要一直待在她身旁,一點距離都不能隔開呦,能夠填滿內心缺損的人也只有你了。」

       「在下明白。」

       「我想也是。」

       貝爾沒有回頭望向哥布,僅是繼續看向窗外,眼神所望之處,早已不知飄向何方,這一幕也被哥布映入眼中。

       「貝爾大人,你還在用《超感領域》嗎?」

       「嗯,必須常駐才行。」

        「……」

       簡短的回應,彷彿兩人之間有著看不見的隔閡。

       今夜,會是兩人最後的見面。若有下一次的相見,那也不知會是何時何地……     

       白天,貝爾從亞歷山大王子那邊回來後,他已經做好了準備……一切都如預料的那樣。

       不論是會被問什麼,他們想要知道什麼,貝爾都早有準備並說了出來。

       然而想要一同跟隨繼續前進的哥布,卻被貝爾攔了下來。

       「你跟我同行的目的,就是為了找到並保護羅莎。」

       「但是……」

       「找到的那一刻,我們倆的道路就已經分歧了。既然路不同,就不能繼續一起。」

       「在下明白……但在下如果能幫助到貝爾大人的話……」

       「不可能。」

       一句簡單的否定,徹底斷絕了兩人之間的聯繫。

       「我幫你完成了,所以我沒有義務要繼續幫助你們,《天體守界》不在的現在,我必須趕緊找回力量。同樣的,你也還有保護羅莎一生的職責。」

        「……」

       「前方路途的危險,你能保證在保護羅莎的同時幫助到我嗎?」

       「……」

       「更別說,你還增加了不穩定的要素。」

       兩人對話的當下,貝爾望向照顧羅莎而不在此處房間的……維拉。

       --曾經是類人族。

       --曾經是冒險者。

       --也是唯一貝爾計畫外的存在。

       沉重的包袱,因為哥布的仁慈而增加了。

       「如果你能保證,那就戰勝我,讓我相信你可以辦到。」

       兩次。--哥布與貝爾的決鬥有兩次了。

       --第一次,哥布還是《魔神》拜恩旗下的時候,被比現在還弱的貝爾擊敗了。

       --第二次,在海洛德冒險者公會,哥布被貝爾給予"技術"時,又被擊敗了一次。

       至於第三次,哥布變得比之前更強了,貝爾也因為《天獄魔》的詛咒而降為Level.1。不論哪一方面來看,要贏過貝爾是肯定的。

       但是……真的能贏嗎?

       哥布與萊莎不同,哥布從拜恩那有接過與貝爾過去有關的記憶,那些記憶的畫面深刻在自己的腦裡。他是在貝爾身旁中,唯一清楚知曉貝爾全盛期的夥伴。

       認真對比的話,哥布還是會輸。貝爾的強大從來都不是依靠等級,即使降為等級一、失去了左手,貝爾仍舊可以戰勝哥布。

       --認清了彼此之間的差距。

       「還在在意白天的事情嗎?」

       時間回到現在。貝爾坐在窗前,平靜的向哥布問道。

       「貝爾大人,真的沒有其他方法了嗎?」

       「噗!我也希望如果有的話。」

       這時,貝爾才終於回過頭來,用一如往常那溫和的微笑面對哥布。

        「對不起。」

        --貝爾閉上眼睛,突然道了歉。

        「我從以前就是這樣。」

        再次睜開的雙眼,呈現出來的是彷彿散發微弱光芒的金色。--哥布知道那是,擁有成為神之資格的象徵。

       「克希里德大人怎麼辦?」

       「那傢伙會跟著你走。他的目的就某方面來說也跟你們的道路一致。而且他那一半的王族精靈血統,也可以很大幫助到你們。」

       「他已經知道了嗎?」

       「嗯,他早就知道了。從我告訴他,我知道他的血統時,他就明白了。」

       「貝爾大人已經……準備好了嗎?」

       「不,沒能準備好,我沒能看清一切。可惜的是,命運也從來不在我手上。--所以,我只能清除障礙,讓你們的命運順著最好的方向走,這同時也是為了相田澤雨他們好。」

        散發光的金色瞳孔,寄宿著深邃古老的意志。

        哥布的心裡頓時浮起一陣酸澀的心情。向貝爾低下頭,鄭重的說著……

        「對不起,在下什麼事都沒能幫到!」

        低下頭被隱藏的臉,是因懊悔而扭曲變形的表情。

        「沒關係。」

        貝爾緩緩靠近哥布,將手拍向他的肩膀,用再溫柔不已的語氣說著……

        「去吧,向專屬於你的英雄之路繼續前進。」


        ……


        陽光逐漸露面,點亮遼闊天空的世界裡,下著白雪的景色仍未改變。或許是因嚴酷的寒冷,在眾人皆仍沉睡的時間內,貝爾走出了旅館。

       「大叔。」

        待在旅館外的西野走了過來,將手上準備已久的裝備交給他。

       「這個是?」

        貝爾倍感困惑,臉上流露出想知道答案的好奇表情。

       「在來到這裡前,有多少學過一些關於布製與皮製防具的編織技術。融合一起後,就成了瀬絲商會即將販售給特定客群的第一代產品,而這就是那個東西。」

       原本的防具,在人造魔神中被腐蝕而喪失了應有的功能。

       貝爾攤開略有重量的防具,是一件黑色上帶點些微銀色線條的外套,上面帶有在這世界上看不到的拉鍊設計,以及同款材質的褲子,甚至一雙手套也有。摸起來很舒服,觸感與外觀也"很像"地球上一般市售的防摔衣。

        「難不成……」

        貝爾不禁感到訝異,瞪大眼睛看向西野。--西野揚頭抬高,忍不住自傲的笑著說道……

        「嗯!參考了防摔衣的設計,特殊的皮革梳理並分開成幾塊特定形狀藏在裡面,不僅可以有效減緩打擊方面的衝擊,在翻滾上也不會有任何大礙。外層則是防切割的布製材質,編織方法也是用地球上的技術,除此之外還具有完善的防水功能,不僅兼具了輕便性與防禦力,穿戴起來的舒適性也是相當驚人,雖然夏天可能會有點悶,但能夠保證一定程度的通風,冬天也自然有相當不錯的保暖功能。
        雖然說的很簡單,但沒有充足得現代工具,只能用那些原始工具跟手工的方法做超累的啦……大叔你要知道就算是那平平無奇的拉鍊,在沒有機器的情況下要重現出來有多難嗎?當時用設計圖告訴那些矮人時,他們的眼睛可是在閃閃發光呢!但是之後不斷打掉重做時,簡直是地獄啊,但幸好最後還是完成了幾個完美的良品出來。所以要不依靠工具可是真的很難!所以這一套價格很貴!目前也是超激限量的打算,也就是說大叔你手上這一件可是超級稀有的呦?要是打算賣掉我可是會很傷心的,而且幾十年後說不定會成為珍藏品貴好幾倍,一定一定一定會後悔的呦?而且要知道那些材料可是地球沒有的呦?我居然可以完美創造出這東西,簡直是天才,喔不!是超級天才!尤其是那個皮革,是來自……」

        「知、知道了……我知道了……可以了……」

        在面對西野滔滔不絕的職人說教後,貝爾苦笑的向西野道謝著,並阻止了那彷彿會一直說下去的內容。

       「不過大叔你的左手……」

       西野看向貝爾那已經失去的左手,當初就在想要不要把手套一同給予,但這本來就是一整套的,西野不仔細思考後還是放在了一起。

       「沒關係,我以後會用到的。」

       「喔?手會長出來嗎?對於這個異世界來說的確有可能呢!」

       實際上,貝爾失去左手後,王子有特定讓聖職者使用《奇蹟術》治療。然而理應即使斷手也能恢復原狀的高級《奇蹟術》,也因為詛咒的緣故而受到阻礙無法執行。不過貝爾並沒有理由要特地告訴西野這件事情。

       這時,一群騎士騎著馬走了過來,身後則有一台相當樸實的馬車……

        「貝爾 · 沃坦先生。」

        「嗯,我知道了。」

        沒有多餘的廢話,貝爾走向騎士們的面前……

        「王子有命令我們不要做無禮的行為。所以你知道的,只要不做多餘的行為,我們都會以禮相待。」

        「那當然。」

        貝爾與跟隨在後的萊莎、朱莉安準備一同進入馬車。臨走之前,回頭看向西野,再抬頭看向窗邊的哥布與克希里德。

        「我走了。」

       揮手道別後,貝爾走進了馬車裡面……


        ……


       「走、走了……?」

        甦醒過來的幼女羅莎在女僕維拉的細心呵護下,展現出那銀雪白髮的美麗,以及細緻嫩滑的白色皮膚,然而臉上的表情卻是萬分的詫異與哀傷。

       「貝爾大人,去旅行了。」

       「拋下我們是因為……羅莎嗎?」

       「沒事的,不是羅莎大人的錯,只是貝爾大人習慣自己一人旅行罷了。」

         即使是,哥布也不會說出口。

        「貝爾哥哥……還會回來嗎?」

        「 會的,一定會的。」

        一旁坐在窗邊的西野看著哥布與羅莎之間的互動,忍不住露出可憐的表情,但馬上提起精神,回頭看向坐在前方的克希里德。

        「雖然都知道了,但還是重新介紹一下自己吧。我是不成器的《勇者》一之瀬西野,請多多指教了。」

        「《大聖者的學徒》克希里德。」

        克希里德那略長的黑紫色頭髮中,隱藏的是比一般人還長的耳朵。

        「聽大叔說你會幫助我們……」

        「我的目的很單純,我的師傅其中一個身份,正是鮮少人知的僅只有三名的《SSS》級冒險者--《隱匿的聖者》,為此我要擠下她成為《SSS》級,就必需要獲得足夠的實績,以及能完成實績的實力,而跟隨《勇者》,想必會獲得很多機會吧。僅此而已。」

        西野想到眼前的男人,是要超越與《龍姬》同級距的冒險者時,一時以為是在開玩笑。

        「雖然有很多問題想問,不過我最想知道的是,大叔要去的那個地方,雖然知道大概是關押犯人的地方,但不太清楚是什麼呢?」

        與亞歷山大王子的談論中,貝爾承認了自己的罪行,並願意承擔刑責,自願想要被關去似乎很恐怖的地方。

        之所以說是似乎很恐怖,是因為貝爾這麼一說時,包含亞歷山大王子本人,身後的兩名騎士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克希里德點點頭,表示理解的解釋著。

        「這世界有諸多迷宮,根據迷宮的不同,類型也可能會有所差異,其中不乏未能攻略完成的迷宮。」

        聽著這些,西野表示理解的回答道……

        「這我理解,我以前有跟其他勇者一起攻略過《克瓦肯礦坑》,以及南方大森林的《時夢之墟》。這兩者的類型的確差很多……」

        《克瓦肯礦坑》沒有自帶陷阱,最多就是變得稍微聰明一點的哥布林所做出來的陷阱,重點是那些陷阱除了外型很像陷阱以外,是沒有任何功能的。

        至於《時夢之墟》,裡面的魔物極為少數,少到西野他們只遭遇過次次魔物,雖然每一個都有相當的強度,但也不是無法應付的程度。不過裡面不乏有絕望般的陷阱與機關,更甚還有一堆根本不懂是在說什麼的《謎門》。

        不僅整座迷宮大的毫無意義,而且除了存在會使人受傷或死亡的陷阱以外,也有花了幾天辛苦走著走著終於到達深處,結果不慎踩到就會直接傳送到入口的陷阱。然後迷宮本身也因為全是機關,導致重頭來過後地圖根本派不上用場。

        對此能夠理解的西野,點點頭認同著克希里德的話。

        克希里德繼續說了下去……

        「然後這世界上僅有的兩座《SSS》級迷宮也都是未完成攻略的狀態。一座是迷宮都市克諾索斯那邊的《無盡深淵》,另一座則是……中央古龍大陸的《巴比倫之塔》。」

        西野回想起,大叔說自願被關押送進《巴比倫之塔》內時,亞歷山大王子那徹底絕望般的神情。

        「嗯,所以我很好奇,為什麼要把大叔關押到那裡,而且關押犯人的監獄還是一座迷宮?」

        克希里德嘆了口氣,他清楚知道貝爾這麼的原因……但沒想到居然會是在那種危險的地方……

       「如果說《無盡深淵》的特徵就是無止盡的黑暗深淵裡,有某種什麼會侵蝕冒險者的意志,那麼《巴比倫之塔》的特徵就是……從來沒有人可以出來過。」

        「什麼……?」

        「不論是冒險者還是罪犯,還是單純好奇而進入裡面,只要一進去就會與外界斷絕聯繫,也從來沒有任何人或什麼從裡面出來過。不論是以《SS》級冒險者組成的隊伍,還是數十年前進去的《SSS》級冒險者。毫無例外的都再也沒有回來,這份恐怖的"未知"以及"不明",還有挑戰迷宮卻未能回來的《SSS》級冒險者。使得《巴比倫之塔》被確實列為《SSS級迷宮》。
        然後,在確認連《SSS》級冒險者都未能出來後,某些國家立定了協議,為了能夠確實解決那些罪大惡極的罪犯,他們在迷宮外蓋了《罪人教院》。」

        罪犯之中,不乏也有著高等級的存在,為了壓制甚至必須要花費數十人甚至數百人的力量。即使為了喪失行動能力而切斷手腳,某些人甚至能依靠技能恢復原狀,而劍姬可以說是就是最好的例子。

        「但如果有人真的能出來的話……該怎麼辦?」

        克希里德推動臉上的眼鏡,毫不猶豫的說道……

        「那裡之所以叫古龍大陸不是沒有原因的。」


        ……


        花了些許時間搭上船,在騎士們相當周到的對待下,被關進了一處乾淨的牢籠裡面。

        「 那個是女的?女的嗎?!女的--!來!快過來--!」

        牢籠裡面很乾淨,而且該有的都有,可以看出與周圍的明顯不同,看來是王子準備的禮物,而且左右的隔層也有,不怕被住在旁邊的鄰居打擾。但可惜的是對面還住了一個鄰居。

        缺損了一顆門牙,以扭曲猥褻的表情,從鐵籠的縫隙中伸出手,望著我身旁的萊莎。

        「貝爾大人,請容許我把他殺了。」

        「不行,而且這裡可是牢籠,妳隨便就想硬闖出去是鬧哪樣啊……?」

        「啊啊啊啊啊啊--!女人--!」

        話雖如此,住在對面的鄰居也是相當吵鬧的,應該說這裡的牢籠關押的犯人,大多都非常吵鬧。

        雖是我自願的,但不能讓我待在更好一點的地方嗎?

        向看不見的亞歷克稍微抱怨後,感覺到了船已經準備就緒,逐漸駛離港口。

        嘛--準備了這麼多,澤雨他現在應該正在努力吧?不知道有沒有與波特蘭她們相遇。

        如果有的話,波特蘭她們一定會請求加入,並以「給瞧不起我們的貝爾好看!」為由吧。

        雖然之前沒有講,但萊莎有把剛開始遇到澤雨他們的事情跟我提過。

        受到挫折後已經漸漸站了起來,但還沒完全好,但一定會好的。勇者之所以是勇者,並不是因為"去成為了勇者",而是自身"就是能成為勇者"。

        當他站起來,並發現世界的危機與自己的使命後,肯定會為了變強而去迷宮都市,畢竟那裡是最簡單就能變強的地方。

       而且波特蘭與澤雨的相遇是必然的。英雄有著不會錯過與勇者邂逅的特性。那是世界本身為了幫助勇者糾正世界,給予了必定與英雄相遇的命運。

        --勇者的命運已經再次轉動,屬於他們的的冒險故事也會即將開始。

        我之所以知道,是因為已參與過數本故事的演出,但卻都未能成為故事的主角。

        而現在,不屬於這本故事;身為外人的我,雖然仍舊不會是主角,但遲早也會再次上去舞台表演的。

       所以,故事或許會有悲傷、會有痛苦,但裡面所包含的任何酸甜苦辣的味道,請務必品嚐看看。

       而我--貝利亞爾 · 沃坦,將期待故事後續的演出。


        --貝爾雙眼中的瞳孔,正微微閃耀著金光……


       (終點篇.完。)


        作者的話:有了冷氣,讚。



創作回應

Zu∮Dot
來至同為創作者的支持
2021-06-30 22:11:11
星語心願
目前對勇者線還是提不起興趣呢 希望有更激動人心的劇情
2021-06-30 22:39:41
空空
沒了 嘆氣
2021-06-30 23:10:53
莎拉 沙拉
期待下一章
2021-07-01 00:22:58
茶貝木
貝爾是不是觀光被巴力掃興決定直接去領外掛開扁了
2021-07-02 01:25:0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