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法公主偉大的煩惱啊!》 第二章 好神諭/壞神諭

珀璠 | 2021-06-28 13:00:05 | 巴幣 44 | 人氣 147



  繁榮的王都坐落在維德拉大陸正中心,四季分明、氣候舒適宜人,是個適合人類居住並發展的好地方。

  王都的最北方有座山,皇宮便建立在山頂上,輝煌聳立,圓頂尖塔之上飄揚著賽希爾家族的旗幟;在通往皇宮大門的路上,鋪著平整的青石磚,道路旁設立了多盞街燈和直立式掛幅,偶爾會看見幾隻小貓兒窩在燈的基座上睡懶覺,行人與士兵來來往往,竟都吵不醒他們。

  王城內秩序儼然,沒有半點嘈雜八卦的聲音,這個時候侍女及衛兵都在交接班,他們必須趕在主人醒來之前把自己整理好,並把主人要的東西準備妥當。

  他們的主人,也就是賽希爾家族的掌權者、帝國的皇帝、神的後代及至聖大祭司。

  艾莉雅‧賽希爾及雅各‧賽希爾。

  說來奇怪,賽希爾家族一直以來人口稀薄,每一代只會有一位子嗣,偏偏這一代卻生下了一男一女雙胞胎,前任皇帝與皇后雖然開心,卻也開始煩惱起來。

  皇位,到底該傳給誰好呢?

  猶豫到後來的結果,居然是把王座改成兩個,打算讓姊弟兩人都成為帝國的皇帝,得知這個消息的萊斯特公爵頭疼不已,勸說無果,只能日日夜夜都跑去大神殿祈禱,祈禱皇子皇女可以和和睦睦地長大。

  好在萊斯特公爵的誠意感動了太陽神與月神,賽希爾姊弟兩人雖然個性迥異,但都可以包容尊重對方。可惜的是萊斯特公爵因為繁忙的國政外加日夜都要禱告,身體不堪負荷,在前任皇帝崩逝後沒多久,也跟著去晉見太陽神與月神了。

  於是小萊斯特公爵接任家主,並在請示神諭後,艾莉雅及雅各兩人同時接受加冕,共同成為帝國的皇帝,從那天以後,所有經過皇帝的文書都從一個章變成了兩個章。

  女皇與皇帝兩人的寢殿分別在東西邊,有時為了方便稱呼,私底下也會稱東女皇或者西皇帝的。

  萊斯特夫人領著服侍女皇的貴族小姐們在中央庭園跟萊斯特公爵道別,他們夫婦兩人的工作便是輔佐歷代的皇帝和皇后,雖然今朝與前朝不太相同,但傳統依舊沒變。

  可別小看了服侍女皇與皇帝早起穿衣吃飯這件事情,公爵夫婦兩人最重要的工作便是在兩位皇帝整理儀容的時間內,把待會兒開會時的項目先報告一次給皇帝聽,再把收集到的各位貴族之間,錯綜複雜的情報做一次總匯報。

  東西兩座宮殿的大門同時被扣響。

  萊斯特公爵夫人逕自走進昏暗的寢室,跟在她身後的貴族小姐們踩著優雅的步伐徐徐進入,站在梳妝台前,侍女們便將準備好的熱水和毛巾都推了進來,安放在一旁。

  陽光從被拉開的落地窗長驅直入,熱情洋溢的撲在正熟睡的女人身上,她的睡姿著實不甚優雅,萊斯特夫人輕咳了一聲,恭敬地開口:「女皇陛下,早安,起床的時間到了。」

  床上的女人掙扎了一下,從被子裡探出一顆流淌著銀色輝光的波浪短髮,睜開金色的眼眸眨了眨,微微地皺起眉頭,朝著聲音的來源看去。

  「早安,卡蜜拉。」艾莉雅坐起身來,也同樣向公爵夫人道了聲早。

  萊斯特夫人向女孩們招了招手,其中一位年紀較長的女孩子推著梳洗用的東西到床邊,她的動作不疾不徐、自然優雅,行走間只有高跟鞋發出極規律地答答聲。

  「溫徹斯特家族的凱特琳向女皇陛下請安,帝國的光輝與您同在。」

  艾莉雅聽著請安的陳詞,對著女孩微微一笑。

  「今天依舊是妳呢,早安啊,溫徹斯特小姐。」

  那名溫徹斯特家的女孩臉上有著可愛的雀斑,如今臉上帶了點害羞的粉紅,看起來更加嬌嫩了。

  萊斯特夫人輕輕的點頭,顯然很滿意溫徹斯特小姐的應對進退。

  趁著艾莉雅梳洗的當下,萊斯特夫人展開一捲羊皮紙,對著上面龍飛鳳舞的草寫字逐一念了下來。

  艾莉雅側耳聽著早報,手邊的動作如行雲流水般沒有落下,不論聽到多嚴重的消息,或是聽見貴族間的趣事,她都一派悠適淡然。

  彷彿神一般旁觀著人間,不管黑白灰都看得透徹。

  即使萊斯特夫人從艾莉雅小時候就服侍左右,她都對於這位身上流淌著神之血的女皇敬佩萬分,不為別的,只為艾莉雅身上總有一股鎮定,一種居於高位者的泰然自若,讓人不由得相信,即使天塌地陷,女皇總會帶領人民安然度過危機。

  「……所以渥伊奇克伯爵表示,為了建築水壩,還需額外增稅。」

  報告完最後一個項目,萊斯特夫人輕輕呼了一口氣,轉身去拿女皇今天要穿的衣服。

  她不意外艾莉雅完全沒反應──女皇不必在這時候發表任何意見,她現在最重要的工作是把早餐吃完。

  至於為什麼會說是拿禮服……是因為根本不能挑。

  今天是半個月一次的全國祈禱式及朝見日,這一天,皇帝及女皇會在神殿進行祈禱,接著再回到皇宮接受人民的晉見。

  為此,艾莉亞需要穿上加冕時那套猩紅色的大禮服,禮服本身就是大澎裙,還有一米長的拖擺,上面用珍珠與各色寶石及閃著光輝的絲線繡出美麗聖潔的圖騰,加上裙撐,整件禮服至少有接近十公斤的重量。

  艾莉亞的表情臭的,彷彿剛剛吃的早餐不是甚麼火腿蛋沙拉三明治,而是整整一大盤蒼蠅大便。

  她最討厭穿這種華而不實的禮服,這種在歷史進程中逐漸發展的越來越複雜的禮服,除了一定程度上可以展現帝國的繁盛穩定,更多的還是貴族給平民階層最赤裸裸的炫耀……

  艾莉雅真的很好奇,穿得比神還光鮮亮麗去禱告,難道神都不會看了不爽嗎?

  ……

  年輕的萊斯特夫人眼裡滿是憂慮,其實,她與女皇陛下年紀差不多,雖然服侍艾莉雅這件事情是從她嫁進萊斯特家族後就一直在做的事情,大大小小祭祀活動等等也跟在婆婆身邊學了不少……但自己人生第一次輔佐這麼大型的活動……

  一緊張,萊斯特夫人的話就多了起來,

  「陛下,今天是您與西皇帝登基以後第一次於神殿主持禱告,請一定謹記,您除了是帝國之主,也是至聖大祭司,今天的神諭事關帝國的未來,還請打起精神來。」

  萊斯特夫人一邊指導著女孩們一層一層地幫女皇穿上衣服,一邊在艾莉雅耳邊絮絮叨叨地提醒著祭祀的流程。

  艾莉雅聽的耳朵發麻,頭昏腦脹,目光渴望地望向打開的陽台……

  啊啊──她不想穿這該死的禮服、該死的束腰、該死的高跟鞋!!

  還有那該死的雅各!明明都是雙胞胎,為什麼他就長得高出她一顆頭以上的高度!害得她只要要與雅各一起出現的場合,萊斯特夫人就會拿出一雙和禮服相配的恨天高來逼她穿上。

  她想要在草地上奔跑追獵,享受森林裡草木的芳香,感受透過牛皮靴傳來的草地的柔軟……

  「……陛下!您都記住了嗎?」萊斯特夫人的聲音在耳畔響起,艾莉雅不情不願地收回自己的幻想,將自己粉嫩嫩的雙足踏進那光是看就令人腳痛的高跟鞋裡。

  「這是自然了。」即使心裡苦到不行,艾莉雅的微笑依舊是毫無破綻,萊斯特夫人的表情很明顯放鬆了。

  她的身高直接抽高了十公分,即使如此,她還是只有到萊斯特夫人肩膀的高度而已。

  微微的嘆了口氣,艾莉雅心想這世界上有些事情果然即使已經做了無限的努力,還是依舊無法改變。

  「好了,陛下,時間到了,該出發了。」萊斯特夫人滿意的點點頭,女孩們退到後方,小心翼翼地幫她整理好拖擺,寢殿的大門早已被侍女們打開。

  艾莉雅的手上被放進一個沉甸甸的金屬圓球,那是代表王權之一的主權金球,球體上方是一彎鑲著一排寶石的新月。

  現在,艾莉雅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踩著十公分的高跟鞋,撐著十公斤重的禮服,拿著約有十公斤的的王權之球,優雅而穩重地走到中央庭園和雅各碰面,再一起搭乘馬車前往神殿。

  另一方面,萊斯特公爵這邊則領著侍女團進了雅各的房間。

  陽光透過落地窗灑了進來,金髮的少年早已醒來,正坐在床上讀著《米蒂安戰爭》。

  這是一場發生於帝國歷五百零一年的戰爭,是一場延燒了十年的內戰,起因只是因為一塊乾扁的麵包。

  少年的神色專注而溫柔,輕輕撫過書頁上的一字一句,如一位善良的神正悲憫著因這場戰爭所逝去的生命。
  
  萊斯特公爵輕咳了一聲,雅各從書裡抬起眼眸,銀灰色的瞳孔注視著公爵,用溫暖渾厚的嗓音道了聲早安。

  「西瑞爾,早安。」

  萊斯特公爵也道了早安後,他首先提醒了今天的重大事項。

  「陛下,今天是您與東女皇登基後首次帶領人民禱告,請開始準備吧。」

  「嗯。」雅各點點頭,紮起了自己金色的長直髮,侍女們便開始服侍他梳洗,同時,萊斯特公爵也展開一卷羊皮紙,上面的字跡工整到像是拿尺細細量過一般,他對著上面的事項一一向雅各匯報
  
  與萊斯特夫人一樣,萊斯特公爵在自己的父親服侍前任皇帝時,便開始服侍雅各了。

  這位少年皇帝與自己的胞姊個性相差甚遠,他個性內向、神經纖細又敏感,還有一點點懶散,但也就是因為如此,他才能注意到一些微小的細節,甚至能將一件很複雜的事情簡單化,然後交給自己行動派的姊姊去執行,收到的成效往往事半功倍。

  自己的父親就曾經說過,雅各與艾莉雅就如訓獸師與雄鷹,兩人相依相存,缺一不可。

  但萊斯特公爵並不完全認同這個比喻,他認為艾莉雅雖比不上雅各那麼睿智,但也有一定的智慧辨別是非,他更傾向於形容艾莉雅為領袖,而雅各則是智者。

  「……所以渥伊奇克伯爵表示,為了建築水壩,還需額外增稅。」萊斯特公爵的早報結尾與夫人的一模一樣,正好雅各也剛吃完最後一口早餐,正拿著白色的餐巾擦拭嘴角。

  雅各下床,代表現在可以換衣服了。

  皇帝的大禮服最重的地方是披風,顏色與女皇的禮服同色,綴滿了珍珠寶石,唯一輕鬆一點的地方在於,雅各不需要穿高跟鞋。

  就光是這一點,雅各從小到大沒少受過親姊姊那恨不得砍了他雙腿的眼神。

  其實,雅各曾經想偷偷穿姐姐的高跟鞋,可惜艾莉雅人矮腳小,他根本連穿都穿不進去。

  鐘樓的鐘聲敲了六下,雅各從侍女手上接過權杖,權杖一樣是純金製成,最上面是一顆太陽,太陽的基座上鑲了一圈的鑽石。

  雖然沒有仔細量過,但少說也有十公斤吧。

  雅各白皙的臉上又白了一階。

  「陛下,該出發了。」話是這麼說,但萊斯特公爵憂心的表情全寫在臉上,於是他偷偷在雅各空著的另一手裡塞進一顆冰涼的黑色石頭。

  石頭一碰到雅各的皮膚,他立刻覺得全身都充滿了活力,似乎跟著姊姊上山狩獵都不成問題。

  雅各驚訝的表情看向萊斯特公爵,後者則是笑笑地說:「這顆體力石先借陛下,典禮過後記得還臣下就好,否則就等著臣下過勞死吧。」

  ……

  --------
  克里斯提安家族的領地在大陸最南端的高山上,不像一般領主需要管理、發展領地、收領地的租稅以養活家族,他們只須每年向王都上繳一定數量的魔法道具、管理架設在帝國交通要道的傳送門、派人去支援被魔獸攻擊的領地等事項,就可以收到一筆相當可觀的金額。

  雖說是帝國開國三大家族之一,但克里斯提安家族並不常在社交圈內露面,秉持著第一代老公爵低調樸實的治家精神,他們除了擁有一棟足以媲美王盛的大城堡以外,大多數的錢不是撒在研究室裡,不然就是圖書館裡。

  如今克里斯提安的家主已經來到了第十三代,家族成員老老少少加起來至少也有三百位之多,光一棟城堡容納不了這麼多人,於是在去年就已經通過申請,前任皇帝與皇后同意克里斯提安家族領地擴大至一旁的丘陵群,唯一的條件卻只有要求主家的年輕成員需要在今年春天的社交宴上露臉。

  後來兩位新皇在春天登基,因此春天的社交宴就被延到了夏天,也就是下個月。

  總而言之,偌大的城堡裡,住著克里斯提安現任家主及其妻子兒女共五人,他們的私人活動範圍其實只有東側的城堡而已,克里斯提安城堡最大的部分是中央圖書館以及圖書館旁的學院,廚房及儲藏室,其他空閒下來的房間,則被當作家族學員們的宿舍。

  瑟菲薇雅一如往常地待在圖書館的角落,這個小角落有一張老舊的牛皮沙發,上面的縫線甚至還有些脫落,但坐起來非常舒服,凹陷的海綿基本上已經呈現了她的臀部曲線,沙發裡還有一股令她安心的味道。

  身為家族的天才少女,她早在十歲時就學完全部的魔法理論課程,並用了三年的時間跟隨兩個哥哥到帝國的各個領地實習,十三歲時成功通過魔法師考試,刷新了帝國歷史上,過去以十四歲取得最年輕魔法師考試的紀錄。

  但這並不是克里斯提安公爵對這個小女兒感到最驕傲的地方。

  此時瑟菲薇雅正窩在沙發裡,懷中抱著一本名為《傳送陣定律及意外》的書
,顯然是讀到了需要非常集中精神的部分,以至於連班森走到她背後了都還一無所知。

  「小薇。」班森逕自坐到瑟菲薇雅對面的沙發上,輕輕的出聲叫喚,盡可能想將妹妹被嚇到的可能性降低。

  但事與願違,瑟菲薇雅還是被嚇得一顫,厚重的大書因鬆了手而掉到地上,書脊和書皮當場分了家,書頁散落一地。

  瑟菲薇雅抬頭,就看見班森那充滿歉意的眼眸。「原來是二哥啊。」

  「抱歉……」班森拿出魔杖,想幫她把滿地狼藉整理好,不料咒語還沒念呢,就見瑟菲薇雅隨手一揮,散落一地的《傳送陣定律及意外》的紙張一一飛起,像有靈魂一般自動在空中排列站好,纖纖素手一拉一彈,一本完好無缺的牛皮大書重新安放在小書桌上。

  班森默默地把魔杖收回自己懷裡,當作甚麼事情都沒有。

  這就是瑟菲薇雅最異於常人的天賦,不是腦袋有多聰明,而是她可以自由地散發魔力,不用倚靠任何輔助物品。

  這樣子的天賦異稟,說克里斯提克家族裡無人忌妒瑟菲薇雅是不可能的。

  只有小薇身邊的人才會知道,在她的如陽光般耀眼的天賦之下,背負的陰影有多龐大。

  瑟菲薇雅重新調整了坐姿,對於班森突然到訪,她很意外。

  「哥哥怎麼來了?難道又有委託了嗎?」

  「不是,是王都來了一位使者。」

  班森的神情相當嚴肅,瑟菲薇雅鮮少在他臉上看到如此僵硬的表情。

  王都來的使者……

  瑟菲薇雅低下了頭,仔細的思考了一下。

  最近王都有甚麼大事件嗎?

  真要說起來的話,就是新任的女皇與皇帝帶領人民禱告的祈禱日與晉見日,尤其今年是兩位皇帝第一次主持新祭,再加上那一天通常會降下神諭,預言帝國的國運。

  神諭多數都是好的,已經好幾任皇帝的神諭都千篇一律了,以至於大家並不曾想到神諭可能會有壞的。

  但神諭就是如此,在大家都疏忽懈怠到覺得只是走個過場而已,祂偏要降下個驚天大預言讓大家重新燃起對神諭的尊敬。

  或者說,對神明的尊敬。

  賽希爾家族之所以可以掌握帝國這麼長時間,最大部分靠的便是他們祖傳的天賦──預言。

  半晌後,瑟菲薇雅愣愣地看著班森,脫口而出一句連自己都不信的話來。

  「……不會是,神諭有問題……」

  班森撲上前去捂住妹妹的嘴巴。

  唉唷他的太陽神他的月神欸!班森本以為瑟菲薇雅聰明的腦袋瓜子,肯定會猜到這次是王都送來的是夏日社交宴的邀請函,順道還送來了一封求救信。

  王都為了表示與克里斯提安家族交好的決心,還派了一位騎士送信!讓騎士用自己的雙腳走過了十三座領地共計八千七百公里的遙遠路途,來表達對克里斯提安家族的誠意相邀及……求救……

  收到兩封信的時候,克里斯提安公爵簡直都要氣笑了,再看看風塵僕僕、一身泥沙、疲憊不堪的少年騎士時,再大的火都轉為對萊斯特公爵的不齒。

  克里斯提安夫人趕緊讓奧斯頓帶著騎士去休息,因為是魔法家族,城堡裡的下人並不多,奧斯頓只得把自己的隨從暫時借給騎士使喚。

  「神諭怎麼會有問題!」班森低聲反駁,「這種違神的話不可以再說了!」

  瑟菲薇雅只能用眼神表示抗議,拉開哥哥放在她嘴巴上的手,無奈看著他。

  「好啦,總之,我來找妳,是因為父親要召開家族會議了。」班森開口說出來找她的主因。

  「……這種事情下次可以直接說啦!」

  瑟菲薇雅翻白眼,下一秒,伸手對著班森的頭一頓暴揉,前者下手不留情,後者連連討饒。

  班森的頭髮和妹妹一樣是深紫色的,他的髮質又軟又捲,總是貼在他的額際,這也讓他看起來比起大哥奧斯頓要和善許多。

  這也是為什麼,班森曾多次想在瑟菲薇雅面前建立威嚴的形象,卻每次都破功的原因。

  但瑟菲薇雅很想告訴他:

  哥哥!髮型不是重點,重點是你的個性一點都不威嚴好嘛!

  -------

觀看須知:
  此篇為兩位作者的共同創作,發文頻率約是1~2星期一篇,除了我以外,另一位作者名為:
【藍飛璃】,在此附上她的小屋連結,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到她的小屋打個招呼哦!
  另外小說封面貼圖榮幸邀請到【南方大表哥】製作,他的小屋裡有很多KUSO圖片及搞笑小說,在此附上小屋連結,歡迎大家跑去他的小屋衝撞。

創作回應

快樂肥宅
喜歡女皇從容自信的個性,希望她可以跟女主當朋友!不過先皇開了兩個統治者的先例後,之後也只能繼續這樣下去了吧?因為皇帝跟女皇未來有了自己的子嗣後,也會將皇位傳承,持續一國兩主的情形,可以理解萊斯特公爵的煩惱,因爲這用不好可能會成為國家的隱憂,即便這任女皇皇帝和睦相處,卻難保之後的繼承人不會因為想要單獨統治,而導致國家分裂
2021-07-19 20:14:38
珀璠
你提的問題非常好也很有深度,的確,這是萊斯特公爵的憂心點,也是帝國成敗衰亡的一個關鍵點。不過因為這個作品主角不是皇家,焦點也不會放在王權更迭及政治角力上,所以不會太著墨於這一塊上。
但我很開心有人會看到這一部份。
2021-07-19 22:20:35
快樂肥宅
原來如此!! 期待後續
2021-07-20 04:48:14
藍飛璃
可以額外寫個番外?
但這方面不是我的強項,要衍生出角力鬥爭的劇情,很需要時間研磨。(靠珀璠您啦~~XDDD)
2021-07-26 16:40:08
珀璠
等這邊完結再說吧((遠目......
2021-07-26 20:43:0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