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2.弟弟(7)-臭俗辣

暮羽 | 2021-06-29 19:00:11 | 巴幣 16 | 人氣 81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小說一覽表
  五月底,轉眼鳳凰花開的季節又即將來到,同時下個月也是象徵離別的月份。

  如果姊姊還在世的話,現在也快要進入大三了吧。

  如果姊姊還在人世的話,一定會對他一個快要接近學測的考生每天耳提面命,要他早睡並顧好身體,就算不會的問題也想盡辦法要幫他解開搞懂。

  姊姊總是先設身處地地為人著想,卻老是忽略自己的需要。

  他,是不是也是那個總是不經意忽略掉姊姊想法的惡人呢?

  自從上次大哥領養貓咪後,他似乎才意識到自己根本不了解姊姊。

  「辰安,你可以……先出去嗎?我想要……一個人整理房間。」

  那日滿地佈滿割碎紙張的房間又再次浮現在他腦中,淡藍色的美工刀所反射出的光芒刺痛他的雙眼。

  「我……沒事的……辰安……真的……一點事情也沒有。」

  「你答應我可以嗎?今天的事就你知我知,不要再跟別人提起。」

  某個往昔的回憶猛然竄入他腦中,一股寒慄從背頸由下而上傳來,登時讓他覺得頭痛欲裂。

  「煩死了……搞什麼……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廖辰安覺得自己有些喘不過氣來,趕緊跑到走廊上大口呼吸新鮮空氣。

  「對了……老媽好像要我叫大哥回來……」

  他想起早上吃早餐時,母親提到姊姊案子的開庭時間已經確定了,但她和父親怕去了法庭會情緒失控,所以要他問問看大哥願不願意回來看開庭。

  「如果俊哲不行也沒關係的。」

  「開什麼玩笑,那個臭孬種都拋家棄子兩年多,這種開庭還不回來代替我們家出席的話,我以後就當他是個臭俗辣!」一邊說的同時他一邊用力按著手機鍵盤敲打訊息,似乎自己有些激動的碎念引來不少經過的學生側目。

  『孬種,你六月十三日有沒有空?』

  本想著大哥應該在上班沒那麼快回訊息,未料不到一分鐘他就回覆。

  『你叫誰孬種?我是你哥,說話尊重點。』

  『六月十三怎麼了?』

  不出他所料,大哥果然會先對他不禮貌的發言發出抗議。

  『姊姊的案子開庭,老媽問你要不要代替我們家出席。』打完後他又立刻在後面補了一句:『老媽說你不去也沒關係,反正也只是旁聽而已,但如果你不去我以後就叫你臭俗辣!』

  『這是什麼結論?』過了一分鐘後大哥才回覆訊息,隔著螢幕廖辰安似乎都能感受對方的青筋正隱隱跳動。

  『我去向公司請假看看,應該是可以。』

  啊……可惜不能叫他臭俗辣了。



  廖辰安不禁在心中感到惋惜,同時上課鐘聲響起,他趕緊將手機收進口袋後便走回教室。

  「又是妳,妳還真是陰魂不散。」今日廖辰安在放學後沒有立即回家,反而選擇在學校圖書館的自習室完成積欠很久的作業,雖然百般不情願,但礙於若再不繳交就會被某些機車的老師釘死,他還是下定決心痛改前非,在自習室趕作業。

  未料當他寫到一半想出來透透氣,順便去販賣機頭飲料時,遇到一位他頗令他感到麻煩的人物。

  「沒禮貌,我們可是同班同學,明明每天見面怎麼現在會用陰魂不散來形容我?」

  「啊因為都放學了妳還不走,當然只能用陰魂不散來形容啊!」他一邊說一邊將二十元投入販賣機裡,一瓶檸檬紅茶很快就掉下。

  「真是的,應該要裝出很訝異的樣子並說『哇,好巧啊!竟然在這裡碰到妳呢!』。」他取完自己的飲料後,連語彤也投入一樣的零錢,選了一罐葡萄汽水。

  「噁心。」他喝了一口飲料後嫌惡的說著,接著轉身朝圖書館的方向走回。

  「唉!等等我啊,你這個人怎麼這樣,老是不太理人的!」連語彤追在我後方叫著:「是說放學都這麼久了,你怎麼還不回去啊?你不用補習嗎?」

  「喔妳這女生是怎樣,機哩呱啦問個不停。」廖辰安對於連語彤那宛如連環炮的發問感到頭痛,雖然在心裡抱怨著,但還是耐著性子回答她的問題:「我還債的,積欠太多科目的作業,已經被很多老師追殺了。而且我本來就沒有在補習,家裡又沒那些閒錢。」

  「你沒補習?這也太不科學了吧,沒補習你的成績還可以一直維持在班上前三名,你是不是人啊?」

  「我長得不像人嗎?我有眼睛有嘴巴有耳朵,該有的我都有,妳有的我也有……呃……除了某些地方。」說完他還在連語彤身上上下來回打量一番。

  「你、你看哪啦,死變態!」對方不知為何馬上遮住胸前。

  「沒啊,什麼都沒看到。」

  「唉……不是啦,但話也不是這樣說的,我知道你是普通的人,只是老天總是不公平的,你不用補習就可以名列前茅,哪像我自己補了這麼多科目成績還是沒有半點起色,所以後來我就和我爸媽大吵一架,才終於讓他們不逼迫我去補習,不然現在這個時間我一定在補習班孜孜矻矻的上課呢。」

  「既然沒補習,那現在放學時間妳幹嘛還留在學校?」廖辰安皺著眉頭問。

  「就……不想待在家裡啊,我寧可和同學或自己一個待在圖書館等到閉館再回家,如果回家的話他們就會一直問我成績,實在很煩人,反正不管怎樣他們就是覺得我笨。」連語彤黯然低下頭說著。

  「考到這間高中應該成績算不錯了吧?妳爸媽還嫌,是想送妳去台大是不是?」

  「畢竟他們都是高知識分子,一個醫生一個老師,對我當然很嚴苛。」連語彤無奈的聳了聳肩,下一秒似乎是想到什麼,一個箭步跑到廖辰安前方怒瞪著他質問:「等等,你記得我的名字了嗎?不會還是只記得我叫班長吧?」

  「蔡……呃不是……連語彤?」廖辰安花了五秒終於想起自家班長的名字。

  「想這麼久是怎麼回事,而且為何你最後還是疑惑的語氣?」連語彤低聲咕噥著,雖然讓廖辰安有些聽不清楚,但大致上能猜測到她應該是在抱怨自己。

  廖辰安默默喝了一口飲料後看的天空說:「看來我們的父母都差不多嘛。」

  「什麼意思?」

  「就字面上的意思啊。只是我很早以前就不太聽他們對我要求什麼了,不然很煩啊。」


歡迎給予GP或在底下留言~~
最近新開了PLURK,也歡迎過來玩玩~~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父母的愛真的有時候很沉重QQ
2021-06-29 20:01:22
暮羽
真的QQ
2021-07-03 10:35:36
Koito
你說的這個朋友是不是你自己
是 是我自己
2021-07-03 16:59:24
暮羽
[e3] [e3]
2021-07-05 17:12:2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