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日常無題

| 2021-06-30 16:14:15 | 巴幣 0 | 人氣 76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在床上又是滾動又是哀嚎,然後繼續滾動繼續哀嚎,看得邊上正在操作平板,思考明天出陣狀況的鶴丸靜靜摘下眼鏡,將平板和眼鏡擱在一旁小桌後……把已經捲成蓑衣蟲的小姑娘抱進懷中。
金眼對著黑眼,半晌,後者默默縮了縮脖子。
「可是我就是討厭小鮮肉隊嗎……」女孩低聲嘟嘟嚷嚷著。
「那嗓子就不要了?」鶴丸挑高眉,涼涼地拿著長指點了點某人仍然有些啞聲的喉嚨。
雙手叉腰,「至少早上起來不會燒喉嚨,好很多了!」易蒔振振有詞地回道。
「然而妳剛剛吃了巧克力夾心餅乾。」誠實地揭露某人的破戒。
最近為了小姑娘嚴重胃食道逆流而導致的喉嚨痛和失聲問題,整家人又是藥補又是禁點心的,好不容易一點點把聲音養了回來,結果這姑娘就為了那破踢球男人哭了幾聲,聽聽,聲音又沙啞了???
「嗷……」自知理虧的簑衣蟲這下整隻縮回殼中。
無奈地長長一嘆,鶴丸伸手搓一把那顆沒藏完全的腦袋瓜,「待著,我去拿溫水。」
這時候喝藥湯,早上起來肯定又胃酸逆流,只得喝點水潤一潤,明天再讓藥研看看吧!
「嗷!」
正當開心逃過一劫的易蒔在一秒冒出頭應聲後,這廂拉開門的鶴丸回頭微笑表示。
「哦,我會跟膝蓋說一聲的,辦公室左上抽屜藏著零食的事。」
「!!!!!!」

近侍.膝丸,是把只要盯著審神者,就能讓審神者乖乖交出所有零食的鎮邪刀。



 
至於某弟弟丸把委托萬屋買的八仙果放在某抽屜的事,也是隔兩天後的事情了。
 
FIN.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