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眠紀》090-真正的麻煩

九方思想貓 | 2021-06-29 22:28:42 | 巴幣 152 | 人氣 108

連載中《神眠紀》(完本後編修中)
資料夾簡介
九方豫與莫英是投身冷凍睡眠,準備跨越戰亂年代逃往和平未來的逃避者,然而,醒來以後的九方豫卻發現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和白祈短暫地相聚,釐清了一些頭緒之後,除了尋找莫英軀體之外,又有了更為具體的目標。我們走在不久之前曾經過的路,那滿是塑膠感的路面與建物,我還是看得很不習慣。

  藍天、白雲的樣子似乎和我剛進來的時候沒有兩樣,海灘上的人則少了。現在時間理當是太陽準備要下山的時候,但日頭高懸,哪有一點要落下的意思呢?

  看著我抬頭觀察的樣子,莫英和白祈若有所思地相視而笑。

  「豫也發現『永夜之國』用以保護一般光人的真相,就是『沒有太陽』吧。」

  「是啊……沒有感覺到靈力補充,想必這裡是透過遮蔽靈力太陽,來遮斷靈力的損失吧?靈力太陽是靈力之源,但也同時是靈力的歸處。無法自己遏制靈力散失的一般光人,在靈力太陽的照拂之下反而會造成靈力枯竭。就這個角度來看,將救下的光人圈住在『永夜之國』似乎也是不得已的事。」

  「信不信由你,那藍天白雲都是畫上去的,太陽也是巧妙的機械裝置,並不是真正的太陽。」白祈得意洋洋地說,「別的不說,在光界生活的人忽然落入黝黑、幽深,看不見任何星點的空間裡,如同身處於太空的重壓感會讓人發瘋的。」

  「那倒是沒錯……」

  我望向看來和真正的藍天白雲真假難辨的手繪天際,這片圓頂,白祈到底花了多少時間、心血去繪製呢?

  「我的靈力能夠在圓頂之外的空間得到補充,這是莫英給我的『道標』和夜界有所連結的結果。」注意到我的疑惑,白祈取出了懷裡的發光骨片。

  「所以……媽也能使用神道眾體系的靈術?」

  「說起這個,我真是相當佩服你和小莫英呢。」白祈挑了挑眉毛,有趣地看著我和莫英,「到底是怎樣的想像力,才能在這靈力與意念的世界裡,開創出這麼多種實用的靈術呢?如果沒有這些靈術的話,我也不知道要怎麼照料這個『永夜之國』啊。」

  周遭的女性光人們嘻笑著路過,她們不忘和作為領導者的白祈大聲打招呼,看起來格外有精神。

  「其他光人沒有神性,她們正常的出生、正常的老去、正常的死亡,八百年來已經輪了好幾代,只有我這個『半神』一直保持年輕的樣子存活下去。」

  「我還注意到……路上幾乎都沒有男人呢?」我望向周遭多不勝數的女子,喃喃地說道。

  「男性光人對靈力散逸的抗性更差,我也不明白這是怎樣的機制。」白祈聳了聳肩,「出於無奈,大部分的男性光人都生活在較深的地下,我們發現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在『永夜之國』會比較長壽。」

  這可就成了女性大量付出勞力,拋頭露面且身居領導地位的國家了……但無論如何,幸好這些不被邀請的光人們得到了莫英她們的救助,才能夠在夜界取得一方淨土,賴以生活。仔細想想,莫英在我還沒覺醒的那些年當中,還真是做著不得了的工作呢。

  也難怪幽世旅團的人會想要抓住莫英,如果有越多知道光界真正情勢的光人在夜界生存的話,對於他們想要掌握整個夜界,並作為純能量利用的想法,必然產生更多變數。

  想必,這個永夜之國的存在,某天也會是幽世旅團的大麻煩吧。

  一面思考著,一面聽莫英與白祈閒聊,我們不久之前乘坐升降梯的黑色巨塔正隨著我們越來越靠近的步伐,逐漸變得清晰可辨。

  然而,從巨塔的底部湧出了一群身著白色護甲的士兵,比起黑色巨塔更加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原因無它,正是因為她們身上的甲片此刻不但多處破損,還沾染了鮮紅色的血污。

  我們三人運起靈力,飛快來到為數約十二人,總共兩個小隊的士兵身旁,她們神情痛苦,或坐或臥。

  在光界原為醫師身份的白祈,一面迅速開始檢傷工作,一面心急如焚地詢問著狀況。

  「怎麼回事?簡短的報告!」

  「白祈大人……」一位看起來傷勢較不嚴重的士兵,顫抖著回答:「大概在三十分鐘前,結界的方向偵測到異常的波動,我們深怕又是誤入結界的強大夜獸,所以派出了六個小隊的成員,分成三批依序升上圓頂察看應對。按照順序來講,我們這兩個小隊是最後一批。」

  「怎麼會搞得這麼慘烈?其他人呢?」我焦急地詢問著。

  「她們……全都死了,入侵者太強,而且正積極破壞圓頂與升降機構!四個小隊的成員拼死掩護我們,才讓我們從入口回來,我們正打算要緊急向白祈大人稟報——」

  怎麼會有這麼可恨的事情?

  「莫英,我們快上去幫忙!」我咬牙切齒地說,轉身就往升降梯的門口去。

  「豫,你等一……」

  說時遲那時快,接近巨塔頂端的圓頂忽然崩塌了一大塊,肉眼看來大概要有一兩個足球場大的破洞,在白祈煞費心力手繪的藍天上撕裂出純黑色的缺口。數量驚人的建材殘塊,從萬丈高空墜落,伴隨猶如轟炸機的炸藥破空而至的巨大風切聲席捲而來。傷兵們難以移動,再這樣下去肯定會被砸死。情急之下,我不顧一切張開了大而強力的緩速力場,將所有墜落物像是凝結一般阻擋在高空。

  「豫!」莫英悽慘地喊著我的名字,但情況危急,她也只能盡快地採取行動。

  「快點莫英!和媽一起把傷員都先帶到安全的地方去!」

  莫英慌亂地點了點頭,與白祈一起催動靈術,快速搬運著十二名傷員。

  劇烈的頭痛向我無情襲來,在這靈力太陽被遮斷的地方,就算是靈力非常強大的我,也會因為無法取得靈力的補充而感覺到不適。

  從後腦杓處微涼而酸麻的抽離感中可以感覺到,我的靈力雖然被形容是「趨近於無限」,但強行維持緩速力場的消耗太過驚人,能夠明顯感受到自己的靈力正快速地消逝。和夜界不同,不能以同等速度吸取靈力的狀態下,使用超大範圍靈術真的沒有辦法支撐太久。

  眼看受傷的士兵們終於被撤離,我已經頭暈目眩,幾乎無法站立。艱難地展開迅捷術向黑色巨塔的另外一側飛撲過去之後,解除緩速力場的我在巨物墜落的煙塵包圍之下,滴落著豆大的汗珠,不住喘著大氣。

  重新體會到超量提取靈力的痛苦,這時的我想起了在光神殿前宣誓為真神的那一天,被靈光劍抽乾了靈力的自己。

  「你好啊,真神先生。」

  從煙霧瀰漫的天空當中,一條人影和一個橢圓形的器具落了下來,在我眼前定定地漂浮著。

  那不是別人,正是數月之前,曾經與我訂下合作之約、告訴我莫英的可能方向的另一位光神。

  創立了另外一個靈術體系的「術神」,和我同為工程師身份的九印。

  而飄浮在他身邊的,則是受困於「神眠艙」當中,我朝思夜想也想要找到的———莫英的軀體。

  「九印!你這是做什麼?!」我氣急敗壞地拖著靈力幾乎見底的疲軟身軀,扯開喉嚨對他大吼著。

  「真神先生,有陣子不見了,我是來履行承諾的。」

  「你說什麼?」

  九印蓬亂的頭髮和當時看見的樣子一模一樣,但他的身上穿著的,卻很明顯是與我身上年代不同的戰術特勤服,看來更接近幽世旅團團長身上穿著的款式。

  「同為『光神』,我是來完成『光界』之人的因緣的。」九印微笑著,不懷好意地望著我。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不是說當我遇見你所說的『真正的麻煩』時,會適當地把狀況轉換成對我們有利的局面嗎?」

  「我可沒有說錯啊,你確實找到我認為的真正麻煩了,就是這個永夜之國。」九印挑起了一邊的眉毛,歪著嘴輕蔑地說:「而我也把局面轉換成對『我們』有利的樣貌了。」

  數十條人影跟著從天而降,他們乘坐著奇特的飛行器,從上方被打破的黑色大洞侵入了永夜之國的圓球內部。焰紅色的披風下,每個入侵者都穿著與我們世代有差距的戰術特勤服,那正是「幽世旅團」的成員們。他們抽出不需要使用靈力的冷兵器,以及看起來過份眼熟的火藥式武器裝備,正殺氣騰騰地望著我。

  而身為團長的白毅,以森冷的步伐,領著團員跟隨在術神的背後。

  「去吧,把永夜之國給我滅乾淨……」九印像是不關自己的事一般,語調淡然地說。

  沒有任何應答聲,白毅和手下一干人等無聲而訓練有素地散開,以難以想像的神速消失在煙霧當中。

  「等一下,爸爸!爸爸!!」

  白毅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煙霧當中,而我因為力竭而虛弱的喊聲,並沒有順利傳達到他的耳中。

  「喔?這樣看來,好像被你們知道了一些不太想被你們知道的事呢。」

  九印拉著浮在空中的神眠艙,老神在在地來到無法動彈的我身邊。

  「你到底想怎麼樣!」我喘著大氣,汗流浹背,單膝跪地,咬牙切齒地望著眼前的術神。

  「我想要親口向你致謝啊,真神先生。」他的臉上帶著並不是裝出來的真誠表情,嘴角彎起來的弧度,簡直像是要撕裂他的整張臉。

  「謝謝你這麼蠢的,像野豬一樣,一往無前的筆直前進啊,給你們一點線索,就順利地把你們引導到藏著最多光人的地方囉……果不其然啊,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找到這裡來呢。」

  「你……和幽世旅團是一夥的!」我瞪著他的眼睛,幾乎要噴出火。

  「從開始就是。」術神九印聳了聳肩,一臉無奈的樣子。

  「把莫英還給我!」

  「喔,你說『這個』嗎?」

  九印反手用拇指比了比躺在神眠艙裡,沉睡著的莫英肉體,露出了可惜的眼神。

  「唉……都是因緣啊,要不是因為她那麼死心眼,只想保全你一個人,拒絕了我的提案,不然也不用落得這種下場的。」

  「把莫英!還給我!」我緊咬的牙齒喀喀作響,自從降臨夜界以來,我從沒有覺得如此憤怒過。

  「才不要。」九印在懷裡上下掏摸,拿出了幾個看起來也是非常眼熟,而且非常不妙的東西,牢牢地安裝在神眠艙的外部,那看起來是特勤人員經常會使用的高爆塑膠炸藥。

  「八百年前……我說只要她願意做我的新娘,我就把她最愛的人活著弄出冬眠艙,沒想到竟然被她給拒絕了。痛心啊……同為納契人,她這樣的叛國者,我一點都不覺得有活下來的價值。」

  「等一下,你做什麼?」

  九印雙手一舉,黏上了黑色爆裂物的神眠艙迅速地擺到了我的身邊。

  「不要!不要啊!」

  比起自己,看著發出信號的炸藥,我更加擔心的是莫英肉體的安危!

  「為了制裁叛國者,為了紀念這個把萬塔伊、南柯的智障耍得團團轉的美妙時刻,讓你們相愛的兩個人死在一起……這也算是個挺不錯的慶祝煙火吧?」

  「不——!」

  電子元件的嗶嗶聲紛亂地響起,起爆音帶來的破空音在剎那間淹沒了我的理智,純白色光芒將我包圍時,絕望與心碎的聲音,使我的世界化為一片死寂。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