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有緣,無分 (完)

天佩 | 2021-06-29 16:54:33 | 巴幣 12 | 人氣 186

p.s 這個是我自己的經歷,經過增減之後改編成小說~純屬紀念~ 出現的人物均為化名,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老家的桌上放著一個金色模樣的紙盒,小小的、然後是有蓋子的那種。放在裡面的是一條鍍銀的項鍊,中間的一顆橘紅色、半透明的琉璃珠上有兩隻正在接吻的海豚。非常地樸實無華,但是它卻是對我很有紀念價值的一條項鍊。
現在看到這個,我依然會想起當年‧‧‧‧‧‧當年那個難忘的畢業典禮。即使我和他,最終沒有走到最後。
因為那是紀念著我那僅有五天的短暫初戀,雖短,可是難忘。
對方是和我同屆但不同系的男生,五官輪廓深邃,不高,但人很貼心、也是一位很熱心的好人。
和他最初是在大一認識的。
大一的時候根據往年傳統,都會有迎新宿營活動。我們系幾乎90%都是女生,所以學長姊們都會找另一個男生居多的科系一起合辦。也因為這樣,促成了不少對佳偶。
我和他是同一個小隊的,對他印象很深刻,因為他有一雙男生少見的大眼睛,加上一對濃眉,曾經一度以為他是原住民...可惜他在自我介紹的時候就自己先澄清了:常常很多人以為他有原住民血統,他也為此去問父母或是調查過祖譜..可惜沒有這回事,要不他說他也很想,這樣說不定考試可以加分,就能夠去念更好的學校了。
然後,在後來的三天兩夜期間,和他也沒有什麼多的交流,甚至三天下來說不到十句話,最後雖然大家形式上的有交換了臉書,但也沒有聯絡。
迎新活動結束之後,因為其實我們系和他們系只是樓上和樓下的距離而已,所以常常我在走廊走動時,會從對面看到樓下的人來來往往。當然也常常看到他和同學一起行動,開心的聊天打鬧著。
但一個學期過去了,他的身邊多了一個女生。
應該是女朋友吧?我不經意地這樣想著。只是距離實在太遠了,看不太清楚到底那個女生的長相。
接著很快地,時光飛逝,很快地就大學三年級了。
有一陣子我很喜歡看痞子蔡的書。有一部小說提到了BBS,覺得還蠻有趣的,於是就註冊了帳號,開始天天時不時就上去瀏覽一下,看是否有甚麼有趣的文章或話題。
逛著逛著,就意外發現原來我們學校也有校版,而且還是去年才剛成立的。
於是我也沒有多想,就點進去看看,還興致勃勃的發了一篇自我介紹,沒有半天,就真的有其他系或是學長姊在底下推文留言了。
某一天下午,當我利用空堂時到圖書館找一台空電腦做報告,順便上去BBS校版逛一逛時,發現有一位學姊PO文說:
「各位親愛的同學、學弟妹們大家好,晚上在某大有我朋友的畢業音樂會,免費入場,有想要去的人可以在文章底下推個文留言喊個+1呦,晚上六點在校門口集合!沒有交通工具的人再麻煩有交通工具的人幫忙載一下了。」
P.S 這也算是一個小小的版聚吧?」
想一想也沒甚麼事,我就推文也報名參加了。
晚上六點,我來到了學姐說的集合地點。
沒見過大家的長相…也不知道該怎麼相認。正當我東張西望,環顧四周的時候,一位女生走了過來,「妳是要一起去聽音樂會的嗎?我是那位揪團的學姊,妳可以稱呼我貓貓。」
「啊,學姐妳好,我叫做星晴。我剛剛還在想要怎麼跟妳們相認呢,幸好學姐妳先來打招呼了。」
自稱貓貓的學姐跟我差不多高,中長髮,有點微捲,不知道是自然捲還是去燙的。
她給了我一個頗爽朗的笑容,「哈哈,這是一定要的啊。主辦的人不主動一點,恐怕我們時間到了都還沒辦法出發吧!」
「那請問...該不會我是最晚才到的吧?」希望不是。
「應該不是。現在也才加妳一共來了三四個人而已...想說再等個十分鐘好了。」貓貓學姐講完之後比了比教學樓前面,「其他人在那邊,妳看要不要先過去跟大家認識認識。我繼續等。」
順著學姊指的方向,我走了過去。當我走著走著,越來越靠近時,我在人群中發現了似曾相識的面孔。
等我走到目的地時,對方也發現了我正在看他,也和我一樣,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妳不就是大一時候同小隊的...」
「對啊,好巧。我是星晴,本名黃雨晴。」
「哈,因為本名是下雨,所以網名就取星星嗎?真有趣。」他笑了一下,就接著介紹自己「我是Mind,本名...妳應該還記得吧?」
我苦笑了一下,「不....沒有印象了。」
「余言默。」
這個世界...不,是這個學校還真小,沒想到當初迎新同一個小隊的那個長得像原住民的男生也有在使用BBS。
我趁著跟他還有其他人聊天時偷偷觀察他:果然還是濃眉大眼,只是個子...印象中不高是沒錯,但沒想到站這麼近才發現比我還矮快半個頭。
聊不到十五分鐘,大家就都到齊了,學姐也開始分配有交通工具的幫忙載沒交通工具的。她聽說余言默和我剛好互相認識,所以就由他負責載我。
學校的機車停車場在距離校門口沒很遠的地方。但大家為了待會能夠人到齊了就直接出發,所以集合之前就已經先把車騎來校門口前停好了。
我跟著余言默走到一輛白色的勁戰旁,他將鑰匙插入鑰匙孔,打開車廂拿了一頂紅色的半罩式安全帽給我,他自己的是那種3/4罩式的白色安全帽。
「女朋友知道你載別的女生,好嗎?」
我接過安全帽時不經心的隨意問問。
「只是大家一起出去玩而已,還好吧。」
「嗯,你覺得還好那就應該還好吧。」老實說,我也不太想成為別人吵架的那個導火線。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騎機車去聽學姊朋友的畢業音樂會,結束之後就各自解散了。因為我是住家裡,所以余言默還特地繞路送我回家才騎車回學校。回到家之後,我習慣性地回房間後先打開電腦,登入臉書。
立馬發佈了一篇動態:
「沒想到參加一個小小的聚會,也能夠遇到以前迎新時同小隊的隊友,這學校真小。」
過沒幾分鐘,我就聽到了臉書的消息通知提示聲。
MindYu:這學校還真的很小。
對啊,這學校好小。明明全校也有幾百幾千人,那麼多個科系。
我接著回他一個笑臉之後,就轉身拿起我的換洗衣物,洗澡去了。
原來大家說的好巧,還真的是好巧啊。
自從我知道余言默就是校版上面的Mind之後,我們也交換了當時只在一部份人中流行的Plurk。Plurk(噗浪)是很方便的好東西,使用人數並不像臉書那麼多,很適合打一些簡短的心情想法之類的。
某天下午,我在瀏覽噗浪的時候,發現余言默的一則動態讓我很在意。
Mind:心情煩悶......該放手了嗎?
是...跟女友有關嗎?我不禁這樣猜想。在猜想的同時,我也動手回覆了那則動態。
星晴:怎麼了還好嗎?
到了晚上,我從學校下課回到家時,余言默還沒有回覆我。
我於是又留言了:
星晴:雖然不知道跟我猜的是不是有關...但還是希望你的心情能夠美麗起來囉^^
但願他明天的心情,會如同我的留言一樣,變得美好吧。
接著又過了大概一兩個小時,
我發現臉書那邊有訊息通知。
是余言默。
「謝謝妳的關心。我剛剛找朋友去喝了酒之後,心情好一些了。」
「喝酒消愁嗎?雖然...我好像沒資格教訓你什麼,但酒還是少喝一點比較好吧。」
「沒事...我平常沒怎麼在喝酒的。只是...唉。」
然後就是一陣沉默。
應該要問他是否和女朋友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嗎?可是如果我這樣一問,會不會原本沒事變有事呢?我猶豫了好幾分鐘,才決定還是留言一下好了。畢竟關心的心意也是一種心意嘛。
「那個.....雖然不確定你跟你女友怎樣了,但是如果想找個人聊聊的話,可以留言。這樣子應該比孤男寡女約出去聊心事好.....吧?」
當我將訊息按ENTER發送出去時,我才意識到好像說了甚麼自以為的話。到底哪裡來的勇氣呢?我也不知道。
果然,被已讀不回了。
算了隨便了啦,反正和他根本沒什麼交情還說這種話,會被這樣也算意料之中的事啦。還是先來做報告比較重要...這關係到我的期末成績啊。
結果直到我睡覺要關掉電腦時,余言默也沒有再說半句話。
那晚過後,雖然余言默也還是沒有回我訊息...但他噗浪還是三不五時會出現一些心情動態。
Mindyu:到底,那位學弟跟我比,是哪邊輸給他了...(發表於三天前)
Mindyu: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發表於一天前)
Mindyu:酒,原來真的是讓人可以暫時忘掉煩惱的好東西...(發表於四小時前)
Starsunny:時間會帶走痛苦的,酒還是少喝一點好...對身體不好。期末考加油。(回覆於三小時前)
看了叫人於心不忍啊...我抱著不一定會得到回覆的心理準備在今天他的動態下留言。
希望我單純的關心能夠傳達給他吧。
然後我關掉噗浪,翻開放在旁邊的課本,繼續準備還剩下一天的期末考考試。
睡前我打開噗浪,發現有未讀的訊息提示。
Mindyu:謝謝妳,也祝妳期末考加油。(回覆於一小時前)
不知道為何,我鬆了一口氣。
放下了心中那塊大石頭後,緊接著就是期末考週了。
每天我臉書上的動態,都是像當兵的人在數饅頭似的,倒數離期末考結束還有幾天這樣。
在離期末考結束還剩下一天的時候,老媽因為弟弟的事而心煩,又習慣性的把那些不滿發洩在我身上。也不管我是否因為期末考要看書甚麼的...她情緒紓發完,心情輕鬆了,可是我呢?偏偏這種事也不方便和朋友訴說...有時候還真的很希望能夠有這麼一個好人,願意不計代價的單純聽我說這些鳥事。
那天晚上,我罕見地在臉書上發了一則動態:
「心寒...不論自己多乖多懂事,也比不上家中那個不孝子。」
然後開了youtube,找了夾帶有海浪聲的輕音樂來聽。
大概五分鐘後,我情緒比較緩和了之後,覺得發這種文章又要引來關注,到時候還要一一解釋有點麻煩...
所以我就把那則動態刪除了。
才剛刪除,右上角就跳出了余言默傳來的訊息。
「家裡的事?」
「...我才剛把動態刪掉了說。」
「剛剛正想要留言的時候,妳就刪掉了。」
「是喔,哈哈。」我接著輸入下一句,「謝謝關心啦,家裡的事情嘛,也不好意思跟別人說。」
「如果妳不介意的話,可以留言在我訊息這邊。但是我不會發表任何看法,只是給妳一個可以說出來的管道,怕妳悶久了會得憂鬱症。」
我有看錯嗎?
「你這樣壓力不會很大嗎?都是一些負面情緒耶。」
「我又不用發表我的想法或看法,沒差。」
我盯著電腦螢幕上余言默的訊息,不知為何,那一瞬間竟然有感動的感覺。對於他的這一個好意,我抱著半信半疑的心情,「那...我就先謝謝你了。」
接下來的一個月內,我就真的三不五時就留一些抱怨家裡的事的訊息給余言默。他就也只是已讀而已,也沒有發表任何感想,也沒輸入過半個字。
我偶而還會問他說,這樣我真的不會給你帶來很大的壓力?
他也只是那一句:「沒差。」
余言默這種默默的貼心,確實讓我有了一個可以抒發的管道,那段期間我也開心多了。
大四的時候,迎來了要完成才可以畢業的畢業專題。至少三人一組,原本我已經找好組員了...結果又有另外三個人來問我說是否可以讓她們和我們一起。
選好了同組的組員,也找好了指導教授。我還獲得了大家的厚愛--被推舉為這個六人小組的小組長。
但是這樣的結果我並沒有非常開心。
雖然這幾個組員都是班上算成績不錯,個性上又還算蠻有責任感的人啦...也不是不好,只是,對於原本就不會騎車、都靠公車通勤上下學的我來說,就不好意思都放學或沒課就提早回家了。
家人又不願意騎那麼遠來接我...跟那幾個組員也不夠熟,也不好意思拜託她們。唯一可以拜託的那位朋友,因為不同班,再加上她家比我家還遠,送我回家之後又要再自己騎回家,太晚了她說她不太敢。
當我在煩惱這件事的時候,腦海中浮現了余言默的名字。
跟他...我覺得也沒多熟。但是我又不希望每天回到家九點多十點多...重點是太晚老媽會鎖門。她會說超過十點半她就要睡覺了,也不想要等我了。
基於我覺得被鎖在門外比較無奈,就決定...問看看吧。
畢竟,有問有機會。但是這樣...算是我自己在製造什麼機會要和他相處嗎?
我也不知道。
我抱著忐忑的心打開了臉書、點開了和余言默私訊的訊息視窗。
輸入我想要問他的事情:下禮拜二跟三我需要留在學校處理畢業專題的事情,會到八、九點,可是公車不好等,所以想問你方便幫忙載我嗎....?
嗯,現在也只能等看看了。如果真的不成的話,再...另外想辦法吧。
等了大概半小時,沒有已讀。
算了,說不定他剛好在忙呢...正當我想要去找個甚麼日劇來打發時間時,電腦喇叭傳來了訊息提示聲。
余言默:可以。到時候你再提醒我。
我:所以不提醒你,你就會忘記了?
余言默:不是,你跟我說了,我就會先空下來。但是具體時間,你到時候再跟我說。
我:好。先謝謝你了。
余言默:嗯。
關掉訊息視窗後,我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揚,覺得很開心又很慶幸。我第一次有這種心情,很難解釋是否這樣的感情就叫做戀愛了。
發訊息問朋友,她聽了之後問了我一個問題:
「所以,妳會時不時想到他嗎?」
我想了幾秒,「時不時倒不至於...但是會覺得想要找他幫忙。」
「那,妳會妄想跟他在一起嗎?」
朋友這樣一問,我愣了一下,「阿災,再說,我比他高快半個頭耶...哪有男生會喜歡比自己高的女生啊,我又不是甚麼美女大正妹。」
「嗯,唯一肯定的就是,妳對他有好感。」
我看著朋友回答我的那一句發呆。
我不否認。
不否認我自己對余言默有好感...但是和他,我不敢妄想。
隔週的禮拜二,我和組員討論完專題的方向之後,大家就各自解散了。
她們都知道我不會騎車,原本還有問說要不要載我回家。
但是我笑著搖搖頭,跟她們說待會會有人幫忙送我回家。
其中兩個聽了之後,就露出十分詭異的笑容。
「吼...男朋友厚。」
「對啊,妳什麼時後偷偷交的。都沒看到妳有跟哪個男生來往過。」
我連忙揮手搖頭否認,「沒、沒有啦。不是男友啦...就別系認識的朋友這樣。」我也沒說是迎新同一小隊的...雖然看了就知道了,但我還是不想說,怕說了會被說很有緣份應該就是在一起了吧之類的。
結果她們說想要看看那位來送我回去的人到底是誰,基於八卦的心態,就跟著我一起來到了校門口。
校門口,遠遠我就看到了那台白色125勁戰。
而旁邊靠著玩手機的正是余言默,他穿著白色運動外套,可能是故意挑比較大件的吧?顯得他看起來更矮一些些了...
等我們幾個人走近時,余言默就注意到我們了。
「嗨、嗨....她們說機車停在停車場,就順便一起走過來...」我尷尬地解釋道。
他嘆了口氣,自己先將掛照後照鏡上的安全帽戴起來,再從機車車廂拿出那頂半罩式安全帽然後遞給我,「上車吧,送妳回去之後我還有事。」
「好、好。」我接過安全帽,他將車騎過來,我跟其他幾個組員道別之後,轉身準備要上車時──這時候我發現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上車。奇怪,我又不是第一次給他載了。
「妳腳先跨過來,然後左手扶著我的肩膀,再往上蹬就可以了。」
「那,你的肩膀就先借我扶一下囉...」我照著他教的方式上車,把另一隻腳要準備踩上去時,一個重心不穩,車子晃了一下,「對、對不起。」
余言默將車扶好,「沒事,我會穩住的。妳再試一次。」
我再試一次,就成功了。
「妳扶後面的把手,扶好,要出發了。」余言默叮嚀著,接著他稍稍轉動油門,就發動機車朝要送我回家的方向騎了。
坐在他背後給他載是第二次了,但是這次才覺得他的背似乎蠻寬闊、厚實的。讓我覺得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如果哪一天,他能夠喜歡我就好了。
上一次沒有特別注意他騎車的速度快慢,或是穩不穩。
今天才發現,他似乎騎車蠻穩的。不知道聽誰說過,看一個人的人品也要看他開車或騎車的穩定度。
通常愛飆車的人,脾氣一定比較衝。反之就是個性比較穩、比較成熟。
那,余言默這樣...是比較成熟的意思嗎?
不過跟他其實沒有什麼太深入的認識,這樣似乎太輕率去斷定了。
他騎車不算太快,可是這段時間依然一下子就過去了,當我看著兩旁的風景想事情時,就到了目的地了。我怕被老媽知道是男生送我回家,所以特地請他送我到離我家有一段距離的土地公廟旁邊,我再走不到五分鐘的路就到家了。
我一樣扶著他的肩膀慢慢下來,然後將安全帽脫下再遞給他。
「今天,謝謝你幫忙載我回來。剛剛...真的對不起,她們只是好奇順便跟著過來而已。」
「沒差,反正也不是沒有想過會有這種場面出現。」
嗯?所以是意料之內嗎?
「不知道她們有沒有發現你之前跟我同小隊...迎新的時候。」
「阿災。好了,我待會還有事,要趕過去了。明天一樣九點?」余言默將腳踏板收好,啟動機車。
「嗯。那再拜託你了...啊,對了。」
「嗯?」
「那個,因為專題是大四整整一年...所以我想問,之後,你還方不方不便像這樣送我回家?不方便的話我再想辦法就好了。」
我說完之後很緊張地看著已經騎在機車上的余言默,等著他的回答。
「...妳再提早跟我說就好,我會把時間空下來。先走了。」
然後他就騎車離開了。
接下來就不用擔心不知道該怎麼回家了...
只是,第一次有男生像這樣願意特地當司機送我回家耶。
到底是真的人太好,
還是...
其實他也對我有好感?
在之後忙碌的專題生活中,真的是多虧了余言默不辭辛勞的接送,才讓我沒有太多煩惱怎麼回家的問題...但是也如他自己說的,只要先提前跟他說,他就會把時間空下來--沒有一次例外,每一次,真的就是每一次提早一兩天跟他說,他都會把時間空下來。
雖然有一兩次的時候,他說他會遲到幾分鐘,我就想說那這樣我拜託別人看看好了,可是他卻依然說他還是可以送我回家。
這樣的行為如果沒有好感.....有可能嗎?
除此之外,我也注意到一件事:自從他開始幫忙送我回家之後,他就變得比較常關注我臉書的動態了。
我發的文章,他時不時就會來留言一下。
有一次我在打報告時無聊玩了「誰是妳的忠實粉絲」的小遊戲,點下去之後,程式會計算妳臉書上那個月份留言最多的人、按讚最多的人的一個排行榜。
結果,最多的竟然是余言默。
因為這樣,我也很沒膽的私訊問他,對我,他是什麼感想這樣。
「就哥們那種吧?幹嘛,懷疑我對妳有好感喔?」
他就這樣一句話輕描淡寫的帶過去了。
然後,很快地專題結束了。
我和他的這一段相處時間也要結束了。
畢業典禮前一天,我很有感慨的在臉書上面發佈了一則心情動態:
「畢業典禮能夠收到花,應該不錯吧。」
動態發布不到一小時,就出現第一位留言的人了:之前常一起出去玩的一位學妹。她長得很漂亮,是別的系的交換生,之前ptt在校板認識一位也是那個系的學弟,他就有問我們學長姊能不能一起帶她們幾位交換生出去晃晃。
「學姊我們幾個可以合資送妳花啊。」
沒幾秒,又出現另一位學弟接著留言:「我家開花店的,我送一束比較大的花給妳。」
坐在電腦前的我看了不禁笑了出來,能夠在最後一年的校園生活認識這樣一群人,也不錯嘛。
我於是也回她們留言:「謝謝妳們~」
正當我想說時間差不多了,來確認一下明天畢業典禮的集合時間的時候---
右上角的訊息視窗跳了出來。
正是余言默先生。
「所以,妳喜歡什麼花?」
「怎麼?你要送給我嗎?」
「沒有,想太多。」
「...向日葵,我喜歡向日葵。」
「嗯,那妳記得要告訴那幾個學弟妹啊,這樣她們才會送給妳。」
「哈哈,好啦,那我先下了,忙一下。」
「ok。」
所以是......?
隔天一早,我就出門了。
因為集合時間是九點,九點到了班代跟畢典班代表會去領學士服,然後發給我們穿,還有學士帽。
大家都穿戴好學士服跟學士帽之後,就整個班一起去參加畢業典禮了。
畢業典禮是在大禮堂舉行,滿滿會場都是即將要畢業的學生,看了很感慨。
校長致詞,各系系主任頒發畢業證書給班代表。
在這個漫長的過程中,我不禁想著:過了今天,我的學生時期就結束了...要說有甚麼可惜的話,應該就是沒被人告白過、沒談過戀愛吧。
因為家裡的關係,即使過去有人追我,我也沒有多的心思談戀愛....更何況追我的那些人也沒有跟我告白過啊。
正當我還沉浸在感慨之中時,手機響了。
是學弟的簡訊:學姊,妳可以出來一下嗎,我們有東西要給妳~
看完簡訊之後我就起身偷偷的走出了會場。
會場外,其實也不只有我一個人偷溜出來。
很多畢業生的校外朋友都來送上恭喜畢業的花甚麼的...
然後我發現了和學弟妹們站在一起的余言默。
他雙手空空,呵...果然只是我的期待而已嗎?
「恭喜學姊、學長,恭喜你們畢業了!」那位家中開花店的學弟當代表,送上了一大束花給我和余言默。
他們送花給我們之後,就紛紛和我們合照,說一些感謝的話。
裡面傳來畢聯會請來的歌手準備出場的音樂時,我們兩個才又匆匆忙忙地跑回會場。
欣賞完歌手的表演,主持人宣布「禮畢---」時,
我的手機又響了。
這次,是余言默的簡訊。
「妳來一下門口,我等妳。」
看到這則簡訊,讓我非常意外。
於是我也顧不上跟著班級一起離開會場了,我帶上自己的隨身物品,快步走向會場出口---
只見站在禮堂門口的余言默手裡拿著一束向日葵。
他昨天明明就只是說是開玩笑的,他明明就說是問好玩的....
我走到他面前,余言默就把花送給我。
「恭喜妳畢業...還有,」他接著從他褲子口袋拿出一個小袋子,金色的小袋子。
接著我看到他手好像微微有點發抖地打開了袋子,取出了一個小盒子,也是金色的。
然後,
然後他左手托著小盒子,並用右手小心翼翼的打開了盒子。
裡面是一條鍍銀的項鍊,放在裡面的是一條鍍銀的項鍊,中間的一顆橘紅色、半透明的琉璃珠上有兩隻正在接吻的海豚。
離場的學生越來越多,他在這眾多的人面前做這種事,引人注目是可想而知的事情。
我的臉上感到一陣燥熱,看著他手中的小盒子,再看著他。
余言默兩眼直直的盯著我,很專注,感覺...像是在等著我的回答。
「你...所以是,要送給我的?」
可是還沒有等他回答,我們就被趕到一旁了。
因為散場的人潮太多,聚集起來想看的人更多。
他那個小盒子依然拿在手上,「這樣好了,晚上妳到家時再私訊我。」
「嗯、好。」
我們兩個就分開回去各自的教室了。
我捧著兩束花回到了自己的教室,旁邊的同學就立刻湊過來打聽八卦:
「同學,剛剛送花給妳的...是樓下科系的嗎?」
「是、是啊,怎麼了?」
「妳們剛剛那氣氛很好啊,怎麼不答應?」
那位同學說的話沒錯,氣氛很好...「因為堵在門口,被老師趕到旁邊了。然後剛好又有同學找他,他就說晚上再說。」
「是喔,那先恭喜妳啦。」
「謝謝。」
思緒還停留在剛剛那場面...
想想這還是第一次...有人特地在畢業典禮時跟我告白。
而且對象還是,自己認識的人,希望哪一天能夠在一起的人。
真希望能夠早點回家...
班導將畢業證書一一發給大家,然後大家互相跟班導、自己要好的同學合照之後,就紛紛離開教室了。
回到家之後,我立刻打開電腦、打開臉書、還有打開和余言默的訊息視窗。
「回到家了嗎?」
沒想到他比我更早離開系上的教室....也是啦他就住在學校附近,很方便。
「剛回到...所以你今天那樣,搞得很像求婚耶...會讓我誤會。」
余言默秒讀,「我就是要以結婚為前提跟妳交往的。」
嗯?
他剛剛說了甚麼?
我有看錯嗎?
我又再看了一遍余言默輸入的訊息。
余言默:我就是要以結婚為前提跟妳交往的。
所、所以...我人生第一次被人告白就遇到這麼認真交往的?
「所以...」
「那妳待會要見面嗎?在妳家附近的那個土地公廟那邊。」只見余言默又繼續輸入:「因為我還沒有拿那個給妳。」
「嗯。待會見。」
「好,那等我二十分鐘。」
我跟老媽說我要去一趟便利商店之後,就出門了。
二十分鐘之後,就看到余言默騎著他那台白色勁戰出現在土地公廟前了。經歷過下午畢業典禮那件事...自從知道他對我的心意之後,現在看到他,都會覺得蠻不好意思的。
他從自己的斜背包中拿出那個金色小盒子,並且從裡面取出項鍊。
「妳轉過去,背對我。」
余言默從我背後幫我把項鍊戴上,確認他扣好之後,我就轉回去。
「不錯,還蠻好看的。」只見他含情脈脈的望著我,「可以...吻妳嗎?」
我聽了之後,害羞到無法直視著他雙眼,低頭點了點頭,閉上了眼睛。
下一秒我感受到的是他嘴唇貼緊我嘴唇,那柔軟的感覺。又下一秒,他的舌頭突然伸進來,我嚇得往後退了一步。
「啊,對不起...忍不住。」
媽呀...嚇到我了。初吻才剛獻上,就要來個激烈的嗎?這跳級跳太大...心臟會承受不住啊。
「沒、沒關係......」
他用頭輕輕抵著我的頭,這一瞬間,我彷彿忘記了其實我們身高差了半個頭...
耳邊傳來余言默低沉但是又溫柔的嗓音:「以後,我們就是兩個人面對事情了。」
嗯,今天發生的事,我想,我大概很久很久很久都不會忘記的吧。
如夢的一個晚上過去了,隔天,我跟余言默都還需要回學校一趟。
因為...
我們的一些畢業門檻還沒達到,還無法拿到畢業證書。
和他剛交往,我也還沒打算這麼快告訴我爸媽。所以他來接我,依舊是那個土地公廟那邊。
以往給他載,我都是扶著後面的把手。
現在成為男女朋友了,我給他載的話,自然就是...抱著他的腰了。
抱著他的腰時我才發現,難怪那些女生那麼喜歡給男友騎機車載兜風了。
吹著風很舒服,抱著男友也很舒服。
到了學校校門口,我們就各自到自己系上去忙了。
下午忙完的時候,余言默就會在樓梯口等我,我們再一起走到校門口,他再送我回家。
原本以為這樣幸福的日子會持續很久很久...沒想到...只持續了短短五天。
交往第五天,余言默提議到海邊走走。
騎到目的地的時候,海邊沒什麼人。
我們倆牽著手走在沙灘上,慢慢散步著,隨著海浪拍打的聲音,形成一幅偶像劇中才會出現的浪漫約會場景。
「雨晴,聽我說。我覺得,能夠跟你在一起真的很開心。」他突然停了下來,但手還是牽著我的手。
「嗯,我也是。」
「但是...接下來我可能會延畢,就算不會...我也要入伍了。所以我想了一個晚上,我想,我們還是分開好了。」
最後的那幾個字從余言默口中說出的時候,突然好像有什麼重擊了我的心臟一樣。
「我可以等你當完兵啊,我們又不一定會像很多情侶一樣...」
「可是,我怕沒人照顧你...兩年的時間,我只有當兵那少得可憐的收入,再加上我也還有學貸。我以為我自己已經做好準備可以照顧妳了,但是我發現我其實還沒有。」
余言默說完把我擁入懷中,「對不起。」
「...那就這樣吧,既然你都做了決定了...」
後來余言默還是把我送回我家附近的那個土地公廟,在回程的路上,我抱著他的腰但是什麼話也沒說。
「...祝妳未來能夠遇到更好的對象。」
「嗯。」
「那...我回去了。」
「嗯,再見。」
余言默說完就騎車離開了。
再見,我的初戀。

短短五天的初戀,短暫到我自己都覺得太丟臉了,所以只告訴幾個比較要好的朋友。朋友聽了都覺得我應該是被騙了吧,她們覺得說不定余言默只是猜拳猜輸了才會跟我告白之類的。
我知道她們說這些只是安慰我,希望我不要那麼難過。
我也希望我能夠相信她們說的,只是猜輸了之類的。但我做不到,畢竟在告白之前,那一年的相處,怎麼也感覺不出來是騙人的.....在那天之後,我花了半年的時間才從失戀的打擊中恢復過來。
透過看電影、看失戀的書、聽了好多好多的失戀的歌...又花了半年的時間去學衣服穿搭、整理髮型,然後在隔年年底交到了新男友。
當年他送給我的那個項鍊,我依然捨不得丟掉。
放在老家書桌上當裝飾品。每次回老家時看到它,思緒總會不小心回到當年畢業典禮的那一天...可能因為只有五天吧,所以這段初戀雖然沒有開花結果、走到最後,但依然是一段非常美好的時光。
假如未來在路上不期而遇的話,我想我會對他說:
「謝謝你。」
END

創作回應

小小 小不點
痾...因為可能他都一直證明這 證明那吧,才看不出內涵,
這是他走歪的時候,2019他回復挺正常,酸甜他那篇,
其中有一位也有講,奇怪怎麼跟前一年變個樣.
感情確實像你的一樣,這不方便講,(這應該是她人生的功課).
我覺得我多講沒用,就算有人喜歡他,他也不會接受.
2021-07-16 17:50:59
天佩
真正有內涵的是不需要證明的啊XD 有心想要觀察的人自然就知道他/她喜歡的人有沒有內涵了XD
2021-07-16 20:22:05
小小 小不點
為何我只說2019因為我看過他的時候是在這時期,
2020沒看過,2021職場才知道他.
我不會拿沒看過的東西來說,但基本上...
事情比我想的還多.
2021-07-16 17:57:10
小小 小不點
不瞞你說,他每次都用大小姐,小妹
一直證明...搞得我對於內涵的意義...
已經混亂.哇哈哈
2021-07-16 21:04:31
天佩
是喔,看來你對於所謂一個人內涵,也沒什麼定義的感覺。
2021-07-16 21:59:07
天佩
不是批評啦@@只是我以為,每個人心中都會有自己對於有沒有內涵的一個定義。
2021-07-16 21:59:40
小小 小不點
老實說我是平凡人,也不是什麼聖人,
甚至只是窮人家,內涵的對我來講,基本上不能當飯吃就沒把他當回事,
我要找的女生個性比較重要,還要重點談得來,這樣就好.
除非哪一天我的女友"內涵"高到無藥可救,我或許會研究一下.
2021-07-16 22:29:00
小小 小不點
因為文字表現在吧哈,我不太敢說內涵,
很抱歉我是屬於"現實充"那種人,
網路上如果你說可以觀察內涵,我還真的做不到.
但我有參加 音樂,畫展,那類,那種比較好懂.
以上只是我個人觀點,並非單純看那位大小姐= ="
因為這樣對我來講好難.
2021-07-16 23:12:4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