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95.人家和這個笨蛋學弟才沒有──

佐渡遼歌 | 2021-06-29 20:00:18 | 巴幣 128 | 人氣 442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當張李兩人進入交誼廳的時候,正好看見燕子從廚房區域走出來,雙手分別拿著一片剛用微波爐加熱完畢的冷凍披薩和橘子汽水。
 
  「──唔咕!」燕子同樣看見兩人,頓時露出一個暗叫不妙的表情,要走也不是、要躲也不是地站在流理臺旁邊。
 
  「學姊,妳總算願意離開房間了!」李少鋒訝異地快步迎上前。
 
  「……不要講得好像是人家的錯好嗎?你們好幾個人一直站在門外那樣大聲催促,就算原本決定出來了也會變得不想出來啦。」燕子有些煩躁地扭著腳踝,抓了個盤子將披薩放好,扭頭詢問:「白河派的弟子走了嗎?」
 
  「他們還在一樓大廳的會客室,我們是匆匆離開的。」李少鋒回答完,不死心地追問:「學姊會接受邀請吧?」
 
  「就是在講這個態度啦。人家要不要接受也是人家的事情,干你底事。」燕子不悅地說。
 
  「這個是會接受的意思吧?」李少鋒又問。
 
  「你這笨蛋學弟還真的聽不懂人話耶……退讓一步,人家就算真的去台南也是單純想要見珮蘭奶奶。在蒼瓖誠的時候沒有機會好好講話,對於她在廳堂幫忙瞭望塔講話的事情也得親口道謝才符合禮節,可沒有打算拜託她其他事情。」燕子低聲說。
 
  「嗯嗯,那樣就好。」李少鋒暗忖只要願意去台南就行,不管怎樣都比繼續窩在工房更好。馮珮蘭是修為高深的一派掌門,見識多廣,說不定有辦法光從舉手投足就看出燕子內傷未癒,到時候即使不願意耗損真元治療,也會提出不同於夏旖歌的看法,算是一個轉機。
 
  再者,白河派乃是以製造台灣三大靈藥聞名的門派,「菟絲霜」又正好是專門治療經脈損傷的藥品,應該也有一些可以減輕內傷的其他藥品才是。
 
  「不要笑得那麼開心好不好,人家可還沒同意要讓你跟耶。」燕子不悅地說。
 
  「學姊不可能一個人單獨去吧。反正也是寒假,當作一趟工房的小旅行也不錯。」李少鋒笑著說。
 
  「人家不在場的時候,你們和白河派的弟子談了些什麼?」燕子翻了一個白眼,轉而問。
 
  「其實沒有什麼,基本上就是樓月學姊和那位郭思寧在口舌交鋒,兩邊都想要套出各種情報但是都沒有什麼成果,除此之外的勁爆消息大概就是馮芷綾向定緯哥逆求婚了。」李少鋒據實以告。
 
  「……你要不要檢查一下自己的精神狀態啊?笨蛋學弟。」燕子皺眉問。
 
  「這是事實沒錯啦,不過至少稍微斟酌措辭吧。」張定緯無奈苦笑。
 
  「咦?等等,這是真的喔?不是笨蛋學弟在胡言亂語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燕子訝異地問。
 
  「我講的話可信度這麼低嗎?」李少鋒忍不住問。
 
  「你先閉嘴啦。」燕子橫了一眼,正色詢問:「定緯哥,你們認識嗎?怎麼以前沒有聽你講過。」
 
  「因為我沒有印象。最有可能是曾經在白河派舉辦的掌門壽宴見過面,我有幾次作為草屯秦家的代表,帶著賀禮過過去向馮珮蘭掌門祝賀,但是也都送完禮就回去了……」張定緯思索著說。
 
  「那是佩蘭奶奶幾歲的事情?人家也參加過幾次白河派的掌門壽宴,不記得有看過你啊。」燕子追問。
 
  「不是五十大壽、六十大壽那種很盛大的時候,那樣會是胤軍、樓月負責出席。沒有公開設宴慶祝,只是前後幾天內陸陸續續有台灣其他門派的弟子上前祝賀的那種。」張定緯說。
 
  「啊啊,那樣應該就是沒遇到了。雖然當時還小,就算真的遇到過可能也想不起來。」燕子乾脆地結束話題,扭頭說:「算了,人家去找那個姓郭的。早點解決,早點了事。」
 
  「我也一起去吧!」李少鋒立刻說。
 
  「情緒真高啊……總覺得真令人不爽。」燕子低聲碎唸,扭頭就走。
 
  「等等,學姊,我們還沒有套好口供啊。樓月學姊的說法是妳中了流感,沒有辦法去見白河派的那兩人。」李少鋒急忙喊,接著轉頭說:「定緯哥,那麼我陪燕子學姊回會客室一趟。」
 
  「才不需要你陪啦!」燕子立刻罵。
 
  「兩位慢走,我就不下去了。如果馮芷綾小姐有再講什麼奇怪的事情就請替我推辭掉吧。」張定緯苦笑著說。
 
  「沒問題。」李少鋒保證完就看見燕子不管自己地直接踏入電梯,跑過去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只好改從旁邊的樓梯下去。
 
  雖然有十樓,在過去半年體能訓練的成果之下也不算什麼。李少鋒沒有提氣,單純靠體能輕鬆跑到一樓,甚至比電梯更快抵達,站在旁邊等待。
 
  電梯門開啟之後,燕子看見滿臉笑容的李少鋒時候又忍不住咂嘴,逕自邁步。
 
  當兩人進入會客室的時候,只有秦樓月和郭思寧在場。
 
  「燕子,妳的身體已經好多了嗎?」秦樓月立刻微笑詢問,打著暗示。
 
  「笨蛋學弟跟人家提過了。」燕子沒好氣地說。
 
  「樓月學姊,師父呢?」李少鋒問。
 
  「你們離開之後,她稍微待了一會兒也上樓了,沒有遇到嗎?」秦樓月說。
 
  「那樣應該是在偶然錯過了。」李少鋒暗忖楊千帆本來就是因為自己要旁聽才會過來的,如果只有自己一人可不會想要和馮芷綾同處一室,接著左顧右盼卻沒有看見那個綁著雙馬尾的嬌小身影,再度追問:「那麼馮芷綾……小姐呢?」
 
  「芷綾似乎有些暈車,先讓她到外面大廳休息了。」郭思寧代為回答。
 
  暫且不論習武練氣的玩家會不會暈車,她剛才都已經坐在會客室弄瀏海弄了大半天,現在才暈未免未免太說不過去了……話雖如此,己方剛才也是睜眼說瞎話地表示燕子中了流感,現在也不好出聲指謫。李少鋒默默地想。
 
  「穆燕小姐可以下床走動了嗎?」郭思寧似乎想要抓回主動權,淡然詢問。
 
  「多謝關心,睡一覺就好了。」燕子客套回應:「本次非常感謝白河派的邀約,讓白河雙花親自走上一遭真是不好意思,請轉告珮蘭奶奶,人家也很想和她見面,寒假期間必定會前往台南。」
 
  「靜候來訪。」郭思寧的神情隨之放鬆,因為可以回去交差感到安心,補充說:「另外,本派掌門特意囑咐過希望和李少鋒先生好好聊聊,到時候請務必同行。當然了,瞭望塔的各位成員也都可以一齊前來台南,本派會竭誠招待。」
 
  為什麼特別挑出自己來講?李少鋒不解暗忖。
 
  「為什麼特別指名笨蛋學弟?」燕子同樣蹙眉問。
 
  「……兩位不是戀人嗎?」郭思寧反問。
 
  這麼說起來,當時在蒼瓖城主城廳堂第一次見到馮珮蘭掌門的時候,自己和燕子是勾著手進去的,雖然有著「假裝成戀人藉此傳遞當時以為是贓物的光塵戒」這個主因,但是馮珮蘭掌門不會知道這點,後來也沒有機會澄清,所以就一直誤會到現在嗎?李少鋒無奈地想。
 
  「人家和這個笨蛋學弟才沒有──」燕子小臉一紅,咬牙澄清。
 
  「我們知道了!絕對會一起前往拜訪!」李少鋒卻不想要放過這個可以名正言順同行的理由,急忙插話。
 
  「是的。」郭思寧露出一個對兩人關係不感興趣的表情,公事公辦地說:「非常感謝兩位願意接受邀約,那麼就在此告辭了。」
 
  「難得前來台中,白河雙花的兩位不打算再多遊玩幾日嗎?如果不嫌棄,我們瞭望塔很樂意擔任嚮導。」秦樓月微笑詢問。
 
  「好意心領了……關於芷綾不久前說的胡言亂語,希望瞭望塔的各位可以當成過耳東風。」郭思寧說。
 
  「當然,我會妥善處理。」秦樓月笑著說。
 
  那個回答並沒有答應的意思吧。李少鋒暗自苦笑,假裝沒有看見身旁燕子狠狠瞪向自己的眼神,繼續聽著郭秦兩人的唇槍舌劍返回大廳。儘管如此,現場並沒有看見馮芷綾的身影。
 
  「……咦?」郭思寧頓時愣住了。
 
  「雖然人家沒有親眼見過那位馮芷綾啦,不過剛才聽到她會乖乖待在大廳等待就覺得不太對。那可是當面就向定緯哥求婚的怪人對吧,說不定跑到其他樓層了。」燕子事不關己地說。
 
  擅闖其他隊伍的根據地應該是很沒禮貌的行為吧?端視情節嚴重,有可能演變成大問題。李少鋒暗忖。
 
  「請不要侮辱本派成員!」郭思寧反射性地強硬說完,這才意識到錯在己方,頓時露出尷尬表情。
 
  李少鋒散出感知真氣,發現馮芷綾相當獨特的雙色真氣源就在正上方,旁邊還可以感知到張定緯的青綠色真氣源,無奈地說:「她人在十樓,似乎去找定緯哥了……我過去找她下來吧。」
 
  「我也同行。」郭思寧立刻說。
 
  「郭小姐,還請留步。」秦樓月微笑地說:「其實我對於白河派的菡萏、芙蓉兩套棍法與靈藥菟絲霜都深感興趣,可惜方才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詢問,正巧趁著少鋒去找貴派『不小心』在瞭望塔工房內部迷路的掌門孫女,不曉得能否向妳請教一二呢?」
 
  「這、這個……沒有問題。」郭思寧苦著臉說。
 
  好久沒有看到樓月學姊的暗黑微笑了……八成是打算拿這個理由打聽出各種將來可能派上用場的情報吧。李少鋒判斷現場交給樓月學姊即可,瞥了燕子一眼,確認她也打算待在這裡就快步走向電梯。
 
  「總覺得自己今天一直樓上樓下跑來跑去啊。」李少鋒喃喃自語,抵達交誼廳的時候卻沒有看見張馮兩人,只好再度散出感知真氣,確認完相對位置之後快步踏入走廊,不過在靠近的時候就聽見兩人的爭吵聲,只好放緩腳步。
 
  「──你真的不願意嫁入我白河派嗎?」馮芷綾淡然詢問。
 
  居然還再提這件事情嗎?真是不死心耶。李少鋒想歸想,礙於氣氛也不敢過去打擾,畢竟要是一個不小心惹怒馮芷綾就糟糕了。
 
  「馮芷綾小姐,方才說過了,我不會接受這項提議。」張定緯無奈重申。
 
  「明明繼續待在這裡也沒有任何益處?」馮芷綾追問。
 
  「如果我要追求利益,當初就不會離開秦家了。」張定緯說。
 
  「確實,我看得出來你喜歡秦樓月,這點也是你婉拒婚約的理由嗎?」馮芷綾問。
 
  等等,定緯哥居然喜歡樓月學姊嗎?李少鋒難掩驚愕地想,急忙直接踏出轉角露出身子,以免聽見更多不應該聽到的事情,然而站在走廊另一端的張馮兩人卻連視線都沒有瞥過來一次,面對面地繼續講下去。
 
  只見張定緯的表情因為那句詢問微微沉了下來,片刻才平靜地說:「我當樓月是自己的妹妹。」
 
  「說謊。」馮芷綾淡然說。
 
  「如果妳不肯相信,我這邊也無法說什麼。」張定緯說。
 
  「你為了那女人犧牲了理想、身分與前途,現在卻連親口承認的勇氣也沒有嗎?」馮芷綾反問。
 
  「……我沒有犧牲任何事物。」張定緯方才無論被講什麼都保持溫和友善的眼神首度閃過怒意,表面上卻還是依然保持微笑,淡淡地重複:「我當樓月是自己的妹妹。」
 
  「我不會放棄的。」馮芷綾昂首宣示完就轉身離開。
 
  李少鋒來不及閃躲,眼睜睜看著馮芷綾朝自己走來,暗叫不妙,不過慢了好幾秒才發現她完全沒有朝向自己瞥上一眼,徹底無視自己的存在,眼角噙著淚水擦身而過。
 
  短暫思考過後,李少鋒果斷放棄去向心情極度惡劣的馮芷綾搭話,拐彎走向張定緯,低頭道歉說:「抱、抱歉,我沒有偷聽的意思……」
 
  「不用道歉,你是過來找馮芷綾的吧。我們的談話場所和時機點也不好。」張定緯苦笑著說:「真是不好意思了,讓你撞見這麼尷尬的情況。」
 
  「我什麼都不會說的。」李少鋒立刻保證。
 
  「感謝。」張定緯伸手拍了拍李少鋒的肩膀,接著突然止步,思索片刻之後問:「少鋒,你接下來有時間嗎?」
 
  「沒有任何預定。」李少鋒說。
 
  「那麼就稍微陪我一下吧。」張定緯露出一個疲倦的表情,苦笑著說。
 
 
 



創作回應

赤月狼
其實八點檔風也沒啥不好,我就打算寫個八點檔的同人小說
2021-06-29 21:45:46
佐渡遼歌
拿捏得好還是很好看!!

雖然本作感情線還是會集中在主角身上XD
畢竟每本武俠作品的主角也都是身邊桃花朵朵開,其他支線就......不會亂到哪裡去(?
 
2021-06-29 21:49:29
露米諾斯 Luminous
我覺得還好啦!沒有到很亂

我覺得定緯應該真的只把她當家人
2021-06-29 22:46:23
佐渡遼歌
這部分會在下一章提到
還請期待後天的更新XD
2021-06-29 22:53:57
罡風
翻了一下會客室的地點是在一樓,所以主角在別門派面前從一樓感知到十樓嗎?
這樣沒問題?
2021-06-30 01:37:15
佐渡遼歌
一樓到十樓差不多是4、50公尺
平地的話是肉眼可見的距離
即使沒有使用夏羽教的那幾招秘訣,在場的人都可以感知得到這個距離
蒼瓖城內那種幾百、幾千公尺的遠距離才需要使用特殊方式散出感知真氣XD
2021-06-30 01:51:36
Ddpaul
別打了!要打就去練舞室打!
2021-06-30 12:27:01
佐渡遼歌
www
2021-06-30 12:49:33
罡風
原來如此,還以為現實中能探查的範圍更短
2021-06-30 14:23:16
佐渡遼歌
地球氣息散得更快,所以確實能夠探查得範圍更短沒錯

平均來講,大概是地球只能夠到百多公尺,遊戲當中則可以到好幾公里的差距XD
不過當然也和個人的修為高低、熟練與否有關XDD
2021-06-30 14:28:3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