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疫情嚴重的當下就去妖界避難吧!(一)

怪奇的丹 | 2021-06-29 21:40:13 | 巴幣 30 | 人氣 119

完結疫情嚴重的當下就去妖界避難吧!
資料夾簡介
疫情嚴重的當下就去妖界避難吧!

  「這疫情不知道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哎呀,這就是地球在排毒啊。」
  「你說我爸是病毒?」
  「不是啦,我沒有那個意思……妳今天不是要開會嗎?」
  「等一下,我補一下妝──我的戒指呢?」

  女人生氣地推開房門,碰!的一聲,躺在床上的少女被嚇醒。
  「幹嘛啊?」
  「妳是不是偷拿我的戒指?」女人質問。
  「沒有,我拿妳的戒指幹嘛?」
  「幹嘛還用我說嗎?我等下還要開會,沒空管妳,開完會後如果妳還沒把戒指放回去我就報警了。」
  「喂!不會關門喔?」才睡不到一小時就被吵醒,一醒來又被莫名其妙的怪罪,少女的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她一腳踹開被子,爬下床,隨便抓了件放在椅背上的寬褲穿上,拿起髮圈扎起一個高馬尾。
  出了房間,左邊的房間傳來電視聲,右邊的房間傳來急躁的腳步聲,這時候想清靜一點最好的地方還是陽臺。

  少女戴著耳機迅速穿過走廊來到後陽臺。炎熱的夏天加上斷斷續續的落雨外頭還是挺悶的。
  哎,沒辦法,誰叫家裡沒地方可待,她還得想好替自己辯解的說法。坐在陽臺的地板上,旁邊就是洗衣機,只是洗衣機明明沒啟動,為什麼在晃動。少女拔下耳機,站起身往洗衣機上方望去,那後面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動。
  一對尖立的耳朵冒了出來。
  少女俯身探頭過去,居然發現一匹白色的馬窩在洗衣機和牆壁之間。「妳不要靠近我。」馬會說話?
  「這是我家欸,妳在這裡幹嘛?」
  「我在躲人類的時候不小心困在這裡了。」馬說,「你們人類都想用我身上的油來滋潤肌膚。」
  「沒有人要好嗎?我本來就不擦乳液,我爸也不擦,我媽根本就沒再洗碗、做家事的。妳先出來啦。」
  馬聽了才緩緩站了起來。
  「欸,妳為什麼會說話啊?」
  「我本來就會說話啊。」馬甩了甩金色的尾巴,高傲地說。
  「馬又不會說話。」
  「我不是馬。」不是馬的生物說,「我是在眾多野馬們因為懼怕人類而胡思亂想中誕生的妖怪。」
  「所以是馬妖囉。」少女若有所思地看向遠方,「那妳應該有些特殊的能力吧?」
  「有啊,我身上的油可以修復受損的肌膚。」
  「還真的可以啊!」
  「當然,我產出的油可是很高級的,那些綿羊油啊、橄欖油跟我相比根本都只是清水。」
  「驕傲什麼啦!」少女生氣地大吼,看來這匹馬妖腦子不太好,「不是,我是想說我媽媽的戒指剛好不見了,想問妳找不找得到?」
  「戒指?」
  「就是那種戴在手指上,上面有鑽石或珠寶的圓環。」
  「珠寶啊,我知道誰有很多,他在妖界算是個名人,非常喜歡收集珠寶。」
  很多啊,那就算找不到隨便拿個樣式相同的回去也行。「帶我去找他──等等,現在疫情不能出門。」
  「妖界沒有疫情喔。」
  「那就走吧。」
  「如果妳帶我離開這個地方,我就帶妳去。」馬妖說。
  這還不簡單,媽媽現在在開會,房間的門一定會關起來,爸爸只要是在看球賽,就什麼也不會注意。
  如少女所預料,她們順利地越過走廊來到外面。
  「走吧。」少女跨上了馬妖的背。為了不被鄰居認出來,少女特地戴上了她騎摩托車時用來遮住臉的黑色口罩──她的年紀還不能考機車駕照,要是被警察知道騎在摩托車的人是一個國中二年級的學生妹就不好了。

  少女的家住在八樓,一出門口外面就是梯廳,她以為她們會搭電梯下去,沒想到馬妖卻直接往前走,用前蹄去敲鄰居家的門。
  「喂,不要敲啦,被發現怎麼辦?」她記得那個家裡住了一名警察。
 
門咑!的一聲打開了,馬妖帶著少女走了進去。門裡一開始沒有光,隨著馬妖的移動,少女感覺她們在往下走,鼻子也嗅到土壤的潮濕味道。
  漸漸的,光開始亮了起來,少女的視野再度恢復。
  眼前所見如同來到夜晚的一條大街,位於頭頂上遙遠的天空呈現藍灰色,些許白色亮點佈滿整個天空,這一邊的建築和少女印象中熟悉的樣子的差異不大,除了有的建築很矮,只有一層樓高,而有的建築高度幾乎超出天際之外。
  街上有許多妖怪走來走去,看起來就像來到一座奇怪的動物園,有長得像動物的、有長得像人類的,也有兩者皆是的。
  「走這裡最快。」馬妖說著,轉彎進入了一條向下的樓梯,往地底下深入。
  少女還沒反應過來便被某個不重的小東西擊中臉部,「噢。」她用手撥開那東西,才發現她們剛才經過了一面由天花板垂落至地面的珠簾,而前方還有更多簾子。
  這些簾子由各種不同珠子串成,琥珀色的珠子、火紅色的珠子、水藍色的珠子……各個珠子在燈光照射下變得絢爛奪目,反射出來的光打在光滑的地上,將地板印上五顏六色。
  「只要跟著這些簾子就能走到兕(四)大王的地盤。」馬妖說道。
  「四大王?那有沒有三大王和二大王?」少女開玩笑地問。
  「應該沒有,我沒聽過。」馬妖十分認真地回答。
  最後一面珠簾的樣式不同於前面的排序凌亂,這一面珠簾很寬,而且使用的珠子是木頭的。看起來似乎是一幅山水畫,由黃色和橙色組成天空,白色組成浮雲,黑色和咖啡色組成土地及岩石,最底下還有青藍色的海濤和白色的浪花。
  「進去啊。」再不快點回去只怕媽媽找不到她真的要報警了。
  馬妖甩了甩頭,將自己的頭髮甩到同一邊,走了進去。

  「兕大王,打擾了。」
  「稀客啊,稀客,歡迎、歡迎。」如果說前面那段路像星星一樣閃亮,那這裡就是像太陽一樣耀眼,讓人恨不得沒戴墨鏡過來。
  「我還沒有招待過人類呢。」一隻看起來像黃牛的巨大生物盤坐在一箱箱的珠寶後方,「翠兒,這麼久不見,妳居然帶了個人類來。」
  他的體型真夠大的,也許比兩輛公車的寬度加起來還高,頭上的黑角搞不好還可以拿來當火箭筒發射。少女忍不住想像。
  「不要叫我翠兒,我們沒那麼熟。」馬妖高傲地跺了跺腳。
  「翠朱、翠兒,都像妳一樣可愛。」牛妖不以為然地笑道。
  「──我答應這個人類帶她來找你,她的母親弄丟了珠寶,需要你的幫助。」
  「喔,想要我的珠寶啊?口罩少女,代價可是很高的喔。」牛妖將鳥爪狀的手伸進珠寶堆裡抓起一把,又放開手讓珠寶落下,「好吧,看在我們翠兒的份上,我可以送妳一顆。」
  這麼多珠寶一定有跟媽媽戴的是一樣的。少女高興地跳下馬背,用手撈起箱子裡大大小小的珠寶,她以為這是難得的機會,沒想到仔細一看,這些珠寶居然全是塑膠做的。「這些全是假的!」她大聲說。
  「對妳而言是假的。我可是在遺失的珠子們想被尋回的渴望中誕生的妖怪,我的職責就是讓所有別人弄丟的珠子都得到歸宿。」牛妖理所當然地說,「不過也有些和其他東西一起來的。」牛妖伸出另一隻手,向少女展示起一圈用許多戒指串成的手環。
  「那是我媽媽的!」少女注意到其中一個戒指的樣子非常眼熟,聽說那是她媽媽年輕時自己用薪水買的戒指。「你這個小偷!」
  「如果對方心甘情願就不是盜賊。這些珠寶都是遺失的,我只是響應它們的期望讓它們得到歸宿。」牛妖說,「我這裡的珠寶們大多不是被遺忘就是沒有人要。」
  「才不是沒人要,還給我。」
  「嘖、嘖、嘖,這邊的可不能隨便給妳,它們來到這裡的路上比其他的珠寶們要艱辛很多,要是就這麼讓妳拿走,那它們的辛苦不就白費了嗎?」牛妖從鼻子噴出一口氣,「它們因為比較不同,就算被遺忘了也沒有辦法獲得自由,跟被關在監牢裡沒什麼兩樣。」
  對方在講什麼,少女完全聽不懂,「隨便啦,快給我,我媽媽還在等。」
  「喔,看來口罩少女很孝順啊。」牛妖讚賞道,卻把戴著手環的手縮了回去。
  「才不是,我只是不想讓她以為戒指是我偷的。」少女彆紐地拉了拉褲管,「我曾經把爸爸媽媽結婚時的飾品拿去當掉了,之後他們就一直覺得我會偷東西。」
  「想證明自己的清白啊,還滿了不起的嘛。」牛妖眨了眨眼,思考了一會,接著說:「這樣吧,妳幫我把兩顆遺失的寶石帶回來,我就把戒指還給妳。」
  「要做什麼?」馬妖突然開口。
  「那兩顆寶石在來這裡的路上被妖怪攔截了,我之前派其他妖怪去找都沒有下文,也許這次換成人類可以幫我帶回來。」

  「你為什麼不自己去?」少女問道,該不會很危險吧?
  「我自然是不能離開這裡,要是我離開這些珠寶被偷走怎麼辦?」牛妖向前傾身像是要護住所有珠寶般珍惜地說。「別擔心啦,我本來就有權力拿回珠寶,妳只要打個招呼就行了。怎麼樣?」
  「好,我去。」幾秒的決定過後,少女答應了牛妖的提議。
  「妳要去的話,我會陪妳。」馬妖在少女耳邊說,「我帶妳來這裡就有責任帶妳離開。」
  「噢?小翠也要去啊?那我把地址告訴妳就好了。」
  「不要叫我小翠。」
  「翠朱、小翠,都很可愛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