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楔子 為雪活埋的我遇見了燒焦的飛天(4)

ほらほら | 2021-06-28 12:16:42 | 巴幣 6 | 人氣 48

連載中電子書試讀版(每2000字一則)
資料夾簡介
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平凡人如何成為神話中最強神明的中二爆氣故事!

而當小美里睜開雙眼後,朦朧的視線中哪裡還有漆黑,只看到一大片純白雪地,雪地上光輝映照,猶如春陽初返;而身旁則是蹲著一名皮膚相當黝黑的陌生女孩,她紅腫的眼眶內帶著晶瑩的淚水。
難道……剛剛哭泣的是她嗎?不過,為什麼她來之後,這裡……似乎暖和了不少?
「是……妳在叫我嗎?」
就在美里還在納悶之際,突然間陌生女孩露出膽怯的表情,對自己問了這麼一句。然而,對於陌生女孩的提問,才恢復點氣力的美里也沒想太多,只能吃力地點頭回應。
「原來如此……那真是太好了……」
隨著視線逐漸清晰不少,美里也終於注意到眼前的陌生女孩跟自己長得非常不一樣——那女孩留著一頭似白雪般銀白卻雜亂不齊的短髮,短髮上則是長了一對發著淡淡螢光的犄角;身上的白色衣裳不知為何凌亂不整,而且衣角有些焦痕。
那長相怪異的孩子若繁星夜空般迷人的湛藍眼瞳內滿是激動,邊說邊伸出了有些紅腫的雙手握住美里已凍僵多時的蒼白雙手。
這、這女孩應該不是人類吧?
見到對方如此奇異的外表,小美里不禁感到驚訝,但仍還是盯著白衣女孩繼續思索。確實,在她的常識裡,人類再怎麼樣是不可能長出羊角的,但是一想到對方關心自己的舉止,想想也不會是加害於自己的害物……這麼說來,眼前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女孩只有可能是……
「那個……」
「咦?」
「請問……妳是……服侍在因陀羅大人身旁的飛天(Gandharva)嗎?」
記得父親曾經說過,飛天是環繞因陀羅飛舞的天人,他們身姿婀娜,身上經常帶著香氣。不過,讓美里有些納悶的是,這嬌小的飛天身上雖然香是香,但怎覺得跟父親所述說的乳香味不太一樣,比較像自己嘗試下廚菜燒焦時的味道……女孩稍稍動了點腦筋,只能推想可能是剛剛太陽的異變燒壞了她的天衣。
「啊?飛天?那個,我……」
出乎美里意料之外的是,白衣女孩對於自己的問題似乎一時之間不曉得該怎麼回答,竟露出了錯愕的神情來,說話支支吾吾的。
「沒、沒關係……我知道妳一定是的……」
估計是自己的話語太過直接了當了吧?稍微恢復意識的女孩思索了一下,決定換另一種方式繼續問道:
「妳……應該是……來這裡接我到……因陀羅天堂的吧?」
白衣女孩聽完仍還是一臉驚恐地打量著自己,遲遲沒有回答美里的提問,而是垂下頭輕柔撫摸美里的掌心,似乎打算先幫對方弄暖和身子。
「咦……啊!這個是……」
突然間,美里只感覺到對方碰到了掌心裡的扳指,接著就聽聞到白衣女孩一聲疑問,接著發出輕聲的驚呼來。
又、又怎麼了嗎?
美里也忍不住緊張了起來,她突然想起來現在握在自己手裡的扳指似乎是釋迦提桓因陀羅的東西……對方這般驚呼,該不會是發現了吧?可是偏偏這個時候的自己動不了身……
該不會自己會因為侵占神的東西而沒命吧?可是我明明就有要還回去呀!
就在美里對於飛天可能責難於自己開始胡思亂想之際,對方那似孩童般一臉人畜無害的臉蛋突然產生了戲劇性的變化——只見她先是露出錯愕的表情,接著愣了數秒後居然抽了幾下鼻頭,邊哭邊笑了起來。
「這個是富軍送我的扳指……原來在這裡,真是……太好了!」
美里一時之間也傻了,完全搞不清楚對方究竟說了什麼,只好傻乎乎眨了眨雙眼慶幸自己沒有受到天罰,雖然她實在不曉得為什麼因陀羅大人的扳指會變成小飛天的扳指,飛天不是不需要射箭嗎?
「太好了!謝謝妳幫我保管了我最重要的東西。」
不過,看到白衣女孩破啼為笑的可愛表情,美里心裡也覺得似乎沒有認真去追究真相為何的必要,而就在她這麼想的時候,白衣女孩突然將身子靠的更近了些,接著露出一抹溫柔的微笑,雙手更加用力地握緊美里冷冰冰的小手繼續說道:
「既然如此,我,因陀……不,阿爾朱那(Arjuna)一定會想辦法讓小妹妹妳活下去的。」
小妹妹……我明明就跟妳差不多歲數!
對於白衣女孩發自肺腑的的承諾,動彈不得的女孩只覺得有些不悅,忍不住在心裡嘀咕了幾句,不過,這樣輕鬆的時間並沒有維持很久,很快地美里覺得自己的身體就像急速冷凍一般,渾身開始冷卻起來,瞬息的寒意自體內散出,感覺隨時可能會結成冰霜。
「唔……好冷!」
除了不自主的顫慄,美里發現自己逐漸使不上力讓雙眼維持睜開的狀況,就在開始模糊的視線裡,她看到對方頓露驚慌的神情,持續降溫的小手更清楚地感受到對方反覆搓揉所產生的溫暖,然而相較於此時全身正快速失溫的情況,這根本只是杯水車薪,緩不濟急。
我……要死了嗎……
「這樣還是沒有用嗎……妳不可以就這麼死了呀!」
白衣女孩一見美里臉色慘白,更加頻繁地搓揉對方凍僵的掌心和手背,然而美里卻快感覺不到自己身軀的形狀,只覺得現在的自己沉甸甸的,似乎被拉入無邊無垠的深海之中,完全感受不到寒冷以外的任何感覺。
「振作點呀!這樣下去妳會死掉的……」在一片朦朧中,美里聽到對方話語中帶著一種焦慮,但卻沒法做任何事去安撫對方,只能躺著等待自己的生命為難以抵禦的冷冽所吞沒。
啊啊……就連飛天來了都救不了我是嗎?看來……我很快就要跟爸爸和媽媽見面了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